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玄幻奇幻 > 天元冥君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天元冥君

天元冥君

生前的李兴是个文弱书生,想不到穿越后还是个废物。一次受伤后奇异的复原让他找到练功的新法门,以练血、练气、练神、法天和九阳为修行方式,由浅入深,锥刺股,刀割肉。从此他开始了一条自虐加受虐的修行之路……

精彩章节试读:

《天元冥君》 免费试读

天元洲,平国,青云城。
这是一片环境优美的竹林,竹林边缘,有一间古色古香的石屋。此刻,石屋之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华,紧接着就传来一声痛哼。
李兴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木床之上,手腕上/传来剧痛,而且感觉一阵头晕眼花,耳鸣目眩,浑身的力量似乎都已经跑光。
“我还没有死吗?”意识渐渐清晰,李兴忽然睁大了眼睛,不由地流目四扫。
入目看到青石墙壁,这是一间石室。石室的布置十分简单,一床一椅一桌。
李兴躺在木榻上,榻沿丢了一把匕首,匕首的刀刃上沾着血迹。李兴的左手腕部位,有一个长长的血口子,皮肉翻转,血管撕裂,此刻却已停止流血。
“这是怎么回事?”李兴那未受伤的手臂轻拍着脑袋,他记得,自己似乎与匪徒同归于尽了,怎么会来到这里?这是哪里?自己真的没死吗?
此时,一股似有似无的意念,仿佛从冥冥之中忽然降落,掺杂到李兴的记忆之中,使他脑海中突然多了许多陌生的经历。他一下子呆住了,喃喃道:“我……我居然穿越了!”
是的,李兴穿越了。
他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次意外,使他来到了天元洲。
李兴的前世是一名孤儿,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东方国度,他自少就独立生活,靠打工读书、生活。虽有不幸的人生,李兴却十分努力,人总要向前走,李兴希望用他的双手,营造出幸福的生活。
学习、恋爱、工作,李兴的命运普通而且充实,直到一次,在他带上女友外出旅游的途中,不幸发生了。
他们遇到劫匪。
车子停在盘山路中央,游客们被逼下车子,一个一个心惊胆战地交出了全部的现金、手机。
李兴的女友生得娇小玲珑,眉目清秀,但生得美丽有时候并非好事,她的美貌居然勾动了四名悍匪的兽.欲。其中两个把李兴女友架到了车上,意欲奸.污。
李兴一向谨小慎微,不愿惹事,但那一刻,他的头发居然因愤怒而根根竖起!眼睛也被激烈的血气冲击得一阵刺痛,毛细血管被狂暴的血液撑裂,他的眼睛一片血红。
李兴大吼一声,全力冲向歹徒,那一刻,他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匪徒被李兴的气势吓了一跳,可惜双拳难敌四手,李兴最终连中数刀。
最后关头,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李兴忽然暴发出惊人的力量,与四名歹徒抱成了一团,一起跌落悬崖。
落崖的瞬间,李兴能听到女友撕心裂肺的惨叫,随后,他就失去了知觉。
此时,李兴醒来,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穿越到了这一世界。神奇的是,此副身躯的主人,居然与李兴同名同姓,他也叫李兴。
前李兴身处的这个世界,存在着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他的记忆告诉李兴,这世界已知的部分,统称为天元洲。
天元洲面积广大,人口众多,有无数的国家,亿万的生灵。而且天元洲的人类,多数通晓修炼之道,能够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自古以来,人类都被生老病死困扰。在上古时代,有大智慧之士,前仆后继,师法自然,修炼自身,历尽了无数艰险,终于开创出一条修行之路。
自那时起,人类修真的时代开始了。
“原来这里的人都懂修行,可以武道神化,十步杀人!”李兴想起因为他没有足够的武力,而不得不与匪徒同归于尽的经历,心中不禁愤怒。
同时,在读取了新的记忆之后,李兴心情十分颓丧,他现在的体质,居然不能练血!
说起练血,就不得不说天元洲的修炼之道。在天元洲,修炼之道的前期,分为练血、练气、练神三大层次,每一层次又分为一至九重,直至大圆满的境界。
多数的人都可练血,但往往极少有人能够达到练血大圆满境界。若有谁能练血大圆满,则无一不是了不起的人物,被称为猛士。
至于练气,则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才可以修炼,练气的过程十分艰难,一百个能够练气的人,往往有九十九个止步于练气一层,永不能进步,他们被称作练气士。
练气士的强横,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类能力的极限,他们上天入地,能够施展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段,时常受到各大城池的供奉,被称为国士。
第三层的练神,就更加的玄奥莫测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练神境的高手简直就是一个传说。而练神境的人物,又被称作神人!
练血、练气、练神,世传的修炼之道的三大层次,其中第一层次的练血是基础,遗憾的是,李兴却偏偏不能练血。
李兴在消化身体前主人记忆之时,他手腕上的伤口,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神奇地愈合了,伤痛随之消失,而且有一股玄奥的力量,无声无息地流进他的身体,悄然改造李兴的体质。
在懊丧之后,李兴仍要面对现实,开始琢磨这一世的身份,以及日后应该怎样去适应新的生活。他目前居于三义园内,三义园里有李、陈、白三姓,其中犹以李姓势力最强大。
三姓的祖上,都出现过一位练神层次的高手,他们结为异姓兄弟,创下三义园这片基业。三义园内高手如云,把持了几乎整个青云城的商业,富冠青云城。
李、陈、白三姓中,李氏家族人口众多。这李氏家族经过许多年的繁衍,子子孙孙地增加了许多同族分支,其中有四支的实力最强,李兴这一支,就属于其中之一。
李兴的父亲名叫李自然,排行老二,本是家族中的一位奇才。却因一次变故,使他变得嗜酒如命,连修炼也荒废了,成了人尽皆知的酒鬼,在家族中的地位也一落千丈。
李兴从小就没见过母亲是什么样子,反而一懂事开始,就帮助仆人张忠照顾嗜酒的父亲,日子过得十分艰辛,从未享受过李家大少爷应有的地位与尊荣。
若一个人忽然丧失地位,那么曾经匍匐在脚下的人,往往会成为欺压者。李兴的大伯、三叔、四叔,一直视李兴为眼中钉,肉中刺,这才让李兴的日子十分难过。
自小没有父母关爱也就罢了,更让李兴无法忍受的是,他居然不能修炼血气!天元大陆的人,十有八九可以修炼血气,强壮体质,延长寿命,而他却偏偏不能!
“哼!不是身为奇才之子吗?他父亲当初不是很嚣张吗?生下的儿子居然是一个废料!咱们李家强者为尊,他这一家人没有实力,凭什么还能占据紫竹园?”
“那当然是大爷他们心怀兄弟之情,不忍心抛弃这老酒鬼、小废材。若搁着我,早把这一家没用的东西丢天大街上!他们简直是我们李家的耻辱!”
种种讽刺的声音,每天都在李兴耳边响起,他的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
“苍天,你对我不公!”
这是李兴时常呐喊的话语,仅仅是呐喊而已,然后是痛哭。不得不说,那一个李兴,是个怯弱之人。
身为奇才之子,却不能练血,这种落差让他十分难堪。加上族人尖刻的讽刺与艰难的生存环境,使得性格内向怯弱的李兴,最终选择割脉自杀。
李兴死了,但另外一个世界的李兴却借尸还魂,开始了新的人生。
“就算受别人鄙视,又岂可自暴自弃,自寻短见?”李兴心中对于前任主人十分鄙视,一个人连死也不怕,又有什么可怕的?
而此时,他才发现手腕不痛了。
“噫!伤好了?”手腕之上明显还残留着血迹,但皮肤看上去十分平滑,没有任何伤痕留下,根本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李兴一脸惊奇,但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是什么原因促使伤口如此迅速地恢复。
李兴干脆不再去想,而专注地思索日后应该如何生活。
“这个世界的人,无不崇尚强者。没有实力,就没有尊严!在这里,实力简直比前世的权力和金钱更加重要,只有实力强了,才能成为上位者,武力越强大,地位越尊贵!”
李兴思索着,他前世是一个小人物,历尽了艰辛才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但最终却因为力量弱小,导致落崖身亡。
“既然重生了,那就努力活下去吧!”
李兴前世就拥有坚韧的性格,从不轻言放弃,虽然明知体质不适合练血,但他仍然决定一试,按照前主人记忆中的修炼方法,尝试进行气血搬运。
李兴从床上坐直身子,双腿盘叠,两拳紧握,大拇指伸出,两两相抵,一拳在上,一拳在下,默运体内气息,开始气血搬运。
练血的第一步,是感应到血气的存在。就是这么简单的一步,以前的李兴始终不能做到,就更不用谈练血了。
此刻,李兴脑海中闪现感应气血的一种办法,名为“听血术”。
所谓听血术,就是用心意去倾听血脉流动的声音,包括心跳,血液流淌等等,各类从血脉中传达出来的声音。通过“听血”,修炼之人可以渐渐掌握气血运行的规律,从而逐步感应气血,最终做到控制气血运行。
“哄呈!哄呈!”
微一凝神,李兴就听到强有力的心跳音,以及血液在血管之中流转的冲击音,它们时而尖锐,时而沉闷,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一一传入耳中。
“这……怎么一下就听到了?”李兴吃惊地睁开眼,一脸难以置信。难道说,自己的穿越,使得这本来破烂的体质变好了?
李兴又惊又喜,在连续尝试了几次后,他最终确定,此刻能够轻易听到血气流转的声音。
“既然可以‘听血’,说不定我也可以练血,继续!”心中虽然大喜,但李兴脑袋却依然清明。
李兴忘记了他已是再世为人,此时将全副的精力,都用到“听血”之上。他这一坐,就是大半日,其间不食不饮,一动不动。
“听血”的过程中,李兴慢慢发觉,血液之中蕴藏一种雄浑的气息,细若游丝,若隐若现,时有时无,此气息是血中的精华,一种被称之为“血气”的东西。
人言常说“血气方刚”,指的就是李兴感应到的血液精气。人身有三宝,精、气、神,精能化气,气能孕神,三者是生命的根本,力量的源泉。
人类正是通过开发精、气、神三宝,从而才拥有了超人的能力。
李兴每日听血,对于气血的了解越来越深,直到他感觉到腹中饥饿,才停止修炼,走出石屋去寻找吃的东西。
此时正值清晨时分,李兴出门后,就看到一片紫色的竹林,风景独特,优雅秀丽。那竹林深处,建有一座竹楼。
竹楼之中,住着“李兴”的父亲李自然,这位李家的酒鬼,李家曾经的奇才。
每日的这个时刻,“李兴”都会前往竹楼,照顾李自然起居。今天的李兴,已非昨天李兴,不过,他在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大步走向竹楼。
既然代替了李兴,那就代替他的一切,完全融入这个世界!
紫竹林中,铺了一条碎石小径,行走其间,耳中满是鸟鸣之音。微风吹来,竹林发出细碎声音,入耳极舒服。
李兴是随遇而安的性格,他在接受了新身份之后,一边嗅着竹叶的香气,一边神情自然地走到了竹楼前。
“少爷,你来了?”竹楼二层的竹帘一掀,露出一张老实巴交的脸孔,那张脸孔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此人名叫张忠,一直跟在李自然身边,忠心耿耿。李自然成为酒鬼之后,地位大不如前,张忠却十几年如一日守在一边,照顾李自然和李兴这对父子。
“忠叔!”李兴露齿一笑,他的笑容格外有亲和力,看得张忠呆了呆,他随即露出欣喜的笑容,心中想:“少爷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看来他已经想开了!”
以前的李兴,每日闷闷不乐,愁眉不展,从未像今日这般露出微笑。张忠却不知,眼前这位少爷,已经是个西贝货,外面相同,里面却是大变样。
张忠高兴,心情就在脸上表露出来,笑道:“少爷去外面买些米面,老奴先帮少爷梳洗,回头一起吃饭。”他说着,走下竹楼,把一串钱交到李兴手中。
看着掌心中的字钱,李兴心中不禁苦笑。
这片竹林及周边建筑属于紫竹。紫竹宛是李自然当初兴建,此宛处于三义园住宅的一角,位置偏僻。
紫竹宛人的生活颇为艰辛,在李自然成为酒鬼之后,紫竹宛也就没了地位,家族方面连平常的食物供给也停止供应。李兴家平常吃饭、穿衣的钱,都是张忠从牙缝里省出来,或者出卖一些家中值钱的东西,勉强维持。
年复一日,家中之物已经变卖得差不多了,李兴家的生活一天比一天艰难。但形势比人强,李自然是酒鬼,而李兴又是废材,已不可能获得家庭的重视了。
李兴接过钱,笑道:“好,忠叔,我去了。”他转身出了紫竹林,七转八拐,途中经过无数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假山湖泊,急步走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才出了三义园。
“三义园真是富可敌国,这些建筑,比那个世界的古代皇宫还要奢华啊!”李兴忍不住感慨,他前世只是个普通人,过着普通的生活,可没看过这样奈何的场面。
出了三义园,走不多远,就进入一条繁荣无比的大街,街两侧店铺林立,行人如织。小贩、商人、行者、修士,参杂一起,人来人去,热闹非凡。
此地,正是青云城,而青云城又属于平国。
平国仅是天元洲的一个小国,面积纵横八千里。平国内,三十六路诸侯割据各方,他们与平国的国主平起平坐。
这青云城有人口三百万,搁在平国,只是一个中等大小的城池,经济比较繁荣。
青云城内,除了城主之外,最大的势力就是三义园了。
远看去,三义园内是一大片连绵不断的屋宇,雕梁画栋,庄严宏大,李兴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几眼。这三义园对他来说,既陌生,又熟悉。
边走边观赏,李兴把青云城的繁华尽收眼底,正行间,忽觉一股大力朝己撞来,他闪避不及,闷哼一声,跌倒在地。同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放肆的嘲笑声。
“呦!这不是李兴大少爷吗?又到街上买米吗?”一个极尖锐刺耳的声音,针一样钻进了李兴耳朵。
李兴慢腾腾站起身子,直视说话之人。
对面站了三个人,两男一女。
两个男的,一个是方脸,一个是圆脸,都是十七、八岁年纪,比李兴年纪略大。而那少女年纪与李兴相仿,她穿了一件白衫,气质不俗,神色冷傲如霜,正用一种漠无表情的眼神看着李兴,目光中饱含不屑。
记忆被翻了一遍,李兴认出方脸少年名叫李飞,圆脸少年是李争,他们分别是李兴四叔李长远的长子、次子。
少女名陈雪,三义园陈家的小姐,与李兴平辈。
李自然与李长远,同父异母,二人自小不和。而且李自然一向强势,又资质超凡,一直压李长远一头。如今李自然一旦沉沦成了酒鬼,这李长远一家人对于李兴当然没什么好感。
其中犹以李长远的两个儿子为甚,李飞、李争甚至一向以欺压李兴为乐。可以说,“李兴”的自杀,不仅与他懦弱的性格有关,也有眼前这二人,曾经施加的那些无所不用其极的欺辱有关。
李飞、李争两个十分意外,他们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从李兴眼中看到畏惧和闪避的目光,相反,他们反而从李兴眼中看到一种嘲弄的神色。
李兴前世就是一个心细之人,而且读书时选修过心理学,拥有两世记忆的他,结合所知的一切,很快就弄明白了眼前二人的心理。他们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一种可笑的心理补偿而已。
李飞、李争二人,面面相觑,心中都奇怪李兴今天怎么如此大胆了?
那李争伸手指头点着李兴胸口,笑问:“大少爷,你怎么不说话?”
李兴微微退开一步,拥有前世记忆的他,对任何人都平等而视,这是自小培养出的气质和心性,不因某人的地位和财富而仰视谁,也不因某人的卑微和贫穷而嘲笑。
这种心态,至今不变,所以他此时用一种平静的目光回视二人,淡淡道:“李飞,李争,你们一而再,再而三这样做,不觉得很可笑吗?”
“你说什么?”料不到李兴会冒出这样一句话,李飞眉毛挑了起来。这个李兴,如今竟然敢顶撞自己了!要不好好教训一回,下次还得了?
李兴面无惧色,沉声道:“李飞!李争!我李兴可曾得罪过你们两个?没有!就是因为我父曾经是三义园奇才,曾经与你们的父亲不和,曾经让你们也资质不凡的父辈黯然失色,所以你们今日就要欺压于我?想借此找回优越感吗?”
“只是,你们的做法在我看来太可笑!强者只会凭借力量赢去得尊重,而不是通过此等小人行径!”
李兴的一番话,正说中李飞二人的要害,而且李兴的语气与脸上表现出的不屑,针一样扎入二人心中,简直气炸了这兄弟二人的肺。
“混账东西!谁给你胆子!”李飞恼怒之下,飞起一脚踢中李兴。
“砰!”
这李飞,已有练血三重的修为,能够举起三千斤重的大鼎,这一脚含怒而发,其威力可想而知了。
李兴感觉,仿佛有一块大石狠狠击打过来,他身体高高抛飞,划了一个弧线,然后重重跌落于地,在空中酒下一片血雾。
李飞这一击,已然将之重伤。
“叭!”
李兴像一块无骨肉般摔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他还有意识,强烈的疼痛鞭打着他的全身,他很想晕过去,却偏偏十分清醒。
陈雪冷漠的脸上,显露出一丝诧异,这个懦弱的人,今日哪来这样大胆量,敢顶撞李飞、李争两个霸王?
一脚踢出后,李飞就感觉不妙,心中叫道:“不好!这回怕要将他打死!”
李氏三支,李自然兄弟四个同属一支。而这一支的兴起,完全借助李自然的力量。当初李自然也是三义园内的头号人物,三姓对其唯命是从,他的风光一时无俩。
也就是那个时候,李自然凭借一己之力,击败了青云城中与三义园比肩的另外一家势力,铁剑门,为三义园立下汗马功劳。因此即使李自然成为酒鬼,其巨大的功劳仍不可抹杀。
正因如此,李自然、李兴才得以一直居住紫竹宛内,没人赶他们离开。
李飞今日杀了李兴,怎好去向三姓的族长交待?族人责问起来,说不定就要惩罚于他。他心中一紧,便上前用脚轻轻踢了李兴几下,骂道:“废物,想装死吗?”
李兴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打得翻转了,强烈的疼痛难以形容,他这时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把眼睛死死盯住了李飞。当初与匪徒同归于尽时,李兴就曾露出这种眼神。
面对这森冷的眼神,李飞居然心中发毛,喝道:“想装死是不是?那你就躺着吧!”他心虚之下,一拉李争,二人大步离去。
陈雪看了眼一动不动的李兴,犹豫了片刻,唤来身后一名女仆,吩咐道:“派人把他送回紫竹宛。”
那女仆气势沉稳,居然是练血二重的人物,她闻言一愣,语气担忧地道:“小姐,李家的事情我们最好不要插手。”
陈雪摆摆手:“我清楚,去办吧。”
女仆不敢多说,上前抱起李兴,急步送往三义园的紫竹宛。
李兴一直闭着眼睛,其后他听到了张忠震惊的叫声:“啊!少爷!你怎么了少爷?是谁打伤了你?”
然后是女仆冷漠的声音:“李兴受了伤,躺在街上,我送他过来。告辞!”
再之后,身旁传来少女的抽泣声:“爹,少爷会死吗?他伤得很重,要不要请医先生?”
张忠叹息一声,声音哽咽:“这是内伤,除非是练气层次的高人愿意出手相助。罢了,我豁出去老命,也要救活少爷!”
说完,张忠急急走了,李兴只能听到少女断断续续的哭声。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