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明珠贵女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穿越之明珠贵女

穿越之明珠贵女

权倾朝野的大将军叶宸,居然会看上宁王不要的女人慕容娅?还奉若珠宝?这简直是匪夷所思,滑天下之稽!只是没人知道,慕容娅这女人除了漂亮,还很聪明,最重要的是她还有一身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就让叶宸格外喜欢!“将军,夫人今日出门遇见驸马,又将驸马给打了!”叶宸头也不抬,“驸马平日言行无状,也该收拾了!夫人可有碍?”“无碍,只是夫人除了打驸马,还把公主气到吐血,顺便抗了皇上的圣旨,之后,夫人说京城不安全,已经出京避难去了!”刚才还认认真真看着公文的将军将公文一收,“哦,那就收拾一下,我们也随着夫人避难去吧!”

精彩章节试读:

《穿越之明珠贵女》 免费试读

暗夜,压抑,男人,疼痛!
慕容娅睡的很不好,一晚上都仿佛身子被掏空了一半,意识回笼的时候大脑都是空白的。
“王妃,王妃你快醒醒啊,您若是再不醒来,就真的要被人抬走了,要给侧妃让位了。”
睁开眼睛慕容娅身为现代女警的记忆就快速的被取代。
檀越大陆,凤眠王朝,原主是宁王凤昱瑾的正妃,大婚一年,却被遗弃在这轻语阁里,一年未见到宁王。
忍着一身的酸痛起身,慕容娅皱着眉,“你说什么?”
看到慕容娅醒来,丫鬟竹叶一阵惊喜,急忙开口,“王妃,今日是王爷迎娶侧妃的日的子,王爷下令,让您将轻语阁让出来给叶侧妃住!”
“给叶侧妃?”慕容娅微微眯起眼睛,“这轻语阁是皇上亲赐,给宁王正妃所有,区区侧妃要住轻语阁?”
听到这话,竹叶也是愤愤不平,“侧妃自然是没资格的,但是架不住王爷宠爱,且王爷以王妃嫁入王府一年无所出为理由,让侧妃入主轻语阁,行王妃之权。”
慕容娅忍不住的冷笑,一年无所出?一年都不见宁王的人影,跟鬼出吗?
原主当真是个瞎的,识人不清,还为渣男送了命,渣男让小妾住进轻语阁,那原主住在哪里?
这边慕容娅事情都还没完全理清楚,那边房门就被人粗暴的撞开了。
“来人,都动作快一点,王爷有令,要将轻语阁焕然一新,那些个旧东西,只要是碍眼的,全部都得扔出去!”
竹叶立刻冲上来拦住进门的嬷嬷,“严嬷嬷,你放肆,王妃还在,你怎么能如此嚣张僭越?”
进来的嬷嬷眼皮一跳,露出来的全是不屑,“王妃?什么王妃?不受宠的王妃吗?我们小姐才是这宁王府未来的女主子,的都愣着干什么?没听到我的话吗?只要是不顺眼的东西,不管是物,还是人,都扔出去!”
“能不能活下来都还是问题呢,王妃?我呸!”最后这句话,嬷嬷说的很小声,但是却被慕容娅主仆听得清楚。
不过,即便是为了嫁给渣男而放弃了所有,有家归不得,也轮不到一个下人趾高气昂的羞辱原主,更何况自己现在就是原主?
所以在严嬷嬷说完这话之后,慕容娅手边的杯子就先直直的飞向了严嬷嬷的额头,等嬷嬷反应过来,眼前立刻一阵晕眩,已经血流如注了。
然后众人只看到慕容娅本来还病恹恹的身子,骤然跃起,抢过了小厮手里的木棍,一下子将严嬷嬷砍翻在地。
双眼阴冷看着严嬷嬷,慕容娅嘴里的话却是对着竹叶说,“在一些特殊情况下,能动手就尽量别吵吵,浪费时间!”
“慕容娅!”严嬷嬷反应过来,竟对着慕容娅直呼其名,“我可是奉了王爷的命令,你......”
“啪!”话都没说完,慕容娅的巴掌已经甩了过来,“第一,打你对本妃不敬,敢直呼本妃的名讳,这舌头本妃就先记下了,第二!打你污蔑王爷,咱们王爷英明神武,怎么会下这等宠妾灭妻的命令?”
慕容娅一边说,一边故意怒,“本妃这就先斩后奏,砍了你这刁奴!”
“别!”严嬷嬷惊慌失措的大喊,“我有王爷的令牌,你敢动我!”
闻言,慕容娅的嘴角几不可见的勾起弧度,懒懒一笑,“令牌?什么令牌?”
严嬷嬷立刻冲怀里掏出宁王令牌,生怕慕容娅不相信一般。
“可看清楚了?我家小姐本就独得宠爱,王爷就是担心你阻了我家小姐的路,才会让你搬出去,你若是是想,便自己乖乖的离开,寻一冷院了此残生,不然......”
后面的话严嬷嬷没说完,就被慕容娅干净利索的一脚踹晕。
而那些被严嬷嬷带来的小厮,顿时就面面相觑慌了,在慕容娅的震慑下,连逃都不敢。
“竹叶,拿绳子来!”
竹叶慌张的拿来慕容娅要的绳子,将一群人挨个的绑起来,一边动手一边有些担心。
“小姐,若是王爷追究下来,那......”
“追究?”慕容娅缓缓一笑,“本小姐这不就等着他追究吗?竹叶,更衣!”
看着慕容娅脸上从容的笑,竹叶有些目瞪口呆,自家小姐怎么.....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
更衣之后,慕容娅又在桌上写画了很久,才带着竹叶出门。
出门前,慕容娅递给竹叶一把匕首,“这里面有不听话的,先割了舌头!”
原本刚醒来还卯足力气打算叫唤的严嬷嬷顿时闭上了嘴巴。
竹叶,“.....”
轻语阁外,简直就是两个世界,里面萧瑟安静,外面锣鼓喧天,人人脸上都是一副喜气洋洋得样子。
但是看到慕容娅时都纷纷露出嫌弃,在等看到她身后绑着的一连串人时,目光顿时惊恐,然后慌张离开。
呵~跟红顶白的奴才们。
慕容娅并不在意是不是有人去告密,有人上来阻拦都被竹叶凶狠的吓回去了。
前院,宁王凤昱瑾正牵着手里的女子叶子柔,这个跟了他很多年的女人,今日终于可以为她正名了。
一边想着,凤昱瑾手里的力道就更加轻柔,似乎是感觉到凤昱瑾的温柔,盖头下的叶子柔,嘴角忍不住得意的勾起,到底还是.....成功了呢。
周围的宾客们也都配合的祝福,赞美之词不断,这宁王府正厅里,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宾主尽欢。
拜天地,拜高堂,等送入洞房,这大礼算是成了。
只是.....
骚乱伴着尖叫声小气,凤昱瑾猛然回头,首先就见到被打的血肉模糊的严嬷嬷,心里咯噔一声。
“王爷大婚,实在该通知本妃,也好让本妃好好准备贺礼!”
慕容娅的声音骤然响起,让正厅的气氛瞬间凝固起来。
凤昱瑾原本柔和的眉眼沉下来,“慕容娅,你这是做什么?”
勾着唇,慕容娅盈盈上前,笑容里带着懒懒的样子,“王爷怎么不叫本妃?若泵房内不来,这子柔妹妹怎么进府?”
小妾是要给正室磕头敬茶之后才能进门,这是规矩。
但若依着凤昱瑾的安排,是没有这一项的,慕容娅的正室之位,他从来就没有承认过。
可是他不承认也没用,慕容娅就是宁王正妃,规矩就是规矩,周围的宾客大臣都在,凤昱瑾只好沉着脸,“已经派人去请了,不想你已经先来了!”
这就是倒打一耙说慕容娅按捺不住,没有正室之风。
但是慕容娅并不在意,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先是大度的一笑,然后落上座。
看着柔弱靠在凤昱瑾怀里的新娘,慕容娅扬眉。
“子柔妹妹,来吧?”
叶子柔犹豫了一下,眼神不时往凤昱瑾那里看,似乎等着什么。
可是没等到,最后只能轻轻上前,颇有些不情愿的接了丫鬟手里的茶,屈膝要跪。
只是膝盖还没落地,手里的热茶便已朝着慕容娅砸了过去。
慕容娅反应快速抬腿踢出去,茶水溅落,泼了叶子柔一脸。。
叶子柔惊叫一声,凤昱瑾已经快速上前将人抱在怀里。
一张脸沉怒的看着慕容娅,凤昱瑾死死的克制怒火,“慕容娅,这就是你身为正妻的气度和教养?”
这样不问缘由,不给慕容娅这个正妃半分情面的指责,让周围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随即慕容娅柔柔的笑了,“王爷刚才没看到了吗?本妃若是不懂,那被烫的就是本妃了,还是王爷觉得,本妃被烫了就是活该?小妾被烫了就让您心疼了?”
凤昱瑾皱眉,眼带警告,“王妃慎言!”
当真是执迷不悟,这原主的眼光是真差!
不紧不慢的起身,慕容娅走到凤昱瑾身边,先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叶子柔。
“子柔妹妹,王爷似乎觉得本妃说的不对,听说子柔妹妹饱读诗书,那便跟本妃说说,什么是妾?”
叶子柔的脸色顿时苍白,娇弱的身子摇摇欲坠。
“你......”凤昱瑾又忍不住的想要英雄救美,却被慕容娅打断。
“王爷别生气啊,起码要先听听本妃说对不对啊?所谓妾,就是奴,走不得正门,穿不得红衣,行不得大礼,可是这子柔妹妹条条破格,为何?”
最后的为何两字,虽不见慕容娅的怒火中烧,却依然能感觉到慕容娅话里的委屈和伤心。
堂堂正妃被欺负至此,周围的宾客天平已经开始倾斜了。
而凤昱瑾此刻的眼神除了怒意,已经隐隐露出了冰冷的杀意。
“王妃说为何?”
“那大抵是王爷本来就不愿意娶本妃,却碍于皇命不得不为?”
对慕容娅的话,凤昱瑾没应下,但是也没否认。
然后慕容娅笑了,“心里不愿,可是又不管反抗,王爷怕死而已。”
有些说多了就是废话,但是慕容娅还想为原主出一口怨气。
“你怕是所以妥协了,可是拼命喜欢王爷的我却成了你心里的罪人,你觉得对不起你心里的人呢,所以就羞辱我?”
“慕容娅,你满口胡言!”凤昱瑾动了怒。
相对于凤昱瑾此刻的情绪变化,慕容娅还算是淡定,“满口胡言吗?带着宁王令牌之人,说奉王爷致命要将本妃强行赶出轻语阁,要怎么解释?”
这话一出,热闹了,宁王府的轻语阁,是当初宁王大婚,龙心大悦下亲自题名院落,赐予宁王妃所有,代表宁王妃的身份。
“慕容......”
凤昱瑾是真的怒了,但是那怒火,被慕容娅的一句竹叶打断,随即严嬷嬷被竹叶一杯冷茶泼醒。
严嬷嬷顿时哀嚎起来,挣扎起来,那宁王的令牌也从身上掉了出来。
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儿,严嬷嬷鼻涕眼泪的让凤昱瑾和叶子柔救她。
事情如何,一目了然。
凤昱瑾的脸色大变,怒火或者说是心里的惶恐,让他在那一瞬间失去了理智,腰间的软剑一出,直指慕容娅。
那剑凌厉至极,当真是半分生机都没想替慕容娅留下了,刺的慕容娅慌乱后退.....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