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情感 > 一世强少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一世强少

一世强少

只有宠爱老婆的男人,才算是好男人。 入赘三年,被人冷嘲热讽,说我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却不知其实我是忍辱负重的豪门继承人……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世强少》 免费试读

“老婆,今晚我要给你一个惊喜,你把眼睛先闭上。”
杨林从身后拿过一个盒子,递到韩雨儿面前。
韩雨儿却睁大眼睛,直接把盒子给扔在了地上。
“老套,一个破手机,值几个钱,你烦不烦?”
杨林弯腰准备捡起来,发现手机屏幕已经摔碎了。
这可是他兼职好几个月,省吃俭用,才存了三千块钱买的新手机。
本来想给韩雨儿当生日礼物的,可没料到,她居然是这样的态度。
“老婆,你不喜欢吗,我可以再存钱给你换更-新款的,我……”
“你闭嘴,杨林,在一起几年,你吃我家的用我家的,连你自己都养不起,你好意思说这些?”
韩雨儿非常傲气,干脆在手机上踩了几脚,彻底碎了。
“老婆,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
杨林心疼的不止是钱。
当初他流落街头和乞丐似的,是韩雨儿收留了他。
那时候的杨林万念俱灰,生不如死,是韩雨儿的善良和纯真感动了他,让他有了重新活下去的勇气。
怀着感恩的心,杨林入赘韩家。
这几年来,虽然韩家人对他冷言冷语,呼来喝去,像是看待废物似的。
但是,韩雨儿却对他不错,甚至很多时候帮他说话,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对他翻过脸。
“为什么?你太穷太没用了,还有以后不许叫我老婆,我听了就恶心,你不配做个男人。”
韩雨儿晃着手腕上的玉镯子,还有脖子上的金项链,手上的钻戒,非常刺眼。
“看见这些了吗,恐怕你一辈子都买不起,但是赵鸿飞可以,他才能给我想要的生活,你现在,要么滚出韩家,要么,滚去厨房帮忙。”
“别这样,生气对身体不好,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今天好多客人在呢。”
杨林依然面带微笑,只是心里觉得很疑惑,觉得韩雨儿肯定出问题了。
他刚想继续去追问。
忽然,杨林被一只手推开了,差点摔倒了。
“废物,你是给我们男人丢脸吗,她都这样对你了,你居然还死皮赖脸的待在这里,你脑子也有毛病吧?”
一个男人怒骂着,出现了,他直接拦腰抱着韩雨儿。
韩雨儿小鸟依人,有些娇羞,笑盈盈的。
“赵鸿飞你来了,别理这个废物,进去坐吧。”
“急什么,你弄坏了这个蠢货的东西,我帮你赔给他,这里一万块,够了吧,拿去花。”
赵鸿飞拿出一万块钱,直接扔在了杨林的脸上,钱洒的到处都是。
杨林捏了捏拳头,愤怒的瞪着他们俩。
“看什么看,还不捡起来,滚啊。”
韩雨儿白了一眼,挽着赵鸿飞的胳膊走。
两人有说有笑的,进了韩家的客厅。
韩家人都在场,他们对赵鸿飞非常客气,似乎已经默认了他和韩雨儿现在的关系了。
至于杨林,就当做可有可无的存在了。
杨林苦笑一声,把地上的钱,一点点的捡起来了。
这几年,杨林在韩家做牛做马,像一个奴隶似的,几乎是免-费的佣人。
累死累活的,他还要去工作,拿着微薄的工资。
虽然很辛苦,但是为了韩雨儿,杨林忍下来了。
只是,今天的她,居然和韩家人串通一气。
这太反常了。这不是平时的韩雨儿。
杨林渐渐的冷静了下来,默默的走进厨房去给他们做饭吃。
等杨林把饭菜端上桌的时候,好几次都想跟韩雨儿说话。
但是韩雨儿扭过头去,不理他。
杨林做好饭菜刚要坐下来一块吃,就被丈母娘李春梅给赶走了。
“脏兮兮的,这里也是你坐的吗,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滚去房间,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其他人都投来嫌弃的眼神,杨林早就习惯了如此,他看了一眼韩雨儿后,默默的回房间去。
换好了衣服,杨林去外面透透气,一个人坐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几年前的今天,也是韩雨儿的生日,那是个阴冷的下雨天。
杨林像是一条死狗,躺在垃圾堆里,几乎没有人样了,心如死灰。
韩雨儿就是那时候出现的,她穿着花格子裙,给他撑着雨伞,问他的家住哪儿。
她甜甜的笑容,那么的纯真,就好像一道彩虹,给了他最后的一丝希望和光明……
大厅里传来闹哄哄的声音,打断了杨林的思绪,他们吃喝着,似乎忘记了饭菜是谁做的。
过了一会儿,韩雨儿急匆匆的跑出来了。
杨林刚想过去,发现丈母娘李春梅也跟了过来,他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雨儿,你再去陪赵鸿飞喝喝酒聊聊天吧。”
“妈,我头晕实在想休息了,不想再陪赵鸿飞演戏了,很难受。”
韩雨儿扶着墙,脸颊绯红,捂着胸口似乎快吐了。
演戏?这是怎么回事?杨林心里一紧。
李春梅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杨林,继续她的说辞。
“你已经在杨林面前那样做了,更何况,我看的出来,赵鸿飞对你有情有义,他有钱有势又那么关心你,作为一个女人,该如何选择男人,你要有个数,难不成,你真的想跟杨林过一辈子,这几年,他能做什么?”
“妈,你别说了,我今天这样对赵鸿飞,已经够狠心了,我真的不想昧着良心,我想去给赵鸿飞道歉,说明真相。”
韩雨儿要走,被李春梅给拉住了。
“你给我站住,你跟杨林说有什么用,他知道真相又怎么样,还能帮我们韩家度过难关不成?我早就看他不顺眼,当初你死活非要嫁给他,现在家里有事了,他连个屁都放不出来,就是废物,现在我们唯一能够抓住的机会,就是赵鸿飞,为了我们家,你就牺牲一下吧,说不定,赵鸿飞还会娶你呢。”
“妈,你疯了吗,你要我嫁给赵鸿飞,我有老公了啊。”
韩雨儿眼里含着泪,很是委屈。
“有老公又如何?杨林跟你结婚三年了,你连孩子都没有,我建议,这件事之后,你可以跟杨林离婚,就这样说定了。”
“妈,我不,不可以。”韩雨儿急的直跺脚。
“别废话了,当初你和杨林结婚,我由着你,现在我不能再让你重蹈覆辙犯错误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离婚,赶紧给我去陪赵鸿飞喝酒,别让他久等了。”
李春梅拉扯着韩雨儿,虽然韩雨儿不情不愿的,可是她已经快醉了,摇摇晃晃的被重新拉到大厅去了。
杨林目睹着这一切,心里很不是滋味。
果然,韩雨儿这样做,是有原因的。
杨林担心韩雨儿,悄悄的去大厅外看一看。
此时,赵鸿飞正搂着韩雨儿,还在朝她灌酒。
丈母娘李春梅居然在帮忙,这分明是想让韩雨儿喝醉。
韩家其他人,完全当做看不见,好像已经默许了似的。
杨林自然看不下去了,他冲上去,夺过了酒杯。
“她不能再喝了,我扶她去房间休息。”
“你住手,滚开。”
李春梅一下站起来,韩家其他人,冷笑着,袖手旁观,故意在看好戏。
赵鸿飞立刻踢了杨林一脚,指着他怒骂:“没听见吗,让你滚开,垃圾。”
“我看见她休息后,我就走。”
杨林继续去扶韩雨儿。
李春梅立刻和赵鸿飞一起打他。
拉扯之中,李春梅不小心跌倒了。
她坐在地上不依不饶的哭闹起来。
“你们都看见了啊,杨林这个废物居然敢打我,来人把他赶出去。”
李春梅这样一闹,韩家几个男人过来,把杨林拖出去了,关上了大门。
杨林很无奈,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里面。
赵鸿飞把韩雨儿抱着,和李春梅一块去房间了。
韩家其他人就当什么事没发生似的,继续吃喝。
杨林从围墙上翻了进去。
“丈母娘,刚才你那戏演的真是绝了,放心吧,等我和雨儿生米做成熟饭,我马上来送聘礼,至于你们家里的事,包在我身上了。”
赵鸿飞抱着韩雨儿放在了床上,韩雨儿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好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那就太好了,你们俩慢慢来,时间有的是,我在门口守着呢,以后,雨儿的幸福,就全靠你这个好女婿了。”
李春梅把门关上了,在外面守门。
杨林目睹这一切,很是寒心。
他知道现在冲过去,只能让李春梅再赶出来,反而救不了韩雨儿。
只能想别的办法引起他们的注意。
杨林四下看了看,捡起了一个砖头。
韩家院子里停着一辆豪车,是赵鸿飞的。
杨林毫不客气,朝着豪车就狠狠的砸了起来。
玻璃碎了,车壳也凹凸不平的,车子发出了嘟嘟的警报声。
很快,大厅里的那些人,听见了动静,全都闹哄哄的跑过来。
李春梅和赵鸿飞也先后来了。
杨林转身就跑到房间去,看见韩雨儿没事,他顿时放心了。
所有人在后面追赶杨林,把他堵在了房间里。
杨林不慌不忙的,把房间门关上了。
“你这是要死啊,疯了吗杨林,你知不知道,这车值多少钱?”
李春梅暴跳如雷,戳着杨林的脑门。
“不知道,这要问赵老板了,对吧?”杨林不以为然。
赵鸿飞为了显示自己很有风度,就轻轻松松的说道:“也就两百多万吧,如果拿去修理的话,需要五十万左右吧,对我来说,都是小钱,我看不如算了吧。”
“算了?怎么可以算了,杨林你个混蛋,就是把你卖了你也赔不起吧,真是丢人现眼啊。”
李春梅捶胸顿足,大声嚷嚷,其他人则是冷眼旁观,继续看好戏。
“五十万是吧,我认账就是了,我现在手里没这么多钱,但是这件事可不可以改天再谈,请别打扰我老婆休息。”
“你说什么,认账?你真是大言不惭,你拿什么认账?”
李春梅觉得可笑至极。
赵鸿飞依然在装模作样的,原本他就不在乎这点钱,只是想趁机羞辱杨林而已。
他于是说道:“既然他认账的话,那就打个欠条吧。”
“可以,我打欠条。”
杨林很淡定的写了欠条后,递过去给赵鸿飞。
“等会儿,你什么时候还钱?”李春梅气呼呼的。
“明天,明天就还。”
“如果还不起呢?你就滚出韩家吧,这么多人都可以作证,你敢不敢答应?”
李春梅认为这是个赶走杨林的大好机会。
没想到,杨林居然一口答应了。
“没问题的,但是我希望你们马上离开,不要影响我老婆韩雨儿休息。”
赵鸿飞和李春梅对视了一眼,似乎奸计得逞了。
“那我就等着,你明天卷铺盖滚蛋了。”
李春梅让大家散了,韩家人都在暗地里议论。
“杨林这是自寻死路,别说五十万,五千块钱都拿不出来吧。”
“就是,他在韩家公司上班,做个清洁工,一个月就那么一千多块钱,还打肿脸充胖子,也是活该,这个废物,早该走了,以后有了赵老板帮忙,对韩家来说可是个大好事……”
他们不光这样说,还都很客气的送赵鸿飞出去。
“好女婿,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我们家的事,可千万要拜托你了。”
李春梅紧握着赵鸿飞的手,舍不得松开,非常巴结讨好的谄媚样子。
“放心吧丈母娘,马上都是一家人了,不要那么见外,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只要杨林和雨儿离婚了,什么都好说。”
“杨林现在就是死鸭子嘴硬,明天他肯定拿不出钱的,你慢走啊。”
李春梅一直目送赵鸿飞走了很远,这才回去。
她看见杨林居然还在打扫卫生,洗碗抹桌子。
她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杨林你还有心情做这些,我要是你,就赶快偷偷的走了,找个地缝藏起来,免得明天还钱的时候,丢人现眼。”
“明天我会赔钱的,还有,你可以告诉我,家里出什么事了吗,我想帮帮忙。”
杨林停了下来,好像胸有成竹似的。
“你真是无可救药了,你自己的事都搞不定,居然还来吹牛,算了,我懒得跟你说,你真的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李春梅嘲讽一番,不理杨林了,扭头回房间去了。
晚上,杨林照样给韩家人做了饭,然后又做了醒酒汤,端去房间找韩雨儿。
韩家人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吃饭的时候又开始议论开了。
“以前只晓得杨林没用,没想到,他脸皮这么厚,就好像没事人一样,他这是打算拿不出钱,继续赖在这里吗?”韩家二媳妇王晓芳冷嘲热讽。
韩家二儿子韩高峰敲了敲碗筷,说道:“这已经很明显了好吧,春梅嫂子,你可别心软了,我大哥没用,你又招了个没用的女婿,你要是再不巴结一下赵老板,只怕你们家在韩家都待不下去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好好的抓住赵老板这个机会,要不要我现在就把杨林赶出去。”
“我知道该怎么做,不用你来教我,你怎么说你大哥的?”李春梅气的拍桌子。
“这可是大实话,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大嫂……”
“够了,都少说两句,吃饭管不住嘴巴?”
韩家老爷子敲了敲拐杖,大家也就不谈这个了。只等着看好戏。
倒是李春梅,提起丈夫韩大宇,一脸愁容,也吃不下了,而且脸上挂不住,灰溜溜的下桌了。
李春梅把刚醒过来的韩雨儿叫过去,母女俩聊了一阵子。
杨林听见母女俩似乎吵了一架。
韩雨儿回来房间后,眼睛有点红红的。
杨林放下手里的针线活,把一杯热茶递过去,微笑着说道:“喝点吧,你醉酒了,胃不舒服,这是药茶,很有效果的。”
韩雨儿心里一酸,拿起杯子,眼泪却掉在茶水里。
“对不起,我今天……”
她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杨林却打断了她。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和妈的谈话我都听见了。今天你是被逼无奈的,是我对不起你才是,这几年在韩家,我已经习惯了被他们那样看,也习惯了外人用什么眼光,但是你却被我连累了,承受的甚至比我还多。”
杨林给她擦了擦眼泪。
“可是,你也不该写什么欠条还夸大海口,明天该怎么办,你真的要离开这个家吗?”
韩雨儿泪眼朦胧,这几年时间相处下来,虽然杨林活的很卑微,但是对她,却是相敬如宾,宠爱有加。
而且特别的尊重她,甚至他因为自卑觉得配不上她,两个人虽然同房却不共枕,他一直睡在地板上。
现在所有人都要赶杨林走了,韩雨儿却是无能为力。
杨林握着韩雨儿的手,说道:“这件事,我自己会搞定的,倒是你家里到底出什么事了,让你今天这样反常,还要委屈的跟赵鸿飞演戏呢?”
“我,我真的很愧疚,也是难以启齿,我不告诉你,是因为你帮不上忙,我也不想让你担心。”韩雨儿摇摇头很难过。
“不用道歉,不过我大概是猜到了,是因为你爸爸的事吧,否则,你也不会愿意做出这样的牺牲来,而且,你根本就不擅长演戏,我很容易就看出破绽了。”
杨林一下就道破了韩雨儿的心思,她感到很惊讶。
“嗯,是的,我爸出事了,他好赌成性就算了,上次韩家公司和林方集团合作的一笔生意,我爸弄丢了货款,现在他躲起来,没脸见家人,而且病倒了,你也是知道我叔叔婶婶他们,容不下我们家,恨不得多分一些爷爷的财产,现如今找到这个机会,要把我们赶出去,我为了挽救,只能出此下策,因为赵鸿飞跟林方集团有些关系,他可以帮忙补救。”
韩雨儿一口气说完,似乎虚脱了一样,不停的喘气,眼泪也流的更凶了。
“没事的,你早该告诉我这些,毕竟,我们夫妻一场,别哭了,哭了就不漂亮了,我作为家里的男人,也是时候,该为你做一些什么了。”
杨林把被子铺好,让韩雨儿睡下。
“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是,你能做什么呢?如果明天万不得已,我妈非要我和你离婚,嫁给赵鸿飞,我情愿以死相逼,这也是最后的办法了。”
韩雨儿咬着嘴唇,浑身发抖。
“别说傻话了,明天,你就知道结果了,睡吧。”
“你,你可别做什么傻事。”韩雨儿紧张起来。
“不会的,请你相信我,现在韩家,也只有你相信我了,不是吗?”
望着杨林坚毅的眼神,韩雨儿心里暖暖的,谁说他是废物的,只要他愿意扛起这个责任。
就算他什么都没有,有这些话也就够了。
“我相信你。”韩雨儿居然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心里似乎燃起了一丝微弱的希望。
给韩雨儿盖好了被子,杨林轻轻的关门出了房间。
杨林慢慢的走出了韩家大门。
韩家好多人都看见他走出去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杨林还没有回来。
倒是赵鸿飞,一大早就带着一群人过来了。
他换了一辆新的豪车,还捧着鲜花带着礼物。
韩家人都过来看热闹,赵鸿飞把礼物挨个的分给大家,很是讨大家的欢心。
“丈母娘,你看看,我结婚彩礼都带来了。”
李春梅两眼放光,看着一箱子金银首饰,还有一大箱子钱,高兴的合不拢嘴。
“哎呦喂,嫂子,你这是走运了,赶走了一个废物女婿,捡了一个金龟婿,看样子,大哥的事,可以摆平了,这些算是我们家的公共财产了吧?”
二媳妇王晓芳阴阳怪气的,恨不得立刻把东西抢过去。
“大哥的事,这些够个屁,和林方集团的那笔生意怎么办,谁来补偿,就这些想打发我们?”
韩高峰吹胡子瞪眼,狠狠的盯着李春梅。
“这些要是不够,我这个好女婿还会帮忙的,对吧?”李春梅求助的望着赵鸿飞。
赵鸿飞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
“都是小事情,但是呢丈母娘,还是那句话,解决了我和雨儿的事,什么都好说。”
李春梅捂着嘴笑,有了靠山,说话也硬气多了。
“没问题,你们听见了吧,现在有什么好说的?”
王晓芳白了一眼,说道:“切,得意什么,大嫂,等你搞定了再说吧,人家赵老板又不是金山银山,再说韩雨儿那个丫头,那么倔强,昨天还跟你吵着不离婚也不嫁呢。”
“谁说她不嫁的,你别胡说八道,你就是眼红我。”
李春梅和王晓芳吵了起来,一时间乱糟糟的。
韩老爷子被人扶着出来了,咳嗽了几声,扫视众人一眼,不怒自威。
“都安静点,像什么话,不觉得丢人吗,马上让雨儿出来。”
大家一下都噤若寒蝉,四处看了看,才发现韩雨儿没出来。
“我这就去叫她,她肯定是害羞不好意思呢。”
李春梅急匆匆的去房间敲门。
韩雨儿坐在镜子前,满面愁容,她很清楚,今天要面临什么事。
只是,杨林一夜未归,连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怎么样了,她很担心他,因为压力大做了傻事。
“大好的日子,你愁眉苦脸的做什么,赶快梳妆打扮,大家都在等你呢,赵鸿飞都送彩礼了,有了他的帮忙,我们家肯定会度过难关的,你爸爸的事,他也可以搞的定,而且……”
“好了妈,别说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这就来。”
韩雨儿勉强笑了笑,等李春梅出去,她悄悄的拿了一把剪子放在兜里。
等韩雨儿出来后,赵鸿飞的眼睛都看直了。
“你今天可真漂亮啊雨儿。”
韩雨儿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到大家跟前去。
“爷爷,各位长辈,我是来告诉你们,我不会离开杨林的,如果你们想把杨林赶走的话,那么,把我也一块赶走吧。”
此话一出,赵鸿飞非常的尴尬。
其他人也是非常惊讶。
李春梅简直气坏了。
“雨儿你疯了吗,还是你鬼迷心窍,赵老板都这样有诚意了,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吗?你还指望杨林做什么,你有没有把我这个妈放在眼里,你爸爸怎么办?”
“就是啊,雨儿你糊涂了吧,杨林昨晚上,就已经悄悄的溜出去了,你自己看看嘛,他现在人在哪儿?”
“对啊,我们都看见了,杨林就是个缩头乌龟,窝囊废,他不会管你了。”
韩家其他人也是七嘴八舌的,数落着。
“你们都不要这样说杨林了,我相信他,不会离开的,他答应过我。”
韩雨儿目光很坚定,脑海里回想着杨林说过的话,还有这几年,他们夫妻俩一起走过的风风雨雨,这给了她莫大的勇气。
“丈母娘,雨儿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卦的?”
赵鸿飞很纳闷,开始质问李春梅。
李春梅揪住了韩雨儿的衣领。
“你给我说清楚,今天你必须答应赵老板,否则我有你好看。”
“我如果不答应呢?”韩雨儿咬着牙。
“看见了吧,听见了吧,哎,那个杨林,把雨儿给影响坏了,她简直是变傻了,大嫂,看样子,你们还是准备准备,离开韩家吧,雨儿要是我的女儿,我早给她一点颜色瞧瞧了,大逆不道啊……”
王晓芳和韩高峰等人,说着讥讽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你们都别说了,为什么要逼我们,说起来,还不是因为你们自私自利,这是我们自己家里的事,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韩雨儿昂首挺胸,很不服气的瞪着他们。
“我让你嘴硬,你这个不孝女。”
李春梅暴怒了,扇了韩雨儿一巴掌。
忽然,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韩雨儿捂着脸,泪水在眼眶打转。
“你还委屈了是吧,今天你不答应,也要答应。”李春梅暴跳如雷。
“妈,他们逼我也就算了,连你也把我往绝路逼,那我只能死给你们看了,我宁死不嫁,我不会一错再错了。”
韩雨儿突然把剪刀拿出来,对着自己的脖子。
所有人都惊呆了,韩家老爷子差点气出了心脏病。
赵鸿飞觉得很没面子,他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雨儿,你这是何苦,为了杨林那样的男人值得吗,我难道不如他吗?”
“对不起,我办不到,请你离开。”韩雨儿的手在发抖。
“家门不幸啊,你个不孝女,你以为你这样可以吓着我,你要死就去死,不要连累我,你死给我看啊,你动手啊。”
李春梅步步紧逼,脸色阴沉,已经红眼了。
韩雨儿原本只是想吓唬一下他们,可是没想到,母亲鬼迷心窍,一条路走到黑。
她只好拿着剪刀后退,眼泪不停的流,整个人变得那么的绝望无助。
“去死啊,怎么不动手了,你可是我生的,这点小伎俩想骗谁?给我放下。”
李春梅伸手要去抢夺。
母女俩眼看就要受伤了。
忽然一个人冲了进来。
“都住手,我回来了。”
杨林突然出现,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韩雨儿险些就崩溃了,一下子就瘫软在杨林的怀里。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