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重生 > 荣宠京华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荣宠京华

荣宠京华

堂堂黑色帝国的第一把手‘影’穿越到有爹没娘的庶女苏浅身上。嫡母叫她为嫡姐铺路?呵,那她便勾结嫡姐敌对派,让她们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且看她如何揭穿心机嫡母、蛇蝎嫡姐的伪善面孔。可……某王爷倾身向前,吻了吻她的唇。苏浅推开他,“王爷,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请自重!”“本王觉得我们可以进一步合作……”

精彩章节试读:

《荣宠京华》 免费试读

“小姐,夫人传话来,叫你去参加今晚的花灯节。”丫鬟浣珠踩着细碎的步子,走进院子,对坐在石凳上的苏浅说道。
苏浅摆弄着手里的珠子,听到浣珠的话,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光芒。
花灯节?
她可不觉得这夫人,也就是她名义的嫡母让她去参加花灯节会有什么好事。
原来的苏浅傻,以为嫡母对她好,所以掏心掏肝的对她嫡母。
却不知在她嫡母眼里,她苏浅不过是一枚棋子。
现在的苏浅可不再是原来的苏浅,不会再让那个所谓的嫡母利用她一丝一毫。
她可是黑色帝国的精英杀手‘影’!
随即,苏浅的唇角弯了弯,“夫人还说了什么?”
浣珠听到苏浅的称呼,眉头不觉皱了一下。
以前自家小姐可从未这样称呼过夫人的。一直都尊称夫人为母亲,敬畏有加。
不过……
这也不是她一个丫鬟该管的事。
“夫人还说一定要让小姐打扮的美美的,妆容也要画好,今晚魏公子也要去呢,如果小姐今晚表现好的话,夫人会让小姐您得偿所愿的。”浣珠一五一十的把夫人的话说给了苏浅听。
苏浅的眼底划过一抹冷意。
晚上,苏浅随意挑了一件青色的裙子,未施粉黛,十三岁的少女,还未长开,巴掌大的小脸,不算是特别的漂亮,只能说是清秀可人。
只不过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平添了几分神采。
就这副样子,苏浅实在想不出她那个嫡母为何还要防着她?
根据她接收的记忆所知,她的二姐姐,也就是苏家嫡女,长得可不知比这张清秀的小脸要美多少倍。
“走吧。”苏浅放下镜子,转身打开房门,对等着她的浣珠说道。
“小,小姐你……”浣珠看见苏浅未施粉黛的小脸,有些惊讶。以往哪次小姐出门不是浓妆艳抹的?!
苏浅像是未听出浣珠话里的弦外之音,径直往前走。
直到苏浅走出院子,浣珠才缓过神来,急急忙忙的跟上去。
前院,苏夫人张绣吟已经带着一大群人在那等着了。
“四姐姐可真是面大,让我们一大群人在这里等着。”看见苏浅来,一个身穿玫色裙子的女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苏浅一眼看过去,“你可以不等。”
“你……”顿时,那女子就怒了,她手指着苏浅,“你来迟了,让我们在这里等着,你不道歉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这样说。”
“我难道说的不对吗?”苏浅的眼神淡淡的,连带着语气也淡淡的。
张绣吟和一直挽着她手臂的女子对视了一眼。那眼神里分明写着:这苏浅有些不对劲。
张绣吟不动声色的拍了拍女子的手背,当下也没有出声,她倒是想要看看这苏浅到底是在耍什么花样?
“我告诉你苏浅,你别以为有母亲罩着你,我苏琳今天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了。”苏琳仗着自己的姨娘是苏老太太的侄女,平日里也得苏老太太的宠,所以也没把依附于张绣吟这个嫡母的苏浅放在眼里。
“你的意思是母亲没罩着你?”照葫芦卖瓜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既然张绣吟可以利用她。
那么,她又为何不借用一下张绣吟的势来扬扬她的威呢?!
见苏浅这样说,张绣吟也不能再继续看下去,只得站出来,面色带着严肃,“这还没出府,你们就已经闹了起来,这要是出了府,那岂不是要打起来?”
她看了看苏浅,又看了看苏琳,继续说道:“你们要知道,你们这样可丢的是苏府的脸。如果你们继续这样,我看,这花灯节谁也别去了,免得丢人。”
“哼!”苏琳看了一眼张绣吟,随即又瞪了一眼苏浅,不甘心的带着丫鬟,大步走出府,上了马车。
见此,张绣吟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她转而看着苏浅,“母亲也不问你今日为何没有梳妆,但是出门你可要好好的跟在你二姐姐身边,至于……”
张绣吟顿了顿,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至于你若是看见那个……,你能把握机会,我也不是不可以成全你,但你要知道你跟你二姐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
苏浅在心里笑了笑,张绣吟的这段话,说的可有意思了,恩施并威。
看来这原来的苏浅被张绣吟当棋子利用,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她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又如何能于张绣吟这老姜对抗?
“我明白了。”苏浅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
她如今虽然在这里没什么根基,但正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
当年她能够在千万个人之中脱颖而出,成为黑色帝国的第一杀手‘影’,那么现在,也依然能够在这里存活下去。
“好了娘,天色不早了,要是你再说,我和四妹妹可就去迟了。”这时,苏琪放开挽着张绣吟的手,走到苏浅身边,挽起苏浅的手,语气温柔的说道。
苏浅低下头,这苏琪比起苏琳来,可真是十万八千里。
“去吧。”张绣吟的脸色,瞬间变得柔和。
苏琪得了张绣吟的话,当即挽着苏浅的手就往外走。
张绣吟看着苏琪和苏浅的背影,那深邃的眼眸越发的深沉。
苏浅不过是她手里的一枚棋子。她的大女儿苏娇,已经入了宫,当了妃子。
等开了年,苏琪也十五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可丈夫苏仕林的心思,她又如何不知?
如今皇上已经老态龙钟,退位在即。
而苏娇又才进宫不久……
苏浅和苏琪上了马车,苏琳已经坐在马车里面了。
她们三姐妹还小,苏老太太为了让外面的人知道苏家姐妹的“和睦”,吩咐下人,若只是她们出门,则只准备一辆马车。
苏琳看着苏浅和苏琪进了马车,别过脸,不去看她们。
这正合苏浅的意,她也不想和一个小女孩争执。
倒是苏琪面上带着轻柔的笑,“五妹妹,我们三姐妹之中,你最小,等会你可跟紧我和你四姐姐,别乱走。”
“嘁……”苏琳从鼻腔里发出一个音节。苏琪碰了一鼻子灰,脸上依旧笑盈盈的,不以为意。
不一会,姐妹三人就到了花灯节举办的地方。
花灯节虽是一年一度的节/日,但每年过此节/日,大家闺秀及其贵公子们,都要在聚宝楼,聚在一起,大秀诗词歌赋,猜谜语。
若是在花灯节上,有对眼的俊男才女,便互送花灯,以表心意。
苏浅心里冷笑,不过就是大型的相亲现场,何必搞得这么文雅?
“苏妹妹,你怎么现在才来?”苏琪一下马车,一个身穿蓝衣的女子,连忙从丫鬟手里接过苏琪的手,亲热的问道。
苏琪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唐姐姐,可是等了好久?”
“得了,我也是才来。”唐芸笑了笑,打趣道,“今天啊,我可是要好好的目睹一下你苏大才女的风采,若是不然,我才不会来这么早呢。“
“唐姐姐可折煞我了。”苏琪的嘴上虽是这么说的,可那神采里,掩不住的傲气。
“哼。”苏琳在旁边冷哼了一声,这苏琪就会装模作样。
苏浅的眼眸半垂,好似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似得。
苏浅和苏琳跟着手挽着手的苏琪、唐芸两人走进聚宝楼。
苏琳斜眼看了一眼苏浅,“啧啧……有些人啊,就是看不清自己的位置,没脸没皮的上赶着往前凑,看看,人家有把你放在眼里么?”
不可置否,苏琳的话说的很有道理。
苏琪的确是没有把苏浅放在眼里。
苏浅没有搭苏琳的话,以前的苏浅,被蒙蔽了双眼,而她,可不会!
聚宝楼的最顶楼,已经坐上了很多俊男才女。
花灯也挂上了很多,姹紫嫣红的花灯,看的苏浅眼花缭乱。
里面的人,已经开始对词对诗猜谜语。
对于这些,苏浅并没有半点兴趣。
苏琳也跟着她母家王侍郎的千金聊着一边去了。
苏浅索性走到一旁没人去的花灯下坐着。
丫鬟都在一楼,没带上来,所以在这顶楼上的人,非富即贵,而她,也懒得去攀那高枝。
“四妹妹,你怎么在这坐着呢。”苏琪和唐芸聊着,见苏浅没跟着她,所以反过来找苏浅。
也不等苏浅反应,拉起苏浅,就往人多的那边走。
“哎呀,你瞧我,刚才光顾着和苏妹妹聊天,都忘了跟四小姐打招呼。”唐芸虽这么说着,可她那傲慢的语气里,可没有一点忘了的意思。
苏浅的唇角勾起淡淡的弧度,“我和唐小姐本不熟,打不打招呼都不打紧的。”
唐芸一听苏浅这话,脸上的笑瞬间就凝固了。
见此,苏琪放开苏浅,挽着唐芸的手,“唐姐姐,你看我们光顾着聊,都忘了正事,今天可是花灯节呢。”
既然苏琪扯开话题,给她台阶下,唐芸也顺势就下了,“四小姐,虽然你我非亲非故,但我和苏妹妹关系情同姐妹,那我今天可就提点你一句,这人呢,说话得有分寸。”
苏浅的神色并未发生变化,她知道这唐芸不喜她,以前,这唐芸可没少把她当出头鸟,让原主出丑。
可是现在,自己可不会再给她什么面子了。
苏浅恍若未闻。
“这是在聊什么呢?大老远就听见笑声。”这时,几个公子走了过来。
说话的正是魏丞相之子——魏然,也就是苏浅的暗恋对象。
苏浅真想狠狠的抽原主几下,暗恋魏然也就暗恋了,谁还没有个青春时代?
可她偏偏要给那个用心不纯的嫡母说。
这张绣吟知道后,可没少拿此事来明里暗里的威胁她。
而原主又偏偏傻,没听出来那只不过是敷衍之意。
唐芸的神色很快就恢复如常,“这……”
“我们正在讨论这花灯上的谜语呢。”还未等唐芸说,苏琪就打断了唐芸的话。
很明显的解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一看这情形,来人已经把情况给猜的七七八八,这些人都是从大宅子里出来的,哪个又不是人精呢?!
要是以往,苏浅肯定会打从心底对苏琪感激淋漓,可现在嘛,她又怎会看不出苏琪的用意?
“哦?竟然是在讨论谜语,来,瑾一,你我也试试。”魏然对站在身旁的男子说道。
这时,苏琪几人才看见站在魏然旁边的玄衣公子。
他一身玄衣,气度非凡,那张俊脸更是让人无法用词来形容。
一时间,苏琪和唐芸的目光,都盯在了他的身上。
作为21世纪的顶级人物,苏浅可是见过不少的明星。
所以虽然在第一眼的时候,她也被称作瑾一的颜所吸引,不过转瞬而已。
很快,她就恢复如常。
然而,正是此举,让瑾一的眼神落在了苏浅的身上。
苏浅长得不算漂亮,也算不得让人第一眼看了就觉着惊艳的美女,只是算的上清秀,只不过那双亮晶晶的眸子,让人移不开眼。
“常听四妹妹提起魏公子才情出众,还请魏公子指教。”苏琪见瑾一的看神看着苏浅,她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神色,转而轻轻说道。
果然,瑾一一听见这话,挑了挑眉,很快的,目光就从苏浅的脸上移开。
他还真当是这女子对他的颜没有波动,原来早就有了心上人。也难怪,情人眼里出西施。
只怕是在她的眼里,只有魏然才是最英俊的。
若是苏浅知道瑾一的心里会是这么想的话。
她肯定会嘲讽他。
还真是自恋,对自己的颜值自信过头。
虽说他有着自信的资本,可那还根本吸引不到她苏浅。
当然,魏然也从苏琪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
他快速的打量了一眼苏浅,随后,皱了皱眉。对于这种干巴巴又毫无出彩的女子,他生不出半点兴趣。
爱慕他的女子有不少,不管是出于身份地位,还是才华外表,他对这些早已免疫。
所以魏然也并未放在心上。
“指教倒是说不上,那我们来一起猜猜这谜语?”对于苏琪,魏然倒是有几分兴趣的。
长的不仅娇俏可人,就论才华,也有第一才女的称号。
对于这种女人,怕是少有男人会无动于衷。
苏琪闻言,露出笑容,说道:“好。”
紧接着,几人的视线便都落在了几盏花灯上。
周围围聚的人很多,苏琪要保持矜持有礼的形象,又要踮起脚尖往前看,不得不距离魏然近些。
魏然不介意,他双目紧盯着花灯上的谜语,念道:“鸟落山头不见脚,四处皆水无处找。打一字。”
闻言,苏琪显得胸有成竹,但她却没有直接回答答案,而是扭头看向了苏浅,问道:“四妹,我看你也在思考,是否有了答案?”
苏浅瞥了她一眼,“你有了直说便好。”
正等着苏浅蹦跶好衬托自己的苏琪顿时一口噎住,“四妹不用顾及我,你先说吧。”
苏浅抿唇笑了下,“让我先说?”
当然,你不说怎么好衬托自己的厉害?苏琪对自己是颇有自信的,她也非常了解这位四妹妹的蠢笨,所以毫不担心地让出了这个机会。
可是没想到苏浅嘴唇一张,便道:“岛。”
苏琪一怔,她笑得有些僵硬:“我们所见一样呢。”
魏然也十分诧异,没想到苏浅竟然也猜出了和他们一样的答案,是碰巧吧?
瑾一抱胸而立,揭下话题:“下一题,惟有绿杨堪系马。打一字。魏然,你来说说。”
被点名,魏然也不着急,他仔细想了想,便笑道:“杵。”
苏琪不甘心自己被忽视,她软着声音接着读了几句谜语,并一一猜对,这才得到了魏然惊诧的一瞥。
而苏浅在那一回答后,便显得沉默多了。
周围人流多,她懒得挤进去看谜语,便同样抱胸站着,冷冰冰、并无兴趣的目光注视着几盏花灯。
这边几人连续答对多盏花灯的谜语,引来地铺主人的惊叹,在几人拿了奖励后,便离开这里,往街市深处逛去。
魏然愿意与苏琪亲近,他对苏琪是颇为欣赏的,便靠近了她一路谈论诗词。果然,苏琪没有叫他失望,在诗词上多颇有见解,当得才女之名。
苏浅听着觉得有些发笑,便没有与他们走在一起,独自一人走在后面。
实则苏琪有些不耐,她竭力表现自己可不是为了勾搭魏然的,她真正的目的还在瑾一身上。
但是瑾一看天看地看风景就是不看她,她怎能不着急?
苏琪便放慢了脚步,扭头对苏浅笑道:“四妹怎么不来聊聊?我瞧着妹妹一个人走着怪冷清的,不如过来一起?”
她这是有意让苏浅和魏然交谈,一来假意给二人制造机会,实则衬托自己,二来就是拖住魏然,自己去和瑾一交谈。
苏琪知道自己的优势,才貌双全,她觉得只有更优秀的人才能配得上自己。所以,她一眼便相中了瑾一。
倘若是平时的苏浅只怕会乐呵呵地应声了,只是此时的苏浅早就换了芯子,哪里还会搭理她?
苏浅瞥了眼苏琪,似笑非笑。
苏琪心里有些莫名发慌,但仍笑问,“妹妹开始矜持了?你来前可一直嚷着要见魏公子呢。”
她说的大半实话,就算苏浅未曾这般说,也是心悦魏然的。
但她没想到苏浅冷冷一笑,讥嘲道:“拽文咬字之徒,搬弄风流之辈,也配撑得半壁江山?”
她这样说,明显是听到二人之前对时政的几句讨论了。
二人的脸色顿时有些发黑。
尤其是苏琪,“拽文咬字之徒”讲的可不就是她?
魏然轻哼一声,“哦?看来苏浅小姐是另有高谈阔论了。”
“没有。”苏浅诚恳道。
“四妹妹,你可是不喜我?我未曾与你半分冷脸,为何你要折辱与我?”见魏然不悦,苏琪趁机上眼药。
若是坐实了,苏浅便是那等心胸狭窄,嫉贤妒能之人。
苏浅一眼便看穿了苏琪的想法,笑了笑,伸了个懒腰,没有说话。
瑾一挑眉,问道:“苏姑娘没有想说的吗?”
苏浅瞥了他一眼,才勉强解释道:“玩弄诗词,咬文嚼字,于国家可有大用?”
苏琪:“你……”
瑾一道:“没有。”
苏浅又道:“既然只谈风月,就不要议论时政,以免自己短浅的见解听到旁人耳中笑掉了大牙。”
苏琪心中羞恼,她没想到瑾一竟然还附和道:“有些道理,你这是要将才子才女一棒子打死?”
苏浅笑道:“有才学可贵,但也要看是何才学。为政者治军者也可称为大才。”
她沉默一下,突然对着苏琪挑眉道:“而只会风花雪月的,还能称为第一才女,京都里是无人了吗?”
这话说得是极重。
乃至于苏琪终于忍不住脸色一阵变换。
而魏然沉声道:“她是你姐!”
苏浅笑:“明白人说明白理,可是明白话说不得?”
瑾一此时却对苏浅有些刮目相看。他心中微动,突然出言调侃,“初见小姐,直觉平庸无奇,却没想到心思缜密,见解独到犀利,着实令瑾一有些钦佩。”
“瑾一兄……”魏然惊讶。
但紧接着,瑾一又道:“不过人在世上,不谈风月,只谈时政未免也太无趣。小姐年纪轻轻,重国爱家是好事,但若是尝到了爱情滋味,才会明白其中妙处。”
苏浅挑眉,这是在调侃自己?
她微微一笑,“多谢公子出言提醒,若是哪日苏浅有心爱情了,便会着重考虑下公子的。”
瑾一诧异,这回答倒是不卑不吭,完全没有羞赧之意。再观其星眸,完全不见丝毫对魏然的爱慕之意,难道之前苏琪是在说谎?
瑾一到底聪明,很快便从中嗅出了几分不对的味道。他明眸眯起,笑道:“那……瑾一还得躬身道谢了。”
苏浅皮笑肉不笑,“不必不必。”
魏然有些惊讶自己好友对苏浅明显露出的兴趣。他深知好友一贯对女人是挑剔的,却不料眼下却对一个姿色平庸的女人表现出好感。
而这女人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却出言毫不客气……
他心想,难道是在吸引他注意?真是心机深沉。
苏浅收回目光,微笑道:“既然和几位无从说话,我就不便多行打扰。苏浅先行一步了。”
苏琪“哎”了一声,杏眼泪盈盈道:“四妹妹可是觉得姐姐叨扰了?”
苏浅瞥了她一眼,懒得再与其言语辩驳,“你愿如此想,便是如此了。”
苏琪还欲说些什么,却见苏浅扭头就走,似乎完全不在乎身后魏然的看法,顿时咬碎了一口银牙。
等走出了这边,苏浅开始关注起周遭的美食美物,却不料这一瞥,便瞥见一个美人……
男子本该用俊逸相称,但若是一人可以俊美到模糊了性别,苏浅还是愿意称呼一声美人的。
那是一个在酒楼上临窗而坐的男子,正施施然看着窗外,左拥右抱,怀中美人娇笑,如此美景,就是苏浅都失神了片刻。
苏浅本以为现代里的明星足够俊美,遇见的瑾一足够好看,却不料如今一见这人,才知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世上真有这般神仙人物?
但是观此人,怀中美人虽然,眼中却无丝毫感情,脸上笑意浮动,却无法深入眼底。
苏浅垂下眼帘,本打算继续前行。至于这人,就当惊艳了一时吧。
谁知道楼上突然传来一道低笑声,声音低沉喑哑,颇具磁性,传入耳中,寻常女子都得酥麻半边身子,而苏浅尚且显得冷静。
她抬头望去。
只见那俊美非凡的男子一双凤目勾魂噬魄般的盯着她。
他的嘴角高高翘起,朝着苏浅比划了一个过来的手势。
看来他是发现了自己的打量了。
苏浅也不退让,她此时若是退缩了,岂不代表怕了这厮?
于是,她同样露出毫不怯退的笑容,挑眉表示不屑,仿佛在说“有本事你来”。
正常人肯定不会下来,苏浅也没指望他下来,但是却不料此人不是个正常的。
在她挑衅过后,楼上静了片刻,便传来一阵大笑声。
紧接着一道风声掠过耳际,苏浅本能地闪身想躲,却不料对方更甚一筹,伸手便握住了她的右手腕。
苏浅眯眼看过去,就对上一张几乎令人窒息的容颜。
这男子还真的下来了!
他就这般小肚鸡肠?
苏浅张口正欲说话,就见男子倾身在她发间嗅了嗅,然后温热的呼吸喘在她耳际,为其染上一层粉红。
“姑娘,你好香……”
被调.戏了?
苏浅眯起眼,不退反进,伸手直接拽住男子的一缕鬓发,手里把玩着,脸上却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比不得公子貌美如花。”
男子一愣,进而大笑出声。
“姑娘好生有趣,不知在下可否有幸得知姑娘芳名?”
“抱歉,你是不幸的。”
男子再度讶异,他从没见过这般说话的女子。
苏浅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若要学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不妨先练练演技。”
男子:“……”
苏浅嘴角挑起,她转身欲走,却又听见男子低低的声音,“在下是南宫钰,很期待下次与姑娘的见面。”
南宫钰?这不是当朝传闻中沉迷酒色中的五皇子吗?
苏浅再度回头,却已经不见了男子的身影,而酒楼里依然是一片声色。
她哑然失笑,没想到一个撞面便和五皇子产生干戈,而看五皇子的扮猪吃虎行为,看来也不会是个好相与的。
苏浅心里掂量了一番。
不过一次见面是意外,意外不会一直发生的,所以,苏浅也没有当回事。
她沿着街市一直往前走,一直走到人来人往的灵身寺前。
她对胭脂水粉没有兴趣,一路也没有买些什么,身上银钱还有不少,倒可以进些香火。
苏浅本是不信神佛的,她是刀口舔血的杀手,哪里会信什么鬼神之说?但是一朝穿越,许多想法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仓皇回首无人问,不如进去向神佛。
苏浅思定,便抬脚往内走去,却不料刚走出几步,就听到几声“让让”。
紧接着,有人粗鲁地想要将苏浅拂开,但被她敏锐地躲开了。
苏浅回首一看,就见一个被一群侍卫侍女包围着的贵妇。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