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婚恋生活 > 重生商女在八零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重生商女在八零

重生商女在八零

“老爹,想不想做世界第一倒爷?” “老爹,想不想开全国第一家外贸公司?” “老爹,想不想买第一手牛股?” …… 林秋穿着大棉花袄子,眼神亮晶晶的,像用棒棒糖诱惑小萝莉的怪蜀黍一样,诱骗着一群老实巴交的乡下农民,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且看,现代都市女高管,重生东北小悍妞,开启一路开挂的传奇人生!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商女在八零》 免费试读

年三十儿刚过没多久,北方的天气依旧是彻骨的寒冷,俗话说春冻骨头冬冻肉。
靠山村一户人家更是雪上加霜。
这家姓林,一家五口,年纪最小的幺妹林秋正高烧不退,躺在过炕上直发胡话。
全家愁眉不展,木门咯吱被推开,屋里头煞时灌进一股冷风,投眼过去,一个鼻子脸蛋儿通红,嘴里冒着哈气的中年男人搓着手往里走。
“孩儿他娘,牛车我都借好了,赶紧包好丫头出门儿,咱带姑娘去镇卫生所,小大夫说了,咱村里的条件不行,怕耽误孩子啥病情的。”
炕上一脸愁容的妇女哎哎两声麻利儿的站起来鼓捣。
“孩儿他爹,咱家还剩多少钱了?去镇里卫生所得不少钱呐,可得带够了。”
“知道哇,别墨迹了,赶紧的吧。”
临走俩人还嘱咐另外一大一小俩孩子把家看好咯,他们指不定啥时候能回来。
俩半大小子,一个十六,一个十三,眼巴巴瞅着爹娘把妹妹抱走,急得眼睛都红了:“俺们也去吧!”
孩他娘包好昏迷不醒的女娃又打包一条被子往外走:“你们去能定啥用,听话,在家看家。”
娃他爹背上闺女率先出了屋。
“东西都装好,赶紧走吧。”
乍恢复过意识的林秋觉着浑身都不得劲,身上咯得生疼,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她这是到哪儿了?
昨天跟团三亚七日游,就算没去过,也晓得三亚那地方属于热带,常年都热的地方,咋会感觉这么冷呢?不就是在飞机上睡了一觉么!
难道旅游团没发现她,又让她跟飞机飞回来了?不可能啊也,不是还有空姐么,空务人员也会叫醒她的啊?
瞬间脑袋一闪,突然想起,她睡着的时候好像飞机摇晃的厉害,该不会遇上空难了吧!林秋心里发紧。
她这是死了,还是获救了?
想张口说话,嗓子干涩的厉害,声音都难发出来。
冷风嗖嗖的往后背里灌,林秋浑身颤抖,她是不是掉北极了?这么冷呢。
随意哼哼两声,耳根子一响就听到有人说话。
“闺女,你醒了?还难受么?别急啊,爹这就领你看病去!”
爹?林求懵了,她不是孤儿么,哪来的爹啊。还有,她不会正被人背着呢吧?被拐子拐了咋的?可她都多大岁数了,二十七八了都,拐子也不会拐她这么大的吧?
挣扎无功,她实在太难受了,动弹的力气都没有,迷迷糊糊就又睡过去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子上,骨头都能咯散架的那种。
睁眼一瞧,报纸糊的天花板,她长这么大好像都没见过这得穷到啥份儿上。
墙面的铁钉子上还挂着点滴,顺着滴管看下去,针头正插在自己手上呢!
脑子些许清明,估计自己确实是获救了,不过这地方,到底是那个偏远的穷山沟沟还不知道。
“闺女,你醒啦!可算没事儿了,吓死我和你爹了都。”
大概三十出头的农村妇女现在床头看她,还满脸激动,林秋有点蒙,不确定是不是跟他说话呢。
事实上她想说,她都二十好几了,咋可能会有这么年轻的娘,又怀疑这女人是不是有什么精神失常的地方,因为可怜,不好意思说出口。
妇女见闺女愣摸愣眼的看着自己,可心疼了,伸手摸上她的额头:“恩,烧都退了,渴了吧三丫儿,娘给你倒水啊,你爹一会回来就给你买饭。”
刚说完门口的半截白布单被掀开,一个高壮的男人鼓着独自走进来,开口就问:“三丫咋样啦!醒没醒呢?大夫不说没啥事儿,很快就能醒么。”
妇女回身:“醒了醒了,烧也退了,吃的你弄回来了么,闺女睡了一天一宿了,估计得饿。”
回头又对林秋说:“饿不饿啊姑娘?”
只这一瞬,林秋鼻子酸的想哭。
从小到大她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没人疼没人爱,即便后来闯出一番事业,有了钱,也还是孤单一人。
被父母疼爱的感觉,她从没尝试过。
眼下被俩个陌生人当成姑娘来疼,能不让她有所感触么。
她想,就算是认错,她也值了,就怕这意外来的快去的也快,导致她说不出一句想解释的话,能享受一时是一时。
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儿靠近床边,眼里尽是安心的笑意,才从棉衣下掏出一个布袋,从里边又拿出一个长方形的铁盒子。
“饿不饿啊姑娘,爹给你带的饭,还热乎着呢,多少吃点啊?这打着针呢,别空着肚子!”
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和关怀,林秋险些真忍不住哭出来,眼眶红红的。
这下可把两口子心疼坏了,自家姑娘长这么大都是手捂手按着的,半点亏都没吃过,这会生生的被人大冬天推进冰窟窿,差点没救上来,心疼的同时更是把他们给吓坏了。
还不都是老刘家那混帐小子,等他闺女好了,非得揪着那先混帐好好收拾一顿,给姑娘出出气。
“别哭啊姑娘,爹知道你委屈了,没事儿啊!过两天就能好利索了,完了爹就领你回家,然后收拾刘东子给你出气,好好的把饭吃咯,让你娘喂你。”
铁饭盒打开,里面装着大碴粥,还热乎的冒着气。
想到直到刚才这男人才从棉袄里头掏出来的,一定是走了一段路,怕粥凉了才放进身体里保暖。
林秋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怕一张嘴就带着哭腔,这就是被父母疼爱的感觉么?酸涩又幸福。
可惜,这些都不是属于她的,不知道能误会多久。
中年妇女把勺子睇到林秋眼前:“趁热吃点啊姑娘。”
林秋鬼使神差的张嘴,勉强吃进去,因为嗓子疼的厉害,吃这种粗糙的大碴粥更是蛰着的疼,可她还是一口一口的吃下去,尽管味道不怎么样。
记忆里似乎很久很久没吃过这东西了,还是当初在孤儿院偶尔吃过,跟小时候的味道一样。
林秋吃了半盒,才打着隔摇头,实在吃不下了,都撑着了。
接着困劲儿上来,不晓得什么时候又睡了一觉。
林根权和季慧珍一直守在病床边上看着,林青霞就着林秋吃剩下的大碴粥吃了几口递给林根权。
“他爹,你也垫巴几口。”
林根权摇头:“你吃吧,我不饿,明儿个在吃。”
没办法,带的那点钱,勉强够三丫的医药费的,这盒大碴粥还是他舔着脸去住在镇里的表姐夫家求来的。
能让三丫吃饱就已经很不错了。
晚上就在病房里打地铺,将就一天两天的回家就好了。
晚上林秋是被冻醒的,黑咕隆咚的让她觉得特不踏实,要不是透过窗户纸还能看到一点亮光,隐约瞧见地上鼓起两个人,偶尔还翻个身,打几声咕噜,她都要以为白天是在做梦呢。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林秋困劲儿上来忽忽悠悠的我还算睡了过去,直到中午才被吵醒。
“秋儿还没醒呢?这丫头是咋的了这是,可从来没这样睡过,孩儿他娘,要不你去问问大夫,闺女会不会病糊涂了吧!”
“别瞎吵吵了你,孩子那是病累着了,多睡会儿有啥的养精神,人大夫不是说了么,别把闺女吵醒了。”
林秋觉着她已经被吵醒了,不过她到不介意,反而感觉还不错,最起码让她确定之前不是在做梦。
“妈……”
林秋感觉自己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叫出这一声。
季慧珍下意识应声回头:“哎,姑娘,你醒了啊!”
回头那一刻脸上的惊喜溢于言表,让林秋差点感动的想哭。
“是不是爹吵着你了闺女,要不你在歇会儿,爹这就出去哈!”
林根权小心翼翼地搓着手,后悔刚才太大声,把自己闺女给吵醒了,要是影响休息可咋整。
“不用,爹,我……不然,您还是叫一声过来一趟吧?我有些情况……”
林秋不知该怎么说,要撒谎诓骗两个一心一意为她着想的人,还是有些不忍心的,但事已至此,她只能当自己就是他们的闺女。
林根权听到姑娘要找大夫,立马抬脚飞奔似的寽出门,心里都在打鼓,跑进医生办二话不说随便拎了一个白大褂就往外走。
被揪着肩膀的医生踉跄几步只能勉强跟着走,这位病人家属,打从来了医院就这样冲动毛燥,每回都是因为他家闺女,医生已经见怪不怪了。
索性还能理智面对。
“你是三号病房病人家属吧?患者怎么样了?”
林根权头都没回,几步扯着医生进了三号病房。
林秋正喝着白开水,茶缸子刚递到嘴边儿,差点没呛出来。
她爹拎着个白大褂的年轻大夫掀了帘子进来,年轻医生还带着点尴尬。
林秋默默叹了口气,看得出来,她这新得来的便宜爹娘,真是护她护得紧着呢,而且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秋啊,大夫给你找来了,你是哪儿不得劲,不舒服的,跟大夫说说。”
白大褂医生抚了抚眼镜清理自身的尴尬,林秋压下憋在嗓子的咳嗽,紧着摇头。
“没,没啥大事儿,就是我,好像记不得以前的事儿了!”
“啥?”
季慧珍和林根权异同同声惊呼,就连医生都紧了眉。
林根权操着大嗓门:“不记得事儿了?这还不叫大事啊!这咋整的啊这是,好好的生个病就这样了呢!大夫啊,大夫,你快给瞅瞅啊这。”
季慧珍也试探的问。
“那你还记得啥啊姑娘?”
林秋寻思着,左右不能暴露借尸还魂这个事情,撒谎什么的太多日后又怕圆不回来,总会露馅,不去干脆装失意算了。
“我好像只记得爹和娘。”
季慧珍一听这可完了,姑娘该不会是傻了吧,不应该啊,看起来不像啊也。而林根权稍微拧眉又逐渐舒展开,还好,还好姑娘还认得爹娘,这就行了!
年轻大夫皱着眉,似乎很是震惊,急着上前急促询问。
“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真要那样可要严重多了,我得去趟医务室跟主任汇报一下。”
没多久的功夫,好几个白大褂匆匆赶过来进了三号病房。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比较老成的白大褂大夫一脸急相:“你们是病人家属?”
被询问的季慧珍和林根权机械性地点头,都有点吓着了,这么劳师动众的,该不会他们家闺女……
林根权着实吓了一大跳。
“大夫,我姑娘说不记得事儿了,到底咋回事啊,您可得给好好瞅瞅。”
主任医师摆手:“这得先给孩子做个检查,千万别是烧坏脑子。”
折折腾腾好一阵子,林秋为了不暴露自己,只能任人摆弄,最后大夫也没弄出个所以然,若说烧坏脑子那不得变成傻子了,可这姑娘除了不记事,看着也不像傻了,医院的不出结论,只能得出暂时性失意这个结果。
当天下午医院给开了出院证明,只说没啥大毛病,回家养着吧。
林根权不大乐意,闺女都这样了,还叫没啥大事儿?差点跟医院的人吵起来,非要跟他们理论理论,还好有季慧珍拉着,才算消停。
赶牛车回家那一道上都还唠唠叨叨的。
林秋精神还没好利索,靠着季慧珍眼皮重的几乎抬不起来,季慧珍怕她睡着了再冻着,把林秋裹得密不透风,像个粽子。
不断再她耳边说话:“秋啊,再忍忍,快到家了,先别睡啊,别感冒咯。”
林秋本来被牛车晃晃悠悠的直迷糊,但这天儿是在忒冷,没一阵就被冻精神了。
有看季慧珍护她护的紧,就连自己冻的脸都通红,都不自觉,依旧紧紧搂着自己,把棉被都裹在她身上。
林秋身体虽然冷,心里却是暖呼的,有这样的父母真的挺好。
“吁……到家了姑娘,下车吧,快进屋暖和暖和。”
林根权跳下牛车冲着院里大喊:“老大,老二,你娘和妹妹回来了,快出来接接,炕都烧热乎没有,你妹妹冷了!”
一面青的土房里钻出两道人影,一看是林根权回来了,立马往出跑。
“烧呢,都烧热乎了,俺妹妹咋样了,都治好了吧!”
“娘,你先下车进屋暖和暖和吧,我来抱秋儿。”
林秋瞅着眼前十五六岁的大男孩,毫不费力的把自己连人带被的抱起来,猛地意识到,她是重生了没错,爹娘都很年轻,但她完全没考虑过,她现在到底多大?
林大山和林有福听说自家妹子记不得从前的事了,也都又惊又心疼。
“秋,你连大哥都不认识了?”
“还有我,还有我,我是二哥!林有福。”
林秋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摇摇头,俩小伙子有些丧气,这是真不认识人了,这可怎么办好。
“我可以从新认识,重新记得你们啊!我知道你们都是我最亲的家人不就好了。”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没错,他们还是一家人,这不就够了么。
“小秋说得对,还是一家人比啥都重要!得了,小秋才出院,惠珍你去弄点好吃的给姑娘补补。”
“哎,好,这就去。”
林秋觉得,一家人其乐融融感觉真好,就算条件困难点,日后还可以改善。
转眼林秋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一个月有余,大抵弄明白现在应该是一九八九年,改革开放以后,而她现在只有十二岁。,比前世缩短了整整十岁。
不过好在没出中国,更没跑出地球去。
正是寒冬腊月三九天,林秋无意间听到她爹跟娘说悄悄话,家里已经差不多断粮了。
“孩儿他娘,我去他二大爷家借几斤高粱米,眼瞅年三十儿了,总不能年都不过,让孩子饿着,小秋才好没两天呢,你去东院儿王婶子家借俩鸡蛋,欠村长家的钱明儿我去说道说道,缓缓再还,等开春儿我就去镇里砖窑瞅瞅,找个临时工干两天。”
“嗯呢,那行,现在也没别的啥法子,就这么地吧,老大也不小了,开春就让他跟你一块儿去找个活儿干干,地里的活我和老二就能整,小秋还小,就让她搁家做个饭伍的。”
“那也行,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改革开放,不是生产队那时候了,干啥都能养活一家子。”
当天晚上林秋翻来覆去的没睡好觉,寻思着改善经济条件才是目前首要任务,得让全家能吃饱不饿才行。
她记得不错的话,一九九二年会出现一批股票认购狂潮,是发迹的最佳时期,国内出现万元户甚至十万元,百万元户,带动大批经济发展。
不过在那之前得做好充足的准备,股票认购也需要资金的,六千元一股,依照自家目前的情况来看,根本没可能购买任意一股。
索性还有几年的时间,她得好好筹划筹划才行。
几天之后,还真让她等来了这么个机会!
村长兄弟家的老二从外地打工回来,听说赚了不少钱,半年就开上了小轿车。
村里人七嘴八舌都在议论老伦家二小子有多能耐,可林秋却知道,这年头在外头即便真挣到钱,也绝对不是个容易的事儿,半年开上轿车?除了砸银行没几条好路子。
唯一能让她想到的,只有一个,跑船!没错,现在正应该是倒爷盛行的时候,村兄弟家那个老二,十有八九是去国外跑船,跑商,当倒爷去的。
想到这个,林秋开始暗自盘算,有没有可能跟这个联系上。
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也不是不可行之计,他们家也实在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因为她又听到爹娘合计,从二大爷家借来的高粱米,只够过年的,开春之后正是青黄不接的节骨眼儿,那时候才是真正的难熬,能有种子下地就不错了,那有余粮能外借的。
林根权叹气:“只有她二大爷肯借点高粱米给咱们,其他亲戚躲都躲不及。”
“走一步看一步吧。”季慧珍说,实在不行她到时候回娘家借点,总不能让孩子跟着挨饿吧。
也就这么合计,这事儿不能商量,当初她死活要嫁给林根权,娘家人没一个同意的,拥护这个还闹了一阵子,估摸着当家的抹不开那个脸,他是个要强的人。
第二天晌午,趁着有点太阳光,没那么冷,林秋央着二哥带她上老伦家走走,串串门儿,二哥林有福跟老伦家老大家的小子关系挺好,平时一起玩儿的比较勤。
她就想接这个关系走走后门儿,哪怕是做个样子也行,能让她有借口跟她爹提一提跑船的事儿,到时候也能有个出处,不让她爹起疑。
没想到只一个念头,到了老伦家还真见到了哪位突然暴富的伦家老二,伦家海。
还是伦小虎介绍的。
“有福,这就是我二叔,现在可屯子都在谈论我二叔呢,是不是二叔!”
伦家海虽然现在挣了点钱,还是挺朴实的青年,二十出点头。
“臭小子,就你会胡嘞嘞,你二叔还不是你二叔么,炫耀个啥。”
伦小虎摸着被凿的后脑海嘿嘿直笑。
林秋跟二哥对视一眼,私下提醒他别忘了之前跟他说的。
二哥果然不负所望,得了机会就问伦二叔,在外头干些啥,能挣这么些钱回来。
伦家海打马虎眼:“能干啥,就是打工呗!”具体的却避而不谈。
看这情况林秋基本上可以确定,伦家老二的确应该是当了倒爷一类的。
这年头干那一行不是啥光彩的事,难怪他要避重就轻的一带而过,最后干脆转移话题。
林秋心里大致有了计较,回家之后就想怎么跟爹开这个口。
林秋现在才十一二岁,年纪太小,不可能自己出面去干点事儿,家里肯定不能同意她出远门,啥借口都不行,所以这事不能瞒着大人们偷偷干,只能商量。
所以晚饭过后我避开娘,跟爹和大哥二哥讨论这事。
一是林秋她娘心细,指不定被她揣度出什么不严谨的借口,二是女人胆小,当然除了豁出去的林秋。
主要就是怕林秋她娘反对,不同意,所以打算暂时瞒着。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