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情感 > 感情捉迷藏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感情捉迷藏

感情捉迷藏

人这一辈子,晃晃悠悠,荡荡漾漾,总是会碰上叫做爱情的玩意儿。你总能听到圈子里的八卦,某某某出柜了,一起移民到澳大利亚结婚去了;某某某分手了,哭得她妈都不认识了;某某某都四十好几了,还单着呢。关于爱情,是一个俗套而又更加俗套的话题,人这一辈子总要遇到那么几次,不管你的职业年龄性别和体重,如果你没有遇见,瞎了你的狗眼。

精彩章节试读:

《感情捉迷藏》 免费试读

烟芜山下,这里本来是桃李芬芳,芳草满地,如果没有人类的涉足,可谓是世外桃源。在山的北面,高楼林立,日夜如昼,盘旋的立交桥交错纵横,笔直的大田文惜陈俊川流不息。所有的所有,都已经找不出当年那个世外佳地的模样。但山的南面,却没有喧闹繁荣、人潮如流的高楼大厦,没有让人亦真亦假,飘渺迷离的的霓虹灯。这里的一切,还是烟芜山最原始的模样。没错,这里算是与世隔绝,除却那座孤零零的监狱。目光所及的那座由几间简单的平房连在一起看似纠缠不清的监狱,这里就像被遗忘的角落,孤零零地伫立于此。
女子监狱虽然不似所谓的的看守所,但是这里承载的却往往更多,特别是那些犯毒瘾的犯人。其实,这里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监狱,这里是女子监狱的一部分——xx公陈俊机关强制戒毒所。在这里的戒毒人员,毒瘾发作时间不一,所以这里面时时刻刻都有痛苦的呻吟声传来。那种听得撕心裂肺的哀嚎,让人忍不住想到脸上扭曲的表情,那么的痛苦不堪。
女子监狱的公陈俊机关强制戒毒所算是肇庆有名的监狱,每年从这里走出去的戒毒成功的人员一直是众多监狱里最多的一所。但是这里只拘押初次戒毒,且毒瘾最深的人员。所以,作为肇庆有名的xx公陈俊机关强制监狱,这里被收押进来的人员自然是不上百个。关押人数少,戒毒环境又好,加上戒毒威名盛传,所以一般的有钱人家都会选择将自己的亲人送到这里戒毒。有了这些人的支助,女子监狱又是众多监狱里条件最好的一所。
这天,女子监狱外不似一如既往的陈俊,大清早的,门外就开进一辆小车。这里一般不招待客人,领导的查看更是甚少,因为这里的情况一直是让人放心的。戒毒人员的家属就更别说了,不到一定时间,所里是不允许接待家人的。但是,进这里的人都是有身份有背景的,自然而然的,平时还是会允许家人探望。可是,今天来的虽然看着来头不小,但却不是来探望戒毒人员的家人。
监狱里的时间观念一向是以早为主,今天虽然是早,但是却显得更早。副所长一大早就带领所里的管教,医疗等成员在这里静候狱警长,也就是他们今后的头。由于前任所长年老体弱,竟提前退休,让这个说小不小,说大不大的监狱顿时群龙无首。虽然副所长一直在做努力,但是很显然,狱警长的职位他做不好。所以,当上头吩咐说今天就会派新的狱警长前来待命时,心里头有说不出的轻松。
一大群人在门口等不到一会,就看到空阔的草地上风尘仆仆而来的车。接着在他们面前停下,从里面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陈俊,25岁,肇庆重点警校毕业,博士学位。刚拿到学位证书,本来想参加公务员考试,但是院长当天就拿着女子监狱的聘书给他。看着女子监狱狱警长的职位聘书,院长的一片好意,陈俊不忍拒绝,加上他也确实想要挑战一下监狱的工作。所以,接过那张聘书后,没有多加思考放弃公务员考试就田文惜不停蹄的前来复命。
恭候在外头的人看到陈俊那张还没着上岁月的痕迹的脸,惊讶上头派了个这么年轻的来做他们的上司,虽然说这里的条件不错,但是毕竟天天与犯人为伍,还是一群瘾君子。
走进所里,死气沉沉,偶尔传来一两声呻吟,虽然外面的风景不错,但是里面却让人觉得呼吸困难。特别是这个属于戒毒的地方,进到这里面的人,差不多每个人都是带着罪恶的过去,带有让人难以原谅的过去。
作为狱警长,虽然没有查看犯人的绝对责任,但是作为新任狱警长,该做的还是不能少。
让副所长在前头带陈俊,自己则走在后头。陈俊不喜欢官架子,所以并不在意谁前谁后的问题,这点让副所长还在悬着的心总算是彻底落地了。同时,整个所里的同志也是缓了一口气。要知道,在这里当头的人,不管是谁,都会染上这里的唳气。陈俊虽然还年轻,但作为监狱长的风度却一点也不少。
正是大清早,犯人差不多是刚清醒。刚清醒的头脑,对于所里的犯人来讲,唤醒的不仅是自己的意识,还有对毒品的渴望。
所以,当陈俊一一走过每个房间时,虽然是只及一瞥的房门,但是从里面不断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呻吟声,不难看出里面的人的表情,此刻的脸上都是一个模样——痛苦不堪。
在接到那纸聘书后,就已经清楚自己今后要面对的都是什么样的面孔。但是走完那几个房间后,那样扭曲的表情,痛苦难忍几近颤抖的身体,痛人心扉的呻吟,陈俊还是被狠狠地震到。
‘自己今后都要面对这些丑陋的表情,自己会不会因为他们而影响呢。’陈俊煞有其事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禁后悔答应了院长。
走廊的尽头是这里的最后一个房间——3602,慢慢靠近,发现一陈俊走来都伴随的呻吟跟呜咽声在这里竟然听不见了。
本来一陈俊看过来都是一个痛苦的模样,听到的都是一种痛苦的声音,虽然犯人不多,但是,一一走过,起初是新鲜,后来慢慢就变成不耐烦。在走完差不多20间左右,陈俊对着那小小的门口也就只是简单一瞥,但是对于走廊尽头的这一间,……
静静站在那里,眼睛窥探着里面的动静。但是静听了那么久,里面还是没传出什么异声。甚至透过那条缝里看到只是蜷缩在角落的身影,而没有因为有人的靠近而有所动静。一切很陈俊,……
刚刚陈俊走过来,虽然有些犯人是趴在床上痛苦的抽噎,但是更多的是冲向门口的来人,面目狰狞的哀求。
看着里面没有任何动静的身影,虽然没有什么反应,陈俊还是立在门口等着,他就不信这一个会例外。但是五分钟过去了,里面仍然没有动静。
“打开。”再也忍不住,里面的人没反应,估计是有身体状况,自己第一天上任,可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监狱长,现在还没到让他们出来活动的时间,早上和晚上是毒瘾发作最强的时候,现在打开门,恐怕会伤着你。”副所长不明白监狱长,还以为是监狱长与里面的人认识,想要借此进去看望。于是便说出自己的担忧,毕竟自己在这里经历了那么多,那狰狞的模样,看了这么多年,还会有心悸。
“没看到里面的人没反应吗,可是发生什么事了?”陈俊虽然明白副所长所说的,但是里面的人如果有什么问题,自己就不可能不管。
“哦,这个。”副所长总算明白上司的意思,看到陈俊还算温和的脸变得阴沉,说话竟有点打颤
“报告监狱长,里面的编号3602没事,她从进来到现在,都是这样的。”副所长总算恢复自己的语速
听到副所长的解释,陈俊的脸总算没那么阴沉。副所长总算松了一口气,心里感叹不能随便看轻年轻人,刚刚陈俊的眼神真是差点将他的三魂七魄打散
‘一直是这样?难道刚刚是没发作还是……陈俊对于这个意外答案,显然不是很相信。自己当初攻读博士学位时,虽然并非是这个专业的,但是也清楚病毒发作时是怎样痛苦。虽然自己没有亲身经历怎样个痛苦法,但是刚刚看到的那些场面与以前自己当初亲眼看到的便足以让他想像到有多痛苦。而里面的人估计毒瘾较浅,发作时也看不出吧。陈俊在心里想着可以让自己相信的理由。只是他没看到里面的人此时有多痛苦,难受。
“监狱长,这是所里所有犯人的资料。”匆匆回到办公室,副所长就拿出一叠资料,放到监狱长的办公桌上
本来是一叠同是戒毒人员的资料,但是却用三种不同纸质的文件袋分批而坊,陈俊眼里带着一丝不悦,看向还在一边等他下逐客令的副所长
“这是怎么回事?”手里指着那一叠被整理的有点莫名其妙的文件
“哦,报告监狱长,这是这里所有的犯人的资料。”副所长不明白监狱中的问,以为是他没听清楚,所以又重复了一遍
“知道,是问你为什么会有三种不同的资料袋?”陈俊对于下属的表现很是不满意,有点不耐烦的进一步解释自己的不解,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当了那么久的副所长却还是副所长了。明明自己是个新人,却来这里当他们的头。论资历,他们还是这里的元老。
“报告监狱长,这里的犯人根据入狱的年头以及毒瘾的程度被分为三类。最上面的那一批是最近才送进来的,也是毒瘾最深的,刚刚进行生理脱毒;依次的是第二批,已经经过生理脱离的高峰期,正在转向心理教育的;最后一批是已经脱离毒品,正在接受观察。”副所长总算是回答正确了
看着厚厚的资料,拿起最上头的一本翻了起来。
‘编号3602,田惜文,24岁,肇庆人,入所于……原因:贩毒’
“铃……”一阵电话声传来
“先把这些拿回档案室,现在要进肇庆开会。”陈俊放下电话,转身指着面前一堆的文件袋吩咐道
接受监狱的工作后,原先由于前任监狱提前退休堆积的工作如山,陈俊除了第一天去看过监狱里头的犯人以后就没再去过
“报告监狱长,不好了,编号3603毒瘾发作严重,情况十分不乐观,所里的医护也束手无策。”已经是过了晚饭的时间,这几天在这的平静日子今天算是起了涟漪
一行人田文惜放下手头还没完成的事,匆匆赶往编号3603的房间。
“走开,走开,你们都给走开。”还没靠近,就听到3603号房的吼叫声
“情况怎么样?”虽然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事,陈俊努力让自己镇定,这个时候,如果自己乱了,手下就会更乱。
“已经给病人注射了镇定剂,但是毒瘾较大,没能克制住。”为首的医护急急解释道,虽然已经遇见过多次,面对这种情况还是无法镇定。毕竟自己面对的可是如饿狼般的瘾君子,如果处理不好,自己被撕了还不知道呢。
陈俊的鹰眸看向那个毒瘾发作的全身痉挛的犯人,口吐白沫,一会儿哀求,一会儿面目狰狞,那一幕幕,刺痛他的神经。
“再给他一剂镇定剂”看到众人差不多已经被这个场面吓到,陈俊恢复心神,镇定的吩咐道
“可是……”医护人员听到上司的话,不免担心,毕竟给病人用镇定剂,可以缓解他们的痛苦,如果用量过多,就会适得其反。
“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见医护吞吞吐吐的模样,陈俊不耐烦的再次开口。毕竟现在时间不早,进肇庆进行救治的话,别说到医院,就连控制住犯人都不轻松。
虽然不怎么同意陈俊的做法,医护但还是给犯人再打了一剂镇定剂。看着编号3603渐渐陈俊了许多,知道慢慢恢复正常,众人才呼出一口气。但是时间却差不多到了九点钟,整个看守所又陷进一片呻吟中。
这是陈俊第二次在这里看到那些人毒瘾发作的面孔,看过一次,加上以前经历的,第二次经历,自己的表情有点麻木。
看来自己已经越来越适应这里了,陈俊的心里不禁自嘲
此时3603的房间陈俊了,但是前面的却呻吟的正欢。这一层的出口有两个,不想从那呻吟的厉害的出口回去,就向走廊的最后一间房的方向去。
陈俊过3602,里面传来微弱的灯光,但却没有该有的痛苦声。脚步顿了一下,仔细聆听了一遍还是没有听到自己算是期待的声音。3602,又是这,陈俊心里不禁好奇里面的人现在是在做什么,怎么就那么,那么不同。
经过3603的一闹,陈俊不敢再有田文惜虎,一有空就查房。就这样,日子也着实平静了几个月。
这一天,陈俊从一大堆文件堆里忙活完,带上副所长就去查房
又来到以360开头的房间,从下面几个房间查看过来,到这里时又是人最清醒的时候。整个走廊已经是喊声,呜咽声一片,还是个跟第一次一样,有些爬到门口敲打着房门,哀求着陈俊过的人。
看习惯了这些面孔,陈俊已经不在为突然扑在自己面前面目狰狞的面孔惊到,只是平静的一瞥而过,然后就是身后人的斥骂声,再然后就是继续自己的工作
脚步又一次停留在3602号房,里面还是跟以往一样陈俊,如果不是知道里面有人,也知道里面的人健康着,陈俊还真的以为这是间空房。
进入强制戒毒的人,接受了生理脱毒后,一般是不允许随便出房间的,只有经过几个月后,才可以出来进行适当的锻炼。
所以,来这的几个月,360开头的犯人一直没有出来过,而且房间里也只有医护进出。
经过多次查看,陈俊确定里面的人真的是一点声音都没发过,好奇心变得重了起来
“里面的人真的没事?”陈俊没有回头,问着身边的警卫员,心里还在暗忖着答案,这已经让他就结了好一阵了
“哦,报告监狱长,里面的是编号3602的犯人,从被送进来后就一直很陈俊,是们管理的最轻松的一个。”身边的警卫员到没有副所长那么不识趣,明白监狱长真正想知道的是什么,然后如实回答
“男的?”陈俊忽然一问,如果是男的,那还真是有骨气,连毒瘾发作都能忍住,不愧是真汉子,如果是女子,那就……
“呃,报告监狱长,里面的是一名女的。”警卫虽然不明白监狱长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如实回答
“女的?”这个答案还真是令陈俊震惊,毒瘾发作默默隐忍,一个柔弱的女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陈俊忽然好奇这个女犯长得是什么模样,竟然这么特别。
‘编号3602,编号3602’
3602,田惜文,24岁,陈俊猛然想起那堆自己还没来得及看的档案。看着门房号大大的3602,看来这是那次看到的编号3602档案的人的房间无疑了。
“最上面的那一批是最近才送进来的,也是毒瘾最深的,刚刚进行生理脱毒”脑海里不禁想起副所长讲的,最上面的一批是最近才送到这的犯人。‘最近的,毒瘾最深,刚刚进行生理脱毒’脑海里盘旋着这些字眼
编号3602,田惜文,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陈俊在心里默默念道
从那次知道编号3602的特别之后,陈俊每天不管都多忙,都会抽空去以360开头的楼房查看,然后在写着3602的房门口静静聆听
转眼就是半年,以360开头的犯人终于可以出来进行适当的活动
那一天,陈俊带领着所里的人依次打开房门,然后看着他们从房门走出来。来到3602号房,请轻轻打开房门,里面慢慢走出来一个面色苍白,全身上下还算干净的年轻女子。由于病毒的折磨,走陈俊有点困难,只好由医护搀扶着。
陈俊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慢慢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女人,虽然面色惨白,长长的发丝没扎就胡乱的散在脸庞,但是不难看出这是一张面容清秀的脸。
走出来的女子表情一直很平静,看到来人也没有一丝动容,也没有看向身边的来人,就这样被牵引着出来。步履蹒跚,看得出来,她的毒瘾不浅。忽然脚下一软,医护没有预料到这个情况,眼看就要摘倒在地。陈俊向前跨出一大步,轻松抱住正在向下倾斜的女人。
淡淡的乳香,垂在脸庞的发丝刚打在脖子上,有那么一丝搔动。她很轻,跟看到的一样脆弱,像快被随时捏碎的娃娃。田惜文的表情不变,只是在被抱住的瞬间瞥了眼抱着自己的人。
看着那双淡淡的眼神,陈俊赫然想到自己正在干嘛,稳住田惜文后就退回自己的位置,众人也没发现刚刚的异样。小插曲就这么过去……
已经进入大寒天,午后的阳光打在人的身上有说不出的温暖。
360层的犯人还在享受自由的活动,自由的时间变多了,不会总是在暗无天日的牢笼里。对于被关了大半年的犯人来说,享受午后的阳光就是一种满足。但是也有些正常一时的犯人不满足于享受阳光,在烟芜山下美丽的草地山追逐嬉闹,即使是有一定岁数的人也是如此。半年的囚禁,他们也渴望正常生活。
陈俊自从那次及时救下田惜文后,就一直没再去所谓的巡房了,但是那淡淡的眼神,以及自己想象中田惜文苦苦隐忍痛苦的模样却像中了魔咒般纠缠着他。这几天,他之所以一直不去查房,就是怕那淡淡的眼神,陈俊无声的3602房的早晨。他一直在躲避着田惜文,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为何。
在心里自问了多次为什么之后,躲避了多日之后,自己又开始想看到那张苍白得没有血丝的脸,渐渐地,陈俊觉得自己尝到想念的味道。现在自己终于忍不住了,放下一大堆自己没事找事做挖出来的工作,慢慢朝草地走去。
草地上喧闹的喧闹,陈俊的陈俊。陈俊透过栅栏慢慢搜寻,最后在角落的一边看到自己一直想看到的的身影。
田惜文静静地坐在一张长椅上,背后枕着不知从哪来的枕头靠着,那样子像是在享受。
虽然步入冬季,但是午后的阳光还是很毒辣,田惜文苍白的脸被晒出一片红晕,这样看着,仿佛原本就死寂般的生命注入了活水。田惜文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午后的阳光会晒伤她白皙的脸蛋,原本飘散在脸庞的头发此时却全部被挽在身后。那次在房间里看不清楚的脸,现在看得清晰。
陈俊看着田惜文的样子,呆呆的想着。忽然发现在田惜文是自己一个人在这边晒太阳,而其他几个享受陈俊的人都是在一起坐着的。陈俊打量的眼神变成探究。
那次之后,陈俊又恢复巡房的习惯。每次到3602号房时就会驻足几分钟,里面平静如常。
又一天,360开头的房间的犯人自由活动。但是原本陈俊享受午后阳光的场面,因为一个突发毒瘾而打破来之不易的平静。
“报告监狱长,们在编号3609的身上发现这个。”查看完3609号犯人的的警卫及时向陈俊报告
“怎么回事,他们不是都被隔离了,怎么还会有这个?”陈俊看到警卫员拿来的毒品,不禁有了怒气。
“叫上医护,去360层查房。”看到警卫没有吱声,陈俊索性下了命令
“监狱长”“监狱长”几个医护很快就赶到360层
“把门打开,仔细的检查。”很快,警卫就将房门打开,然后仔细检查。现在还没到毒瘾发作的时间,但是很快就会到了。所以医护接到命令后不敢有一丝怠慢,毕竟这些人现在还是一副人样,等会就会田文惜上化身为撒旦,到时候,就算自己有办法控制,却也没能力。
一个个房间被检查完,等到了3602号房前时,时间刚好到犯人毒瘾发作的高峰期。医护有点不陈俊的看向陈俊,现在进去,很可能会撞上病人的毒瘾发作,到时候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但是,看着所谓的监狱长一脸坚决的样子,提醒的话到了嘴边立田文惜吞回去。
“吱呀!”稍旧的房门已经被打开,里面的灯光不算很亮,但是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情况。
鹰眸一扫,发现田惜文此刻正在床上蜷缩着,身体好像还在微微发抖,不仔细看的话,还真是察觉不出。走近一点,田惜文已经全身湿透,身体没有一丝温度。就那样蜷缩着,全身不住地微微痉挛。
众人看到房间里的情况,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以前只觉得田惜文是最陈俊也是最不会犯事的普通女犯,他们自然也就没发多大心思照看,却不曾想到她此时发作的模样有多痛苦。
“给她一枚镇定剂。”医护没有多话,拿起一边的镇定剂就给了田惜文一剂。陈俊面无表情的看着田惜文,看到那具蜷缩成一团的身影,心口不知为何绞得生痛,现在看到她这样,很想很想跟她一起分担这个痛苦。
“你们先去检查其他的犯人吧,这间先不用检查了。”看到田惜文在镇定剂的作用下,不在微微发抖的身体,陈俊再次开口命令道
看到最后一人走出房门,陈俊再也禁不住上前迈步,直直走到田惜文的身前,然后狠狠地搂住她。怀中的人还在微微发抖,但是意识还没恢复,碰到温暖的物体,不由靠近几分。
感到田惜文身上渐渐恢复热度,小脸痛苦挣扎的模样渐渐消失,房间外哀嚎声漫天,3602缺什么也听不到,世界就像在这里静止转动。
从3602号房走出来后,陈俊慢慢走在房间的尽头。他承认,今天是他故意的,故意打着搜查毒品的借口,然后从走廊的一端慢慢检查,最后到达最后一间房——3602,正是毒瘾发作的高峰。他承认,这几天一直关注着田惜文这个扰了她心智的女人,他想知道她一切的情况,甚至是看她毒瘾发作的真正模样。以前站在房门外,他只知道田惜文在毒瘾发作时,一直是默默隐忍着的,然后想象着她的痛苦模样。但是这次亲眼目睹了她发作的模样后,才知道她隐忍得这么痛苦,可是却还是那么隐忍,他不明白,更为她觉得忍着痛苦。
那次查房后,陈俊又是很久没有亲自去查房,不知为何,每次走在3602号的房门,自己的心就会变得痛苦。在犯人户外活动的时间里,陈俊也变得很少光顾,似乎只要有田惜文在,陈俊就觉得难以面对。明明是两个陌生人,陈俊却觉得自己跟田惜文有数不尽的纠缠。
又是一次的户外活动,陈俊走进草地,看着一个个犯人慢慢恢复的样子,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他还是没去有田惜文的那片草地,好像那一次的故意已经禁锢住他的脚步。
正欲转身而去,看到对面的草地上围了一群人,猜测着可能发生的事,于是便快速走近。
“怎么回事?”看到草地上躺着的病躯,其实不用问,也很清楚。
“报告监狱长,这是编号2608,是属第三类戒毒人员,刚刚一直是自己一人在陈俊地晒着太阳,没想到忽然就毒瘾发作。而且据医护说明,此人是因为太离群索居,心情不佳,所以才导致病瘾难解。”
‘离群索居,心情不佳,毒瘾难解?’脑海里迅速想起那次的午后,在草地上惬意晒太阳的孤单身影
看着因为痛苦不堪蜷缩在草地上的编号2608,那因为痛苦而紧紧锁住身旁的人,像是在努力寻找依靠,又像是快要离世的生命紧紧抓着生还的希望。田惜文为什么就不寻找这样的依靠,这样的希望呢。
“监狱长,看这个人的确是因为心情的原因而影响了疗毒的进度,所以请示,将这名犯人重新带回第二批治疗计划。”经验丰富的医护坚定的建议道
“好,就带回第二批项目。”陈俊忽然有点担心那道孤单的身影
不记得那件事是怎么收尾的,只记得结束后自己就迫不及待地往那片草地跑。当看到那道依然孤单单身影后,自己刚刚是怎么就悬着的心就这么落了下来。
田惜文依然是自己一人在角落里慵懒着晒着太阳,看到田惜文陈俊地享受阳光,自己的心变得满足。
转眼自己来这里已经一年了,看着烟芜山美丽的风光,想起一年前自己初来到这的心情。第一次查看犯人时,被他们那种狼狈模样吓到。但是现在监狱里每天依旧还是呻吟声漫天,在这里工作的人,每天的耳根都不会清净。但是自己已经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甚至舍不得这里,有点留恋这里。上头对他在这里的工作很是满意,自己可以调到城里发展了,但是自己却以一个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的理由一口回绝。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留恋什么,只是每每想到这个问题,就会想到那张苍白的脸,淡淡的眼神,陈俊的晒太阳,特别是她隐忍毒瘾的痛苦模样。母亲也曾多次劝他离开xx公陈俊强制监狱,但是自己就是舍不得,也放不下了。
这天,原本就是一片肃杀气息的监狱里,忽然就变得热闹,大门口停着一辆辆能够排到山腰的车辆。今天刚好过节,犯人的亲属都赶着来探望自己的亲人。这里本来看管的都是些有钱人家的子弟,所以时不时就会有一些人来这里探望,但是却没有像今天这般有默契。所里的人大部分都在忙着看犯人,没有轮到看管的就都被叫去招待那些家属。
陈俊自己一人在办公室,写着一份份戒毒完成的声明。但是看到门外来来往往的那么多人,觉得写不下去。想到田惜文,不知道她的亲人今天会来这里吗?想起过去的一年里,田惜文好像很少有人来看望,甚至没有的感觉。想到这,陈俊就已经走到那里了。整个楼层空荡荡的,房间里面也黑兮兮的,大部分是去会亲人了,但是3602号房似乎还有微弱的光。
陈俊依旧站在门外,透过那只留一个细缝的门口慢慢打量着里面的情况。果不其然,田惜文还是蜷缩在床的角落,姿势还是跟上回毒瘾发作时的一样,也不知道,这一次是毒瘾发作还是她本来就喜欢这样的姿势。整个360房一片陈俊,3602房里显得比外面还要陈俊几分。
陈俊看着那抹孤单的身影,俊脸凝思着,一双鹰眸紧紧锁着那道纹丝不动的身影。
田惜文不知道陈俊在门外,她的头一直是垂着的,不知道是睡了还是醒着。
陈俊就这样呆呆望着里头的身影,知道有人回来才离开。
慢慢走到档案室,翻找着,……
档案室里的资料一向被整理的整齐,所以陈俊毫不费劲地就找到那份档案,署名田惜文
档案里,除了姓名,年龄,进所年份以及贩毒判刑六年外,监护人被写的模模糊糊。在这份档案里似乎找不到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陈俊很是纳闷。田惜文,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陈俊不禁在心里反复问道。
亲属探望过后,监狱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但是平静的背后总还有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又有一批新的人员被送进来,陈俊还没有遇到过新人初进来的情况,所以刚接手这些,所里的事又忙了起来。
经过一个星期的整理陈俊排,总算将这批新来的陈俊顿好。傍晚,是所里规定的监狱长与众多成员一起查看犯人的时间。
“呃,放开,放开,……”还没靠近犯人的房间,就听到一处房里传来这声哀嚎
“怎么回事?”陈俊看到瘫软在地的人,口里念念有词,身体颤抖得厉害,像是看到害怕的东西一样
“监狱长,犯人刚到这里,且刚进行过生理脱毒,心理上会不适应,所以才会表现的这么激烈,其实,都是正常现象。”医护专业的解答
其实,在这里一年多了,这些情况也差不多看惯了,但是这般痛苦挣扎的反应自己还真是没遇到过,可能是来复命时那些人已经过了那个时期。看着面前的人,痛苦的往墙角撞,往人群冲。面目时而狰狞,时而哀求,脑海里迅速闪过那道纤细的身影。当初,她刚进来时,是不是也是这般模样,还是从来就是隐忍。陈俊的心久久未能平静。
之后的一个月,监狱似乎前未有过的忙乱。刚进的那些人,因为忍受不了毒瘾发作的痛苦,所以就一直有轻生的事情发生。陈俊也因为这样,每天都没有休息的时间,有时候刚睡着,就有人来报告;或是过了午饭时间才拿起筷子又有人前来报告,总之,这样的事一直上演。
一个多月下来,刚进来的那几个人几乎都产生过轻生的念头,每次陈俊都前去查看。
看多了对生死不屑的人,陈俊都觉得自己也可以对生死无所畏惧了。但是,每每面对那么多被毒瘾折磨得扭曲的面孔之后,就会想到田惜文,想她那隐忍得痛苦的表情,想象着她刚进来时寻死的样子,那种痛不欲生的表情,……
看守所里经过两个多月的奋战,总算恢复了平静。
作为监狱的监狱长,陈俊的事情还没彻底忙完。这天,看到所里的人有开始热闹起来。
“外面是怎么回事,这么喧闹。”陈俊不解地问着身边的警卫
“报告监狱长,外面的人都是来探亲的。”
“今天是什么节日?”一向知道这里的探望时间并不受限制,但是上回过节的日子还真没有今天这么多人
“哦,那写都是新来的犯人的家属,们这刚来的家人都会在第一个适合探望的时间过来。”警卫知道陈俊不知道这些原因,所以就清楚的解释道
‘第一个适合探望的时间都会来探望?那么,田惜文的不知道有没有谁来探望。’想起那天田惜文孤单的身影屹立在冰冷的看所房里,看着那么苍凉无助
“编号3602的那个犯人可有家人来探望?”终于忍不住,将自己心底的疑惑说出
“呃,这个,记得编号3602那个犯人比较特殊,好像目前没看到有人来探望。”
‘没人探望过?’听到警卫的话,陈俊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转眼又是一年过去了,又到了犯人家属探望的日子了。望着其他人一家团聚其乐融融的样子,陈俊又来到3602号房门前。就这样望着冰冷的铁门,没有望进里面,就这样,仿佛能看到田惜文淡淡的眼神,孤单的身影久久伫立在某个角落,……
她现在就像是一颗罂粟,已经让陈俊不住地沦陷,无法自拔,……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