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异能 > 逍遥小医仙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逍遥小医仙

逍遥小医仙

大学生刘鑫失意后得到奇遇,修仙,炼丹,泡妞,样样精通。 “没有我打不过的人。” “没有我练不成的丹。” “没有我泡不成的妹。” 最终成为华夏中流砥柱,帮华夏屹立于世界,建立新的秩序。

精彩章节试读:

《逍遥小医仙》 免费试读

老仙涧,村部小院,正午。
“嘎吱嘎吱”一张老旧躺椅不时在申诉着,此刻,它上面是两道紧密缠绕的身影。
“好嘛,好嘛!乖弟弟,来!就这一次!”
“别!别!这样不好。”
刘鑫脸一阵红一阵绿,看着这身上的女子,他着实不知该怎么办。
动弹不得,也不敢‘轻举妄动’。试想一下,那滋味……
“哎!别动,姐,晓红姐!你先起来好不?”他哭丧着脸,哀求道。
一想到此行的目的,一咬牙,道:“刘鑫!快给我签字!不然,我就不走了!”
“我操!”
刘鑫直接爆出口,这特码耍起赖了,不要脸了吗?你不要我还要呢。
“起来吧,姐”
“不起!”
“你起不起?再不起我可喊人了啊!”
“你喊吧!反正是你非礼我!咱就让全村人知道,反正我是不怕!”李晓红头一扬,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靠!!!”
“小刘,你就给姐签个字嘛,姐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晓红又软下来商量着说到。
刘鑫看她轻蹙着眉,神色忧伤的样子也是一阵心酸叫苦,想着自己一天天为了这村想方设法,他容易么他。
“你真的不愿帮帮姐吗?”李晓红盯着刘鑫,眼睛还是红彤彤的,刘鑫现在有点不敢看她。
“晓红姐,你是知道的,我虽是村长,但我怎能私自签字呢?”
刘鑫正正神色,说出这句实话,顿了顿,然后轻叹一声,又说道:
“姐,你等一下。”说完转过身就进了屋。
“这是两千块钱,你先拿去,就当我投资了吧!”嘴里慷慨说着,心里却是一阵抽搐。
“小刘,你真给姐?”刘晓红愣了愣,这两千块可不是小数目,在这穷乡僻壤,一年到头也落不了这么多。
“不够吗?我口袋还有点,也给你!”刘鑫也是无奈,说着就要去掏口袋。
“不用!你个傻瓜!”
“小弟,谢了……”
刘晓红此时也已经止住了哭泣,两双泪汪汪的大眼盯着刘鑫,可看着他真去掏毛票,竟“噗嗤”一声,绽开了笑颜。
“要不,姐赏你个吻?”刘晓红笑吟吟的。
“别!别!姐,放过我!”刘鑫赶忙打住,知道开玩笑,但这实在是引人犯罪啊。这刘晓红,简直就是祸国殃民的苏妲己!
父母去世早,刘鑫从小与奶奶相依为命。后来他上了大学,当了大公司经理,还没享受孙子的报答,就撒手去了。
可再后来……
自从回到这个村,当了村长,他就从没有轻松过,那可谓“操碎了心,累坏了肾。
“呵呵”,夸张了。
说实话,这儿真是个大麻烦,村里还是土胚房,从他出去上学,这都过去十几年了,好似没啥变化,。这儿的老天爷脾气大,要么旱,要么涝,一些人吃饭都还有问题。
听说明天还将会有一位女老师要来这里支教,他也甚是郁闷,像这种地方,人们都宁可出去要饭了,她怎么还顶着脑袋往这里钻?
但最最绝望的是,村里这么多年来,就没有一条像样点的路。
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可是请人修路需要钱,现在村里最缺的,也就是钱。
不得已,想学学华西村,先休整土地,于是他组织村民,可是进展缓慢,而且村民怨声载道,叫苦不迭,暗地里还说他是当代小愚公。
想起这些,他就头大。但这老仙涧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他一直没有放弃,毕竟让村里人过上好日子,也是奶奶的心愿。
而李晓红则趁着休整土地,思索许久,做了一个决定,承包山坡种果子。
她为了给玲玲做手术,也是愁白了头,可种庄稼根本不可能凑够钱,于是决定拼一把,反正这山上的草都比地里的庄稼长得好,这老山涧也不缺水,种上果树卖果子,只要自己勤快,肯定挣钱。
奈何,这村长刘鑫死活不给担保贷款,这纠缠好多天了,今儿终是如愿。
刘鑫扶着李晓红准备起身,李晓红还有点酥软无力,刚站起来,刘鑫只觉得一股巨力,一个不稳,就压向了李晓红。
“哎呦!”
随着倒下,俩人贴了个满怀,他们身下的那本就老旧的躺椅,此刻也是光荣牺牲!
猝不及防,加上紧张,刘鑫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身下人紧紧抱住了,此刻,四目相对,呼吸可闻。
“色狼!”
“怎么了?你怎么突然倒下了?”刘鑫看着突然又是满面红晕的李晓红也是一脸疑惑,完全不知咋了,也顾不得此刻的尴尬。
“还不是你……是,是突然有点晕”李晓红话说道一半就又咽了下去,她其实是起身时看到一座小帐篷,所以……不过此刻她是不会说的,太丢人了。
“算了,看在你给钱的份上,饶了你!”刘晓红心里想着,便没再做声。
“刘大哥!出事了!快!去老坟头……”
一道急促的声音随着一道慌张的身影出现在院子内,看道如此香艳的一幕,生生咽下后半句。
柱子挠挠头说道“刘大哥,晓红嫂子,你们……?哦,刘哥,俺先走了,俺要吃糖,记得要给我买啊。”说完,嘻嘻一笑,头也不回的准备跑。
“站住!回来!咳咳……柱子啊!你这鬼小子!记住啊,刚……是……扶你嫂子一不小心摔倒了,那个糖下次一定给你买,哥用人品保证!!”
说完,也是老脸一红,刘鑫说这话时,有点结巴,本身说的是真话,可此刻听起来却是比假话还假。
“怎么了?”他拍拍裤子,站起身,一本正经地问道。
刚想转身跑的柱子停下来,回过神,正色道:“刘哥,整地的时候,在老坟头那里,翻出只白狐,周山和陈叔各带一堆人,在追呢!”
“啥?白狐?他们没打起来吧?”
刘鑫神色一怔,顾不得还坐在地上的李晓红,急声道:“糊涂啊,不修整地,争什么狐狸嘛,快,带我去瞅瞅!”
“好!”
柱子话音刚落,刘鑫一个箭步已经是冲了出去,柱子紧随其后,两人一路奔向后山老坟头。
来到老坟头,刘鑫果然看到两群村民手提棍棒铁锹,都围着一棵大树。
见刘鑫过来,也都稍稍停了停手中的动作,七嘴八舌的说着情况。
“刘娃子,来的正好,你来评评理,我们发现的白狐,这周山非要抢!”看见刘鑫,
陈叔举着棍子说到。
周山他是认识的,他总喜欢和刘鑫对着干,这人好吃懒做,平时除了在村里占占小便宜,别的啥也不干。不过,倒是很孝顺,对家里的老母很好。
“你看见的就是你的?你老婆我还天天见呢,呢岂不是也是我的?”周山面带笑容,一脸的轻蔑。
说完,身后一堆人已经狂笑不止。
“你再说一遍!老子给你拼了!”受到如此的嘲弄,憨厚的陈叔直接就要动手。却被身后人拉住。
“这样,咱们先把他抓住,具体怎么弄,待会再说,咋样?”
见人越来越多,周山也不敢接着闹,心想,逮住之后,起码要占一半。
陈叔犹豫一下,眼光还时不时的朝大树方向打量。然后说到:“呢行,先逮住再说。”
看样子,应该是担心闹的太久,狐狸跑了。
“这可是只百年难遇的白狐,很值钱的!这货色,估计能买好几千。”
“可恶,这周山真特么无耻!就算抓住估计老陈也分不了多少!”
“……”
众人议论着。
刘鑫默默地听着,大概明白了,也就是为了抢只狐狸,刘鑫也是无奈,周山固然可恶,可还是因为村里人还是太穷了啊,如果有钱怎么会为这点利益动手呢?
刘鑫朝树上看去,树干上果然有只通体雪白的狐狸,此刻也不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不能动!这是只白狐啊!有灵性的,看它这么大,估计也有道行了,弄死了会遭报应的!”一个老人颤颤巍巍的阻拦道。
“是啊!千年才能有白狐,你们这是造孽啊!”他旁边的另一个老人也附和着。
说着还一个劲的叹气,似乎很是担忧。
“这可是值好几千呢!”一个举着棒子的男子说着。
“钱钱钱!就知道钱!给老子滚回去”
旁边的一个老者怒骂道。
“都先停一停,听我说。”
见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吵个不休,刘鑫也是有些恼怒,不禁厉声说道。
“乡亲们,我看还是放了吧。”刘鑫试探的问道,也不是迷信,他说起来也是受过先进科学教育的大学生,就感觉有点不忍心。
刘鑫从小就很喜欢小动物,毕竟也是农村孩子,家里鸡鸭猫狗都是儿时的玩伴,他母亲曾经就救过一只受伤的狐狸,但显然不是这只。
他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一道怒斥:“屁话!你说放就放?弄这一只,够我吃半年了,不就一只畜生吗!”
刘鑫不用回头看,就知道开口的是周山。
听他出言不逊,他很想发作,但转念一想,对这种人何必多言,也不理会,目光便移向大树方向。
皱皱眉,略一沉思,捡起一根木棍。
“闪开!我来!”
一声大喝,众人被吓了一跳,旁边的人愣了愣,便往后退去,他们都是一脸懵逼,不知道这村长啥情况,但再怎么也是村长发话。
刘鑫踱着步,缓缓的走向那棵古树,没人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
狐狸,他见过,但白狐他却从没见过,不过他倒是听过有关的传说,呢可是超凡的存在……
这只白狐的确生的可爱,精致的五官,小巧玲珑,看着令人怜惜……特别她那一身雪花般绒毛纯净的一尘不染。
忽然间,有种奇异的感觉,他总觉得这只狐狸有点古怪,但又说不出怎么回事。
见刘鑫走来,她也是不动了,一双小眼滴溜溜的盯着他,然后纵身一跃,跳到了地面上,在刘鑫的注视下,他竟然朝着自己走来……
然后,刘鑫觉得脑子一阵晕眩,周围的一切倏忽间变得模糊,待仔细看清之后,便是一阵吃惊,古树还是后山的古树,只不过此刻古树下站着一只狐狸,但不是白色的,他感觉有点似曾相识,但不容他多想,因为他发现那狐狸爪子里有块石头,狐狸看了刘鑫一眼,然后把石头丢进了身后树洞里……
“喂!你怎么了!愣着干什么呢,用棍子追啊,都跑了!”
刘鑫回过神来,可还是脑子还有点空白,听到呼喊声,扫视一眼,猛然发现,刚还在自己眼皮底下的狐狸,已经不见了踪影!
刘鑫此刻脑子嗡嗡的,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树洞,怎么回事?
“刘娃子,你咋了!”
“爹,刘哥不会是鬼神附体了吧?怎么楞鸡鸡的!”旁边柱子担忧的说道。
“感觉好像是,你看他呢俩眼珠子,都不会眨了,快,去叫你陈奶奶,她是神婆。”
……
也不理会旁边人的反应,刘鑫径直朝着古树走去,眼中不再是刚刚的空洞,而是充满了火热与疑惑。
“他爹,你看,刘娃子好像是好了。”
“他要干嘛?怎么朝山崖那边走?”
村里的老书记疑惑的看着。
虽说村里人都不怎么待见刘鑫,但此刻见他如此模样,也都是担心了起来。
在那棵大树后面是一道几十米的悬崖,叫做回魂崖。相传,如果是十五月夜,会在这里听到亲人的呼唤声,就好像魂魄归来,究竟是不是真的,也没人再试过。
这老书记并不知道刘鑫要去古树哪里,以为这刘鑫要跳崖,当下便大喊起来。
“坏了!快拦住他!”
刘鑫似乎越走越快,眼看着距离悬崖越来越近,已经是来不及施救,众人皆是面露惊惧,一些人已经闭上了眼。
“妈,刘鑫哥哥停了,他好像不跳崖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众人皆是愣住了,疑惑的看着刘鑫的举动。
“他在干嘛?”
刘鑫此刻已经站在树下,他认真打量着黑乎乎的树洞,心想,刚那只狐狸丢的东西,还会在这里面吗?
好奇已经战胜了恐惧。
心里想着,他手已经毫不犹豫的伸进了黑咕隆咚的洞里。
他的手慢慢的往里面探入,树洞的空间属于又窄又长的,刘鑫的手伸到一半就不能再进分毫,无奈又把手收了回来。
“柱子,过来,帮个忙!”刘鑫也不顾众人一脸懵逼的目光,朝柱子招招手。
刘鑫之所以叫柱子来,是因为柱子右手很小,听他妈说是小时候被蛇咬过,然后就废了。
听到刘鑫叫自己,柱子愣了愣,不过看刘哥是朝自己招手,哦了一声,便跑去。
“右手伸进去,摸摸里面有没有石头一类的东西。”刘鑫说到。
“我……我怕!我觉得这里面会有蛇!”柱子毕竟还小,不到十二岁,虽然平时皮一点,但此刻也是怯生生的。
看柱子害怕,刘鑫安慰到,“别怕,我刚都伸进去过了,没蛇的。”
刘鑫递给他一个坚定的目光,柱子看了看,手缓缓伸了进去。
“啊!”
手刚伸到一半,柱子便尖叫了起来。
“怎么了?没事吧?”刘鑫也是心里一紧,不会里面真的有东西,暗暗后悔没仔细摸摸。
“没,没事,就是里面黏糊糊的,好像是水。”柱子面色有点苍白,显然是受了惊吓。
果然,此时柱子手上确实布满绿油油的液体,还有股淡淡的清香,闻起来说不出精神气爽。
“哥,没事,是我太害怕了,我刚好像是摸到一个滑滑的东西,我再摸摸看。”刘鑫刚准备换个人,就听柱子又说到。
其实柱子是看刘鑫犯难,壮着胆才决定再试一次。刘鑫点点头,心里也是感动,这柱子倒是挺懂事。
柱子这次倒是很麻溜,面色虽然还有点紧张,但动作倒是利索,手一下就探了进去。
“刘鑫哥,真有东西,给!”
刘鑫听这话也是一喜,伸出手,接住柱子递来的东西,一看便又是一阵吃惊。
这是一块石头,表面尽是液体,但入手一瞬,刘鑫却是感到一阵温热,刚想仔细感受,却又变成了凉凉的,难道自己错觉?仔细打量这石块,刘鑫觉得这就是普通的条状白色石头,因为覆盖有绿色粘液,没认出来。
又看了半天,除了感觉很斑驳,有点方方正正外,别的也没什么奇怪的。
“奶奶的,一块破石头,漫山遍野不都是,浪费老子的心情!”刘鑫忍不住暗骂一句。
看来自己看走眼了,一定是刚被晓红姐搞昏了头,这下都产生幻觉了,什么狗屁白狐,别让我再看见你,不然非拿你炖肉。
“草!”忍不住,暗骂出声。
“刘娃子,怎么了,你今儿怎么奇奇怪怪的!”
刘鑫这才注意到身边围着一堆人,正了正神色,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没事,刚才只是突然想摸摸这树洞里有啥子东西,然后也就摸到这么块烂石头。”
刘鑫肯定不会一五一十道出刚发生在他身上的惊异事件,只得随意敷衍着。
“我还以为这里面有啥宝贝呢,看来是我想多了。”
刘鑫刚的举动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他这么蹩脚的解释,大家也是有点不太相信,不过看到他手里的烂石头,也是没啥兴趣,一些人也已经面带失望,转身离去,只剩下几个心有不甘的。
“你特喵得,关键时候掉链子,我看你这家伙就是故意放走那只狐狸的。大家忙活半天,你得给我们个说法!”人群中的周山恶狠狠得道。
“对,给个说法。”
这周山一提,旁边几个人也随声附和,这帮人一直都是跟着这位周山,一直都是不服刘鑫。
“哼!还村长,天天就知道瞎折腾!”
“说起来也是喝那么多墨水的人,咋就这么不靠谱……”
“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不是大学生吗?还有,你傍上的富女友呢?怎么不回去,天天祸害……”一个尖耳挠腮的男子大声说道,生怕别人听不到。
“够了,你们自己说,这刘娃子,哪样愧对过你们?你们想一辈子待这山沟里,也没人拦着你们!”站在旁边的老书记厉声道。
说完,扭身离去,脸上挂满了失望的神色。
村里人的无知,连他都感到深深的无力,看着刘娃子遭受冷嘲热讽,他也是生了气。
刘鑫刚想发作,脸上的青筋已经暴起,但听到老书记的话,便沉默了。
环视一周,将一张张写满愚昧的面孔尽收眼底,心中的气愤,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悲哀。
这老书记可是很有威望,据说年轻的时候当过省部级大官。
见老书记已经走了,许多人也是悻悻地散去,刘鑫将石块丢进裤兜里,也准备回村支部。
“刘鑫哥,我手有点不舒服。”刚抬起脚,就听见有人喊自己。
“柱子,怎么了?”刘鑫一看是柱子,便赶紧问到。
“我右手,现在好像里面有蚂蚁在爬,好难受。”
看着柱子一脸的痛苦,刘鑫只觉得心里一紧,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坏了!不会是刚那绿色液体有毒吧!
“咦?你的手好像变大了!”
“嗯,我感觉他好像在生长!”柱子伸出左手对比着。
刘鑫此刻也是惊奇不已,紧紧盯着柱子的右手。
他的右手正褪着皮,随着一层一层褪下,手正一点一点变大,那皮肤的生长,清晰可见!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