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重生 > 殿下,请离开我的棺材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殿下,请离开我的棺材

殿下,请离开我的棺材

柏宁缘穿越活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棺材里被人抬着正要下葬。 还没等她从死而复生的盛大喜悦中好好高兴一下,接着就有一个从天而降的男人抢了她的棺材还拿着刀抵在她脖子上。 她瞪眼:“这是我的棺材,你滚出去!” “再动,就死。” 一根银针扎在男人腰上,柏宁缘:“爷,咱还是别吹牛了,我这一针下去,可是不得了的事。” …… 翻墙打人皮皮妃,把京城搅了个天翻地覆。 众人:“殿下,你还管不管了?” “管?”某人神色冷凝,在怀中小女人嘴角上亲了亲,一脸赞赏,“做的不错!”

精彩章节试读:

《殿下,请离开我的棺材》 免费试读

深秋,荒郊。
四个小厮模样的男子抬着一口漆黑的棺材一路向北而去,神色匆匆,脚步不停。
柏宁缘尚未睁开眼,就觉得身下一个颠簸,后背咯得生疼。
一口气抽了上来,猛的睁开了眼。
这里是……
“府里摆着婚宴呢,这小姐也是真的倒霉,如意郎君娶了她堂姐,自己活活被气死,还得非要在新婚这天给埋了,也不知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
小厮一边挖坑,一边叹息。
“别说了,回去之后把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谁也不准说,不然日后夫人非要撕了你们的嘴。”
旁边年长的小厮瞪了他一眼,让他赶紧挖。
外面朦胧的声音传来,柏宁缘动了动手指,摸了摸四周。指尖的触觉还在,指腹粗糙的感觉顺着细腻的肌肤清晰的传到了脑后跟,让她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她没死!
没死!
生前被人一枪中心而死,但是此刻摸了摸,她身上衣物完好,就连脉息都流畅无比。原本胸口往下寸许的位置,该有个伤口的,可是现在别说是伤口了,哪怕是伤疤都没有。
就像是做梦一样!
还没等她表达一下死而复生的盛大喜悦,柏宁缘看了看自己两边的棺材板儿,满怀的欣喜顿时被消失得干干净净。
深山老林里,偶尔传来一两声断断续续地鸦声,惊起林子里的飞鸟无数,但是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周围全是坟包儿,阴风阵阵……
不论是谁醒来,看到自己睡在棺材里,还将要被人掩埋,心情都不会好吧?
“好了,赶紧把棺材抬过来。”
外面的小厮已经挖好了坑,在坑内垫了好多木柴,准备一会烧干了尸体,再填点土给埋了,夫人交代过,必须看着木柴烧完,才能回去。
四人默契的抬着棺材,缓缓的放了下去。
“行,封棺吧。”一道稍微成熟的声音响起。
几个年长的小厮抬着一边的棺材盖,正等棺木一合再点一把大火,他们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柏宁缘听得眉间一惊,封棺?
自己这才刚醒来呢,又要被封棺下葬?
真是哔了狗了!
柏宁缘咬咬牙,豁出去了!
“嘎吱……”
厚重的木板摩擦声传来,漆黑的棺材里面,突然伸出了一双细嫩的小手,那手指根根青葱,指尖丹冦血红,就像是新鲜的血液一般!
霎时阴风阵阵,几名小厮都像是被钉在原地一般,面露惊悚地看着那只手,半点动弹不得。
柏宁缘动手推开棺材板,缓缓的坐了起来,对上面前一脸呆滞的小厮,邪魅一笑,唇红齿白:“你们动作为何如此慢?耽误我吉时上路,你们,担待得起?”
女……女鬼,开口说话了?
还在抱怨,他们埋人的动作慢了?
年长的小厮僵硬的脸的开始抽搐,那双瞪得比铜铃还要大的眼珠子往外凸,血丝遍布,眼底只能看到那个云淡风轻的死了的小姐,正在冲着他笑!
“鬼!”
凄厉的惨叫,传出去老远老远。
不仅仅是年长的小厮,就连方才吓坏了说不出话来的三个小厮全都扔了手里的铁锹,不要命一般的朝着山下滚去。
……
“出息。”
她正准备起身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却在动弹的瞬间脑子一麻,脑后跟火辣辣的疼了起来,一股子灼烧感油然而生。
恍若撕裂。
就刚才那一瞬间,她看清了这个身子所有的记忆。
早年丧母,后母凶悍,不仅虐待打压她,还让大房的小姐替了她的亲事。
今日,就是大房小姐出嫁之日,而她,根本就不是活活被气死的,而是后母跟恶毒的伯母两人联起手来,把她敲晕了准备活埋!她被送出府的时候,还留着一口气。
就是害怕留着她一条命,存了祸患,坏了柏修仪的婚事,才会迫不及待的把她送出来埋了。毕竟,尚书府对尚书府,那是真正的门当户对,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婚事。
怎么能就坏在她这个天煞孤星的手里?
而她父亲大夏朝的尚书大人根本就不愿管她。
半月之前,家中来了个道士指着她的额头对父亲说过,她乃是七月十五出生,命里带煞,阴气极重,会毁了尚书大人的仕途,如不妥善处理,恐全府上下皆有血光之灾。
往后的事情顺理成章,她的婚约被篡改,文尚书嫡子文世卿今日娶了她的堂姐柏修仪。
而她,被敲晕送出城活埋!
原主大概是没缓过气来,死在了路上,便宜了她的灵魂。
“真是极品的一家子。”
柏宁缘冷哼,胸口还带着几分哆嗦的疼痛,也不知是来自她,还是来自这个身体的原主。
虎毒尚且不食子。
她这个身子的父亲,还真是下得了手。
但是好在,这个身子的名字也叫柏宁缘,跟她一样。
所以,这才是她重生在这个身体里的契机?
柏宁缘看着那四人消失在面前,不屑的扯了扯嘴角,环顾了一圈。
这是个千里坟场,放眼望去,全是大大小小的坟包儿,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坟包儿,全都是没有墓碑的。
也就是说,葬在这里的人,不是死后被人弃了的,就是生前没人照顾的。
还真是,符合那一家子极品的作风。
“柏宁缘,我不知道为何我能上了你的身,可是你记住,只要是我在你身体一日,我就绝不会让人,再欺负你一日!”
柏宁缘昂着头,小巧的脸上带着几分坚毅,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格外的明亮。
缓缓的坐了起来,她扯了扯身上做工细致的绣衣,凤冠霞帔,那是原主亲自做了给自己出嫁用的,如今,只能成为她的丧衣了。
后母,伯母,堂姐?
她倒是很期待,这些极品的女人看到她死而复生之后,会有怎样精彩的表情,这身体,她占了。
这仇,她自然是会抱。
她这个人,什么都喜欢吃,就是不喜欢吃亏!
柏宁缘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暗光,双手动了动,撑着棺材的两侧就要起来。可是那双小手还没用上力,就听到一阵窸窣声传来。
由远而近。
她警觉地抬头,向着声响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但见一抹黑影盖了过来,居然直冲面门,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挡,却被一只强劲有力的手给扣住手腕。
柏宁缘一愣,抬头望去,居然是个男子,还是个,长得极其好看的男子。
那男子面如冠玉,肌肤胜雪,竟是比女子还要精致几分,细长的眉,狭长的眼,比她看过的任何男人都要好看。
她不由得一愣,脸上的盛怒在瞬间凝固了下。
那尚未探出棺材的身子被压着,又一次躺回了棺材里,而且力道不小,后脑勺狠狠的砸在棺材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疼的她眉头直皱,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腾地一下升起了怒火。
“你!”
柏宁缘扬起了眉头,开口就要骂人,好不容易要从这个狭窄的棺材里出去了,居然从天而降一片黑影,到底是什么玩意?
这个棺材是跟上她了,就他妈出不去了是吧?!
“咻——”
一道流利的寒光从柏宁缘的眼前闪过,男人出手极快,几乎看不见他的动作,顷刻间,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被割向她的喉咙。
他要杀自己!
“你最好别动。”柏宁缘带了一丝凉意的声音微微响起,手上的动作比男人更快一步,一把九寸银针直直地抵在男人的丹田下腹。
“否则我一针下去,你立刻暴毙。”柏宁缘冷冷地斜了男人一眼,
“你在威胁?”男人近乎邪肆的眉微微往上一挑,看不出半分窘迫。
“不信你就试试,”柏宁缘勾唇,坦然一笑:“看看我们谁更快,大不了鱼死网破。”
那个好看的男人抽出匕首,抵在她的脖子上,哑着嗓子轻声警告。
笑话!
想她堂堂医毒双修宁家传人,一手银针快过刀剑,居然被个男人,拿着匕首压在棺材里?
在她的棺材里?还被威胁了?!
很明显,眼前的这个男人要比她惜命得多。她赌他不会跟自己以命搏命。
“……”男人沉默良久,深邃的视线落砸她身上,似乎是要将她灼出个窟窿来。
良久,用手上的匕首挑开了柏宁缘的银针,菲薄的双唇轻启:“想活命,就别动。也别出声。”
“这位公子,你好像搞错了某些事情,”她咬牙,怒目瞪过去,“这棺材是我的,你凭什么鸠占鹊巢?”
“给我滚出去!”
大抵是从未听说过这样新奇的说法,男人面上一愣,随即开口道:“借用。”
“……”柏宁缘简直要被气笑了,她活了这么年,听说过借钱借物,就是没听说过借棺材的,不由翻了两个白眼,呛声道。
“你家下葬还跟人合用棺材吗?不借,快滚!”妈的,她还等着出去逃命了,被一个大男人这么压着,堵在棺材里算是什么事儿啊!
司空誉低头,凛冽的眉眼微微挑起,诧异的看了身下娇小的少女一眼,手上的匕首,往下又压了几分,锋利刀尖冰冰凉贴在肌肤上却未放在要害处。
又重复了一句:“别动。”
这话让柏宁缘彻底的怒了,妈的,她自己个儿的棺材她还不能做主了?
抬手就要反抗,却在手抬起的瞬间,闻到了一股子浓烈的血腥味。
她吸了吸鼻子,看着身上好看的男人,停下了动作。
受伤了?
在这荒郊野外,鬼都看不到的地方受伤了?
而且看他的样子,害他受伤的人仿佛还在周围。
他一身凛冽而又危险的杀气,让柏宁缘顿了顿,一时有些摸不清楚这个男子的来历,保险起见,她只能忍气吞声躺了回去,配合的保持不动。
不再开口。
头顶就是一片光亮,咫尺天涯。然而,她却眼睁睁的看着,出不去。
这感觉这他妈哔了狗了!
司空誉压着身下的少女,谨慎的环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有人追上来,但是胸前的伤口还在滴血,要是不迅速离开这个地方,估计他今日就得交代在这。
菱角有致的俊容微微歪开,看着棺材外用来烧毁尸体的木柴,嘴角上扬了起来。
扣着柏宁缘的手松开,随手一摸,就掏出个火折子,轻轻吹口气,那火折子便燃了起来。
柏宁缘一惊,顾不得匕首抵在脖子上,就要去抢他的火折子。
“卧槽,你想干什么!”男人的意图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以至于柏宁缘满目惊悚地看着他,“这四周都是干柴,你点火……”
话音未落,只见男人眉眼轻抬,那个火折子便幽幽地被司空誉甩出了棺材,稳稳的落在了木柴上。
噗呲一下,火焰四起。
“……”
柴火中间的棺材,顿时就成了火焰上待宰的羔羊,柏宁缘能清晰的听到,那些柴火燃烧起来的呲呲声,就连身下的棺材板,都迅速的滚烫了起来。
她贴着棺材板的后背,也跟着灼烧滚烫。
“你脑子有坑吗?”柏宁缘咬牙,差点没气得原地爆炸,“咱俩还躺在这里,你放火是想一把火把我们俩都烧了?!”
柏宁缘盯着男人的脸,真是恨不得上去把他打出屎来!
她可是才刚刚活过来,差点被黑心的后母活埋,好不容易逃过一劫,如今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危险男子居然要一把火烧了她?
简直是神一般的诅咒啊,逃得过活埋,逃不过火葬!天道好轮回呀!
“闭嘴!”男人蹙着眉头,竖耳听着外边的声音,粗暴地回了一句堵了柏宁缘的话头。
柏宁缘嘴角抽搐,看着男人一副“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模样,很显然是一心想等着被烧死,于是毫不犹豫地大力地推搡着男人,忙不迭地要起身离开。
“滚开,老子要出去,你想烧死自己你就烧把,别拉上我!”
她还有很多事要做,要是可以,她还想要回去,她可不想不明不白死在这个鬼地方,还跟个智障死在一起。
“再动。”
司空誉皱眉,下巴绷紧,说话的时候性感的喉结上下耸动,有股说不出来的魅惑,他盯着棺材外面,丝毫没把熊熊的火焰放在眼里,而是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就割了你的脖子。”
柏宁缘气笑了:“反正左右都是死,不如你给我个痛快?”
“好。”
司空誉低着头,居然是顺着柏宁缘的话就点了头,那架势,竟然是真的有要动手的趋势,柏宁缘背脊一凉,小手攥紧,眼睛盯着他的手腕。
大有鱼死网破的决心。
她不怕被威胁,怕就怕,很多事情还没发生,自己就胆怯了。
那巴掌大的小脸上,居然毫无畏惧,还隐隐带上了几分执着,对上了司空誉的威胁。
司空誉眼神一亮,闪过赞赏,这个少女果然是别具一格,看起来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但是行事作风,淡定而又稳重,比京都里面那些娇娇小姐,顺眼多了。
“找,给我找出来,他已经受伤了,走不远!”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嘶吼,几十道脚步声朝着这边就冲了过来,司空誉神情一动,手里的鞭子一甩,那凌厉的鞭子卷上旁边的棺材盖,就盖在了棺木上。
“嘭!”
这下,棺材里面,彻底的黑了,彼此都看不到彼此的脸。
司空誉扔了匕首,大手稳稳的捂住了柏宁缘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柏宁缘怎可能就这样屈服,自然是挣扎了起来,身子不断的扭动,然而司空誉就像是能够看透她所有的动作一般,还没开始,就已经被他给钳制住了。
上面,却是一个长得好看的要命的妖孽。而身下是熊熊燃烧的火焰,烧得柏宁缘屁股都疼。
柏宁缘哀嚎。
果然,天大的好事,是不存在的,看样子,是天大的麻烦事才对。
“搜!”
随后而来的那些人,飞快的在棺材旁边搜了一圈,但是什么都没有找到,脚步声凌乱,柏宁缘有心想要暴露自己的位置,但是奈何抵不过身上司空誉的控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下的棺材板越来越烫,越来越烫!
要死!
柏宁缘张口,狠狠一口咬在了司空誉的手心上,牙齿用力,只差没撕裂他手心里的肌肤,可是司空誉居然纹丝不动,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仿佛感觉不到疼痛。
棺材里面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老大,这里有一副棺木,要不要打开看看?”
那些脚步声停留在棺材前面,不动了,一个阴沉的声音询问到,接下来就是一片安静,柏宁缘心尖一颤。
这要是打开了棺材,别说是这个男子会被人乱刀砍死,就连她都不能幸免,她如今跟这个男人躺在一起,哪怕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吧?
这幅身子,别说是跟十几个壮汉拼命了,就算是对上一个,也是秒死的命!
所以,她绝对不能让人打开这个棺材。
司空誉不动如山,仿佛是没听到外面的声音一样,而柏宁缘急的满头大汗,想要让司空誉放开手让她说话,但是不论她怎么眨眼睛示意,司空誉都当做是看不到一样。
“你会把自己烧成一把灰?”外面安静了良久,那个发号施令的声音才传了过来,带着丝丝暴戾跟阴狠,还有着滔天的怒火。
“给我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些脚步声飞快的离开,朝着山脚下飞奔。
柏宁缘身子一软,松了口气,好歹还是逃过了一劫。
刚刚放松,身下滚烫的棺材板贴着她火红的嫁衣,发出呲呲的声响,那厚重的棺材板,竟然是已经燃烧到了地步,只差没把两人的衣服给烧了起来!
“唔唔!”
她愤然的盯着司空誉,可是司空誉还是不动,仿佛察觉不到那烈火灼烧的滋味一般,还警惕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良久,他才缓缓放开了手,一脚踹开了棺材板,拎着柏宁缘飞身跳出了棺材。
而那口棺材,在两人刚刚落地的时候,就已经散架了,烧成了一团灰。
司空誉眯起了眼,盯着那些人离开的方向,看了好一阵,才放开了手。
被抱着的柏宁缘,狠狠的摔在地上,五体投地。
“你神经病吧?这么大的火,你不怕被烧死啊,你自己想死,你也别带上我!我还年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像你这么视死如归!”
柏宁缘跳起来就指着司空誉的鼻子骂了起来,这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做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事情,好几次差点弄死她,害的她心惊胆战的,到现在呼吸都不稳定。
要说她这辈子最痛恨什么人了,那就是这种不负责任的人,又要再死一次的悲剧擦身而过,就算是再好的性子,也被磨灭了。
“嗯?”
司空誉一身清冷,缓缓地低头,看着不及自己肩头的少女,那跳起来的姿势利落而又迅速,像极了只被逼急的兔子,呲着牙冲他竖起了全身的毛。
明明没有一丝杀伤力,但是还要固执的蹦跶。
“刚才咬了我的人,不是你?”刚才连匕首割喉都不怕的人,现在倒怕起一把小小的火了?
司空誉晃了晃手心,那上面那道清晰的伤口呈现,十几颗牙齿咬出来的血口正在冒着鲜红的血珠,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要不是你把刀子抵在我脖子上,我会咬你?我把刀子架在你脖子上,我看看你还能不能笑出来?”
提起这个就来气,柏宁缘眼底都能冒出火来,小脸侧面染上了绯红,整个人都灵动了不少,让人有想要逗弄的冲动。
司空誉甩了甩袖子,往旁边让了让,而后有些苦恼的低头,盯着柏宁缘脖子上刚才被匕首压出来的红痕,似真似假的开口。
“也是,方才在棺木里面,是我孟浪了,反正摸也摸了,看也看了,姑娘你要是不嫌弃,在下愿意对姑娘负责,保你一世衣食无忧,你就跟着我回府,如何?”
柏宁缘柳眉一竖,狠狠的瞪了司空誉一眼,咬着牙蹦出一句:“老子貌美如花、如花似玉,你让我跟你我就跟?”
“……”
貌美如花、如花似玉?
司空誉勾了勾唇角,眸子落在柏宁缘的脸上细细打量。
嗯……她长得确实还算是不错,但是……司空誉顿住,狭长的眼眯了起来,嘴角笑意凝固,“在下倒是头一回听见如此不加掩饰地赞美自己容貌的话,姑娘是否绝色在下暂无定论,不过这一份勇气,当真可嘉。”
司空誉强压下笑意,戏谑地盯着柏宁缘。
一听这话,柏宁缘有些恼火。这男人的话分明就是在暗讽自己,先前在棺材里,她脑子里闪现过原主之前的记忆,她见过原主的容貌,不说沉鱼落雁,但也绝对能担得起“美人”的一词。
眼下竟然被这么一个男人如此耻笑?
柏宁缘索性咬牙:“老子就是长得好看怎么样!想让老子跟你回家,你想得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