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情感 > 特战尖锋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特战尖锋

特战尖锋

你对死亡是否感到恐惧?无罪的灵魂何必苟且偷生。 这是一场由一个少女之吻引发的战争!

精彩章节试读:

《特战尖锋》 免费试读

你对死亡是否感到恐惧?无罪的灵魂何必苟且偷生。
潮湿,闷热再加上蚊虫的鸣名声萦绕在张一凡的身边,在这热带的丛林里的每一分钟都在侵蚀着人类的意志。
张一凡已经卧在这堆落叶里面十一个小时了,这十一个小时让他的嘴唇因为干涸而开裂,让他的身体因为湿热的空气被汗泡的泛了白,可是他抱着的狙击枪依然笔直的指着前方,他的眼睛虽然充满了血丝,但是还是像鹰一样巡视着。
他很有耐心,他知道自己的敌人像自己一样有耐心,如果没有耐心的话,那代价就太高了,一个小小移动就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他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初晨的阳光算不上炽烈,但是带来的却是死亡的威胁,在热带雨林中,白天代表人体内的水分会流失的更快,自己最多再撑三个小时,那个时候大脑就会产生眩晕感,死亡也会不期而至。
但是张一凡还是在等待着,因为他相信自己的敌人和自己处于一样的境地,现在考验的就是人的承受能力了。
朝露凝聚成团折射出一道道和旋的光,把整个丛林打的星星点点,突然蹲伏着的张一凡发现了一点异常,一团落叶中一道光居然上下闪烁了起来,而且闪烁的节奏好像呼吸一般。
狙击镜!张一凡的大脑里轰的一声,绝对是狙击镜反射的光无疑,幸运女神真的站到自己这一边了?在张一凡兴奋的手指要扣动的时候张一凡突然想起了什么。
呼吸!对,就是呼吸!一个能和自己对峙十一个小时的对手,他的呼吸居然能让自己的狙击镜起伏的这么大?虽然节奏是对的,但是这幅度绝对不对!
兴奋的手指渐渐平静,但是一切对张一凡来说都变得有迹可循,有行动就证明了有破绽,自己刚才如果贸然的开枪,倒下的一定是自己,可是现在自己知道了对方在玩什么把戏,那结局就完全不一样了。
张一凡往狙击镜四周巡视着,一颗粗壮的树干下面起了一个树叶堆积的小包,虽然看起来好像是多落了几片叶子一般,但是在那闪烁的狙击镜子周围,这一切就显得不那么正常了。
赌!赌一把,运气这种东西往往稍纵即逝,不能把握住那死的一定是自己,调转枪口的张一凡在心里想象着树叶下对手头部的位置,想象是经验的高度集合和展现,无数次的狙击才能让他的判断趋于准确。
仅仅是一瞬间,本来冰冷的子弹开始变得炙热,轰鸣声如雷神天罚一般,带着惩戒的意味奔向一个罪恶的生命。
子弹瞬间没入了树叶,可是枪却没有给张一凡一个肯定的回馈。坏了!张一凡心里一沉,自己上当了,那凸起的叶子居然也是陷阱,二段陷阱!高手,这人一定是一个高手。这个时候的赞誉不会让对方对自己起一点的怜悯,但是可以用豁达来欺骗到命运的青睐。
意料之中的,在张一凡的枪落空的瞬间,在离那个草堆大概有二十米距离的位置,火光骤现,在子弹击中他的瞬间,张一凡的眼睛闭了起来,嘴角也是现出了一抹笑意,果然尊重对手会得到命运的青睐,子弹并没有爆开自己的头部,而是擦过了右臂,带着强烈颤动的麻木,张一凡没有低头看那爆出来白色肉芽的胳膊,而是用自己还完好的左手把自己的身子狠狠的推到自己身后的低洼。
刚才的交锋中,自己因为这一枪已经有了劣势,但是劣势仅仅是劣势而已,还没到必死的局面,一切都两说呢。
炽热的鲜血像奔腾的溪流一般韵染着张一凡本就被朝露打湿的外套,张一凡并没有用手去捂住自己的伤口,而是从自己的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然后把头侧到了一边。
装死!现在因为自己胳膊上的伤,张一凡只能赌一把!赌对方对来查看自己的尸体,只有在被动中主动的袭击自己才有一线的生机。
时间成了张一凡最大的敌人,本来已经十一个小时水米未进,现在又大量的失血,他的脸色变得和死人一样难看,二十分钟!自己只有二十分钟,如果二十分钟之内自己再不止血不用对方动手自己的生命也会随着鲜血一块流出去。
十分钟过去了,周围依旧如死一般沉寂没有任何的人活动的声音,一个能和自己对峙十一个小时的对手十分钟的耐心如果都没有的话那就太可笑了。
十三分钟过去了,张一凡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发冷,这感觉可不是好事,这代表着自己失去的血液已经高达八百毫升以上,当到了一千五百毫升的时候死亡会不期而至。可是张一凡竖起的耳朵还是没有听到任何足以让自己兴奋的声音。
十五分钟,周围终于有了张一凡期待已久的那种?O?O?@?@的声音,他两个人对峙的时候可以十一个小时,但是在一方击中了以后,在这之后过的每一分钟都是一种折磨,那种放松的感觉会让人的烦躁全部最大化,这个时候的人是最容易出错的。
张一凡强打精神,让自己的呼吸尽量的浅和长,在别人看来像死尸一样,他半闭着的双眼在片刻只有终于看到了一双窥探的眼睛。
一个面色只比自己稍微好一点的男人试探的往自己这里走进,张一凡现在就怕一件事,对方会向自己再开一枪,这是自己最常做的事,自己绝对不会靠近去检查一个人是不是真的死了,而是会冲着对方的头再补上一枪。
现在只希望对方是一个骄傲的枪手,他们会对自己的枪法有着极度的自信,而且老辈的做派让他们尊重自己发出的每一发子弹,并不会像一个尸体开枪。
希望只能是希望,当张一凡半闭着的眼镜看到端着枪的男人把枪管对准自己头部的时候,张一凡感觉自己身体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竖立了起来。求生的本能让他没有把生的希望放在虚无的猜想上面。
距离已经够了!
张一凡心里想着,身体在左手的支撑下一个翻腾,满是鲜血的右手像软面条一样猛的朝着男人的面目甩去。眼睛如果看到有水珠甩来会主动闭上,这是本能,就算经过训练这种本能还是根深蒂固。
在男人闭眼的一个瞬间,张一凡咬紧牙关,脚下猛蹬朝着男人奔去,左手反握着的匕首在身体的转动下宛如流星一般朝着男人的咽喉划去。
“死吧!死吧!”
张一凡在心里怒吼着,可是这个时候男人却是已经反应了过来,看到张一凡如此,他身子往后一侧,手里的狙击枪宛如一个铁棍一般猛的向张一凡击打而去,可是毕竟是一把有棱有角的枪,远程的武器到了这个份上,还不如一跟烧火棍好用,张一凡仅仅一低头就躲开了横扫的狙击枪,右手甩出去朝着男人的脸上抓去。
可是这个时候的张一凡却忽视了一点,自己的右臂受了这么重的伤,已经不能支撑自己做出来这么赶紧的利落的动作。
本来准备扣入眼窝的手指只是在男人的脸上滑过,留下了两道血痕,虽然看起来比较惨烈,但是并没有给男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男人暴怒,猛的跟了一步便用他那强壮的身躯狠狠的撞倒了张一凡,两个人便在地上缠斗着,完全是力量的对抗,由于失血过多,张一凡的手脚都有些发软,在这种激烈的对抗上面并不占据优势,男人的双手宛如铁钳一般狠狠的扣住了他的脖子,试图阻断他的呼吸。
张一凡的脸变得通红,极度的压力之下眼珠子都开始暴起,不过他现在实在无力挣脱这种困境。
“不甘心呢。”张一凡心里想到,自己有了死亡的觉悟,可是这一次不行!
男人狰狞的脸在张一凡的眼睛里渐渐的变得模糊,慢慢的变成了一个满脸污渍却依然带着笑意的女孩。
“哥哥?哥哥?”女孩温柔的询问着,张一凡想开口答应,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哥哥,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你帮我报仇了么!”女孩咬着嘴唇噙着泪说道,那语气满是祈求。
“对不起,对不起!”
张一凡在心里吼叫着,泪水洗涤掉全部的幻想,责任感比求生的欲望更能让人振作,有意义的振作。
挣扎中的张一凡突然摸到了自己身边的一个硬物,一个战士的直觉让他的手指刚刚触碰到就能分辨清楚这是什么,那个男人的狙击步枪。
宛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张一凡用尽全身的力气拽过了长枪,把枪口慢慢抵上了男人下颚,这么近距离的扣发狙击枪与自杀无异,虽然是自己扣发但是因为狙击枪那强大的后坐力打中自己和打中对方的几率是一样的,但这都不是张一凡所考虑的问题了。
“轰!”
巨大的轰鸣声如雷神的天罚一般降临在两人中间,在枪响以后二人的争端就结束了,张一凡慢慢的扯下来对面扣着自己喉咙的手掌,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血污两眼一黑便昏睡了过去。
躺在张一凡旁边的男人,手指还在有规律的抽搐着,往上看去,男人的下巴上只留下了一个还冒着鲜血的小眼,但是整个头部从鼻子开始再往上的就消失了,狙击枪巨大的冲击力带走了男人的整个头盖骨,留下了一个巨大到无法弥补坑洞,而整个坑洞现在依然往外喷涌着血液。
“耶和华,请你怜悯我,应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
及时在梦中张一凡却依然在祈祷,上帝或许听到了他的祷告,等到张一凡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印入他眼帘的却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
“水……水……”张一凡虚弱的说道,极度的口渴感让他开始呻/吟着述说着自己的需求。
女人冲着张一凡轻轻一笑转身从桌子上端起了一杯水送到了躺在床上的张一凡嘴边,张一凡正要伸手去接可是刚一抬胳膊一阵金属的叮当声带着久违的束缚感袭来。
吃惊的张一凡赶紧抬头看去,自己全身居然被人锁到了床上。
“来,我喂你!”
女人并没有理会张一凡的惊讶,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动作温柔的把水杯中的吸管轻轻的放在张一凡的嘴巴里。
迟疑过后的张一凡也坦然了,三分气在千般用,一朝无常万事休。反正活着就是好事,张一凡把嘴巴里的吸管吸的呼噜噜直响,没一会就喝了整整一大杯水。
“谢谢。”张一凡脸上也露出了笑意,轻松的对着女人说道。
不过看到张一凡的表现倒是轮到女人吃惊了,在这种情况下张一凡居然能够表现的这么轻松,一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觉悟都没有,这人的胆子到底是什么做的。
“不客气,以后还仰仗张哥照顾。”女人的吃惊也仅仅发生的一瞬,干她们这行的,什么人没见过。
“好说,好说。”张一凡嘿嘿的笑着,慢慢的眯起了眼睛。
可是他现在的内心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对方是谁?既然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那么他们一定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敢动手的人,不是疯子也得近似疯子,疯子可是什么都能干的出来的。
“张哥就不问我们要你做什么?”女人饶有兴致的问道。
“问和不问有什么区别?哈哈……咳咳”张一凡好像听到了一件多么好笑的死,笑的自己开始不停的咳嗽。
女人那淡然的脸上闪烁着嘲讽,从自己身上掏出了一块手机摆弄了一下,单手握着随手放在了张一凡的脸前。
“哥哥!哥哥!是你么?”
一个在张一凡梦中出现了无数的脸,终于在现实中出现在了张一凡的面前。
“是……是我,你还好么?”张一凡尽力使自己因为愤怒而颤抖着的声音变得平缓。
“我很好,这几个叔叔说的,哥哥你帮我报仇了。”女孩兴高采烈的说道。
“嗯,你要照顾好自己,别……”张一凡还要说些什么,但是女人已经拿走了手机。
“你们……”张一凡嘴唇动着,好像从牙根里咬出了这两个字一般。
“华夏特种兵哈?有血性哈?FUCK!FUCK!”
女人的脸突然变得狰狞了起来,从自己的后腰掏出了一把手枪狠狠的抵在张一凡的头上,那尚带着女人体温的钢铁戳的他生疼,但是他并不为所动。
“来,打死我!你动手啊!”
张一凡恶狠狠的说道,不过他现在不相信对方会杀死自己,如果要杀死自己何必要费尽心力的救自己。
扳机的扣动和撞针特有的金属声在张一凡的头上响起,这个女人真的要冲着张一凡的头扣动这一枪!
疯子!
“砰!砰!”
两声枪响,张一凡的脑浆并没有溅的到处都是,本来指自己的头部的枪口侧到了一边,不过这一切和女人的主观意思并没有关系,而是一个穿着一身迷彩的男人用自己的手中的枪,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打中了女人的枪口,让她的枪管转了一个方向。
“蔷薇!你疯了么?”男人怒冲冲的吼道。
“天哥,怀特他……”
女人说了一句,竟然两只手捂住自己的脸开始哭了起来,这是张一凡没有想到的,一个这种女人居然还有如此重的感情。
怀特?这就是自己在丛林里杀死的男人的名字吧,虽然现在女人如此,但是张一凡还是没有一点愧疚的意思。
“张先生,让你见笑了,你杀死了一个我十分优秀的手下,他还是你面前这个女人的新婚丈夫,我们要你做的很简单,回到华夏帮我杀死一个人,当然,这位会给你提供帮助。”
被女人叫做天哥的男人缓缓的说道,虽然语气平缓无比,但是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这不是在商量,而是告知,说白了,就是你必须按照他说的去做。
“如果我不答应呢?”张一凡目光冷冷的说道,一个华夏特种兵的信仰不会因为自己的生命受到的威胁而去区别敌人的条件。
“当然,如果您不答应,我们也不会把您怎么样,甚至还会把您送回家,但是那个女孩……”
天哥并没有说的太明确,但是已经够了,如果张一凡不答应,死亡对这个女孩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结果,这种境外的组织折磨人的时候可是花样百出。
“杀谁?”张一凡问道,语气中带着愤怒,但是更多的却是无奈,为了这个女孩自己可以赌上自己的性命。
“到时候我们会告诉你的。”
天哥帮张一凡打开身上的锁具,并扶起了有些虚弱的他,甚至还在他的背后垫上了一个枕头。
“我会安排你们回到华夏的。”天哥冲着张一凡和蔷薇说道。
蔷薇的眼睛依然通红,但是已经止住了抽泣,立在张一凡的一边有些阴沉的看着张一凡。
“你们不怕她弄死我?”张一凡有些戏谑的问道,这个女人看着是要杀死自己的,还让她陪着自己,这如同把一颗定时炸弹放在了自己身边。
“如果你死了,就没有人来保护那个小女孩了。”天哥语气略带可惜的说道。
“如果她死了呢?”张一凡冷笑着说道。
“那,那个小女孩就不需要保护了。”天哥诚恳的说道,任谁也不会怀疑他的话的真实性。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没有必须要再继续了,张一凡在这个类似医院的地方又住了一个星期左右感觉身体基本上恢复了,这个过程中蔷薇倒是一直在张一凡的身边照顾着他,这让张一凡很不理解,自己明明杀了这个女人的丈夫,这个女人居然能如此的照顾自己。
这一定和自己这次的任务有关,看来自己要杀的这个人对蔷薇她们整个组织上来说一定是十分重要的。这个过程中天哥倒是过来了几次,最近这一次看着张一凡的身体好了就安排了让张一凡和蔷薇一块回华夏。
正常的途径张一凡倒是能回去,但是回去的过程中军方肯定知道,那就剩下一种方式了,偷渡。
二人在天哥的吩咐下来到了一条看起来还算豪华的商船,整洁的夹板上是一堆堆摆放的井然有序的货物,二人进了船舱一个长的獐头鼠目的年轻人接待了他们两个,这个年轻人就是偷渡的蛇头。
虽然年龄看起来比较小,但也是这行的老手,蛇头带着二人进了船舱内层的一个地板上,伸出手来在上面敲了三下,地板应声而开,一个看起来十分苍老的男人谈出头来,蛇头冲着他点了点头,老头就闪过身子示意张一凡和蔷薇进去。
虽然这是张一凡第一次偷渡,但是这种事情多少他以前也接触过一下,也没多大的怀疑就直接钻进了甲板下面。
腐朽的味道混着粪便的臭味钻入张一凡的鼻子,让他忍不住的皱着眉头,扭头看着跟在后面的蔷薇,她正用手掩住自己的口鼻,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厌恶。
老头看着二人这个样子居然痴痴的笑了起来,不过裂开的大嘴里一口烂牙让他的笑容添了几分的惊悚。
“口罩,两百块。”
老头好像看出了他们二人是华夏人,说了一句别扭的中文。手中从身上掏出了两个带着塑料包装的医用口罩。
蔷薇从身上掏出了四百块给了老头,用两只手指捏起了口罩的包装小心的打开才带自己的脸上,本来张一凡以为蔷薇给自己也买了一个,后来看到蔷薇的做法,让他明白这是他想多了,蔷薇带完一层口罩以后,又在这层口罩的外面又带了一层。
不过张一凡倒是没有什么意见,这个时候他的注意力完全被舱里的场景吸引了,孩子一个懵懂的眼睛盯着自己和蔷薇放肆的打量着,大人们也都用戒备的眼光看着自己。
由于这艘船是要偷渡到华夏的,所以船舱里大部分都是中国人,但是张一凡几次试探性的交流并没有得到很热情的回复,也让他有些兴趣缺缺,索性找了一个角落蹲坐在地上等待着船到国内。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