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异能 > 绝品修仙狂少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绝品修仙狂少

绝品修仙狂少

一代仙帝重生繁华都市,不料成了个窝囊的上门女婿,老婆不爱,岳母不疼,有毒的小姨子天天作妖,可金鳞岂是池中物,风云际会,扶摇直上,王川一朝翻身,却令美女总裁倒追,傲娇千金抢婚……这世上兴许没有神仙,但有着神仙一般的日子……

精彩章节试读:

《绝品修仙狂少》 免费试读

“王川,你什么意思?”
阳光置业大厦总裁办公室内,林小曼穿着白色衬衫靠在沙发上,乌黑的长发披在肩头,精致的妆容恰到好处,双眸之中袒露着无尽的怒意,紧紧盯着桌面上的离婚协议书!
林小曼的对面,王川穿着一身保安服,环抱着双臂,一扫往日的颓丧维诺,带着一副傲然之势,成竹在胸。
王川是林小曼的丈夫,虽然有夫妻之名,可是没有夫妻之实。
“签了吧,签了之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王川淡淡说道,波澜不惊。
这一瞬间,林小曼觉得王川变了。
她哪里知道,今天开始,王川已经不是“王川”了,而是从修真世界重生而来的仙帝!
错觉!
没有任何回话,林小曼一把抓起离婚协议书,撕了个粉碎,丢进了垃圾桶,看着王川高傲的冷笑一声,说:“王川,想和我离婚,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你想怎么样?”
“想离婚也可以,拿出一百万当做我的青春损失费,否则你休想!一百万,你有这个本事拿出来吗?”她一边说,一边冷笑的看了王川一眼。
倒不是林小曼想和王川在一起,只是觉得,这家伙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平时窝囊废的样子,唯唯诺诺的,现在还敢在自己面前嚣张了?
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了!
林小曼,滨江县一枝花!
标准的白富美,追她的男人能绕县城一整圈。
可即便如此,林小曼还是听了爷爷的话,嫁给了王川这个废物。
王川再怎么不争气,母亲和哥哥再怎么吹耳旁风,她也从未有过离婚的打算。
林小曼除了诧异之外,感觉到了一股羞辱之意。
王川这个扶不起的阿斗,居然真的有勇气和胆量提出离婚,她这么优秀这么漂亮,王川能娶到自己,简直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想在协议书上签字,但她克制了。
因为……自己不能……
王川也愣了一下,按照记忆来看,林小曼应该巴不得将王川踢走,怎么会不同意呢?
不过既然林小曼提出了条件,答应就好了,区区一百万算什么,王川曾经可是弹指摧毁星辰的仙帝!就算林小曼想要自己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只要给他时间,也能做到。
“好,我答应你。”王晨伸出一根手指说道:“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另外,我对你的家产没有任何兴趣,我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什么!
答应了?
林小曼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想来,这个家伙也只是来自己面前逞口舌之快吧,别说是一百万,就是一万块钱,他也没本事赚到。
“一个星期?你在和我开玩笑吗?王川,人贵有自知之明,别不识抬举,你现在跟我客客气气的道歉,我就当你是喝多了酒耍酒疯,不和你计较。”林小曼气的发笑。
“道歉?便是那九天仙女下凡,也得在我面前俯首,你这点姿色,何故那么高傲?”王川不屑的瞥了林小曼一眼。
这眼神,这语气?
林小曼都惊呆了,可她正准备发作,敲门声渐起。
“哼!”
林小曼冷哼一声,平复了下心情,看着门口道:“进来。”
房门推开,一个梳着大背头,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他是公司副总,陈俊!
在公司内刁难王川的人之中,陈俊首当其冲,同时也是林小曼的追求者,刁难王川纯属嫉妒,因为林小曼时不时会关心一下王川,对他从来都漠不关心。
在公司里,王川的身份只是林小曼的远方亲戚而已,再加上林小曼一家对王川态度恶劣,也使得公司上下,看到王川就想狠踩两下,以此来讨好老板。
刚一进门,他便看到了王川,随意的摆手说道:“王川,你一个保安在这里做什么,我要你表姐谈事,你给我滚出去。”
“表姐?”
王川嘴角露出了一丝弧度,冷笑道:“我在和我老婆谈事,该滚的是你这个外人,你没有资格让我动手,识趣转身,右转。”
右转是卫生间,意思很明确!是让自己去吃翔啊!
陈俊愣了一下,立刻变了脸,怒骂道:“瘪犊子,我看你脑袋被门夹了,竟敢让老子滚……”
吃屎二字,没好意思说出口。
陈俊刚抬手,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王川居然率先给了他一把大嘴巴子,巨大的力道使得陈俊无法站稳,连连在原地旋转两周,口鼻飙血,靠在了墙根上。
“辱我者,死!”
林小曼都傻眼了,结婚时候两人有过协议,在公司内不允许戳破两人的关系,王川一直没敢对人说自己是他老婆,可就在刚才,他居然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
更为让人诧异的是,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霸气!冲动!凌厉!
林小曼觉得王川今天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仅捅破了关系,还打陈俊,陈俊是公司副总,要是被其他人知道……
且不提这个,一个保安,打了副总,这在任何公司,都是不可能出现情况吧。
“王川,你怎么能打……”林小曼此时,忽然发现自己说话的语气不自觉的变了,好像是看着这个懦弱的男人,竟然有点怕了的感觉。
不行!
绝不能让这个男人骑在自己的头上,一定要给他点教训!
“王川你放肆!你在这发什么疯!你、你想干什么,别过来,站在原地……”林小曼看着正走过来的王川,刚提起来的一口气,又被莫名的压了下去。
可是,王川哪里听她的话,一步步逼近,面色变得刚毅起来,身上一股强势的气息,根本不是装出来的,倒像是是与生俱来的一样。
她抬起手,想要教训这个在自己面前苟延残喘,靠着自己家才能活下去的男人。
可此时,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便落在了她的手腕上,轻轻一拉,她一个重心不稳,扑进了王川的怀中,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两人的双唇便亲密接触在了一起。
林小曼瞪大了双眼,呆立当场
哪个女人不希望有个宽广的怀抱可以依靠?哪个女人不幻想有那么一天他驾着七彩祥云出现?
可偏偏结婚三年以来,王川从来不敢碰他一根手指,更别说如此过分的举动了,这可是她的初吻!却给了这么个废物点心!
她很想挣扎,可不知为何,浑身仿佛被雷击了一样,软绵无力,竟有点不想分开。
短暂的几秒钟过后,林小曼才如梦乍回般的推开了王川,羞涩地转过身去。
王川这才回头看着呆若木鸡的陈俊,得意的说道:“你,还不滚?难道想在这里看着我,教训我老婆吗?”
陈俊目瞪口呆!
可此时竟然有一股莫名的力量,驱使着他的双腿想要逃跑。
好白菜怎么会被猪拱了?
这不合常理!
不科学!
一个保安,打了自己这个副总,还吻了……
自尊,优越感,荡然无存的陈俊,恼羞成怒!明明自己各个方面的条件都比王川好了数倍,怎么会怕这个臭吊丝保安?
还有,难道真的,他是林小曼的老公吗?
可不然王川一个三巴掌打不出响屁的人,他怎么敢这么做……
“林总,这臭小子说的是真的吗?你是她老婆?”陈俊早就觊觎林小曼很久了,今天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林小曼的腰肢,还被王川搂着,他的另一只大手,从后面牢牢掌控着自己。
女人有点情不自禁的冲动……可之前对王川窝囊的印象烙印在心底,令她保持着最后的清醒。
林小曼整个娇躯仿佛要软了下去,全身的力气正在逐渐被抽空。
“再不滚,你得死!”
“呸!林总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样的废物。”陈俊吐掉了口中的血沫,慢慢从墙根站起来,怒视着王川道:“你等着,我弄死你个小瘪三!”
陈俊酷爱健身,练过跆拳道,如果不是偷袭,自问对付王川绰绰有余!
终于有机会在女神面前表现表现了。
王川不屑一顾的淡淡一笑,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女人,道:“我不想对女人动手,下次,你也最好机灵点。”
林小曼盯着王川,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喘息都变得有些粗重起来。
“败类找死!”陈俊高呼着冲了上来,但他却没发现,身旁的花盆稍稍挪动了一下位置,他刚一跨步就绊到了,整个人失去了重心的支持,噗通一声,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一颗牙齿从口中飞出,滚落在一旁。
而与此同时的是,王川只是轻轻的看了一眼那花盆。
“再有下次,你不会还能爬起来。”
王川冷冷扔下一句,也放开了林小曼,径直从陈俊身上跨过去,走出了办公室。
林小曼幽幽叹了口气,淡淡说道:“马上十一点了,收拾一下,送我去见客户。”
“林总……”陈俊欲哭无泪,“难道不报警吗?”
“不用了,正事要紧。”
陈俊:“刚才那小子说的……”
“是真的!我是他老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林小曼心头一阵怒火,几乎是咆哮的喊了出来。
……
走出大厦之后,王川来到了对面的河滨公园,脑海之中搜索着赚钱方法,来钱最快的就是赌石了,刚好滨江县就有赌石市场,只是以王川现在的修为,还没有办法看穿任何东西,想要依靠着赌石赚钱,必须要先提升自身修为。
如今的地球,已经是末法时代,灵气稀薄的可怕,想来他就是整个地球唯一的修真者了,这个河滨公园倒还凑合,草木茂盛,稍微有点灵气,刚好可以吸收一下。
还未找到盘坐的地方,王川便被一位练功的老者三人吸引到了。
其中一个看上去像是保镖打扮的壮年男人,抱着一个木人,那木人仿照活人筋脉,每一个穴位的位置都有红点,老者则双手捏着剑指,不断的点动着红点所在的位置,更重要的是这老者的丹田之中,竟有一丝内力。
“哎,学什么不好,偏要学这残缺的三十六天罡指穴法。”王川摇头叹息道。
“臭小子,看还不行,竟敢胡说,我打断你的腿!”突然,一旁站着的另外一个保镖怒骂了一声,挽起袖子朝着王川大步走来。
“阿豹,休得无礼!”听到动静,周养天停下,叫停了保镖。
保镖一脸不悦,回头望着周养天说道:“周老,这小子……”
不等他把话说完,周养天便信步走到了王川跟前,和煦的抱拳笑道:“小兄弟学过天罡指穴法?”
王川淡淡回道:“这天罡指穴法,乃是南宋末年白云禅师所创,禅师寿终正寝不过四十八岁,并未将完整的指穴法记录下来,你所练的,不过是后事人补充的罢了,看上去天衣无缝,实际上杂乱无章,我看你已经受到了指穴法的反噬了。”
周养天吃惊的瞪大了双眼,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三十六天罡指穴法,可是峨嵋临济宗的秘传功法,常人根本无从知晓,他也是年轻时候偶然被传授的,依靠着指穴法才成为业界的武学泰斗,这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青年,居然能看到困惑他多年的后遗症。
不是瞎猜的就是真的知道。
周养天心里最清楚,受到反噬的事,他没跟任何人提过。
“敢问先生贵姓?”周养天抱拳问道。
“我叫王川,你我不用废话,你给我一百万,我告诉你完整的指穴法,同时再帮你祛除掉体内的后遗症,如何?”
王川觉得,自己实在是受不了那女人,虽说有点姿色,但那又如何。不过自己这幅身躯确实是依靠她活了很多年,想自己一代仙帝,纵横寰宇,有仇必报,有恩也必报,拿到一百万给她,从此两清!
眼前这人在凡人中,有些气势非凡的样子,想必能拿得出一百万来。
周养天脸色微寒,刚想发作,可转念一想,此人看似狂妄,倒也算心直口快,不过一百万而已,若是真的可以得到完整的指穴法,又能祛除体内的后遗症,其价值何止千万。
“若是王先生真能做到,别说一百万,就是一千万我都给你,但你得先让我看到点眉目。”
“好,伸出右手来。”王川淡淡说道。
周养天的右手刚刚伸出,王川便一把握了上去,一缕真气顺着手腕进入了周养天的体内,刹那间便通达了周养天的四肢百骸,筋脉之中拥堵的气血,居然有了片刻的通顺!
周养天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这种感觉……
就好像是体内脉络之中有无数蚂蚁在爬动一样,酥麻发痒,堵塞的筋脉以及血管中的血栓,都一下子通透了,但是这种感觉就在一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明显是王川收功了。
当年,周养天在峨嵋临济宗学习天罡指穴法的时候,曾经就被青云禅师指点过,当时也是被青云禅师握住手掌,才有的这种感觉,但是青云禅师单单运功就长达五分钟,可是眼前这个青年,简单的弹指一瞬,就达到了和青云禅师一样的地步,而且如此年轻。
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不看表面,看疗效!
这年轻人,了不得!
倒有点像,内劲大成,能外放的宗师高人。
可是,这个年纪……
果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要是被青云禅师知道了,棺材板恐怕都按不住了。
周养天难以掩饰内心所翻滚起的惊涛骇浪,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内功的造诣居然达到了如此的境地,这在武林上可是大宗师了!
二十多岁的大宗师,从未听闻过,大宗师可都是能够开宗立派的大人物!
在武林上,分为外功和内功,也分先天与后天,几乎所有武者,都是后天境界,只有少数的人可以达到先天境界,据说先天境界就可以刀枪不惧,哪怕是出膛的子弹也无法伤及分毫。
“怎么样?一百万可以给我了么?”王川一脸淡然,没有丝毫波澜的说。
周养天使劲咽了咽口水,神色渐渐恢复平常,抱拳躬身道:“王先生,老朽受教了。”
话了,他微微侧目,冲着身边的保镖,命令道:“阿豹,去取钱来。”
“是,老爷。”
阿豹应声而去,一路小跑。
“王先生,您何时愿意给老朽治病?”周养天试探性的问,难怪王川的态度如此的倨傲自信,大宗师的脾气一般都非常古怪,如果像个三岁孩子般反倒有假。
“今天不行,明天晚上吧,你给我地址,明晚我去找你,放心好了,本……我既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做到。”
开玩笑,仙帝的承诺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有的,当年两大仙尊,为了得到王川的承诺,可是大打出手,连续摧毁了数个星系才获得的口头允诺。
……
“阿豹,查一下王川先生什么来历。”周养天小声说道。
“老爷,刚才取钱的时候已经吩咐人查了,很快就能来信。”话音刚落,阿豹的手机就响了,他接通电话,放在了周养天的耳旁,电话里传递出了一个柔弱的女声:“王川,滨江县本地的人,阳光置业保安,根据户口登记,他和阳光置业的老总,林小曼是夫妻关系,好像是上门女婿,但是他没有阳光置业的股份,这家公司,目前陷入困境了……”
“大隐隐于市啊,若这人不是骗子,我孙女若涵的先天之病,兴许就有希望了……”周养天悠悠然叹道。
周养天继续行气运转小周天,竟然比平时顺畅了不知道多少倍,感觉像是要飞起。
听完了阿豹的话,周养天默默的转头,看向了阳光置业的大厦,眯着双眼说道:“那咱们先拿出点诚意来吧,竞标的事情你去办妥,务必要让阳光置业拿到那个项目。”
“是的老爷。”
“吩咐下去,让他们做做样子就足够了。”周养天捋了捋胡须,继续说道:“此外,以王川先生的名义,入股阳光置业,这要等他们拿下天凤花园的物业之后再做。”
“老爷放心,阿豹一定办妥。”
离开公园之后,王川便打车回到了林小曼家,需要的一百万拿到了,所以修炼的事情就不用着急,还需要多赚点钱来购买一些玉石之类蕴含灵气的物件,这样比起自己吸收这稀薄的灵气提升修为,要快上好几倍。
回来家里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要等林小曼回来,出钱离婚。
如果是平时,下午的时间,林小曼是不会回家的。
但是就在昨晚,林小曼的哥哥林兴,捅了篓子,仗势欺人,把人家打进医院了,约定的下午三点要和受伤一方的家人,在家里谈赔偿的事情。
林兴不仅仅是个纨绔子弟,还是一个典型的妈宝男,二十五岁的人了,整天就知道泡妞玩游戏,一天天的不务正业,这也是他继承不了公司的重要原因,偏偏还遇到了一个宠溺他的老妈,林小曼不止几次想要管教管教不争气的哥哥,可都被老妈给挡了下来,索性到她也懒得管了,就这样一直搁置着。
刚刚进门,王川就看到林兴坐在沙发上玩平板,他也抬头看了一眼,随意的说道:“王川,去,给我弄杯手磨咖啡,完事给我打盆洗脚水。”
“你在命令我?”王川眉头一拧,双眼冷冷的盯向了林兴。
堂堂的紫阳仙帝,居然被人使唤,要手磨咖啡和洗脚水?简直不知死活!
“我说我要手磨咖啡,再给我打盆洗脚水,我犯脚气了,痒!”林兴没好气的白了王川一眼,继续盯着手中的平板,快速点动着。
林兴这样的人,完全不入王晨的法眼,都懒得和他说话,面无表情的坐在了真皮沙发上,顺势翘起了二郎腿。
林兴等待了几秒,见到王川不为所动,顿时就不乐意了,他把平板往沙发上一摔,指着王川发怒道:“王川,我跟你说话不好使了是不是?你还不去?是不是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卧槽,你的脚还敢放在茶几上,你知道茶几多贵吗?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王川默然无语,只是回头冷冷盯着他,只要王川想,动一动手林兴就是死人了。
“最好,滚出我的视线!”
林兴愣了一下,捋了捋袖子,心情本就不好的他,此刻便立刻爆发了,他撸起袖口边走边骂:“看来你是三天不挨打,上房顶揭瓦,我得让你知道知道家里到底谁说了算!倒霉玩意!”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