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重生 > 嫡女逆袭:王爷,臣妾要上天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嫡女逆袭:王爷,臣妾要上天

嫡女逆袭:王爷,臣妾要上天

她是21世纪最强的天才法医少女,自从穿越后就摊上了灭门劈腿被出卖,竟然还有爱脱人衣服的渣男王爷?当她是吃素的? 哼!上朝堂下边关,都没问题!

精彩章节试读:

《嫡女逆袭:王爷,臣妾要上天》 免费试读

“救命,救命……”
床帏内,女子绝望而又凄厉的惨叫,还未划破漆黑的夜空,便如同微弱的灯火,寂灭的悄无声息。
云脂虎和一群女奴蜷缩在大殿的一角,瑟瑟发抖,脸色苍白,血腥味在殿内渐渐散开,没有人知道下一个死的人会不会是她们,也没有人会对这些罪奴有任何的同情。
“下一个……”帷帐内,枯朽得如同腐木一样的声音,令人生畏。
侍卫们进来,将那床上衣不蔽体的一具尸体拖了下去,蜀锦织就的地毯上留下斑驳的血迹。
或许,已经见怪不怪了!
老凌王信奉采阴补阳一辈子,每晚从这凌王府丢到乱葬岗的尸体,总会有七八具。
“你!”帐内伸出的手指,缓缓的指向云羽然跪着的方向。
“姐姐!”云羽然小脸惨白。
所有的女奴都带着绝望的神色看着云羽然,可唯独,云脂虎森冷的目光,暗藏着杀意,镇定的挡在了云羽然的身前。
如果说她从穿越来以后,经历了云家一族全族男丁被问斩的绝望,经历了从未来太子妃人选跌落到罪臣之女的卑微。她虽不是真正的云羽然,但体内残存的那一丝魂魄,却驱使着她,去为这个同名同姓的倒霉蛋,做一些必须做的事!
况且这个倒霉蛋云小姐的弟弟,和自己那早年夭折在二十一世纪的弟弟,也同名同姓!
所以今天,一切便是终结的时候了。
一步一步,步履坚定。
隔着帷帐,她似乎都能隐隐的闻到那床上如同腐木一样的人散发着纵欲之后令人恶心的味道。
早该死了!
一百二十个年轻女子的性命,这是云脂虎被发配至凌王府为奴以后亲眼目睹的,这些年被他害死的冤魂,都在九幽地狱向他索命。
她韬光养晦几十日,等的就是今日!
“皮肤还不错……”老凌王看着那嫩如水的肌肤,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尝这少女的味道。
他恶心的手还没碰到云脂虎的一刹那,一只银钗已经又准又快,朝着他咽喉气管所在的位置,狠狠的刺去。
没有任何的叫喊,动作干净利落,除了殿内惊慌未定的那些女奴,殿外的侍卫几乎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动静。
“不想死的都给我闭嘴!”云脂虎冷冽的目光,看得那些女奴心惊胆战,瞬间便将她们吓得要哭出来的声音生生的压了回去,“后殿的紫檀桌下有暗道,直通城郊,逃命去吧!”
女奴们仓皇逃走,不敢停留,云羽然怯弱的拽着云脂虎的手,不知所措,“姐姐,我们也快走……”
“不急!”云脂虎的嘴角,缓缓勾起几分邪魅的微笑。
她怎么会让老凌王死的这么干脆?既然上天给她重生一次的机会,她除了要替云脂虎完成遗愿,还要好好做一些事。
闭上眼,她的脑海里,是云全族的血,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恨!
她的动作很轻缓,缓缓的替老凌王闭上死不瞑目的眼,缓缓的在那一封伪造的书信上盖上凌王的印章,缓缓的将那一封伪造的书信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墙内的夹层。
从云氏一族被太子和凌王所污蔑,被当今天子当做一颗废棋所摈弃,她复仇的计划,已经在心里算计了很久很久了。
本就猜忌心极重的天子,若是看见凌王和太子私通的这封书信,灭门的惨祸虽不会落到太子的身上,却也会让凌王府上下毁于一旦。
“你真以为,这么轻易就逃得掉?”戏谑的口吻,带着几分凉薄的寒意,忽地从云脂虎的身后响起。
她几乎本能的将手中的银钗朝着那声音的方向掷去,却未曾想那男子的身影竟然如同鬼魅一样的躲开,未曾伤到分毫。
“还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小狼崽子!”北堂凌疑虑的眼神缓缓的停留在云脂虎的身上,语气带着几分戏谑,“那条暗道通向城郊的废庙,可废庙却是凌王府麾下的暴卫齐聚议事之处,你从暗道离开,只会是死路一条!”
“你……”云脂虎的脸上骤然一片惊骇,她在府中查了许久方才知道这条暗道的存在,可却未曾想到这暗道的秘密。
岂不是,她亲手将那些女奴送上了死路?
云脂虎紧咬着嘴唇,生生的咬出血痕,腰间缠着的灵虚软剑顿时凌厉的刺向北堂凌,“为什么刚才不提前说!”
“姐姐!”云羽然着急的拦着云脂虎,“姐姐,不要,现在只有凌王殿下才能救我们!”
“本王为何要说?”北堂凌的眼中依旧是云淡风轻,淡漠的语气,没有温度,“本王看在云太傅的情分才出手救你们,至于别人的性命,与本王何干?”
好一个与我何干?
人命,在这些天潢贵胄的眼中,就这么不值一提?
换句话说,人命又算的了什么?
这大楚王朝立国之初,全仰仗云氏一族倾举族之力的支持,一门之中曾出过三位首辅,十二位帝师,云氏一族兢兢业业辅助了这大楚王朝的历代天子,却只因为几封书信被污蔑为造反。
情义情分在这些人的眼中全然不算什么,又怎么会在乎其他人的性命!
云脂虎只能将恨意生生的按捺下去,那些女奴的性命,她尽了全力,无可奈何!
她现在,只能藏,只能敛去所有的锋芒。
可她看向北堂凌的眼神却是说不出的讥讽,“是啊,当初云氏一族被查抄问斩,凌王殿下也是与我何干?既然如此,今日又何必惺惺作态?”
北堂凌眉头一皱,骤然将这殿内的温度降到了冰点,妖孽的眼神,淡淡的注视着云脂虎,“你不怕触怒了本王?”
“若是此刻,本王只需要一呼,殿外的侍卫会立刻进来将你们姐妹乱刀砍死!”
“你不会!”云脂虎的脸色无比沉静,似一旺平静的湖水,没有任何的波澜,“那些侍卫若是进来,我一定会告诉他们,杀了老凌王的人除了我和妹妹,凌王殿下也是主谋!”
北堂凌眼中的冷意缓缓散去,只是打量着云脂虎的眼神却分外多了几分玩味的兴致。
这和他记忆中的云脂虎相差甚大。
“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凌哥哥,你一定要记得哦!”
她突然换了脸色一般,嫣然一笑。北堂凌愣了一下,眼前,依稀复现六岁那年,那个在漫天的芳菲之下的小女孩牵着他的手,笑靥如花。
北堂凌记得,可云脂虎怕是已经忘了。
“随本王从后院撤离!”
金陵城内,四处搜捕杀死老凌王的凶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就连躲在凌王府的云脂虎,也似乎嗅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
逃得掉么?
她杀了凌王,自己却依旧是被通缉的罪奴之身。
可她已经顾不得了。
就算最后无处可逃,她也要找几个垫背的。
“随本王走,后院有个密室,锦衣卫赵统领带着人来搜查了!”北堂凌脚步急促的进来,还未拽住云脂虎的手,却被云脂虎狠狠地甩开。
“搜查?”云脂虎微眯着双眼,勾起几分冷笑,“这些锦衣卫来的还真快,不劳王爷费心了,我怕藏进密室反而是自投罗网!”
“你疑心本王出卖你?”
“不是么?”
气氛,骤然降到了冰点。
云脂虎不得不留个心眼,从原主的记忆,她记得昔年和北堂凌在一起的儿时欢笑,也记得云氏一族被灭的时候,北堂凌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淡淡的一句旁人的生死与我何干?
他是朝中权势最为煊赫的亲王。
他是执掌六十万重兵的战神。
只要他肯救,云氏一族必定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可惜,云脂虎只记得那日北堂凌拂袖而去的淡漠,凉薄的让人甚是心寒。
“你觉得你现在有什么价值,值得本王出卖?”北堂凌冷哼一声,半响方才不温不火的沉声说道。
三言两语,鞭辟入里,却又能轻易的挑起云脂虎的怒火。
云脂虎一时语塞。
“你的生死不重要,可逆犯在本王府中搜出,却会牵连到本王!”
“你!”云脂虎恨不能一耳光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
自私自利的小人!
当年北堂凌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的时候,云太傅对他的指点和关照,他全忘了么?
可还未动手,云脂虎却已经被北堂凌强拽着离开。
“砰!”
密室的石门缓缓关上,只留有一个小孔可以让云脂虎看见外面的动静。
很快,锦衣卫的人将此处包围的水泄不通,赵统领虽说手持圣旨前来,但在北堂凌面前也不敢放肆。
“既然赵大人敢搜查本王的府邸,想必是有真凭实据了,若今天你没能搜出人,你可仔细!”北堂凌脸色阴沉,随即却又勾起几分玩味的惬意,只把玩着手中的合浦明珠欣赏。
“不敢,臣这次前来,确实是有真凭实据!”赵统领也不慌张,挥了挥手。
云脂虎透过密室的缝隙,隐隐的可以看见外面的响动。
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从赵统领的身后走进来时,云脂虎一瞬间竟然愣住了。
云羽然,云家的二小姐!
出卖她的人,居然会是那夜之后就消失的云羽然!
云旋自小疼爱大的妹妹!到头来却被她反咬一口,怕也是为了那洗清罪名。
“王爷,姐姐藏在你的府中,是奴婢亲眼所见!”
“是么?”北堂凌的眼光缓缓落在云羽然的身上,不怒反笑,“你可知污蔑亲王是何罪?一个罪奴,死不足惜,赵大人确定要信她的话?”
“臣,忠于陛下!”赵统领不动如山,只拱手道,“得罪了,王爷!”
北堂凌没有阻拦,任由锦衣卫四处搜查。
云脂虎躲在密室里却没有半分的担心。
她的好妹妹处心积虑,却没有想到北堂凌自幼师从旋玑老人,于五行机关之道甚是精通,这密室所藏之处,怎会被几个锦衣卫所发现。
“大人,没有!”
“大人,属下这儿也没有!”
云羽然有些慌了,她在拿自己的性命在赌,只有捉住了云脂虎,她才能将功折罪,得到皇帝的恩释。
她的眼中尽是狠意。
“姐姐,你不出来么?我知道你在这儿!”云羽然从怀中取出一枚铃铛儿,笑得越发有些轻狂,“这个你应该熟悉吧,三日之后,我们的小弟云子涵会被拖到菜市口问斩,你若是现在出来,姐妹一场,我会让你见他最后一面。”
小弟!
云脂虎的指甲,生生的掐进了血肉里。
云氏一族的所有人倾尽全力,在皇帝下旨问罪抄家之前藏在百姓家里的小弟,居然被云羽然主动献了出来,只为了向她们的仇人摇尾乞怜,只为了自己能苟且偷生。
这还是云家的女儿么?
或许是那一缕残魂作祟,她对云家人的感情,都真是无比。所以此时云脂虎恨不能生生的掐死她,食其肉。
可越到生死关头,她却越是冷静,云脂虎比谁都知道现在出去救不了小弟,她只能忍。
“姐姐,小弟被关在天牢内可是一个劲儿的唤着你,好歹姐弟一场,你就忍心看着他被折磨?”
小弟!
云脂虎紧闭着双眼,她不敢去想。
她的掌心已然是被掐出斑驳的血迹,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到何时?她不知道下一秒自己会不会出去亲自结果了云羽然的性命。
“放肆!”北堂凌厌恶的眼光,尽是戾气,一拂手,只唤了侍卫进来,“给本王狠狠地掌嘴,打到她说不出话为止,一个罪奴也敢在本王府中放肆,赵大人,她是仗了你的势么?”
“这,王爷,臣绝无此意!”赵统领连忙告罪,根本不敢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北堂凌的侍卫走来,一耳光一耳光狠狠地打在云羽然的脸上。
云羽然的脸颊,很快高高的肿了起来。
她甚至还来不及挣扎,侍卫们的一耳光,打的她耳鸣眼花,说不出话来。
“本王的府邸,搜完了?”北堂凌举高临下,只是口气仿佛收敛了几分戾气,依旧是轻飘飘的淡漠。
“臣,臣搜完了!”赵统领擦了擦脸上的冷汗。
“今日你奉了父皇的旨意来搜,本王无话可说,可你若再来生事,不管你是谁的人,斩!”
“是,是……”
赵统领连忙擦了擦额角的冷汗,不敢耽搁,只带着锦衣卫和云羽然灰溜溜的退下。
北堂凌看了一眼紧闭着的密室的门,总算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这忍的功夫,出乎他的意料。
寒夜,青石台阶。
云脂虎坐在这儿已经整整一个晚上了,夜凉如洗,可她却只觉得心中的寒冷远胜过这寒夜的冷风。
隔着一道道的墙,她似乎都能听到小弟受刑后凄惨的叫声,落在云羽然的手里,只怕她那个妹妹会想尽方法的去折磨,去逼得云脂虎现身。
除了小弟,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人了。
云脂虎久坐了一晚,直到天空泛出鱼肚白,她的唇角荡出一抹冷笑。
既然云家有如此大的底牌,她为何不用!别人没胆子,她有。
“站住,不许去!”还未走出一步,熟悉而有冰冷的声音,冷不防的从云脂虎的身后传来,“一个人独闯天牢,这是送死!”
话音刚落,十几个黑衣人拦住了云脂虎的去路,齐刷刷的跪倒在地。
“我和小弟不过是罪奴之身,性命卑微,就算送死,也和凌王殿下无关!”
云脂虎冷笑,别人不知,她却最是清楚,当初云氏一族被灭的时候,北堂凌连一句求情的话都没有。
她如今退无可退,被逼入绝境,却咬着牙,连一个求字也不肯对北堂凌说出。
“青衣,你且送脂儿回房休息,她若出府半步,本王只要了你的性命!”北堂凌面色沉静,只指着一旁的侍卫吩咐道。
云脂虎淡漠的看着寸步不让到这些侍卫,手却紧紧的握住了袖中的吞天弩。
云氏一族诗礼传家,可云脂虎的身体里却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一缕孤魂,那一世,她虽然学的是法医专业,可对于这些机关之术却甚是痴迷。她自需要几样简单的物件,就能做出精巧的机关。恰好,这些物件凌王府都有!
“吞天弩,自你问世以来,还从未尝过鲜血的滋味,今天却没想到要在这凌王府大开杀戒!”
云脂虎的嘴角,缓缓的勾起几分阴狠的笑。
就凭这些人,还想拦住她么?
手持吞天弩,一时间,数万只细小的绣花针以猝不及防的态势,朝着这十几个身手卓绝的侍卫射去,没有任何死角。
“云小姐,王爷并无恶意!”
“云小姐,你若再不收手,我等……”话还未说完,几个侍卫已经受伤倒在了地上。
北堂凌的身影,骤然变的十分诡异。
没有人看见他的身影是如何突破那数万个银针布下的防御,只看见他如同鬼魅一样,忽然出现在云脂虎的身后,将那吞天弩以猝不及防之势,夺了过来。
“本王竟不知,你还有这等杀器!”北堂凌略有几分诧异之色,旋即将云脂虎等手束缚得死死的,“这凌王府不说你想留便留,想走便走的的地方,你的命现在是本王的!”
“你混蛋!”云脂虎心里一阵恶心。
不就是怕连累到他呢?
她的小弟如今被关在天牢,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
她的命再卑贱,也不属于任何人!
“嘘!”北堂凌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眉眼中依旧是那副淡淡的神色,“能制作这等强悍的弓弩,是该有几分傲气,可天牢不是你能擅闯的,你最好乖乖留在王府内,否则本王会让人锁了你的琵琶骨,你最好相信本王所说的!”
“北堂凌,你就不怕遭了报应?当初我云氏一族对你有恩,你眼睁睁的看着我云氏一族被抄家问斩,如今还要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小弟被折磨死……”
“报应?”北堂凌咀嚼着这两个字,忽然有些出神的看着漆黑的天际,颇带了几分感伤,“这世界上若真的有报应一说,那可真是省事了!”
云脂虎狠狠的一口,咬在了北堂凌的胳膊上。
刻骨铭心的仇恨,甚是决绝!
她和北堂凌,不,应该是和皇室的北堂一族,已然是不死不休的仇恨,如今连她的小弟也不放过,那还是个不满七岁的孩子啊!
她如今在世上的亲人,只有小弟了。
就算杀不了那高坐在绝顶之上的皇帝,今日,咬下北堂凌的一块肉,也算是报仇了。
“砰!”
手,点了云脂虎的晕穴,瞬间,云脂虎松软的身子倒在了北堂凌的肩膀上。
“王爷!”青衣,青焱几个侍卫这才上前,看着北堂凌的衣袖上渗透出的血迹,有些担心。
“不许声张,先把脂儿扶走安置,再拿点三七散来就是了!”北堂凌的额头已然疼的有些冷汗。
“王爷,您该告诉云小姐的!”青衣有些委屈。
北堂凌看着云脂虎晕过去的脸蛋儿,眉头依旧紧锁,忍不住替她去抚平那紧皱的额头。
告诉她什么?
是告诉云脂虎,当初云氏一族问斩,并非他不肯出手,而是情势所逼,云太傅自己一心求死。
亦或者告诉她,他并非眼睁睁的不救,今天他的人已经去劫狱,可是天牢守卫森严,连他父皇身边的龙羽卫都出动了,他的人不得不暂时撤回。
罢了!
这丫头的性子,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他更清楚,她明明可以开口求他去救她的小弟,却忍着连一个求字都不肯对他说出,隔阂已经太深了。
“让血卫出手吧!”北堂凌神色一敛,风轻云淡的语气却是夹杂着几分冷鸷的寒意。
青衣有些不可思议的抬头,血卫出手,那意味着什么,只怕只有他们几个近身的侍卫才知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再伤害她,谁都不可以!”
青衣只有默默的退下,奉命而去。
……
云脂虎从来不知道一夜等到天明的滋味。
被囚在凌王府,失去了一切的自由,已经两日了。
云羽然似乎很清楚她这位亲姐姐的弱处,以诛杀叛逆为名,白天将小弟捆绑在菜市口暴晒,晚上在天牢内肆意的折磨,金陵城中,到处都在议论着这件事,这些消息也通过那些婢女之口,传到了云脂虎这儿。
小弟!
云脂虎已经等不了。
她只记得那个喜欢拽着自己的衣角,一个劲儿的唤她,“阿姐,吃糖糖”,那样纯真的孩子,不应该卷入这些是是非非。
不求死,只求生!
是时候动用那件东西了。
“脂儿,我云氏一族今日遭此灭门之祸,全是因为这张星图……”
“脂儿,你必要答应为父,要用自己的性命去守护这张星图,陛下这些年穷兵黩武,百姓苦不堪言,这张星图切记不可落在陛下的手里。”
当初,云太傅交待给云脂虎的话,历历在目。
“这些古人,还真是……呆啊……”
云脂虎看着窗外的天。她作为一个现代人,自然没有那些愚忠的心思,她只想守护着某些人,好好活下去!
“轰隆隆”的雷鸣声,低沉的让人压抑,恍若这一片的天空都被笼罩在了这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之中。
“父亲,小弟性命堪危,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折磨死,这张星图,我不得不交出去了,可我能答应你,这天下,依旧会是您想要的太平,这是我唯一能走的路了。”
“北堂凌,你真的以为这凌王府的数十名高手能困的住我么?”
云脂虎坐在镜子前,眼中的冷意,如同一只陆醒的野兽。
如果说,她在这府中每走一步都有人监视,那么,换一张面具,化作婢女,混出府外,想必不会有任何人的注意。
只是从今日起。
她再也不是那个卑微如尘的云脂虎。
北堂一族,都会为了今日,付出惨重的代价!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