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婚恋生活 > 如若深情不自知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如若深情不自知

如若深情不自知

为了逼初恋萧慕庭回到自己身边,夏婉自甘堕落,夜夜买醉,连续交往十七任男朋友。 可萧慕庭对此不管不问,依旧介怀上一辈的恩怨,并加诸到夏婉身上。 作为两人的好友,唐少枫为萧慕庭和夏婉操碎了心,天天跟在夏婉身边棒打鸳鸯。 一次次目睹夏婉为萧慕庭伤心欲绝后,唐少枫心如刀绞,决定挖墙脚:萧慕庭,你不要她,我要她! 设计夏婉和自己结婚,唐少枫终于抱得美人归,可夏婉的心,却飘忽不定。 谋婚容易,谋爱难,唐少枫还不信了——他有钱有貌,更有时间陪夏婉耗,会搞不定对方!

精彩章节试读:

《如若深情不自知》 免费试读

刚从酒吧出来的夏婉,拿过了桌上的红酒杯,千杯不醉有时也是一种负担,这是今年她第十七次把人甩了,让她伤心欲绝的并不是一年失恋了十七次,而是——
她已经谈过了十七个男朋友,却还是忘不了那个人。
“砰砰砰——”
敲门声打断了夏婉对往事的追思,她放下手中几乎已经见底的红酒瓶,深吸一口气,像是准备要迎接新生一样打开房门,然而下一秒她就恨不得把房门重新关上。
花花世界是这座城市最顶尖的娱乐会所,她记得她叫的是最顶尖的MB,但门口这个大腹便便,满面油光,头顶还秃了一片的地中海老男人,到底是是谁啊?
就在她愣神的一瞬间,地中海已经挤了进来,顺势就关上了门。
听见门响,夏婉心中也是“咯噔”一声,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你……你是谁啊?你走错房间了吧?”
“你不是缺男人么?我这就来满足你。”地中海一脸淫笑,朝着夏婉扑了过来。
夏婉对自己的酒量一向很有信心,但现在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她又朝后退了几步,不想脚下一软倒在床上,空气中的香薰不断勾着体内红酒的后劲。
身体内的燥热让她眼前一片模糊,意识逐渐被吞没的感觉,让她一阵心惊——
她已经没空去想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酒的问题,还是香水的问题,或许都有,地中海的眼中早已是腥红一片,甚至顾不上再说些什么,就犹如一头猛兽朝她压了下来。
夏婉拼命挣扎,却发现越挣扎,身体越燥热难耐,看着老男人在自己的身上,撕着自己的衣服,她从未像现在这样后悔过这个荒唐的决定。
“滴滴——”门卡刷过,门外袭来的寒意,让床上的两人动作都是一停。
夏婉打了一个寒颤,寒意逼近,地中海很快在一顿拳打脚踢后,被扔了出去。
夏婉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男人,熟悉的面孔让她在一时之间晃了心神,唇上勾起了一抹甜美的笑容,眼中也闪着粉红色的少女心,“萧慕庭,你终于来了。”
“哼!自作自受。”男人鼻息之间传来不屑的冷哼,目光扫过衣衫不整的夏婉,最后停在了那一抹不正常的红晕之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朝着窗边走去。
刚才教训那个禽兽花了不少时间,他的手刚搭在窗户上,身下就燃起了一点火丛。
夏婉不知面前男人为什么逃一样的朝着门外走去,她只知道自己等了一年,终于又等回了朝思暮想的男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冲上去一把抱住了男人的腰。
“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她几乎是撒娇样的央求着。
“夏婉,这是你自找的。”
冰冷的声音落在夏婉耳边却如同炎炎夏日中的一股冰泉,让她忍不住在这丝丝凉意中陷的更深,她沉沦在这带着凉意的寒潭中,失恋十七次的伤心欲绝顿时烟消云散。
她伸手环上了男人的脖子,唇边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软萌的声音轻轻落在了男人的耳中,“萧慕庭,我爱你。”
夏婉只觉着身上人身体一僵,紧接着是一片狂风暴雨,她再也忍不住娇喘出声,就这样浮浮沉沉,直到天色微亮,她沉沉睡去。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夏婉皱了皱眉,身上处处留着欢爱后的痕迹,酸痛的她几乎无法挪动身体,察觉到身边男人的气息,她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比女人还惊艳的脸,不愧是传说中的第一美男。
——不对!夏婉像是想起了什么,看了看床上的人,又看了看自己,一巴掌扇在了那张完美到极致的脸上,嘴上尖声叫道。
“唐少枫!怎么会是你?”
“闭嘴,吵死了。”
唐少枫还在美梦中,脸上无缘无故扇了一巴掌,顿时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女人,脸上也是微微一愣,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皱了皱眉。
夏婉已经不在意身边的男人是什么反应,她盯着床上那一抹鲜红色的痕迹,脸上说不出是哭还是笑的表情,心中有些怅然错失,一年了,终于还是回不去了。
唐少枫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眼神也有些意味不明。
想起昨夜在酒吧遇见她时,她搂着那已经不知是第几个小白脸笑着对自己说,‘睡不到萧慕庭睡谁都一样’的表情,心中就是一阵刺意。
“你别一脸要死不活的表情,反正你又睡不到萧慕庭。”
“你……”夏婉被他怼的有些哑口无言,下意识地反驳道,“那我也不想睡你!”
唐少枫眼中迅速闪过了一丝怒意,表面上却漫不经心地讽刺了一句,“那你想睡谁?是那些花着你钱还想睡你的小白脸?还是那个肥头大耳的猪八戒?”
夏婉从失落中回过神来,想起昨天来这里的本意,从包中拿出了一张支票,随手填了一个数字,扔到了床上,唇边又勾起了一抹甜美的笑意。
“你说的也是,我本来只想睡花花世界的假少爷,没想到睡到了花花世界的真少爷,传说中的第一美男?这么说我也不算亏。”
她说着,顾不上自己还是赤身裸体,径直走到旁边的浴室,裹着浴巾出来后,才发现床上的男人并没有走,忍不住嘲讽道,“拿了钱不就该走人么?你怎么还在这里?”
唐少枫斜靠在背枕上,点了一支烟,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抬眸笑道,“你偷了我的房卡,爬上了我的床,问我怎么还在这里?”
夏婉这才注意到这个房间的与众不同,除开那些已经半枯萎的玫瑰花,整个房间都是简洁的黑白色系,嘴上啧啧称奇,“不愧是外界盛传的花花公子,连住的地方都令人称奇。”
唐少枫似乎早已习惯了面前这个女人没个正经,随手掐了烟,支票在烟灰缸中燃起淡蓝色的火焰,轻轻吐出一句,“你倒是辜负了外界传说的绿茶盛名。”
“名声这种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夏婉无所谓一笑,转头捡起了地上的内衣,其实内心也不是不忐忑,只是睡都睡了,她也不想输了气势,尤其是在唐少枫面前。
既然这里是他的房间,她又径直拉开了床边的衣柜,随手挑了一件长衬衫和一件西装外套,腰带一系,就成了风情万种的衬衫裙。
唐少枫也不恼,看着自己设计的衣服换了一种风情,又好心提醒道,“洗漱台上还有一套没拆的化妆品,是今年还未发行的限量新品。”
夏婉倒是不客气,面前这个唐公子是花花集团的新任总裁,旗下除了花花世界这样的娱乐会所,同时还涉及到时尚圈的各行各业,他手中光是自己的奢侈品牌就有好几个。
难怪是万千女人的梦中情人!她不屑地撇了撇嘴,唐少枫只有一个让她在意的身份,那就是萧慕庭的兄弟,三个人自小一起长大,但她只认萧慕庭是青梅竹马。
一年前两人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偏偏在一场商业竞争中夏家害萧家破产,她一个吃喝玩乐的大小姐自然阻止不了什么,还以为上一辈的恩怨就是上一辈的事情。
等萧家父母因此接连去世,她才反应过来,她和萧慕庭已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这件事你不准告诉萧慕庭。”夏婉已经画了妆,穿上高跟鞋,回头才发现唐少枫不知何时也穿好衣服,等在她身后,差点撞了一个满怀。
听见这话,他眉头轻皱,“我一向会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到底。”
低沉而慵懒的声音中透着他天生的漫不经心,偏偏眼神中还藏着那么几分坚决。
夏婉心中蹭一下升起了一股火意,“唐少枫你别得寸进尺!你当初棒打鸳鸯的时候,可是打着不准给萧慕庭带绿帽子的名号,现在轮到了你自己,我看你怎么给他解释?”
“解释?我为什么要给他解释?你们不是早都分手了么?”唐少枫漫不经心地笑道,他确实是打着萧慕庭的名号赶走过几个小白脸,但他从来不觉着那是棒打鸳鸯。
夏婉拿起包就朝着门外走去,她现在最不想看见的就是面前这个人,但唐少枫就在她身边阴魂不散,两个人从会所的房间一路怼到了停车场。
“你有完没完!你管我去见谁!”
“我去睡谁!和你有什么关系!”
夏婉站在自己的车边,终于忍无可忍地发了火,“唐少枫你别以为睡了我,就可以是我的谁!从此以后我和你没半分钱的关系!”
唐少枫在大众面前一贯都是保持着浅淡的笑意,此时脸上却看不出什么表情,原本就如山如雾的眼睛,现在更是如同寒潭秋水,让人更加捉摸不清。
夏婉有些心虚,她见过这样的萧慕庭,却从未见过这样的唐少枫,冰冷的声音落在她的耳边,“把我的东西还给我,然后滚。”
她心中忽而闪过一阵莫名痛意,但想也没想就掏出了那张镶了钻石的“会员卡”,扔在了唐少枫的怀中,咬牙切齿地说道,“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
夏婉上车后才意识到自己身上还穿着唐少枫的衣服,不过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她油门一踩就离开了花花世界,完全没有注意到,草丛中闪过的白光与快门的声音。
两人折腾到现在,已经是下班高峰期,夏婉坐在车里,这才注意到她正堵在尚庭集团的十字路口,萧慕庭在唐少枫的帮助下,短短一年时间就东山再起,重建了这里。
尚庭集团广场前巨大的LED广告屏幕上,正播放着商界新秀萧慕庭与叶家千金订婚的消息,她呼吸不由一滞,盯着屏幕上那张让她念念不忘的脸,连绿灯都没发现。
车后响起了催促的喇叭声,她方向盘一打,就掉头开向了星悦酒吧,为了庆祝她从此终于不再属于萧慕庭,她一进门就把酒单上的今日推-荐全点了一遍。
就在她端着酒杯又哭又笑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竟然是夏雪打来的。
“喂,你在哪里?爸爸因为你上新闻被气到住院了,奶奶叫你过来。”
“新闻?住院?”
夏婉扔下酒杯,一手拦了一辆车,一手拿着手机翻到今日新闻,这才发现她和唐少枫的流言蜚语已经传到满天乱飞,她名声一向都不好,这下更是成为了众矢之的。
她撇了撇嘴,嘴上恭喜着自己又拿到了一个新成就——万千女人的头号敌人。
其实心中并不在意,反正他唐少枫万花从中过,她也不过是一片沾身叶,要不了多久就会掉下来,她只想知道,萧慕庭看见这个新闻是什么反应?
“奶奶在等你。”夏雪见她出现在医院门口就迎了上来,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夏婉看见她脸上的笑就觉着没什么好事,自从母亲去世后,她父亲一心都在继母和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身上,根本就没人管她,夏家唯一在意她的人就只有奶奶。
出于对父亲的客气,她还是先去看了病床上的夏峥,这才意识到事情比她想象的要严重,原本意气奋发的男人一下白了半个头发,身上插满了管子,陷入了昏迷。
“夏先生因为突发脑溢血住院,现在虽然抢救过来,但后半生可能要在病床上度过了,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医生匆匆交代了病情,就转身离开了。
夏婉这才看向奶奶,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继母尖酸刻薄的声音,“在外鬼混够了?现在知道回来了?看看老爷都被你气成什么样子了?”
“我上新闻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以前都没事,偏偏这次有事?”夏婉不屑地看了方兰一眼,不就是一朵白莲花,还以为自己看不出她们想干什么?
方兰也知道夏婉从小就算不上是什么名门闺秀,只能看向夏老夫人,装作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妈,你看她……非要气死我们不可。”
夏雪也帮腔道,“妈,你也别生气了,你难道不知道她是有娘生没娘养……”
夏婉听见这句话,下意识就想给她脸上来一巴掌,但生生压住自己的冲动,唇上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你也知道我从小没人管,那他为什么住院,怕是和我没关系吧?”
其实说这话时,她心中是隐隐作痛的,毕竟病床上那个男人看着也可怜,但想起自己被他们联手害死的母亲,夏婉的心又一次硬了下来,她不能输。
她并未错过方兰脸上的心虚,又漫不经心地笑道,“我早告诉他离狐狸精远一点他不听,非要牡丹花下死,所以住院这事,继母你是不是要付一半责任?”
“你……不要脸!夏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完了!”方兰让她这句话说的恼羞成怒,偏偏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只能口不择言骂道,“给我滚出去!”
夏婉这次再也忍不住,扬手就往方兰脸上扇了一巴掌,扇完之后脸上倒是异常平静,唇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什么都不说,安静地看着那两个人。
原本就一米七的身高,穿上高跟鞋更是高出面前两个人一大截,原本清纯甜美的脸因为唐少枫的新款烈焰套装也多了几分气势,何况她今天还穿了一身男装。
毕竟第一绿茶的名号也不是白来的,从小到大招惹她的女人无数,在吵架这件事上,夏婉还从未输过,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又想起夏雪见到她时脸上那一抹得意的笑意。
出于女人精准的直觉,她冷眼扫过夏雪,看见她面上闪过的心虚,突然嫣然一笑,“其实我并不知道昨夜是不是妹妹给我下的药,但还是要谢谢你。”
夏雪的脸色果然一下就变得惨白,捏紧的手心透露着她的不甘心。
这句话让她无论是承认与否,都变得没有意义,毕竟让夏婉上了新闻的并不是她买通的那个老男人,而是她心心念念了多年的唐少枫。
夏婉心下已经了然,但她只想打击夏雪,并不想和她纠缠,又看回方兰,冷声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滚?别忘了夏家的别墅以前是我母亲留下的。”
方兰没想到自己竟然招惹了这么难缠的一个主,一回头就抱上了床上的夏峥。
“老爷啊,你倒是醒过来看一看啊,你这一病,夏婉就要赶走我们娘俩啊,不知道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她嘴上哭天抢地,眼睛还不忘朝着夏老夫人那里瞟。
夏婉眼中全是不屑,她是不喜欢这样恶毒的自己,但见过太多豪门变故的她早已明白,如果这次低头,最后赶走的人一定会是自己,夏家就彻底落在那母女手中了。
奶奶从头至尾都没有说话,这让她比那两个人更快意识到,光顾着讨好奶奶是没用的,那两朵白莲花段位再高也是白莲花,奶奶要的并不是只会博取同情的人。
她逼着方兰说出赶走自己的话,就是让奶奶意识到,夏家落在这两个女人手上的下场。
“我从未说过要赶走你们,尤其爸现在还躺在病床上,你这样折腾他心里上不会过不去么?”夏婉淡淡瞥了一眼床边上的戏精,终于正色起来,说出了奶奶一直等待着的那句话。
“现在爸躺在病床上,我自然会照顾好家里的一切,您就放心享清福,至于方姨,只要她日后能照顾好爸,我自然也不会亏待了她和妹妹。”
精明如夏老夫人,等到现在,最后只是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大获全胜的感觉也不过如此,夏婉垂下头,奶奶临走时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从此夏家大业就担在了她的肩上,她知道,争夺地位容易,但要如何守住这个地位——
心中一点谱都没有,吃喝玩乐多年,她现在要面对的是家大业大的唐家,如狼似虎的萧家,还有那些她说都说不上的家族和企业……
就凭她那点小聪明和小伎俩,迟早要翻船,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山大压力扛在肩上,夏婉叹了一声气,突然想起星悦酒吧那一桌未喝的酒,找了一个回去拿车的烂借口,她出了医院,又打车回到了酒吧。
“今朝有酒今朝醉。”她朝着酒吧顶级VIP包厢走去,刚走到门口,就察觉到吧台边袭来一阵寒意,她下意识地皱了皱眉,抬起头才发现——
坐在吧台边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并不是唐少枫,而是……
很久未见的萧慕庭。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