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异能 > 都市异能仙少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都市异能仙少

都市异能仙少

上门女婿不如狗,弃婚的高阳,被婆娘千里追婚。却不想,酒吧遇险。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高阳获得了大帝传承。九种异能,遍地开花,成就无上辉煌。

精彩章节试读:

《都市异能仙少》 免费试读

江北市零点酒吧,高阳喘着粗气,小心翼翼的坐在酒吧角落里。
他已经逃了一千多公里,可还是打心眼里觉得恐惧。
他害怕,害怕突然有人扑上来,把他套进麻袋里,带回燕京高家。
高阳划开手机里的地图,觉得自己有必要继续跑。这次地点定在大兴安岭,出发时间设为十五分钟以后。
“臭娘们方骆冰,折腾死老子了。想让我娶你,门都没有。”高阳恶狠狠的骂道。
都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但好歹有十分之一二好运的时候。可自从高方两家,决定履行婚约,让高阳娶了方骆冰以后,这日子就没一天舒坦的。
摸摸钱包里仅剩的一千多块钱,再想一天前不堪回首的画面,高阳咬牙切齿。
“就是可怜那小明星了,为了我白白挨了那娘们一拳,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高阳叹了一口气。
想他一个燕京顽主,商业巨擘高家的唯一少主,生下来就坐拥千亿家产,玩个三流小明星还算事么?
却万万没想到,被同样拥有亿万家产的方家大小姐方骆冰堵在了酒店门口。同行的还有高阳的爹妈。
其实被捉奸在床也就罢了,这样是平时,哥们低个头认个错,关几天紧闭,出来以后又能继续挥金如土,根本不算事。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第二天就要跟方骆冰结婚了。
高方两家,都是燕京的名门望族,继承古武传统。这要是放在一百年前,妥妥的武林世家,威震八方的那种。
两家联姻,那是从祖上就定下的规矩。目的就是为了强强联手,有朝一日能跻身一流世家。
本来按规矩,这事也轮不到少主高阳的头上。但偏偏这一辈单传,这都把旁族算在内,全家族有资格的干这事的,就一个男丁,也就是高阳。
高家出了少主,方家自然是不能让旁系来结婚了。于是这事就落到了方家大小姐,方骆冰的头上。
方骆冰虽然是个女孩,但却是个天才。武道上同辈几乎没有敌手,商战上也把家族企业打理的井井有条。
再看高阳,武功平平,眼看着就而立之年了,还没经手一个公司。撩妹泡妞的本事倒是一个顶三,留学回来以后更是变本加厉,女的玩了不少,事业却没有任何成就。
用方骆冰的话来讲,高阳一事无成,也就生了一副好皮囊,这样的男人根本不配嫁给自己。结婚以后,约法三章,哪也不能去。除非他能打得过自己,就任凭高阳为所欲为。
在这种强烈的对比下,高阳毫不犹豫的跑了。打的过母老虎?怎么可能!除非自己有一万条命。
逃婚是高阳唯一的选择,所以在他被捉奸在床的当天晚上,哥们就收拾东西跑了。
没错,就是逃婚!
想到这,高阳再次长叹,只觉得胸口憋屈,这口恶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
相对于出恶气来讲,更严肃的事,高家和方家肯定会派出大量人手追捕自己。这要是被抓回去,结局可想而知。
高阳浑身一颤,妈的,现在就得跑。
“先生,一个人么?。”突然,有一个女声在高阳的耳边响起。
抬头一看,是个小美女。
怎么?艳遇的节奏?
酒吧的灯光虽然暗,但高阳还是能看清美女的样貌。
美女穿了一条牛仔短裤,大长腿笔直纤细。上半身一件黑色T恤,胸口印着Supreme的LOGO,简约大方。
在往上看,是一顶黑色鸭舌帽,帽檐压的很低,跟高阳一样,左顾右盼了好半天,表情惶恐不安,不等高阳拒绝,就坐了下来,眼睛盯着酒吧门口,似乎有人正在追她。
“小姐,我不约的。这空位很多,要不您坐在那去?”高阳指了指旁边的空位。
这要是平时,面对这等极品美女,别说是被搭讪了。哥们不主动下手,都算女孩捡着了。
但是他今天是真没兴趣,鬼知道方骆冰的人什么时候会到。别影响自己逃跑大计,才是最重要的。
“你误会了。”女孩俏脸一红,显然有些害羞。她往旁边挪了挪,小声解释道:“不好意思先生,全酒吧就这个地方不容易被人发现。有,有人在追我。”
听到这,高阳瞬间明白了。怕是这小妞碰见坏人了,来这躲一下的。
“那行吧,同为天涯沦落人,喝什么,我请你。”高阳说道。打了个指向,叫酒保过来。
女孩见此,赶紧摆手,说自己什么都不喝。左顾右盼了几圈,松了一口气,跟高阳借手机,说打个电话。
对于美女,高阳永远是有求必应。二话没说,就把电话递过去了。
美女快速拨通一个号码,低声说道:“是我,孙静怡。我在江北市,你们快来救我,金文要杀我。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到什么时候,不过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他得逞。你放心,九宝仙缘还在我手上,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孙静怡边说边哭,带雨梨花般。听的高阳是满脸蒙蔽,草,还九宝仙缘,拍电影啊,什么情况。
刚想到这,酒吧门口一阵骚乱,十几个西服男冲了进来。
高阳刚要问是不是找孙静怡的,就有一个软绵绵的身子压了过来,两座山峰异常敏感。紧接着一张柔软的红唇就直接亲了过来,同时还有孙静怡的声音:“求求你,帮我个忙。”
这个忙,得帮啊!
况且还是一大美女,投怀送抱,哪有不要的道理。
二话没说,高阳就迎合了上去。哥们顺手往上一抬,孙静怡的半个身子就栽进了他的怀里。
这套路,轻车熟路啊。
美女的嘴唇有点软,有点香,还有些甜。
可怎么仿佛有东西,顺着他的喉咙掉进了嗓子眼呢?
再看孙静怡,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料到高阳竟然这么无耻,狂占她便宜。
她本来只想躲过冲进酒吧的追兵,却不想,被高阳咬住了嘴唇,还大有把舌头伸进来的意思。
一瞬间,孙静怡就怒了。完全把追兵的事抛在了脑后,推开高阳,一巴掌甩了过去:“流氓!”
“靠,这他妈不是你让我……”高阳也怒了,搞什么鬼,不是你主动钻进老子怀里的么。
可话没说完,就有一双大手拉住了他的衣领,把他连人带桌子都给掀翻了。
“哎呀我操!谁啊!”高阳爬起来就骂。再抬头确是三四个男人停下了脚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高阳:“还有他也给我抓了!”
至于孙静怡,早就顺着酒吧后门跑了。
高阳不傻,一打眼就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这几个男的显然是奔着孙静怡来的,而自己被当成了孙静怡的同伙。
高阳心里这个气啊,哥们最近是不是冲了哪路神仙,撩个妹都能出事。
“别动手,我根本不认识她,就单纯撩一下,懂么,这是酒吧,就撩一下,撩妹的撩。”高阳支支吾吾的解释,脚步却不退反进。
话音刚落,他就直接动手,一拳打了出去,先干倒一个再说。
高阳虽不是什么武道天才,但也算自幼习武。手上三脚猫的功夫,虽打不过牛逼的兵王,但对付一般级别的货色完全够用。
几个回合下去,哥们就打完跑了。
去哪?
当然是追孙静怡了,这小美女把自己当成了挡箭牌,还赏了一巴掌,此仇不报非君子啊。
至于怎么报?
当然是扒光了扔床上,米西米西了。
可出了酒吧后门,高阳就停下了。脸色异常铁青,后背直接出了一片冷汗。
顺着他的眼睛向前望去,七八辆奔驰将酒吧后门的小胡同彻底堵死。三十几个西服男表情阴冷,站在一个青衣老头的身后。
孙静怡就站在他们的面前,一只手捂着胸口,嘴角鲜血直流。她回头惨笑着看了一眼高阳,摇了摇头。
高阳整个人都方了,他心跳加速,好像随时都会从嘴里蹦出来,身体僵硬,仿佛被毒蛇锁住。
这几个西服男不足为虑,让他有如此感觉的,是这个青衣老者。
他绝对是古武世家的人,而且武道修为极高。因为这种感觉,高阳曾经体会过一次,那还是十年前,误入家族禁地的时候。
“杀了他!”青衣老者低吼一声。
高阳心跳猛的一颤,一股死亡之意遍布全身。
“草拟吗的,凭什么杀了我啊。老子可是高家的少主!”高阳心里怒嚎,但却怎么也张不开嘴。他知道,这是两者实力相差太大的结果,他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早知如此,就他妈不跑了。就算跟方骆冰成亲,也好比小命丢了啊。要死了!这次是真的要死了!
“放了他,我跟你们走。灵元的事和他无关,他只是一个路人。”关键时刻,孙静怡说话了。
她看着青衣老者,几乎是咆哮的:“宋长老,难道你想逼我自尽么,灵元就在我的体内,如果我死了,他就会立刻消失。三年,我要你保我孙家三年,我便自愿将灵元交给你宋家,否则,就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得到。”
说完,孙静怡就作势拍向自己的头颅,看的青衣老者一脸紧张,连忙说了句好。
一瞬间,那股被锁定的气息便瞬间消失,高阳的身体瞬间恢复正常。
“我……”高阳欲言又止,看着面色凄惨的孙静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说实话,他很想帮助孙静怡,但他知道,自己出手只有死路一条。
但他不甘心,比他从高家跑出来还要不甘心。
他活了二十八年,从未感觉到无助。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弱小,仿佛蝼蚁。这一刻,他渴望得到力量,哪怕是将灵魂卖给魔鬼。
他想救这个姑娘,救这个肯用自己的生命,换他一命的孙静怡。
尽管两个人是第一次见面。
“这不怪你,是他们太强大了。”孙静怡看穿了高阳的心里,惨笑着说道:“如果你愿意,可以去松江市的青稞集团找一个叫李建国的人,他是我的朋友,可以保你荣华富贵。如果有缘,咱们三年后再见。”
“滚,快滚。我们李总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再不滚我就不客气了。”松江市青稞集团,高阳被三五个保安轰了出来。
他倒是想动手,可不远处就有两个巡逻警察。眼睛时不时的瞥过来,似乎就等着高阳闹事,把他带走呢。
“狗眼看人低,你们几个给我等着瞧,有你们后悔的!”高阳放了句狠话。
在松江市他举目无亲,兜里还一毛钱没有。想她孙静怡给自己画了一个大饼,把他骗到松江市,说什么荣华富贵,都他娘的扯淡。
想到这,高阳一脸丧气,后悔从家跑出来。但转念一想方骆冰,就后背直冒冷汗。
“头大了碗大个疤,这要是回去,可就连男人都做不成了。我高阳好歹一爷们,就不相信在松江市混不下去。”高阳下定决心。
哎呦!
决心没下完,一股酸楚感自丹田向上串,直接顶到了天灵感,疼的高阳浑身打颤。
自打和孙静怡接吻,感觉有什么东西滑进喉咙以后。高阳就觉得浑身不对,尤其是脸,摸一把似乎比前一天大了很多。
疼痛几秒钟后渐渐消失,高阳恢复了正常。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瞧了一眼盯着他的保安,骂了句晦气走了。
去哪?不知道,反正不能离青稞集团太远。孙静怡这小妞耍了哥们,这个仇得报。
咕咕两声!
肚子饿了。
摸了摸干瘪的裤兜,高阳苦逼了。
吃什么?只能是霸王餐了。
找个客人少,服务员少的地,吃完一抹嘴就跑,没人追的上。
走了没有三百米,高阳停下了。正前方是一家门脸不大的饭馆,叫玲玲拿手菜。透着玻璃门往里看,只有一个女的坐在收银台后面,估摸是老板,长得还挺漂亮。
等了五分钟,没有第二个人出现。老板、厨子、服务员,八成都是这一个人。
“老板,鱼香肉丝,大碗米饭。”高阳推门就进去了,屁股没坐下就点菜。他挑了门口的位置坐下,还额外要了瓶矿泉水。
“稍等。”女老板起身招呼,转身就进了厨房。
饭馆的情况就如高阳猜测的那样,一人店。三下五除二饭菜就做好了,可端上来,高阳这脸就黑了。
色香味,一个没有。尝了一口,咂咂嘴,高阳直接吐了,盐放多了,这饭没法吃啊。
高阳哭笑不得,暗道怪不得这店没人。把菜做成这样,能有人才怪。
“对不起啊老弟,厨师请假了,这顿饭算我请你的,不要钱了。”女老板看出了高阳脸色的变化,十分尴尬。
反倒是高阳心里一喜,不要钱啊,不用吃霸王餐了。妈的不就是咸了点么,多喝水就行了。
点了点头:“看你长的好看的份上,哥们今天认了。”
说完,开始闷头吃饭,三口两口下肚,还打了个饱嗝:“说好不要钱的啊。”
女老板哭笑不得,这么难吃你都吃,合着你就这么饿啊:“放心吧,老弟,真不要钱。我这饭馆也开不了几天了,权当做好事了。”
“开不了几天?厨师跑了?美女,我也是厨子,要不你雇我?”高阳吃饱了,就开始思保暖了。
当然,这话有点吹牛逼。他一公子哥,哪会做饭?要不是虎落平阳,这破饭馆,他看都不会看一眼。
没说完呢,门外进来人了。三五个壮汉,进来就砸东西。带头的更是一脸横肉,盯着女老板吼道:“赵玲,彪哥的话你当放屁是吧。说了三天内,要么交上一万块钱保护费,要么就停业滚蛋。这都第四天了,你不拿钱,也不滚蛋。什么意思?”
“张虎,你少吓唬我。这钱我肯定不能给他,你回去告诉陈继彪,别人怕他,我赵玲不怕。”赵玲腰板一挺,是丝毫不退让。反倒是往前走了一步,跟张虎对峙。
再看张虎,反而一改怒色。低头看着赵玲,满脸玩味:“赵玲,不是彪哥不懂得怜香惜玉。实在是你不识抬举啊,你说你要是肯做彪哥的女人,何必在这挨累。”
说完,故意向前走了几步,逼的赵玲不得不后退:“张虎,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我想干什么老妹你还不知道么?”张虎嘿嘿一笑,满脸邪气:“大家都是老乡,我张虎可以帮你一把,彪哥那的一万块钱,我帮你出了,不过代价嘛。”
说完上下打量着赵玲,仿佛一头饿狼。
“你,你混蛋。”赵玲怒道,她也不是小孩,哪能不明白张虎的意思。抬手要打人,可手还没等打出去,就被张虎给抓住了。
张虎邪念大起,顺势一拉,直接就把赵玲给拉向了怀中:“哈哈,赵玲,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事到如今,高阳算是看明白了。不是说这店没客人,是有人搞事情,逼得人开不下去啊。
不过这小子胆子有点大,求钱还求色。况且还是老大看上的女人,未免太不懂规矩了。
“草,把手给我放开。”高阳骂了一句,这个忙他得帮啊。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