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红妆楚楚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穿越之红妆楚楚

穿越之红妆楚楚

一朝穿越成可怜兮兮的冲喜小村姑,虽然听上去悲催,但婆家不但体贴有钱夫君还俊美无双,母胎单身三十年的宁楚楚很快欣然接受。宁楚楚看着自己虽那躺在床上,可仍掩不住风华的夫君,垂眉娇羞,“相公,你看,天色已晚……”顾寒生:“滚,离我远点。”

精彩章节试读:

《穿越之红妆楚楚》 免费试读

宁楚楚睁开眼睛,额头隐隐作痛。
“咔嚓……”
一声轻响,门外走进一个衣衫干净的妇人,见着她睁开眼睛脸上立刻绽笑,“你这丫头,可真是倔得很,终于醒了。”
说着便过来扶起宁楚楚,端着一碗药给她灌下。
宁楚楚脑子还懵着,她记得自己在新店的剪裁仪式上,不知怎么的就突然眼前一黑,然后就在这儿了。
“成,喝了这药应该过不了多久就好了。”妇人心满意足的看着见底的瓷碗,将宁楚楚重新塞回床上。
“丫头,十两银子就给你卖了,你爹娘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来了我们顾家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别再寻这短见了。”临行前妇人又看着她叹惋一句,然后转身锁上门离开。
宁楚楚脑子混混沌沌的,十两银子?寻短见?
什么跟什么?
等等,刚刚那妇人穿的衣服好像……
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冲上来,宁楚楚瞬间清醒过来,猛地起身打量起屋子的装设——红色的帷幕、落后的煤油灯、古香古色的床榻……
她……她这是一不小心中了大奖穿越了?
这狗血的小说剧情就这么落到了她身上?
穿越就穿越了,小说里别人穿越都是什么公主、郡主,最不济也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女儿。
她怎么就给卖了,还是区区十两银子!
这身价也太……好歹她在现世是个老板啊!
宁楚楚郁闷无比,想要掀开被子出去看个究竟,可刚动弹,身上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楚,这才发现这身子上都是伤。
无奈只能作罢,再次躺下,安静地养着伤,暗骂老天不公。
一连两天,宁楚楚一直被锁在房里不让出来,除了给她送药送吃食的周氏她也没见过其他人。
不过这也倒正好顺了她的心思,一时之间她还不太能接受自己从一现代女老板变成古代小村妇的事实。
通过原主脑子里残存的一些记忆,宁楚楚对这身子也有了些了解,好巧不巧,这身子的主人也叫宁楚楚,是溪水村宁家的小女儿。
半月前,一直没什么人烟往来的溪水村突然搬来了一户人家,姓顾。
这家人出手阔绰,邻里之间都很喜欢,但却有一个常年卧病在床的儿子。
村里老人出主意说这儿子也到了婚配的年纪,找个姑娘娶回来,既能成亲也正好冲冲喜,兴许这身子就好了起来。
顾家两老一听觉得甚好,于是便在村里找人家。
可虽明面上这么说,但大家心里都清楚,顾家那儿子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谁家姑娘嫁过去那完全就是守活寡的。
虽说日子都难过,但哪有父母狠得下这心呢?可这话不适合宁楚楚的父母。
于是,生性怯懦的宁楚楚就这么被爹娘用十两银子换来了。
但这姑娘也是倔,说什么都不肯圆房,拜完堂一回房就直接一头撞墙上了,然后一命呜呼,然后……
她这个事业成功的女老板,就这么给召唤来了,老天真是瞎了眼!
“哎,”宁楚楚对着镜子最后一次叹气,让她说她还真是不情愿啊,在现代辛辛苦苦打拼十来年,好不容易开了自己的美妆品牌成了老板娘,新换的大别墅住了没两天就成了这一穷二白的小村妇……
这滋味……
不过好在她也不是那些怨天尤人的,整理好情绪没再多想便开始重新梳妆起来。
“哟,这是想通了?”周氏推门进来,看着屋子里焕然一新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欢喜。
宁楚楚坐在椅子上,给周氏倒了一杯茶,“娘。”
周氏笑着接过来,却不急着喝,搁在桌上牵着她的手热络道:“想明白了就成,跟我去见见寒生。”
顾寒生?她嫁的那个丈夫?
宁楚楚神色无恙,笑了笑,“诶。”
她倒要见见这个病秧子到底生个什么模样,让她这么大的老板附身来续缘。
周氏满眼欢喜,拉着宁楚楚就往外走。
一路跟着周氏身后,宁楚楚发现这顾家确实是有些资本,房子建的都是砖瓦房,像现代老北京四合院那般。
出于资本家的思想,她转念就想到这样的房子若是放在现世得有多值钱。
来到一间朝南的屋子门口,周氏停了下来,想来这应该就是那顾寒生的房间了。
宁楚楚低着头,想待会儿要怎么去面对那男人,虽说现代人对男女之事并不设防,可不代表她愿意去履行什么妻子的义务。
不过,确实有些好奇这男人到底生得什么模样。
屋里传来几声咳嗽,周氏面上有些担忧,扣了扣门,“寒生,可否进来?”
里头静了些,传来一道沉稳的男声,“嗯,进来吧。”
声音倒是挺好听的,就是不知道人的模样如何。
宁楚楚有些好奇的想,跟在周氏身后进屋。
一进门便是一股浓烈的药香袭来,屋里光线有些昏暗,桌椅摆设简单却不失雅致,窗沿半遮掩着,似乎是主人不太喜亮。
男人坐在书桌前,一袭白衣,却并不显得阴柔。
宁楚楚眯眼看过去,心头跳了一跳,这短命夫君还是个大帅哥啊!
男人剑眉英气,眉眼凛冽,唇半抿着,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刹一看有些让人却步,但此刻他却偏偏瘦弱白衣,又多了些许谪仙的气度。
宁楚楚心里松了一口气,作为颜控,若是这样的夫君,她倒是愿意来点什么。
这么想着,脸上没来由一红,偷看了眼男人,却发现男人正眼都没瞧过来,心头暗啐一声,还真是傲娇。
不知为何,顾寒生虽然看上去羸弱不已,身为母亲的周氏却并没有上前,反倒是比宁楚楚还拘束些站在原地。
“寒生,这是楚楚,你们先聊,我出去给你煎药……”
说着周氏便转身带上门,离开。
宁楚楚还没反应过来便闻见屋外咔嚓一声,门又落了锁。
这……
就这么把她扔屋里了?
随着周氏响亮的落锁声,屋里的气氛顿时有些诡异起来。
宁楚楚面色一红,这意思是要他们俩发生点什么才给开门吗?
“咳……”
宁楚楚干咳一声,看了看/书桌前的男人,估摸着以他现在的身体也不能把她怎么样,若是强来说不定半途还会死在她身上。
正想着时,宁楚楚发现男人的视线也正一动不动的落在她身上。
不知是不是因为屋里光线太暗,大白天的宁楚楚只觉得身上凉飕飕的。
“那个……你……”宁楚楚开口,准备说些什么。
顾寒生却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头走到床边,和衣侧卧过去。
这是什么意思啊?
“放心,我不会动你,今夜过后你就可以离开了。”顾寒生冷声道,然后不再说话。
离开?
宁楚楚皱眉,她没说要走啊,“不是,你好像是误会我的意思了,虽然说……”
“闭嘴。”顾寒生打断她的话,男人嗓音淡漠,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慑。
“我……”宁楚楚半口气憋在喉头,最终还是忍住了,算了,看在脸的份上饶了他。
反正看他这样子似乎也没能力碰她。
看了眼床,宁楚楚正想着是不是该走过去睡上一觉,男人突然扔了一床被褥下来,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随即翻过身子背对着他,不再言语。
……
夜里更深露重,宁楚楚窝在地上冻的睡不着,心里一遍遍吐槽,什么人呐,长得似模似样,居然让女人睡地上,可恶!
正想着时,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有人正在用力的喘/息。
喘/息声越来越大,宁楚楚有些奇怪的侧耳,声音好像是从床上/传过来的。
对了,顾寒生有病!
宁楚楚立刻起身走到床边,果不其然,顾寒生正抱着被子脸色一片苍白,大滴大滴的汗从他清隽的脸上滴落。
她一惊,可别就这么给挂了,到时候她就是有八张嘴都说不清了,下意识伸手准备去探他额头。
男人却疏忽睁开眼睛,阴冷的眸子直直的看向她。
宁楚楚一惊,差点没吓摔倒。
“你……你没事吧?”
顾寒生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嗓音有些微颤却满是警告,“滚,离我远点。”
宁楚楚一怔,什么啊,好心没好报是吧?
气急之下她是想走的,但是秉着现代社会主义好青年的思想价值观,她还是留了下来。
“你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喝水,我去外面给你喊大夫,你等等。”宁楚楚边说边给他盖好被子,然后转身欲离开。
谁知她刚一起身,忽然手上一紧,整个人就被扯了下去摔倒在床上。
什么鬼?
一抬头顾寒生正面色阴骘的看着他,一双手死死的将她箍在身下。
“你……你干什么?”
看着男人异样的神色,宁楚楚心中暗道不妙,却无法脱身。
顾寒生却好像突然间变了个人似的,力气大的吓人,紧盯着她,然后低头朝着她脖颈探过去。
日阳高照。
宁楚楚坐在院子里,脚下放着周氏炒的糖栗子,眯着眼晒着太阳,心里还在想着,那个顾寒生究竟是得了什么病啊?
那日周氏将他们锁在屋子里本希望着他们发生些什么,但晚上顾寒生忽然不对劲起来,刚把她压下准备做些什么周氏却突然带着顾父闯了进来,然后她就被送回了自己屋里。
之后几日,周氏也再没提那档子事。
这样也好吧,宁楚楚想,她也算得上是运气不错的,穿越到种田文里一没被冥婚守寡带小孩,二没遇上极品奇葩亲戚,除了这夫君奇怪些,其他都没得挑。
“吃饭了。”
一道清丽却极为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宁楚楚撑了个懒腰起身。
顾家除了顾寒生还有一个妹妹顾婉婉。
不过不知道为何,宁楚楚总觉得这小姑娘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但实地里却又并没有做什么事情。
走进堂屋桌上饭菜已经摆好,顾寒生很少出房间,一般吃饭也都是周氏送进去,偶尔也会让宁楚楚去。
但是自从那晚的事情后宁楚楚总归上对顾寒生还是有些惧怕的,每回进屋送了饭也不敢多待,立马就出来了。
但顾寒生却没什么异常举动,好似那晚不过是她自己的想象。
“楚楚,吃鱼,看你这些日子都有些消瘦了。”周氏给她夹了一块鱼肉。
宁楚楚接过,嘴甜道,“谢谢娘,我好得很呢。”
周氏笑笑,“好就行,赶紧给我添个孙子。”
宁楚楚有些噎,笑了笑埋头不再说话。生孩子么?那也要屋里的那位有那能力再说。
饭桌上安静的很。
顾父一向很是寡言,宁楚楚基本上没怎么见他说过话,总是板着一张脸。
顾婉婉倒是看着活泼,可这姑娘明显不喜她,就连吃饭也总是上一边去,刚刚周氏给她夹鱼还瞥了她一眼。
“娘,我吃饱了,”顾婉婉放下碗筷,“我给大哥送饭去。”
周氏抬头看了她一眼,不说话,转头对宁楚楚道,“楚楚,你去给寒生送过去,还有这药也一起,看着他喝完再出来。”
“啊?”宁楚楚愣了愣,但还是接过,顾婉婉有些愤愤的看了她一眼,转头离开。
宁楚楚心知周氏的心思,可怜天下父母心,反正大白天的顾寒生也不能对她做些什么,有什么好怕的?
“好的,娘。”宁楚楚搁下碗筷,爽快的接过食盒起身往顾寒生屋里去。
待到她一离开,原本寡言的顾父却突然开口,“你确定寒生同意你这样做吗?”
周氏看着宁楚楚的背影,一向温和的眼里闪过一丝坚毅,“不管怎样,我都是为了他好。这姑娘,就当是我对不起她了。”
……
宁楚楚提着食盒进屋,房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暗,顾寒生正伏在案上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吃饭了。”宁楚楚将吃食在桌上排好。,却并没有放下东西就立刻逃也似的离开,反而怡然坐下。
顾寒生停笔,抬眸看她,眸子一如既往的冷。
宁楚楚察觉到男人寒冷的目光,心中有些不快,但念及周氏还是耐着性子道,“你先吃药,吃完了我就走。”
又怕他没听清补了一句,“放心,我对你没心思。”
说完便转过身到另一边坐着了。虽说他长得……嗯,很帅,不过,她不接受守寡,大好年华,哪能跟个病秧子过一生,那得多亏啊!
顾寒生微愣了一下,眸子柔和了几分,默默地拿起了筷子。
他倒是没什么,宁楚楚却慢慢感觉有些不适了。
明明现在还是春日里啊,为什么会这样热?
自打吃完饭一进屋她就感觉身上燥热的很,按理说顾寒生这房里应该阴凉,可为什么现在越来越热了?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