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异能 > 绝世狂豪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绝世狂豪

绝世狂豪

一块刻有纹路的神奇铜牌,一个来历神秘的狠辣女人,一个武功尽废的天才青年,一场风波诡诘的因缘际会,一切都离开了原本的秩序。 楚枫就这样,被这个江湖和这个时代,一步步推到了浪潮之上。 他是时代的宠儿,也是注定的弄潮人。

精彩章节试读:

《绝世狂豪》 免费试读

“尊敬的各位旅客您好,本次航班即将降落在京都机场,请您做好准备……”
当喇叭里传来空乘小姐姐柔美的提示音,楚枫才恋恋不舍地将摆在小桌板上一块刻着古篆的铜牌,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为了这块根本就无法解读的铜牌死无葬身之地,甚至于不惜赔上整个宗门的性命也要将其得到手!
楚枫苦笑着晃了晃脑袋,长叹了一口气:“好在我活着回来了。只我是这经脉已经寸寸断裂,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见到你。”
飞机平稳的着陆,在空乘悉心的引导下,楚枫随着人群下了飞机。
一出安检便有个长得俊俏的美女出现在了楚枫的面前,尽管她穿得很是时髦,但从身材到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都隐隐给人一种东方古韵的感觉。
“少主,我奉宗门命令前来保护您的安全。”
美女微笑着要接过楚枫手中的行李,却被楚枫用手搪了一下:“雅倩,外面是什么情况?”
被楚枫称呼为雅倩的美女没有继续争执,而是很恭敬地说道:“少主您真的是料事如神,整个京都的大家族今天全都出动了。”
一边说着,雅倩纤细的手指指向了透明的玻璃:“那辆宾利是王家开来的,车上有四个顶级雇佣兵,人手配备一把AK。宾利旁边的那辆劳斯莱斯是陈家派来的,里面坐着陈家的大少爷和三名凝脉境高手。还有那辆红色的奔驰迈巴赫是许家的人,里面有一位民间散手大师,和几个跟班……”
听着雅倩一个个的介绍着,楚枫皱了皱眉头:“看来想要我这条命的人还真多呢。”
“是的少主,需要我把他们全部解决掉么?”雅倩试探性的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解决。”楚枫摇了摇头,一边拉着行李箱往外走,一边吩咐道:“你去帮我办一张江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就用楚枫这个名字。”
“啊?”雅倩楞了一下:“少主您身上的伤,我怕……”
“不用担心,按照我说的做,我说过我自己可以解决。”
楚枫再次用毋庸置疑的口吻强调了一遍,雅倩才咬着嘴唇说道:“好吧,少主您多保重。”
从楚枫的身上,雅倩感受到的仍是那种不可违逆的气势,尽管他已受了很严重的伤,但那股子精气神却没弱下来一分一毫。
于是雅倩转身离开了,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楚枫的视线里,他才深吸了一口气走出了航站楼。
当红外感应的玻璃大门无声无息的打开,楚枫的这张脸出现在所有大家族的视线中的一瞬间,整个停车场大半数的豪车不约而同地打开了车门。
霎时间,整个停车场像是约定好了似的站满了人,虽然他们的穿着打扮各色各异,但他们的视线却同时盯住了一个方向,这让那些刚才还对着排起大队豪车指指点点的吃瓜群众们尖叫着跑开了老远。
可以肯定的是,每个人的眼神当中都充斥着跃跃欲试的杀意和无法隐藏的贪婪!
“楚兄,家父请你去家中小酌一杯!”
陈家的大少爷拱了拱手,第一个开了腔。紧跟着各个家族派出来的代表纷纷嚷嚷了起来。
“姓楚的,今天你要是不跟老子走,老子就当场扒了你的皮!”
“楚枫,我代表许家警告你,那东西不是你这种鼠辈有资格拥有的,识时务的就跟我上车!”
........
如果是在那场大战之前,这些人在楚枫的眼里不过就是一堆蝼蚁,真若是动起手来,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而眼下……
经脉的断裂让他连最基本的提气都万分艰难,面对着这群在普通人眼中绝顶的高手,即便自己能能够全身而退,恐怕都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才行!
可即便是到了这样的生死关头,楚枫的脸上仍然看不到丝毫的惊慌,反倒是轻声笑了笑,隔着一条行车道冲各大家族的代表平静地说道:“我楚枫哪儿也不去,就站在这里,想要我命的尽管过来,我想看看是谁第一个死。”
看到楚枫如曾经那样平静,在场的各大家族顿时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
毕竟人的名树的影,尽管大家都得到了楚枫严重受伤的消息,但谁也不想当第一个上去试探的炮灰。
面对如此局势,很多家族非但没敢往前迈上一步,反而是稍稍往后退了退,只剩下几个大家族还顶在最前面。
几个大家族的代表相互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言语,似乎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都在等着别家的人先上。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缓缓流逝,终于王家的代表忍不住了,大手一挥:“大家一起上,谁拿下楚枫就归谁,我就不信这小子能上天入地,我们人多怕什么!”
说着话,王家的代表带着四个端着AK的雇佣兵率先动了身,各大家族一看有人当炮灰,那还等什么,干脆嗷唠一嗓子全跟着冲了上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楚枫的嘴角却扬起一抹弧度,诡异地笑了:“看来,还真有不怕死的啊!”
就是这样轻轻的一句话,让本来群情激昂的一众高手们又顿住了脚步。
冲在最前面的王家代表脸上写满了狐疑,说什么也不肯再往前冲了,这让徐家成为了那只出头鸟,那位雅倩口中的民间散手大师顿时觉得进退维谷——往前上没底,往后撤没面儿!
于是他硬着头皮隔着行车道驱指成剑指向楚枫,沉声喝到:“姓楚的,你少诈唬人,有本事你过来!”
“呵呵,怎么怂了,你们那么多人怕个球啊,来嘛!”楚枫饶有兴致的伸出手指冲着散手大师勾了勾,挑衅的意味十足,甚至是有些迫不及待。
“哼,都说你楚枫厉害,那老夫倒要讨教讨教了!”散手大师毕竟是大师,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他只能硬上了,要是真被楚枫的三言两语给吓尿了裤子,以后谁还肯认他这个大师呢。
一通活动筋骨下来,散手大师足足拖延了两分多钟的时间,眼看后面骂声一片,实在熬不住了,散手大师愤然高喊了一声拿命来,便一个箭步冲着楚枫冲了过去。
而就在关键的时刻,一辆纯黑色的奥迪疾驰而来,将那个许家的那位散手大师给撞得飞了出去。
这让现场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呼,待各大家族定眼一瞧,看见了车牌照竟然是白色的军牌,上面清晰的打印着JV02608这样的数字,这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糟了,被楚枫这货给耍了,是他一直在拖延时间!”
“这下完了,那是老帅的车,谁还敢动楚枫!”
“这个楚枫究竟有多大的能耐,能让老帅都派车出面保他?”
如果说在京都,甚至是放眼整个华夏,能在关键时刻让这些家族立刻偃旗息鼓的存在,除了那个曾驰骋沙场的无敌大将军老帅之外,恐怕真的就再没有别人了。
在一片喧沸声中,奥迪车缓缓停稳,驾驶室的位置走下来一个和楚枫岁数相仿的年轻人,一身笔挺的军装,肩上扛着两杠三星的上校军衔在阳光下的映射下晃得人有些睁不开眼睛。
“什么!是汤玉良!”
“华夏军队最年轻的大校,全军区比武的冠军!”
“他是老帅的亲孙子!”
.......
对于汤玉良这样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战神,人们多是在“明白人”的口口相传中听说,如今见到了真身,对这些大家族代表们的震慑,完全不亚于普通人在街上看到了某位不戴口罩的大明星!
汤玉良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被他撞飞出去的散手大师,然后冷峻的视线如刀子般从各大家族的代表们身上掠过,嘴角微微上扬,配上军人特有的杀气,给人一种冷笑的即视感。
“枫哥,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些,老爷子要我过来接你。”汤玉良的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最让人诧异的是,汤玉良这个天之骄子竟然主动的帮楚枫提起了行李,在楚枫的面前活脱脱的一副小弟模样。
楚枫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汤玉良的肩膀:“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走吧。”
撂下这话,楚枫自顾自的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直到汤玉良也上了车,他才缓缓的摇下了车窗,冲着目瞪口呆的各大家族代表们摇了摇手。
尽管场面很滑稽,但却真的没有一个人敢吭声,那位民间散手大师更是一骨碌爬起来躲到老远。
一场占有绝对优势的围剿就这么拉下了帷幕,随着奥迪车响起了警报,带着一股烟尘疾驰而去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知道,对付楚枫最佳的机会已经没了。
换句话说,过了今天再想拿下楚枫,便是难如登天……
楚枫舒服地坐在车上,在京都这种堵车十分严重的地方,行驶在临时划出的专行线上,一路风驰电掣的超车也是一种难得的快感。
“玉良,老帅的身体还好吧?”楚枫点燃了一支烟,猛嘬了一口问道。
“老爷子的身体你不用操心,体格棒着呢,上个月我和老爷子交过手,我十招都没撑过。”汤玉良苦笑了一声回答道。
这句话倒是让楚枫有些惊讶:“玉良,你小子可以啊,我记得三年前你可是在老帅手里连三招都撑不过去。你现在的实力应该已经达到通脉境巅峰了吧?”
要知道这世间实力超群的武者共分为五个等级,分别是凝脉,通脉,先天,通天,和渡天境。
至于渡天境的高手那只是在隐世门派的传说存在过,一般通脉境已经是达到了人类生理上的巅峰和极限。
就比如此时此刻的汤玉良,哪怕放在高手如云的百万军中,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妖孽存在,尽管如此他仍然在老帅的手里撑不过十招。
可想而知老帅的实力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汤玉良很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随即问道:“枫哥,老爷子听说你受伤了,怎么样重不重?”
“还行,勉强活下来了,不过经脉都断了。”
当楚枫如此平静的说出了自己的伤势,汤玉良瞬间就不淡定了!
“什么?能碎了你的经脉,那岂不是通天境高手才能做到的吗?我的个天啊,这世上还真的有通天境高手!”
毕竟对于楚枫的实力,没有人比汤玉良更加直观的了解,三年前楚枫可是在老帅的手里走过百招而不败!
“没错,可是他被我杀了。”楚枫缓缓吐出一口烟,很随意的将视线放到了窗外。
这一下,汤玉良更加的震惊了,楚枫竟然能杀了通天境高手,那现在岂不是连自己的爷爷老帅都不是楚枫的对手了?
就当汤玉良想刨根问底继续追问下去时,楚枫却率先开了口:“不说那些了,都过去了,咱们接下来去老帅那里?”
“老爷子正在组织海陆空三军联合军演,根本抽不出身来,所以才派我过来接你,并在西山园准备了一套别墅给你暂住。”汤玉良如实说道。
听到这的楚枫难免觉得有些可惜,不过老帅的脾气他比谁都清楚,于是砸了砸嘴说道:“我在京都待不了几天,过些日子我就要去江宁大学上学了。”
“江宁大学?”汤玉良饶有兴致的嘀咕了一句,然后猛地一拍方向盘,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寒小洲也在那上学,我记得好像都大三了,这下你们可成了同窗了哈哈!”
“呵呵,那个家伙也在啊,回头我打个电话过去,还要让他这位超级匪二代学长给我引引路啊。”楚枫打趣地说道。
寒小洲家里的强大,楚枫无比的清楚,所以他对于寒小洲那样放飞自我的学习成绩去念全华夏最顶尖的江宁大学是一点儿都不奇怪。
一路上,汤玉良把车开得飞快,没多大会儿就到了西山园。
帮着楚枫布置好一些必需品后,汤玉良要离开了,打心眼里的有些不舍:“枫哥,老爷子那边的演习我还得赶回去参加,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恐怕有些危险,所以我打算给你留下个警卫队,万一要是有不长眼的摸上来......”
不等汤玉良的话说完,楚枫摆了摆手将其打断:“那些酒囊饭袋来找我麻烦,我是可以解决的,等你演习那边忙完,跟老帅说我会拎两瓶老酒去登门拜谢。”
汤玉良知道楚枫的性格从来是说一不二,所以也没有矫情,来了个男人之间特有的熊抱后转身离开了。
在京都的这段时日,楚枫住得很安心,那些大家族得知老帅亲自出马点名护着楚枫之后,一时间也偃旗息鼓了。
唯一让他难过的是,他的伤势却越来越重,甚至连呼吸都会引起他五脏六腑的震痛。
不过好在雅倩在临开学之前的几天,终于将江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搞到了手里。
楚枫心里明镜似的知道,在宗门不方便出面的情况下,搞到这张录取通知书到底有多难,那毕竟是全国最顶尖的大学!
可他想活下去,就一定得上这个学,无论那个女人临死前的那句话是不是真的,为了这条命他都必须去试一试。
哪怕他都不知道会不会看见明天的太阳.......
或许正如那句话所说的那样,只有当一个人真正地经历过九死一生,才知道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当雅倩把机票摆在楚枫面前时,他打了回国之后的第一个电话,是给寒小洲的。
三年没见了,他想试试那个电话号码是不是还能接通。
而出乎楚枫意料的是,话筒中的等待音只响了一声,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熟悉而又激动的声音:“枫哥,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为了等你这个电话,我这号码三年都没扔,就为了等你!”
“小洲,我……”楚枫的鼻尖有些酸涩,或许这就是朋友,一个抛开家庭背景和个人实力不谈,最纯粹的朋友。
他永远会等着你,无论何时何地,就像寒小洲这样,永远在电话的那一头等着。
“我听说你在江宁大学上学,我们很快就要成为校友了。”楚枫蹭了蹭鼻子,然后平静地说道。
“真的啊枫哥,太好了,你在哪我去接你,咱们一起去报道!”电话那头寒小洲兴奋极了,恨不得立马飞到楚枫的身边。
可紧接着寒小洲的声音又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过枫哥,你不会真是去江宁大学学习的吧!”
“我当然不是去学习的,不过有件事还真得你帮我一下。”楚枫没有对去江宁大学的事过多的解释。
“枫哥你说,能办到的自然不在话下,办不到的我也全力以赴去办!”寒小洲的声音很坚决。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只不过成为了京都一些家族的眼中钉,想坐飞机离开这里还非得你亲自来接我一趟才行,这样可以避免很多麻烦。”楚枫如是说道。
“成,枫哥你等我,我这就订机票过去!不就京都那几瓣烂蒜吗,我看有我寒小洲在他们谁敢找麻烦!”
“好,就这样。”
撂下电话,楚枫笑了,寒小洲还是那个他认识的寒小洲,尽管是隔着电话,他仍然能感受到寒小洲的那一脸匪气。
这都“得益”于他那个在东北无所不能的父亲,被誉为史上第一悍匪的寒雷!
毕竟有句老话叫虎父无犬子,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楚枫都认为寒小洲继承了他父亲身上百分之九十九的狂暴因子和仗义秉性。
而事实上也正如楚枫所预料的那样,不到四个小时,寒小洲就飞到了京都,而且还是带着人从东北包了一驾波音737来的。
只见三十几台奔驰车浩浩荡荡的驶入西山园别墅,当车里走下来的都是清一水黑西服大墨镜的壮汉时,西山园别墅的物业都被吓得报了警。
害得派出所的警察几乎全体出动,生怕这一大帮子的东北人闹出什么大事儿来。
站在这上百条壮汉前面的,就是寒小洲,隔着别墅的落地窗,楚枫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个穿着纯白色风衣,带着一顶礼帽,却迈着外八字步伐的家伙!
“小洲,弄这么大的阵仗干嘛?”楚枫笑着迎了出去,并张开了手,把整个胸膛坦露在寒小洲的面前。
而寒小洲却像个小孩子似的扑了上来,一边紧紧的拥抱着他这个许久不见的大哥楚枫,一边在楚枫的耳边轻声说道:“我老爹说过,人多好办事。”
寒小洲做事一如既往的高调,他甚至恨不得挂一个巨大的条幅在他的豪华奔驰车队的上空,上面写着寒小洲陪大哥楚枫到此一游。
试图以此来告诉那些蠢蠢欲动的各大家族,楚枫是他寒小洲的大哥,想动楚枫得先过了他寒小洲这一关。
当然他寒小洲还没这么大的震慑力,但是他的老爹有,那位可是个护犊子能拼上所有身家性命,并不死不休的家伙!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去机场的一路上寒小洲都像个女闺蜜那样,死死地挽着楚枫的胳膊,挨得紧紧的。
尤其是进安检的那会儿,刚巧赶上一股风吹来,让寒小洲雪白的风衣鼓荡了起来,弄得负责安检的那妹子还以为这是一对儿连体兄弟。
不过好在,在寒小洲的一路护送下,楚枫顺利地登上了飞机,而且就在各大家族所派出的顶级杀手的眼皮子底下。
........
下飞机之后,感受着南方特有的潮湿空气,楚枫觉得他的伤势似乎更加严重了。
来接站的是一辆私人定制级别的加长林肯,从5个8的车牌号中不难判断这车的主人在清海市应该是只手遮天的存在。
然而让楚枫诧异的是,林肯的前机盖上靠坐着的那个女孩儿很别致,之所以说她别致,是因为她人长得像极了霹雳娇娃,却偏偏穿了一身带有东方神韵的服饰。
这倒是和追随楚枫的雅倩截然相反,明明是很惹火的身材,却很别扭的穿上了这样素雅的衣服。
“小寒哥,你可算出来了!”那女孩儿看见寒小洲搀着楚枫的胳膊从机场的大门走出来,明显的一愣,甚至还瞪了一眼显得身体有些虚弱的楚枫,可当她将视线挪到寒小洲身上的时候,却满眼的桃花和娇媚。
“对了,给你介绍下,这是我学妹吴佳音,如果没意外的话你们俩开学后会同时念大一。”寒小洲指点了下那女孩儿,继续说道:“她是留级生哦,本来应该跟我同届的。”
听到留级生这个标签,楚枫显然也很有兴致,打趣地说道:“哦,留级生在大学中可不常见哦。”
哪成想吴佳音竟然是说炸就炸的脾气,当场就翻了脸:“喂,我留不留级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说着话,还使劲的推了一把楚枫:“还有,别跟我小洲哥走得那么近,自己什么德行没点儿数!”
这样粗鲁的话从一个热辣美女嘴里如跑火车一般冒了出来,让楚枫颇感意外。
而更意外的是寒小洲,不过只是短暂的一愣之后,寒小洲收起了笑脸,冷声问道:“吴佳音,你再说一遍试试看!”
听到寒小洲竟然为了一个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甚至还有点土的家伙斥责自己,吴佳音顿时觉得很委屈,嘟着嘴巴说道:“本来的吗,他惹了那么大的麻烦,京都那边有不少的家族都要他的命,要不是小洲哥你说话,我才不来给他当保护伞!”
“我去你妈的吧!”寒小洲听完直接飞起了一脚将吴佳音踹躺在地上,指着吴佳音的鼻子吼道:“我告诉你他不是什么累赘,他是我寒小洲的大哥!”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