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婚恋生活 > 一晌贪欢终身误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一晌贪欢终身误

一晌贪欢终身误

家道中落,顾明里却为了所谓的爱情,放弃了一切,结果被骗的一无所有,直到遇到了陆扬。 “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绑住我,未免太看得起你了。”陆扬早已看穿顾明里是故意献身。 “陆先生,技术不错。这是你的辛苦费,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倔强的顾明里只能用纸条回复,然后离开。 但是,一切的一切,都按照顾明里所希望的方向发展,搭上陆扬的豪船,扬帆起航! 所以,顾明里坚信,渣男拿走的,终究会再拿回来!

精彩章节试读:

《一晌贪欢终身误》 免费试读

“晚安。”江阅成俯下身,轻柔的在顾明里幼白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顾明里抓着被子的手缩了缩,清澈的双眸凝视着江阅成,如星屑般的期待倾泻而出,“你没有话要和我说吗?”
江阅成笑了笑,往屋外走去。
“睡吧,不早了。”
他关了灯,房间笼罩在黑暗之中。
房门关合,锁扣落下。
顾明里的泪无声滑落。
为了所谓的爱情,她抛弃了一切,和江阅成跑到了这个小山村。
谁曾想,这一切只是个骗局,他对她的爱,不过是建立在把她骗来,好卖给村里的老光棍上。
要不是她碰巧听到了江阅成和江母的对话,她还对她的爱情充满期待,还以为她们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闪电划过天际,在暗色的房间里闪烁刺目光亮。
顾明里擦干泪,屏息凝神,等着屋外再没有声音。
她轻手轻脚起身,往窗户走去。
或许是不死心,又或许是安全起见,她不敢和江阅成摊牌,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假装他还爱她……
也正因如此,江阅成对她放松警惕。但现在,她要离开了。
她留恋的扫了灰蒙蒙的屋子一眼,决绝的从窗户爬出去。
“轰!”一道惊雷响起。
顾明里心惊胆战,发了疯的跑了起来。
黑夜中的静谧村庄格外瘆人。
一棵棵树木就像一个个幽魂。
顾明里攥紧双拳,除了害怕就是害怕。
可是她不能退缩,不能回头。
她已经赌上了现有的一切和江阅成奔向了可悲的爱情,输得一败涂地。她不能再葬送未来。
像是为了惩罚顾明里幼稚的盲目,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
冰冷无情的雨点打在身上,顾明里的心里不无忏悔。但更深切的,却是无尽的绝望。
村子骤然亮了起来,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喧哗。
手电的光芒在闪着,向着顾明里的方向追逐。
顾明里惊恐的加快速度,想要逃脱这个困境,却是掉入陷阱之中。
她倒吸一口冷气,慌乱的从地面爬起,手不由自主的捂住已经破皮的膝盖。
身后,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袭来。
顾明里顿时背脊发凉,僵直着身体望了过去。
一个人,正躺着,看不清是死是活。
顾明里不敢动,直愣愣的盯着那个模糊的人影。
“嗯……”男人闷哼一声。
顾明里小心翼翼试探,“你怎么了?”
男人没有回答,借着月光,顾明里壮着胆子靠近。
男人躺着的地方正好有杂草遮掩,雨水从他们头顶分隔开。
她推了推男人,摸到了黏稠的湿润。
顾明里心头一骇。那是血!
顾明里眼眸一黯,决定先给男人止血。
她撕下男人半干的衬衫,往他的伤口探去。
忽然,一股肃杀席卷。
男人睁开双眸,握住了身侧的匕首,准确的抵在了顾明里的脖子上。
“你想干什么?”低沉沙哑的男声犹如在雨夜悠悠拉开的曲调。
顾明里瞳眸放大,微潮的额头沁出冷汗,“我……我就是想给你止血。”
僵持了一会,男人收手,淡淡吐字,“滚。”
顾明里缩到了角落,眼神不时乱瞟。男人那边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过来。”男人突然开口。
顾明里不敢轻举妄动,哑着声,“我不过去。”
男人沉默了一会,音色里带了点疲惫,“你不是说要给我止血吗?”
顾明里默了默,脆生生的语调带了点委屈的湿糯,“你要杀我。”
男人不作声了。
等了好一会儿,顾明里才慢慢挪了过去,摸着黑给男人包扎。
雨渐渐停了。
顾明里回到了角落,被淋湿的衣服让她浑身发冷,不停的哆嗦。
迷惘的望着天空,顾明里只祈求时间能快点度过。
身体开始涌起热浪,脑袋昏昏沉沉气力,顾明里闭上眼,昏睡了过去。
“啊!”
顾明里惊叫坐起。
睁眼已在医院。空荡的房间里,护士正怪异的看着她。
“我怎么会在这里?”顾明里脑子里一头雾水。
护士指了指床头柜上的支票,“你发烧了。一位先生送你来的……这个也是他给你的。”
说完,护士就退了出去。
顾明里看着十万支票,抬了手,拿起了那薄淡的纸片。
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自尊被凌迟。
但,现在。她一无所有。
顾明里抓着支票的手骤然收紧。
为了驱赶一室的沉静,顾明里打开了电视。
“近日,W市集团总裁陆扬一跃成为A市首富……”一张模糊的侧面照占据了整个屏幕。
顾明里愣了愣神,一个不好的想法窜入她的脑袋。
……
三天后。A市酒吧。
狂乱迷离的灯光打在顾明里身上,使她整个人就像脱俗于尘世的清荷。
格格不入,却有别样风情。
她散漫浅笑,仰头饮酒。
一杯接一杯,似乎这样麻木机械的举动能涤净她所有的落寞悲伤,也能让她有勇气做后面的事。
酒水夹杂着眼泪从她的脸颊打湿了她的衣裳,她澄澈的眼眸微微眯起,在吧台上一杯不知名的酒水停留。
然后,状似不经意的把它拿起,送至红唇。
“小姐……这是那边那位先生的酒。”侍者有些为难。
顾明里似是没有听见,优雅的喝起酒。
侍者碰了碰顾明里的手臂,压低了声音却是刚好在这嘈杂的环境中足够让顾明里听清的音量,“小姐,这酒的价格有点……你赔不起,快别喝了。”
侍者的话让顾明里感觉低人一等。
就是喝个酒,她都要让自己不痛快?
她一拍酒瓶,“不就是一瓶酒,我赔!”
周围突然沉静了下来,众人视线齐聚在顾明里身上。
带了点撒泼意味,顾明里把酒瓶扫到了地上。
酒瓶爆裂,酒气四溢。
“你还真赔不起。”男人不知何时来到了顾明里身后,低沉而又带有磁性的声音凌厉着危险气息。
顾明里一愣,在炫目的灯光下看到了酒瓶上路易十三的镀金标志。按她目前的状况,她确实赔不起。更何况,她已经把全部积蓄用在私家侦探以调查这个男人的行踪上……
像被狠刮了一巴掌,顾明里没有吭声。
男人不屑轻笑,瞬间就点燃了顾明里胸口乱窜的火苗。
她猛地转身,男人冰冷薄淡的俊脸映入她的眼帘。
一丝惊慌一闪而过,顾明里挺直了身子,高喊,“敢不敢和我拼酒,要是我输了,这酒我肉偿!”
男人深邃的眼神飘浮在顾明里身上,唇角染上不屑,开始涌动着猎人狩猎时的兴奋。
“不过是一瓶酒,就把自己卖给我,你还真是廉价。”
顾明里错开男人逼人的视线,咬着唇,“怎么,不敢?”
“呵。”男人靠在了顾明里身上,暧昧的气息喷洒在顾明里的脸颊。
全身心满是抗拒,顾明里正准备抬手推开男人,就见他拎起她身后的酒瓶,仰头喝了起来。
顾明里也不甘示弱,随手举起桌上一瓶酒,一顿猛喝。
辛辣的酒精刺激着顾明里的神智。过去,与江阅成的甜蜜瞬间在她的脑袋里放映起来。
她发泄似的往胃里灌酒直至不省人事。
“你输了……”
随着男人清冽的声音落下,顾明里倒入了他的胸膛。
一夜疯狂。
晨曦将至,男人才放过了她,翻身入睡。
衣服散乱遍地,满是狼藉。
顾明里坐起身,冷然的掠过身上青紫,颤着手拿起手机。
犹豫片刻,她切换了手机页面,将摄像头对准男人。
就在她准备按下屏幕按钮时,男人锐利的眼眸静静的凝视着她,就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野兽。
顾明里一惊,男人钳住她的手腕,不断施加力道。
“斯。”顾明里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男人一笑,松开她的手转而捏住她的下巴,“男欢女爱向来正常,更何况昨晚是你输给我的。”
话音落下,男人嘲讽的甩开顾明里的脸,站起身。
“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绑住我,未免太看得起你了。”
顾明里垂眸不语,原来他知道……她是故意爬上他的床。
男人走进浴室。
顾明里擦去了垂挂在脸上的泪,穿好衣服,高傲挺身,从包里拿出那张十万支票。
既然她的目的已经被他知道,她也不在乎了。
至少,表面上该有掩饰,还是一个都不能少。
“陆先生,技术不错。这是你的辛苦费,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把纸条醒目的放在他的西装上,顾明里转身离开酒店。
陆扬走出浴室,已不见顾明里身影。他似星辰般璀璨的眼眸略微暗沉,扫过床上那抹殷红时陡然放出光彩。
躲在酒店厕所,顾明里哭红了眼。
她什么都没有了。不惜龌龊的把自己送上陆扬的床,希望可以借此重回上流社会,结果只是跳梁小丑。
“雨晴,我爱你。”
江阅成深情款款的声音犹如一道惊雷在顾明里的脑袋响起。
“成,我也爱你……嗯,别……不可以在这里啦。”
顾明里怔愣的走出厕所,江阅成正和夏雨晴激吻,他的手甚至探进她的裙底。
“江阅成!”
顾明里喊着他的名字,心痛,愤怒。
江阅成的手像是被电击了一样,猛地从夏雨晴的裙底抽回,惊慌的把她推开。
夏雨晴踉跄了一下,钻进江阅成胸口,嗔道:“阿成,她是谁?”
“我是谁?”顾明里的双眸似喷出火焰,“你要不要告诉她,我是你女朋友?还有,你是怎么对我的?”
“我……”江阅成眼底的慌张沉淀了下来,板正起脸,“顾明里,你自己嫌贫爱富,跑去当人家小三,给我戴绿帽,现在还有脸说是我女朋友?”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