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异能 > 都市仙王崛起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都市仙王崛起

都市仙王崛起

养父突遭车祸意外身亡,家族集团被人瓜分殆尽。豪门大少被迫住进贫民区,又遭昔日仇人无情打压迫害,手脚尽废,奄奄一息! 绝望之际,秦天意外获得逆天传承,从此世间再无废少,只有王者霸气归来!

精彩章节试读:

《都市仙王崛起》 免费试读

大雨滂沱,无情的砸在秦天身上。
此时他的心亦如这狂暴的冷雨,正在经历着毁灭般的疼痛,他如同一只蠕虫在这昏暗的巷子中蠕动前行,悲惨的,他被几个混混打折了四肢,甚至连仇家是谁都不清楚。
他本是魔都豪门的公子,号称魔都四少的秦少,可养父突然出了车祸不治身亡,家族集团也瞬间被瓜分殆尽,他和他的母亲更是流落到贫民区苟活。
母亲从此抑郁成疾,只能在家中或者疗养院休养。为了能让母亲早日恢复,秦天求着往昔的兄弟帮一把手,也都被冷眼看待,拒之门外。
巨大的现实打击,让秦天从高高在上的豪门大少堕落成屌丝一名,他终于认清现实,找了一家酒吧当服务员,靠着微博的收入,仅仅只够他和母亲两人的生活费。
但自从豪门四少的王少东知道他在酒吧当服务员后,每个晚上他都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到酒吧聚会,扬言给秦少“捧场”,实则羞辱与嘲讽,百般刁难,秦天为了母亲也是百般忍耐下来了。
可即便这样,他还依旧要强撑下去,他清楚自己若是了结这可笑的一生,那她的母亲也必然不会独活于世,所以他要活下去,为了重病的母亲而活下去。
哗啦啦!
突兀的,打雷了,雷声滚滚震耳欲聋,甚至大得有些诡异,他抬头只见一道紫白色的闪电正划破沉重的夜色向他奔来,那刺眼的光照亮了他嘴角的一抹自嘲。
“原来天都不容我。”他自嘲的笑着,那抹闪电也在此刻无情的击在了他的身上。
痛,撕心裂肺般的痛、灵魂剥离般的痛,就好似有一桶滚烫的钢浆徒然被人倒在了他的身上使他面孔痛得扭曲、狰狞。
可身上的痛却不及脑中的痛。
秦天只感到自己脑中好似冲进了一头洪荒猛兽,这猛兽不断的在自己脑中奔腾、冲撞,剧烈的胀痛让他感到脑子都快要炸开了。
啊!!!他忍不住叫出了声,声中的痛苦似乎与大雨融合在了一起,使整条小巷都变得无比凄凉。
疼痛持续了半刻钟终于褪去了,可秦天却疯狂的、兴奋的大笑了起来。
“真是阎王不绝我啊!哈哈哈哈…”他笑着,为刚刚那一抹闪电而笑着。
因为刚刚那一抹闪电不仅仅只是一道闪电,其中还藏有一缕仙王境大能的残魂,在那抹闪电击在他的身上时,那缕残魂也冲入了他脑中与他融为一体,最后消散天地之间。
“吞灵决,出。”秦天眸光一凝,暗自运转起大能生前修炼的功法《吞灵决》。
刹那间,一缕缕肉眼可见的细小灵力从四周不断的涌入他的体内,明显可见的是,整个小巷雨雾也浓了不少,似乎是庞大的灵气夹杂在雨雾之中,不断冲刷着秦天的体质。
闪电中夹带着毁灭,但更夹带着一缕毁灭后的生机,顺着吞灵决的运行路线,快速的改善秦天的体质,包括他被挑断的四肢筋脉也都完好如初。
当四周再无灵力可吸收,秦天才停止了功法,他站起身来,身子一晃再能看清时已经是五米开外处了。
“这就是凝气一重吗?果然厉害。”秦天满意的看了看自己完好如初的身躯,他有些兴奋的挥舞着双手,双腿狠狠的跺着地面。
他从来没有觉得,原来拥有健康的身体是多少的幸福。
秦天想到了之前被几个混混挑断筋脉的画面,眼中戾气一闪:“害我的、弃我的,等着,我秦天一定会让你们高攀不起!”
他眼中闪过一抹亮光,往租的小房子走去。
当他刚刚走到另外一条岔路时,一道柔弱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嘿嘿,小妹妹别怕,哥几个只是想和你玩玩游戏。”
“哈哈哈哈……”
接着又有几道粗犷的声音传来,而这几道粗犷的声音也让秦天脸上爬满了怒意。
这几道声音的主人正是之前废他四肢的人。
“真是冤家路窄。”秦天呢喃着,拐进了岔道内,入眼的就是四个混混以及一个少女。
秦天的突然出现令那四个混混一愣,当他们看清是毫发无损的秦天时更是一阵懵逼。
这小子不是被哥几个废了吗?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老大,这…”一个小混混看着旁边染着红发的大哥迟疑的问。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他废了秦天的一只手。
“你是谁?”红头大哥眉毛一挑,目光凶狠的看着秦天。
“呵…”秦天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猛的一冲,面孔直贴他的面孔:“我叫秦天。”
说着,早已暗中蓄力的拳头打在红头大哥小腹上,恐怖的力度直接将他打得倒飞出去。
“这…一起上。”其他三人反应过来,吆喝着朝秦天冲去。
秦天丝毫不惧,逆袭而上。
尽管秦天没有学过专业的拳击,甚至也没有任何实战经验,但凭借的吞天决对体质的改善,在硬扛住几个人的拳头后,恐怖的速度让三人都还未反应过来,都已经被他放倒在地。
“说?谁叫你们废我的,是不是王少东?”秦天恶狠狠的将红头大哥一把提起,逼问着。
想来想去,最近和他有冲突的就只有王少东!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红头大哥硬气的看着他,不敢说幕后主使,因为那个人的残忍手段令他感到恐惧,比死亡都还恐怖的恐惧。
“呵……”秦天冷冷一笑,将他扔在地上,右脚狠狠的踩碎他的膝盖。
“啊!!!”剧烈的疼痛使那人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更是看得那个少女以及另外三个混混脸皮一抽。
这得有多痛啊!
随即,秦天不再理会他,而是来到一个发胖的混混前:“你说,是谁。”
“是…”那人颤抖着就要说却被带头的喝住了。
“胖狗,想清楚谁的手段更残忍。”
“我…”胖狗闻言,似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立即将嘴给闭上了。
“很好。”秦天冷笑这点了点头,毫不留情的废了他的一条腿。
随后又走到最先开口的那个红头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呢?”
“我说我说。”那人咽了咽口水点头如捣蒜。
“红牛!!!”带头的立即向他投来威严的目光。
“老大,我们现在都自身难保了。”红牛看了他老大一眼随即道:“是食人王!魔都虹区的大佬!是他让我们废你的。”
秦天听完更加不解,食人王是谁,他从来不知道,“他是谁,你为什么那么怕他!”
“食人王是地下拳击馆的老大,手下养着几十号拳手,全都是亡命之徒。听说……听说他还吃过人。”红牛发颤的语调中,充满对食人王的害怕。
“你有什么证据?”秦天继续逼问着。
“我,我们只是小混混,他吩咐一声,哪里还有什么证据。”红牛哭笑不得,“但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
“呵呵!”半响,秦天自嘲一笑,他心理记住这个食人王了。
“回去告诉食人王,就说老子等着他,你们滚吧。”四个混混闻言,点头如捣蒜,相互搀扶着逃也似的消失在了秦天的眼中。
“不管你是谁,惹到我,老子都不会放过你!”看着几个混混消失的方向,秦天脸色阴沉的呢喃着。
经过这大半年的贫民区生活,秦天早不就没有以前的纨绔习性,他更懂得面对现实,以他获得的那缕传承,凭借吞灵决,他一定会活出另外一种生活!
“谢谢你救了我。”这时,那少女才走到秦天身边对他道谢。
秦天收起冷峻的面孔,换上了一副笑脸转过身去:“不谢,他们是我的仇人,我也只是报仇而已。”
“那……”少女有些胆怯的看着秦天,毕竟秦天刚才太凶狠了,但她又很担心回家路上的安全。
秦天看出少女的小心翼翼,正准备回话,突然发现他的《吞灵决》竟然在此刻自主的运转了起来,那丹田内的气旋也好似得到了灵露的滋润开始往二重突击。
“这……”秦天有些震惊的看着少女,难道是因为这个少女的缘故?
秦天上下打量着少女,却看不出少女是什么体质。即使他得到了仙王境大能的传承,但毕竟只是一缕残魂,吞灵决都不完整,更何况一些修炼的常识更不清楚了。
“你…在看什么?”少女发现秦天一直盯着自己锁骨看,有些羞涩起来。
“没,没什么。”秦天回过神来,将目光移开,不过如果有这个女生在身边,自己的修炼速度是不是会更顺畅呢?
“你家在哪?”他问。
“在前面不远处。”少女说着,眼中闪过一抹黯然。
“前面?!”秦天闻言,眼睛却是一亮。“前面就只有贫民窟了。”
这完全是缘分啊,因为他住的房子也在贫民窟。
“对,我家……”少女点了点头,想说什么秦天直接猴急的给打断了。
“走,我送你回去,我家也在贫民窟,刚好顺路。”
“你家也在贫民窟?真的吗?”秦天的话让少女眼睛一亮,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是啊!走吧!我想你也再遇到像刚刚这样的事了吧。”秦天点了点头。
听了他的话,少女有些欣喜的嗯了两声就同他一起上了路。
路上交谈秦天得知,这少女名为欧阳秋燕,是魔都大三的学生,家境比较普通,是靠卖小吃维持生计。
本来以此生计可以不用住贫民窟的,可她父亲患有尿毒症收入都花在了她父亲身上。
这次会被红牛几个拦堵也正是因为去为在医院透析的父亲送饭去了。
或许是因为秦天救了她的原因,她基本上对秦天都是无话不谈,而秦天丹田内的气旋因为靠近她也在不断的壮大着,似乎就要突破凝气一重了。
但似乎总有一层膜一般,让他无法突破。
一直等着送欧阳秋燕回家后,两人互换了下联系方式,秦天便离开了。
来日方长,感情总得慢慢培养。更重要的是,他要知道,为什么在欧阳秋燕身边,灵气运转会那么快。
正当他往住处走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从屋顶闪过,随后另外一道黑影追逐而去。
“轻功?”秦天有些愕然。
秦天毕竟才刚接手传承,脑子里一下没反应过来,正在他发呆的时候,两股强劲的波动从远处传来。
二话不说,秦天抬腿就往波动的地方而去。
虽然他有传承,但没有亲眼目睹,总是无法想象修士斗法是怎么样的。
寻着波动源头,秦天来到了一片人工湖附近,只见湖面上一男一女正相互对峙着。
男的长相有些妖娆,穿着一身黄色的道袍,看得秦天很是反感,而女的则穿着一身汉服,无论从何角度秦天都觉得好看。
“林秋月,将东西交出来,然后做我道侣,否则别怪我古月辣手摧花。”
穿着道袍的男子看着女子满脸的淫邪。
他对林秋月可是垂涎已久了,如今云门掌门已经仙去,凭借云门那三五虾米,他完全不看在眼中。如果能得到林秋月,那他不仅可以名正言顺霸占云门资源,还能坐拥美人。
“做梦!”林秋月冷喝了一声,双手在胸前一阵舞动,只见几根成年人环抱大小的水柱冲天而起,化作道道水龙朝男子冲去。
“呵呵,林秋月,你修为不如我,灵力属性我更是你的克星,你觉得你今天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古月邪魅一笑丝毫不惧,眼见那水龙就要冲到他身上,便见他浑身冒出了一股寒气。
蓦然,他探手一震,那几道水龙顷刻间便被冻在虚空不得前进半分,随即他伸手轻轻一点,那几道水龙立即支离破碎掉进了湖内。
虽然脑中已经有很多此等画面,但亲眼看见秦天也得不说声:“精彩。”
“我就不信了。”林秋月脸色微变,水属性的灵力猛的运转着,湖里的水也刹那间涌动起来化作了一条无比巨大的水龙朝男的冲去。
秦天知道,这应该就是女修士修炼的法术“水龙吟”。
可即便如此,那古月脸色也丝毫没有变化,他风轻云淡的一笑体内冰属性的灵力运转,在他身前凝出一根硕大的冰刺。
他手一震,那硕大的冰刺如同一根射出的利剑摧枯拉朽的将那水龙刺破,余威不减直冲林秋月。
林秋月脸色大变,双手一滑,胸前立即出现一道水幕抵挡着冰刺,可这水幕只挡住了片刻就被破掉,冰刺也猛的冲在她的身上。
一口鲜血喷出,林秋月的身子从人工湖上倒飞下来,那方向正是秦天躲藏的地方。
秦天二话不说转身就走,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凝气一重的小弱鸡,在这么强大的敌人面前完全不堪一击。
可为时已晚了,他步子刚动之际林秋月的身子就已经落在了地上,不仅如此,还落在了他身前。
“小姐姐,我路过放过我。”秦天对林秋月一笑撒腿就跑,他实在不想卷入这场斗法之中。
谁知林秋月忽然开了口:“师弟,太好了,没想到你也在,快助我一臂之力杀了这贼人。”
秦天……
他满脸色黑看着林秋月,心中有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
半空中,虚无步履而来的古月听到林秋月的话眉头一皱,他的步履也是一滞。
难道还有高手?他迟疑着思量了一会最终目光一横走了过去,林秋月手中的东西值得他冒这个险。
只是当他看清秦天的境界时立即心中松了口气,笑了起来:“呵呵,没想到还有个小虾米在这里。”
被古月盯着,秦天只感到有一条毒蛇在盯着自己浑身的汗毛根子都立了起来。
“靠了。”心中暗骂一声倒霉,秦天只好硬着头皮来到林秋月后面,什么都没说一把搂住了她。
他这一动作使得林秋月很是懵逼,她之所以叫秦天帮忙完全是出于一个女子的下意识反应,没想到这家伙这会…
毫不犹豫的林秋月就要震开秦天,她还从未被任何男人抱过。
“别动,我催动秘法将你修为提升到凝气七重,不过时间只有十秒,在十秒内你必须打跑甚至杀死这个娘炮,不然我们都得凉凉。”秦天连忙止住了她。
秦天修炼的吞灵决,除了不仅能快速吸收灵气,更是能将体内精粹的灵气反哺他人,并且不损坏他人的筋脉,与他人的灵气不会任何反噬。
简单来说,秦天更像一个“奶妈”,将飘浮在天地间的庞杂灵气吸收,然后过滤为没有任何属性的灵气反哺给他人。
若是这会林秋月将他震开了,那古月就不会给他催动秘法的机会了。
话毕,秦天疯狂的催动气旋内的灵力,使用脑中的秘法将这股灵力通过肢体的接触灌入林秋月的体内。
虽然他只是凝气一重的小弱鸡,可因为《吞灵决》什么属性的灵力都能吞噬,这也使得他气旋内的灵力多于同修为的人,他这凝气一重的灵力完全就是其他人的两倍。
磅礴的灵力灌入林秋月体内使她身躯一颤,而她的修为也顷刻间从凝气五重升到了凝气七重,让那准备动手的古月狠狠一惊迅速的后退着。
“你……”林秋月侧目看着秦天,满脸的不可置信。
“记住只有十秒,而且我得一直抱着你,为你灌入灵力。”秦天因为灵力输出,脸色变得惨白,不过为了保命他也不得不这样做。
虽然有些反感被男人抱着,林秋月还是点了点头,对古月出了手。
只见她周身灵力流转,凝气七重的恐怖威压让秦天都差点跪倒在地也让古月脸色难看起来。
修士一道,三境一门槛,别看此刻林秋月只是比古月高了一重修为,但真正的实力可就是天差地别了。
“怎么回事?”古月皱眉着看着二人很是懵逼。
这特么怎么就从凝气五重突然提升都凝气七重了呢?
可林秋月却不会给他思考的时间,她快速的催动自己的法术《水龙决》,数不尽的水龙从湖内冲起,似藤蔓般朝古月破空袭去。
时间有限,她只能一击制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该死!”古月脸色猛然一变,看着那漫天水龙只感头皮发麻。
毫不犹豫的,他拼尽全力的催动自己的法术《冰凝决》,庞大的冰属性灵力将那一道道近身的水龙全给冻住。
可水龙实在太多,多到他体内的灵力根本无法支撑他战到最后,只一会功夫他便因灵力消耗过甚而脸色惨白。
“可恶的小子,等着,这事我们没完!”古月恨恨的瞪了一眼秦天破空离去。
虽然不知道林秋月是如何从凝气五重顷刻间提升到凝气七重,但他知道,一定是秦天搞的鬼。
古月一走,秦天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停住了秘法的运转,刹那间,浓浓的疲惫似潮水般卷席了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使他直接瘫软在林秋月背上不想再动。
而随着秘法的停止,林秋月的修为也从凝气七重跌落到了原来的凝气五重。
“你…没事吧?”好半响,林秋月才迟疑的开了口。
“没什么大事,带我去湖边。”秦天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灵力的耗损让他此刻连走路都成了问题。
林秋月虽不喜对男人如此亲近,可想到秦天是为救自己才变得这般模样,也就没有拒绝将他背到了湖北。
来到湖边,秦天立即运转《吞灵决》,湖内庞大的水属性灵力如同长虹般进入他的气旋,他的气色也渐渐好了起来。
可他这吸收灵力的恐怖速度,让一旁的林秋月双眸都给瞪大了。
“你…你这是什么功法?怎会这般厉害。”林秋月瞪大眼睛看着他,模样有些俏皮可爱。
“没什么功法。”秦天摇了摇头,《吞灵决》可谓是他最大的秘密,他可不会告诉任何人。
“小气!”林秋月冷哼了一声,没有再逼问。
在修真界,每一个人的功法都是隐秘,即便是她也一样。
“刚刚那个家伙为什么会杀你?”秦天好奇的问道。
“还不是看上我父亲留给我的功夫。”谈到古月,林秋月都来气:“想杀我的可不止他一个呢。”
秦天:……
他看着了林秋月立即跳开了几步,他可不想这一秒还活着,下一秒就被其他修士给干掉了。
“你做什么?”她这动作让林秋月眉头一皱。
“没什么。”秦天摇了摇头继续道:“姑娘,我们就此别过吧。”
说着,秦天转身就走,他实在不想和一颗定时炸弹待在一起,尽管这颗定时炸弹很美。
“不行。”林秋月立即跟上了他:“父亲说做人要知恩图报,刚刚你救了我,就不能这么算了。”
秦天:……
他无语的看着林秋月,额头上的黑线又多了几根。
“姑娘,这恩不用你报了行吗?”他继续说。
他是真不想和林秋月在一起,美人和命,他选择命。
“不行,这要是让我九泉之下的父亲知道了,他肯定不会瞑目的。”林秋月摇了摇头。
秦天:“……”
他看着林秋月真是欲哭无泪,早知道自己就不来参合这蹚浑水了。
“怎么?我一个大美女跟着你你还亏了?”林秋月有些气恼的看着他。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