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婚恋生活 > 晨曦呓语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晨曦呓语

晨曦呓语

阴差阳错,叶薇薇跟他发生了关系。 叶薇薇潇洒的面对了这场意外。 然而,对他来说,却不是意外……

精彩章节试读:

《晨曦呓语》 免费试读

巴黎。
金三角地段的某豪华酒店里……
“给我安排一个牛郎来我房间。”叶薇薇平静的挂了酒店的座机,眸光冷冷的看着手机里收到了短信……
‘薇薇,我刚刚看到你未婚夫搂着一个女人去酒店开房了!’
‘薇薇,你赶紧回国吧,不然你这未来皇甫太太位置可就不保了!’急切的文字下,附带了一张她的未婚夫搂着一个女人进酒店的照片。
订婚半年,眼看婚期越来越近,而她这个未婚夫的身边却女人不断,夜夜笙歌!
呵……
很好!既然那个男人都这么不给她留脸面了,那她干嘛还规规矩矩的当个三好未婚妻?要绿一起绿呗。
‘咔哒……’
这时,一声刺耳的开门声打破了屋内的平静。
叶薇薇本能的朝房间的玄关处望去,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高大而又修长的男性身躯映入了她的眼帘。
那是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身上散发着一股高贵冷冽的气质,让人不由的肃然起敬。
薇薇朝他打量过去,他的短发十分乌黑浓密,眉毛英挺,似箭如刃,狭长深幽的黑眸如黑钻般闪亮,仿佛是透着凌厉之色,让人多盯上一眼就要深陷,高挺的鼻梁下,淡色唇瓣格外的性感。
现在的牛郎都长得这么妖孽了吗?!
“咳!你站着干什么?过来我身边吧。”凤眸悠哉哉的扫量过他,眼神如同在看着一个猎物般。
男人依旧站在不远处,他冷冷的俯视着面前的女人,幽深的眼底闪烁着浓浓的不解。
见状,叶薇薇起身朝他走去:“你不知道该怎么做么?”
“嗯?做什么?”深邃的眼眸闪过了一抹狐疑,他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薇薇。
“呵……原来你是个新手。”薇薇无奈的笑了笑,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要不,我来?”
话音落下,她拽着他在空中一个旋转,一个扑身直接将人压在了床上。
霎时间,空气仿佛凝结,时间仿佛静止。
偌大的床上,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叶薇薇按着他的肩膀,目光却不由的被他的容貌吸引。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的眼睛里仿佛有星辰一般,她只是盯上一秒却要险些沦陷。
‘噗通噗通……’
她的心跳也不禁的跟着忽的加快。
“呵,真是个大胆的女人,把我压在床上,你是想做什么呢?”忽然,男人性感的唇瓣挑起了一抹兴致勃勃的笑意。
“你这男人倒是挺有意思,都进来房间了你还矜持什么?难道说你不敢了,想要临阵脱逃?”薇薇魅惑的一笑,肆无忌惮的调侃了起来。
“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有女人爬到我的身上,问我敢不敢?”说时迟,那时快,男人反手抱住了她的腰身,一个翻身直接将她反压到了身下。
“你……”薇薇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整个身体依然被他束缚住,这是什么情况?他刚刚还是一副待宰羔羊的摸样,怎么突然就变得跟猛兽似的?
啧……
好疼!
他的手抱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女人,给你一个特权,你想要温柔点的,还是粗暴的呢……”男人修长而又粗糙的手指轻轻的掠过了她的脸颊,指腹在她的唇瓣间轻轻捏弄着。
薇薇轻轻的抿了抿唇,尝到了他指尖的味道,脸颊也不禁泛上了一抹微红:“你平常都会先这么问么?”
“你是第一个。”
“是么?那就用你喜欢的方式好了。”她不在意的笑了笑,当然不信她是第一个,这男人肯定对每个顾客都是这么说的。不过也无所谓,人家毕竟要做生意嘛,总需要这么撩人的。
“呵……”他唇角的笑痕越发的撩人,然后悠然凑近了她的脸蛋。
此刻,两人的鼻尖几乎碰到了一起。他却没有急着吞噬这份温暖,而是调戏般的亲吻到了她的耳畔,然后一点点的用舌尖描绘着她耳廓的弧度。
“唔……”薇薇忍不住的闷哼了声,只觉得有一股酥痒顺着她的脖颈流入了全身的经脉。
夜色朦胧,浓浓的暧昧填满了房间。
翌日。
温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细缝映入酒店的客房,洁白的大床上,叶薇薇坐在床头平静的看着睡在旁边的男人。
她托着下巴仔细的看着身旁熟睡的牛郎,他的眉毛很是英气,睫毛也很长,尽管是闭着眼睛都透着一种冷冷的邪魅。
好吸引人的一个男人,仿佛只要看上一眼,就会喜欢上他。
不错!
想想再过不久,自己就要嫁给皇甫皓那个王八蛋了,能在婚前睡了这么一个绝品帅哥,这辈子也算是没亏了!
“女人,一大早就这么盯着我,难道是昨夜没有要够?”突然,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男人缓缓的睁开眼睛,一双细长的眼眸带着几分慵懒的看着她。
“额外服务还是算了,拿去,这是你的过夜费。”见他醒了,薇薇豪爽的从钱包里掏出了一沓钞票递过去。
“过夜费?女人,你在跟我开什么玩笑呢?”男人眉头轻皱,眼底闪过了一抹浓浓的疑惑。
“谁跟你开玩笑了,你们牛郎工作完,难道不收钱?”
“牛郎?”男人幽深的瞳孔一下震住,低沉的声音也不禁的拉长。
“对啊。”奇怪,这男人的表情怪怪的,难道他不是酒店给她安排的牛郎吗?不可能,他不是牛郎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房间?
“呵……呵,牛郎……”男人饶有兴致的自语笑着,然后平静的接过了她手里的钞票,又问道:“那不知道小姐对我昨晚的服务,还满意吗?”
“还、还行吧。”
“其实我们还有许多的售后服务呢,小姐不如留下你的姓名和地址,方便下次联系。”男人眼眸染过了一抹邪魅,唇角也勾起了微微的弧度。
“售后服务还是免了。酒店可以睡到中午,你可以在这多休息会,我先走了。”说罢,薇薇下床拿起了自己的行李箱,没有片刻逗留的就大步离开房间。
虽然这男人长得是真的让人赏心悦目,可惜……她有婚约在身,而且过几天也要回国去了。
露水情缘,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叶薇薇头也不回的离开酒店。
而此刻酒店房间里。
“顾先生,真的抱歉,是前台工作人员的失误,不小心将已经有人住的房间开给了您,真是万分抱歉。”酒店的经理,一个劲的对着窗户旁的男人鞠躬。
顾尘曦望着窗外,悠闲的拿起了桌子上一杯喝了一半的白兰地,看着杯子上残留的口红,他唇角勾起了一抹笑痕:“呵……没关系,这一夜很值得让人回味。”
……
……
三天后。
中国,龙城。
碧蓝的天空中无数架飞机起起落落,叶薇薇拉着行李箱走出国际机场。
站在机场外的马路边,她左右环顾的寻找着出租车等候区。
“薇薇!”忽然,一个短发齐肩的女孩不知道从哪里蹦到了她的面前。
“晓曼?!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不用接了吗?”她惊喜的看着面前的好姐妹,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你出国学习一呆就是半个月,人家想你嘛。”于晓曼嘟囔着,那过她的行李朝自己的车子那走去:“你说你一个搞中医,干嘛要跑去外国学习?”
“这叫学海无涯,中西并用。”
“是是是,你们学霸说什么都对。”上了车,于晓曼没有急着开车,而是好奇的扭头盯着薇薇:“对了,那我现在是送你回家呢?还是皇甫家?”
“当然是皇甫家。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不嫁进去,我老爸非得上吊自杀不可。”说多了都是泪,叶薇薇挥了挥手,不愿再多提。
“哎……”晓曼也只能长叹了一口气,一踩油门,车子呼啸而去。
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车子缓缓驶入了皇甫家的私人土地,这里是无数女人梦寐以求想要踏进的豪门世家。
它坐落在市中心的中央,每一片面积都寸土寸金,每一颗树木花草,无一不是名贵品种,仿佛皇家园林般豪华尊贵。
车子缓缓的停在了金灿灿的大门前。
“那我先回了,改天再约你出来玩。”薇薇提着行李箱下车。
“嗯,好。”
看着晓曼开车远去,薇薇这才朝皇甫家里面走去,而花园的佣人们见到她,纷纷都冷漠的散开,仿佛像是看到了什么瘟神似的。
对于这种冷漠和轻视,薇薇也早就习惯了。在佣人的眼里,她不过是个普通家庭的人,又怎么配得上皇甫家少夫人的身份?
呵……
轻笑一声,她没有去在意,进了别墅,提着行李箱大步的朝二楼走去……
“嗯唔……二少,你真的好讨厌啦。”忽然一个女人的娇嗔声从不远处传来。
薇薇本能的停下脚步,沿着声音的传来的方向走到了门口,咦?这不是皇甫皓的房间么?
思及此,她毫不犹豫的一把将门推开!
“二少,你喜欢我哪里嘛?”硕大的房间内,一个身着女佣服的女人坐在男人的腿上。
“咳!”叶薇薇平静的轻咳了声,眸光冷冷的看着沙发上的男女。
她这个未婚夫,还真是越来越风流了,在外面和女人亲热也就算了,现在连家里的女佣的女佣都不放过。
也不怕纵欲过度,精尽人亡么?
“叶,叶小姐!”女佣闻声朝门口望去,见到叶薇薇站在门框旁,吓得仓促的就丛皇甫皓的身上跌下来。
“叶薇薇?你怎么回来了?”紧接着,男人的目光也朝他望了过来。
那是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男人,凌乱的头发还有着一双蓝色的眼眸,如大海一般湛蓝,也如大海一般冰冷。而且还唇红齿白,外貌一等一的好看,只是这个人嘛,实在是太过放浪。
而且放浪程度,恐怕西门庆在他面前都无地自容。
“国外的事情忙完了,我就回来了。而且昨晚我不也给你发了信息,告诉过你我今天会回来么?”薇薇平静的回答着。
“你在我的电话黑名单里,我怎么可能收的到你的信息?而且以后这种事,提前告诉家里的佣人。”皇甫皓冷不丁的说着,然后斯条慢理的扣起了衬衣上的扭头。
薇薇的越紧的拳头咯吱咯吱作响,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一家人的命,如果不是必须要嫁给皇甫皓,她才不想受这个窝囊气。
强忍下心中的怒火,她克制住自己的情绪道:“对了,我还有些事要和你说。”
“说。”
薇薇没急着说话,锋利的眸光朝那女佣看了一眼。
那女佣也是一个识相的,赶紧拉好自己的衣服,匆匆的就朝门外跑去。
卧室里再度安静下,叶薇薇这才小步的朝屋内走去:“回国前,我爸爸打电话给我,让我们把婚期定下来。”
“不急。”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我们毕竟没有正式结婚,我如果住在这里太久也不合适。”
“结不结婚,我说了算,你不想住在这里,可以滚!”
话音落下,叶薇薇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的暴起,恨不得抄起手里的行李箱砸死面前这个傲慢冷漠的男人!
可是……
忍!
她得忍住这口气,谁让现在是她有求于人。
“那我先回房休息,婚期的事情,你慢慢考虑。”说罢,薇薇转身往屋外走去。
“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薇薇停下脚步,虽然知道他叫住她肯定没好事,还是忍着不爽回眸望去。
“我大哥回来了,他身体有些不舒服。既然你是学中医的,那你一会去给他看看。”
“你大哥?”皇甫家是有个大少爷,是皇甫皓同父异母的哥哥,不过她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大哥。
但据说他可是龙城赫赫有名的人物,掌管着皇甫家旗下的许多家公司。是个既传奇而又神秘的人物。
“对。还愣着干嘛?放下行李就过去!”
“知道了。”叶薇薇也懒得再和他矫情那么多,回了自己的房间,放下行李换了身衣服,就让女佣带她去那个大少爷住的房间。
别墅三楼。
叶薇薇站在了一间房门前。
‘叩叩叩……’
“你好,我是皇甫皓的未婚妻,听说你身子不舒服,我特意过来看看给你看看。”她一边敲门一边礼貌的喊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莫约半分钟屋内依旧没有回应。
咦?
刚刚来前佣人还说人在屋子里休息,怎么没动静?该不会是因为身体不舒服出什么事了吧?!
想到这,薇薇赶紧推门而入!
“大少?”她一边朝屋内走去,一边左右环望着屋子,空荡荡的房间却没有看见半个人影。
他不在屋子里吗?
‘咔哒……’这时,浴室的方向传来了开门声,叶薇薇下意识的扭头望去,只见一个男人的身影在热气弥漫中缓步走出来。
那是一个十分高大的男人,身上穿着白色的浴袍,微微的袒露着胸膛。他的皮肤是十分性感的古铜色,黑发上挂着水珠,而那张脸蛋轮廓分明,一双狭长的眼睛简直像黑钻般闪耀,眼角却微微上扬,透着几分邪魅,和几分让人猜不透的危险。
薇薇的目光呆滞了,她愣愣的盯着男人的摸样,脑子里迅速的闪过了在巴黎的那一夜,那个男人的身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如今完美无缺的又和面前的男人契合到了一起。
“牛郎?!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下一秒,她惊慌失措的喊道,怎么回事?面前这个俊美的男人为什么和她在巴黎找来的牛郎一模一样?
巧合吗?世界上有长得如此相同的人?
“是……你?”顾尘曦眼眸一挑,惊讶中更是满满的兴致,他摸着下巴朝薇薇走近:“女人,你怎么会在这?”
“这话是我先问你的!”
“这里是我的房间,我不在这里,应该在哪里?”
“怎么可能?这里明明是皇甫家大少爷的房间!”说到这里,她有些错愕的看着他,不不不,不可能。
皇甫家的大少爷怎么可能去当牛郎呢?!
“嗯哼?”他却邪肆的一笑,轻轻的耸了耸,满不在意的摸样。
“你究竟是?”
“顾尘曦。”
‘呼……呼……’听到这名字,听到他姓顾,叶薇薇松了一口气,她就说嘛,这个牛郎怎么可能是皇甫家大少爷呢?
“呵……难道你不知道,皇甫家的大少爷一直随母姓顾么?”顾尘曦走到了薇薇身边,悠哉哉的说着,手指也轻轻的撩弄起她的发丝。
霎时间,叶薇薇只感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后背寒毛竖起,整个脑子空荡荡的,不断的回响着他丢过来的这句话。
‘皇甫家的大少爷随母姓顾。’
‘皇甫家的大少爷随母姓顾。’
“那、那、那天在巴黎的人也是……”她颤颤巍巍的开口,依旧不敢相信。
“我原本还以为你不需要上门服务,没想到你却这么迫切的上门为我服务了?”顾尘曦笑着俯身,温热的唇瓣落到了她的耳廓上,如那夜一般亲吻起了她的耳朵。
熟悉的酥麻感瞬间窜遍了全身,叶薇薇吓得一把推开身前的男人,捂着耳朵后退了好几步:“你干什么?!”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害羞了?我明明记得那夜,你很是热情主动呢……”他笑盈盈的说着,一步一步的靠近叶薇薇。
薇薇脚步踉跄的往后躲,有些惊慌失措的看着他:“我、我警告你,你别乱来,我可是皇甫皓的未婚妻!”
话音落下。
顾尘曦靠近她的脚步果然停顿住,黑色的眸锋顿时蒙上了一层冷灰色:“你是叶薇薇?”
“对。”
“呵……”霎时间,他眼中的冷灰色变成了一抹戏谑的笑意,一步走到她的面前挑起她的下巴:“啧啧啧,真是没有想到呢,身为我弟弟未婚妻的你,竟然在巴黎偷偷的找牛郎。”
“呃……”叶薇薇一下怔住,完蛋了!原以为自己在外面逍遥一夜的事情会永远成为秘密,可没想到牛郎竟然会成为她未来的大哥!
“看来你真的是很寂寞呢……”顾尘曦轻语着,俯身凑到了她的面前。
两张脸近的快要贴到一起,鼻尖似有似无的轻蹭着,他的吐息如轻风般扫过她的脸颊。
叶薇薇睁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蛋,他深邃的黑眸仿佛有魔力一般诱人,越是盯着越是让人深陷。
两人的气息越近,巴黎那夜的情景便越是在脑海里回荡。
霎时间。
薇薇猛地回过神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丢下话,她仓促的就朝卧室外跑去,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以后怎么办?如果让皇甫皓知道她在巴黎找牛郎的事情,他就有借口悔婚。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让这种事发生。
薇薇恍恍惚惚的跑到了外面的花园,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花园里徘徊着,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却是巴黎的那个夜晚。
时间一点点过去。
夕阳西沉,夜色星辰逐渐布满天空。
“叶小姐,晚饭都已经做好了,你怎么还在这里?你再不去餐厅一会二少爷又要责怪人了!”女佣急匆匆的跑到她面前,有些埋怨的嘟囔着。
薇薇回过神来,看着那满脸埋怨的女佣,也没心思多说什么,郁闷的朝餐厅里走去。
可刚进餐厅,她的目光顿时被坐在餐厅的两个男人吸引住。
顾尘曦?!
糟了!她怎么忘了,顾尘曦这个家伙也会下来吃饭……
“叶薇薇,你还站在那干什么?!”皇甫皓眸锋一转,冷冷的瞪向了她。
“没什么。”薇薇赶紧埋下头朝餐厅里面走去。
“咦……叶小姐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身体不舒服吗?”磁性而又低沉的声音传来,顾尘曦单手托着腮,一双深邃的眼眸扫落在她的身上。
“没有。”薇薇不舒服的躲开了他的视线,利落坐到了餐桌旁,端起汤碗喝了起来。
“对了,听说大哥前段时间又去了一趟巴黎?”皇甫皓冷不丁的问道。
巴黎?
一听到这两个字,叶薇薇猛地坐直了身板,紧张的盯着坐在旁边的两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怎么突然提起巴黎来了?!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