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重生 > 皇家腹黑商女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皇家腹黑商女

皇家腹黑商女

再次醒来,曾经的医学天骄竟然变成了遭人嫌弃的小寡妇?顾晚舟表示不能忍受!直到……因缘巧合下,她救下生命垂危的燕王。他步步试探,她步步为营。乱世沉浮中,两人携手走上人生巅峰。

精彩章节试读:

《皇家腹黑商女》 免费试读

顾晚舟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围了一大群人。
她环顾一圈,只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这都是些什么鬼?!粗布麻衣、头上挽髻,一个个活像是从古装剧里走出来的。
“这是……”
她刚想开口问,才发觉口齿都不听使唤,得得的打着颤。
牙齿上下相叩,奇诡的哒哒声里,耳边传来了人群的议论声。
“这么水灵的一个闺女,怎么就会投河自尽?”
“闺女?您老是不认识吧?这可是隔壁村命硬的吴顾氏,年轻轻克死了父母,刚和夫君结婚不到半个月,又克死了丈夫。”
“啧啧啧,可惜了,这么水灵的一个丫头。”
“没事离她远点儿,瘟神一样。”
耳边议论声兀自嗡嗡,顾晚舟却头皮直发麻。
吴顾氏,这个早就被21世纪女性抛到九天云外的封建社会称谓,让她心底浮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是……哪儿?!”
她强撑着坐起身,身边一个渔夫模样的男人立刻退了三步才道:“这位娘子,你要死也别在我家门前,如今你要是没事了,就快回家吧。”
男人说完转身,暗骂一声,“晦气。”
看着这男人不似作假的模样,顾晚舟心底更凉。
她捋了捋脸颊旁边的碎发,本平静的脸上早已翻江倒海。
今天是愚人节?还是死党们下血本,逗弄她的恶作剧?
可是看着眼前这一张张表情逼真的脸,群众演员要都有这素质,早特么得奥斯卡奖了!
顾晚舟觉得心底雷声滚滚,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就在这时,人群外突然传来喧哗声,顾晚舟下意识抬头,就看见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男人推开人群,用力往里挤。
那男人长着一张极为质朴的脸,双目里带着毫不掩饰的焦急,一边推人,一边却还礼貌的道:“麻烦让一让,让一让。”
然后,那男人径直走到她跟前蹲下,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的情况后道:“你……你这是何苦。”
顾晚舟浑身警铃大作,这男人是谁?!
“来,我们回家。”
看着男人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她下意识拍了过去。
你特么谁?叫我跟你走就走?
顾晚舟眼底怒火熊熊,作为一名从小到大就把男人当对手的新时代独立女性来说,男人,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装饰品。
而如今,这男人显然和自己关系匪浅。
一个不是自己丈夫,却又和她关系匪浅的男人,会是什么人?
顾晚舟开始有点儿头疼,她是独生子女啊,不擅长处理各种莫名其妙的亲戚关系啊。
“嫂子,我知道昨天娘是过分了些,可你也不能……不能就这样轻贱了自己啊。”
男人痛心疾首的模样,让顾晚舟更头疼了。
她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她穿越了!而且悲催的穿到了一个寡妇身上,看周围人那种同情惋惜的眼神,应该还是个貌美的年轻寡妇。
貌美、年轻、寡妇、扫把星……
好吧,在她22年生涯里,突然包揽了旧社会女性所有悲催的根源。
她仰起头,咬牙切齿的想,老天爷,你,真够意思!
不过顾晚舟是个乐天性子,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如今虽然穿越了,可只要活着,日子还不是一样得过。
思及此,她扶住那男人的手起身,大大方方的开口,“我腿软走不动了,你背我。”
谁知道她话音刚落,就看见男人骤然僵硬而涨红的脸。
身边围着看热闹的女人们则纷纷退开,低声道:“真是个狐媚的,这才多久,又开始引/诱小叔子了。”
“可不是,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是脸都不要了。”
顾晚舟眉角一挑,正要发飙,就觉得手腕一紧眼前一花,随即她已经被那男人背到了背上,而他目光炯炯扫过众人道:“这是我嫂子,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背不得的?”
男人气势汹汹,心怀坦荡,倒叫那些长舌妇不敢多言,却有个不怕死的老头道:“青峰,虽说是一家人,可也有男女之防,你可不能步了你哥的后尘。”
顾晚舟又挑眉,这话里有话几个意思?感情这原主和他丈夫,还有一段儿传奇故事不成?
可此时此刻,顾晚舟脚瘫手软,浑身发凉,实在没有心力思考这些,只软趴趴的伏在自己便宜小叔子的背上,任由他脚步坚定的将自己往家里背。
路过村头的牛车时,顾晚舟道:“你背我累,我们坐牛车回去吧。”
那男人脸上掠过一丝稍纵即逝的为难,摇头道:“嫂子又不重,路也不远,没事的。”
顾晚舟闻言不语,目光掠过那些交了两文钱才得以上车的人,心底了然。
一路上,她有搭没搭的和这汉子说话,总算了解了一些情况。
原主今年十八岁,九岁时父母双亡,是受顾家村一村子的人接济才活了下来。
十岁的时候,被里正做保,送进了城里一家大户当丫鬟,好歹也算有口饭吃,这一当就是八年。
后来大户人家举家搬走,主母开恩,就把不愿意随行的丫鬟都遣散了。
顾晚舟便在这一年,嫁入了吴家,成为了吴青峰的嫂子。
吴青峰的哥哥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天才,娶了顾晚舟半个月,就进京参加会试,可半个月后,吴家人心心念念的喜讯没有传来,却接到了吴青山过世的消息。
就这样,顾晚舟成了十里八村的扫把星,克死了父母又克死了丈夫,也成了村子里最年轻的寡妇。
顾晚舟叹了口气,封建社会害死人啊。
“到了。”
吴青峰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抬头一看,眼前是一间破败的草房,离村子远远的,像是山里猎户不要的房子。
这是……她家?!
顾晚舟简直要尖叫出声,她的小公寓、她的澡盆、她的那些电子产品啊!
“嫂子,如今娘还在气头上,你就先住这儿,回头我给你修葺修葺,也不错的。”
吴青峰的解释,让顾晚舟泄了气,这原主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
见顾晚舟不说话,吴青峰自作主张的将她背进了屋。
沉郁的尘土气息顿时扑面而来,床上的被褥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味,融合了汗臭、尘土味、野兽味儿的干硬被子,叫顾晚舟想吐。
“我去找些吃的,嫂子先歇着。”
吴青峰关门出去了,顾晚舟打量着不大的房子,桌椅板凳倒齐全,可从屋顶透进来的光束中,游离着细密的浮尘,潮湿的气息从屋顶的茅草,一直蔓延到整个房间,叫人浑身不舒服。
她这才想起自己浑身还湿漉漉的,别感冒了才好,便道:“青峰,有干净衣裳吗?”
叫了一会儿没人应,顾晚舟撑着起身,打开一个小柜子,里头除了一双碗筷,居然什么都没有。
“我去,终于知道什么叫家徒四壁了!”
她想起自己以前的小衣柜,皮衣皮草各种蚕丝雪纺,她深深叹了口气。
眼看日落西山,可吴青峰还没有回来。
“有人吗?”
门外忽然传来一个略微沙哑苍老的声线,顾晚舟起身开门,看见一个弓腰驼背的老婆婆杵着拐杖站在门口。
“您是?”
顾晚舟诧异,她落魄到这份儿上,怎么会还有人待见?
那老婆子用浑浊的双眼睨了她一眼道:“青峰让我给你带的姜红糖,赶紧熬了吃了,省得被你婆婆知道了,又找青峰的麻烦。”
顾晚舟心里微动,接过东西,“您知道我小叔子去哪儿了?”
老婆子闻言道:“他回家给你找吃食,被你婆婆发现,打了一顿关起来了。”
顾晚舟心底突然不知道什么滋味,她上一世可是众星捧月的小公主,双商超群的神童,从小到大一路顺风顺水,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凄苦的生活。
老婆子见她低头不语,又道:“你也别想太多了,赶紧好好养身子,你婆婆操持你丈夫的丧事也花了不少钱,吴家也的确没有闲钱照顾你了。”
顾晚舟闻言点头,“那您这东西……”
老婆子摇了摇手,“青峰会给我钱的。”
顾晚舟心底一动,正想再问,那老婆子却再不肯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看着老婆子离去的背影,她心底翻江倒海,她终于认清了穿越后的现状。
可是生活环境恶劣,周围群众关系不好,婆媳关系……算了,反正也没有和谐的婆媳关系。
顾晚舟转身回屋,点燃了桌上可怜的一点儿残烛。
她从来不是自怨自艾的人,自力更生丰衣足食是她的信条,如今这情况,说好不好,说坏不坏。
从前实习的时候在山里当医生,顾晚舟也没少做农活,对于农村生活她可谓驾轻就熟,这点倒也不介意。
她唯一介意的是,这么穷,这么没质量的生活,她真嫌弃!
生火煮了点儿野菜,熬了姜红糖。
顾晚舟上了床,盖着臭味十足的被子,看着屋顶透进来的月光,她裹紧了被子发誓,一定要让自己过上小康生活!
然而,小康生活还没过上,第二天她悲催的发现自己发烧了!
因为没有干爽衣裳换,昨晚又受不了那臭被子,她着了凉受了寒。
“啊嚏!”
顾晚舟一连打了几个喷嚏,觉得头昏恼晕,浑身乏力,四肢沉重。
“这该死的感冒!”
她挺尸在床正嘀咕着,门外就传来一声尖利的咒骂,“这该死的扫把星!”
顾晚舟还没反应过来是谁,房门就被人轰然推开。
一个祥林嫂一样的圆规女人,叉腰站在门口,两条瘦尖的腿,在地上投影出长长的轮廓,“你这扫把星,是不是害死了青山,还要害我家青峰?”
一双手立刻就朝顾晚舟的脖子掐过来。
顾晚舟脑海里顿时警铃大作,一闪身避开了对方的进攻,怒道:“干什么?要杀人啊?”
“杀你?千刀万剐都不解我的恨!”
那女人站定,顾晚舟判断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婆婆宋氏。
宋氏生了两个儿子,吴青山能文,吴青峰能武,在十里八村也都是出了名的厉害,所以这女人贯是在村子里横着走。
如今她恨顾晚舟克死了自己的大儿子,对这个媳妇素来不好,可怎么又牵扯上了吴青峰?
顾晚舟正发懵,又听宋氏道:“我告诉你,我已经找了里正,今日便把这个家分了,从今往后,你顾晚舟和我们吴家井水不犯河水,你也别再来招惹我们青峰!”
顾晚舟冷然一笑,她昨晚就想通了,扫把星就扫把星吧,反正前世她也是独身主义奉行者,结不结婚,寡不寡妇,她不介意。
何况在这种乡下,守身如玉的寡妇,村里都会立个牌坊,倒时候有了这护身符,她在村子里还能不横着走?
等她羽翼丰满,就自己挣点儿钱过好日子。
她正巴不得和吴家撇清关系,听宋氏这么一说,正要就坡下驴,就听见一声怒斥道:“娘,你这不是要把嫂子往死里逼吗?”
顾晚舟脸色一沉,她可不想刚做好的计划就这么破灭!
吴青峰果然从宋氏身后挤出来,铁青着脸色道:“大哥出事是因为天灾,娘你怎么能怪罪嫂子?如今她孤苦无依,您要赶她出去,这不是要她的命?”
宋氏顿时跳起来,“我要她的命?她克死了你大哥才是要我的命!”
她咬牙切齿的看向顾晚舟,“这狐媚子如今又来叨扰你,你瞧瞧你这色迷心窍的样子。”
吴青峰脸颊微红,怒道:“娘,你这说的什么话?”
“人话!”宋氏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背着我去员外家做短工,换了点儿钱就给这扫把星买药。”
顾晚舟闻言,想起昨天那包姜红糖,心底突然微有暖意。
看着宋氏母子吵得面红耳赤的样子,她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力气,突然道:“够了!!”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顾晚舟却觉得这一声吼,把她身体里的力气都抽了出去,她头昏脑晕,摇摇欲坠。
正要倒地时,一只粗壮的手臂忽然扶住了她。
顾晚舟睁开眼,看见吴青峰憨厚老实的脸。
宋氏愣怔片刻,眼看着里正等人正赶过来,一拍腿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我不活了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摊上这扫把星啊,害死了我家青山不说,又来引/诱我家青峰啊!我不活了啊!”
宋氏哭闹得顾晚舟头疼,可她还是强打精神,拉住又要争辩的吴青峰,“怎么也是你娘,别那么顶撞她。”
吴青峰闻言一怔,老实的面皮再度红了起来,却将手里的包子递给了她。
顾晚舟也顾不得什么,抓起来就狼吞虎咽的吃了。
如今她受了风寒,况且这具身体本来就弱,她还得打起精神对付那一群长舌妇,可不能没体力。
吴青峰见她不推辞,眼底露出喜色。
宋氏见状,却哭得更加撕心裂肺起来。
顾晚舟刚把包子吞完,就见里正等人赶到了门口。
村子里生活乏味,各家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成了大家的谈资,如今宋氏找里正闹着要赶顾晚舟出门,大家都纷纷赶过来看热闹。
看着大半个村子的人都在,顾晚舟唇角勾起了浅浅的弧度。
“宋氏,说好了过来给你见证分家的,你这又是哭闹什么?”
里正须发皆白,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带着村子里当家作主的威严,众人跟在他身后,都朝宋氏和顾晚舟投来探究而幸灾乐祸的眼神。
宋氏翻身坐起,假意擦了擦眼角道:“里正,您是没瞧见,这狐媚子又来引/诱我家青峰,让他去员外家做短工,挣了钱来供养她。我要再不跟她分家,我家青峰,我家青峰……”
她做势又要哭,吴青峰却道:“我是自愿照顾嫂子的,跟嫂子无关!”
顾晚舟扶额,大哥,你这是算什么事,猪队友啊!
果然,宋氏立刻就抓住这句话,“里正,您瞧见了?我家青峰啥时候跟我这样顶过嘴,最是懂事,如今被这狐媚子勾了魂去,我不活了啊!”
宋氏作势又要撒泼,周围的人禁不住开始议论起来。
顾晚舟听着那些难堪的话,面上却没有一点儿表情,倒是吴青峰几次三番忍不住要出头,反而被她拉住了。
里正见状,咳嗽了一声道:“吴家娘子,你有什么意见?”
宋氏闻言,冷哼一声,“她能有什么意见,巴不得死赖在我们家不走。”
众人议论声嗡嗡,无一不是同意宋氏的猜测,在如今这个年月,没有了丈夫的女人何等悲戚,而像顾晚舟这样还背着扫把星名头的女人,若是被赶出吴家,那就是彻底没有活路了。
众人见状,都目光激动等着看好戏,顾晚舟却道:“既然是分家,自该将家中财产一一理清,让里正给合理分配。”
她语调不重,却瞬间让在场的人都愣住。
这女人是疯了吗?居然主动要分家了?
宋氏短暂的愣神后,顿时跳了起来,“扫把星,你一没生育,二没持家,还克死了我家青山,我不找你晦气便算你运气好,如今你还敢跟我讨要条件?”
顾晚舟闻言一笑,虽依旧是病怏怏的模样,可一双眼睛却目光炯炯,“这可不是我讨要条件,今日可是你提的分家,难不成你是想借口分家,赶我走逼死我?”
有些矛盾,放在台下大家就肆无忌惮,可有些矛盾一旦翻到台面上,反而就有了顾及。
就像宋氏,分家是假,赶走顾晚舟是真,可顾晚舟将这样的真实意图挑明了,她反而不能那么肆无忌惮明摆着逼人了。
里正见状道:“宋氏,好好说话,分家便分家,你扯那么多做什么?”
宋氏闻言也定了心,这才道:“我家什么情况,乡里乡亲都知道,如今这扫把星占了这屋子,我大人大量,便把这屋子给她了!”
说毕,她还瞪了顾晚舟一眼,“其他的,她甭想!”
吴青峰正待说话,顾晚舟抢在他前面开口,“如此便请里正拟书吧。”
宋氏见她这么爽快,眼底闪过狐疑而算计的光芒,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个女人的确没占到什么便宜,便利落的按了手印。
分家协议一式三份,宋氏、顾晚舟和里正手里各一份。
顾晚舟看着那张薄纸,唇角浮起冷笑,很好,从今以后,这个麻烦的女人终于从她生活理剔除了。
她傲然挺直脊背道:“既然已分家,从今往后我顾晚舟与吴家,桥归桥,路归路!”
宋氏冷哼一声,觉得的今日的事处处透着蹊跷,却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同,分家成功的喜悦也被这样的情绪打散,悻悻然了回了家。
走了几步才又像想起什么,回头怒道:“吴青峰,你给我回来,从此以后,这女人便不是你嫂子,瓜田李下,你是要自断前程吗?”
吴青峰脸色铁青,闻言只冷冷道:“我自会回去,可不是现在。”
宋氏无语,只得对顾晚舟放狠话,后者闻言一笑,“他有手有脚有思想,我这么一个外人,可管不了你家的事。”
宋氏被气得七窍生烟,狠狠道:“吴青峰,你今日不回家,就永远都别回来了!”
眼看着里正等人散了,顾晚舟才跌坐在地。
她浑身乏力,早已汗透重衣,不过是撑着一口气,要让宋氏把事做绝,从此以后,自己也就少了个麻烦。
婆媳关系,她真心处不来。
揉着眉心,顾晚舟听见吴青峰道:“你别怕,就算你不是我嫂子了,我也会照料你。”
顾晚舟伸手拍了拍身边的门槛,觉得抬头和人讲话真累,“你娘说得也对,以后瓜田李下,毁了你清白,大恩不言谢,今后你还是别来了。”
吴青峰面皮一红,却不言语,只固执的从口袋里掏出两串铜板道:“这些你拿着。”
顾晚舟看见他掌心里的血泡,想起刚才宋氏的话,柔声道:“你当真去员外家打短工?”
吴青峰别开脸,“也不是什么短工,就是些力气活,没什么。”
顾晚舟想了想,“这些铜板你给我,我也没力气去买东西,要不然,你替我买点儿东西回来?”
吴青峰见她愿意用自己的钱,高兴得直点头。
不到半个时辰,他就买了顾晚舟要的东西回来,顾晚舟随便吃了点儿粥和烧饼,便在屋子外忙碌起来。
吴青峰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可看着她瘦小的身影在门口忙碌,眼底满是温柔。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