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情感 > 至强医帝混都市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至强医帝混都市

至强医帝混都市

他万古第一帝,在他如日中天之时,却意外流入都市,从此之后恣意风流,各路美女纷纷而来。

精彩章节试读:

《至强医帝混都市》 免费试读

“朕不是在皇宫与国师下棋吗?为何会来此?这乃何方?”
安景市位于华夏南方的一个二线大城,历史悠久,曾经乃是一处古战场。
在郊区的一条公路中,站立着一名身穿明黄龙袍的年轻人。
此刻的他正一脸茫然的环顾四周。
年轻人身高一米八,样貌望去二十一二。
他面白如玉,面容俊朗,一头比女人还要顺滑的青丝,整齐的放入肩后,十足十的小白脸。
穿着如同电影当中,帝皇所穿的龙袍,头戴玉冠,丰神如玉,一看极为不凡。
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眸,带着浓厚的威严感。
“哔哔~”
突然,在他的后方一声汽车鸣笛声,不耐烦的响了起来。
这位身穿龙袍打扮怪异的年轻人,疑惑的转过身去。
当见到汽车后,眼神突然一凝,身形紧蹦,如临大敌,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大气息。
用手指着前方的汽车,沉喝道:“何方妖孽,居然敢胆在朕的面前放肆!”
“王思如”,也就是汽车上的车主,坐在驾驶位上,看着前面那打扮怪异的年轻人,眨了眨眼睛,满是疑惑的看向年轻人。
这人在干嘛呢?
但是下一刻,她瞪大了眼睛。
只见,那身穿龙袍的年轻人,突然猛的向着她的红色保时捷冲来。
在离车身还有二尺开外时,一脚踢向汽车前身。
她便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随后就只觉得汽车整个倒飞出去。
给重重的砸在地上,车身玻璃全部给震碎,威慑吓人。
见到汽车破碎之后,年轻人冷哼一声,背负双手,转身龙行虎步的离去,极为的霸气非凡。
离开前,嘴里还在说着:“朕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势力敢来谋害朕。”
王思如那张精致漂亮的面容上,布满了震惊。
测身坐于驾驶位上,看着那离开的背影,嘴里喃喃自语:“这还是人吗?”
“呀,我的车!”
良久,她终于反应了过来,惊呼一声,连忙从驾驶位下来,去检查自己的保时捷。
当见到车的前身破碎不堪后,脸上顿时流露出苦瓜脸。
这可是她爸今天才给她买的新车啊.......
身穿龙袍的年轻人,名叫李光仪。
在现代可能无人可知,但是放在他的世界中,那可是如雷贯耳,无人不知。
因为他乃是一代帝皇,一代无敌的帝皇。
三岁登基,六岁退位,十七岁重获皇位,二十岁一举拿下长空大陆,成为整片大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帝。
今日本来正在皇宫中,与自己的国师下棋,正下到一半,突然之间他便出现在这公路而来。
“这个叫地球的地方到底何方?难道说朕遇到了《奇惊怪谈》一书中,一样的光影陆离的场景了?”
走了近一个小时后,李光仪来到了城市中。
到现在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已经不在长空大陆,而是来到了奇谈怪异小说中,所说的奇怪世界,或者说是另外一片天下。
现在他也知道,最先开始打的那怪物,原来是如同马车一般的交通工具。
一想起刚才在公路中,打翻的那辆汽车,就算身为一代帝皇的他,也有些汗颜。
这时,他不由得想起来,在皇宫与那位智谋无双,与自己亦师亦友的国师,无意中说的一句话,
“皇上,如果您有天离开长空大陆,那时你不要惊慌,只需要寻到儒家圣人,所书写的【浩然正卷】便可返回。”
“唉~”
李光仪叹了口气,就算他身为一代传奇帝皇,想要在一个陌生世界寻找一本经书,也有些范怵。
随后,他转阴为阳,嘴角微微翘起,一股皇者才会出现气息,在他的身上流转。
“小小的一卷经书,又且会难住朕!”
一代帝者,霸气无双。
在街道许多人行人怪异的看向李光仪,不过也有人对此毫不在意,只是微微侧目。
毕竟如今这个时代,有些人就喜欢穿着与众不同,已经见怪不怪了。
走着走着,李光仪突然发现前面围了许多人。
他心中疑惑,这是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却没有回避,而是往前方走去,正好如今他也需要找人去了解这个世界。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这女子好像晕倒了。”
“刚才我还看她好好走着,怎么突然就晕倒了呢?”
“我们这里谁是医生?!”
“.......”
走到近前,便听见许多人议论纷纷,也有人着急的喊着医生。
李光仪通过众人缝隙,向着里面往去,便看见在中间马路中,躺着一位妙龄女子。
女子大概二十来岁,身穿淡蓝色连衣裙,面容极美,堪称国色天香。
就算是见惯了无数美人的李光仪来说,都觉得眼前一亮。
但是此刻,这名国色天香的女子,却躺在地上,面色煞白,气息微弱,即将死亡。
周围围观众人,却无一人前去查看。
这让李光仪微微有些皱眉,觉得此方世界,人太过冷漠。、
世态凉薄,莫不过如此。
但是,他决定救这名女子,不是为她的美色。
而是身为帝者,就应该有一颗仁爱之心。
虽然如今不再是长空大陆,但是却也不能见死不救。
外围围了许多人,李光仪如果想要往里面挤进去,是一件非常的难事。
不过这对于他来说,根本不足为虑。
只见他脚下一虚,身形如同蛇龙一般,顺着人群的缝隙,瞬间便出现在女子身边。
而他刚才所穿插之中,围观众人都只觉得自己身后有一阵风吹过。
但是当转头望去,却什么都没看见,让他们疑惑不己,摸不着头脑。
李光仪见到气息微弱的女子,他知道得快点治疗了。
不然,不出一盏茶的时间,便会死亡。
“小子,你在干嘛?!”
李光仪向着女子走去,突然,在他身后传来了一道极为不客气的声音。
李光仪微微皱眉,转头看去,只见一名穿着休闲西装,面容还算俊朗的年轻男子,正怒视着他。
“这位姑娘,气息不稳,即将死亡,朕自然是去为她治疗。”
李光仪虽然淡淡的解释道。
说完后,便不再理会,就要蹲下身上,进行号脉。
但是肖建,也就是那名年轻男子,听叫李光仪称自己为朕,大笑出声。
讥讽道:“你以为自己穿着龙袍,就真以为是皇帝了?
居然还敢自称朕,你怕是精神病院跑出来到吧,真是大言不惭。”
此话一出,顿时周围便传来一阵轰然大笑。
所有人都带着嘲笑的目光看向李光仪,觉得他怕不是个傻逼。
李光仪眼神微微一凝,猛的转身,直视肖建。
这一刻,肖建只觉得自己身体一寒。
仿佛自己面对的乃是一位睥睨天下的帝者,让他心悸。
但是,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自己居然被一个精神病给吓得了。
想到这里,脸上闪过一丝恼羞成怒的表情:“瞪什么瞪,难道不是?
你不知道现在已经没有皇帝了吗?我说你精神病没问题吧?!”
嘛的,你个啥比,还敢瞪我?你以为自己真的是皇帝啊!
“没有皇帝了?”
李光仪有些不解,世界上没有皇帝,那怎么管理一个国家,或者大陆呢?
不过他没有多想,毕竟每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不一样。
而且如今人命关天,也容不得他多想。
想到这里,他冷漠道:“我现在要开始替这位姑娘治疗,你们站开点。”
说完后,冷冷的扫视了一眼四周。
凡是被他扫视的人,一个个都不敢与之对视。
只觉得,如果敢不听的话,那么自己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顿时纷纷往后退去。
但是肖建根本无惧,而是站在原地,不屑道:“你个精神病,真的以为自己是医生了,赶紧滚一边去,不然劳资让你好看!”
他乃是安景市一家二流公司的老总,虽然是二流,但也算是普通人眼中的有钱有势之人。
接触的圈子也都是属于上流圈,眼高于顶,向来嚣张跋扈惯了。
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等威胁了,自然不爽。
“啪~”
突然一声极为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只见原本还在原地的李光仪,瞬间出现在建身旁,直接一耳光扇在了他的脸上。
打得他直往后退,摔倒在地。
一边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高高肿起。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纷纷望向李光仪,没想到此人居然一言不合爆起伤人。
肖建被打懵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李光仪。
怎么也没想到,被自己认为的神经病,居然会来打自己。
但是随即而来的便是愤怒,无边的愤怒,自己居然被人打了!
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面被打,这怎能让他忍?
他猛的站起身来,怒视的李光仪:“劳资草你吗,居然敢打劳资,今天我就要你知道打我的后果!”
说着就挥舞着拳头向着李光仪冲去。
敢打劳资,看我不弄死你个傻比。
“啪~”
但是,等待他的却又是一记耳光。
李光仪神情冷漠,抬起手,再次重重的一记耳光,扇在肖建另外一边脸颊上。
打得肖建整个人直接摔到在地。
只见他的另外一边脸颊,也肉眼可见的速度高高肿起。
与先前被打那一边相呼对应,极为的均匀,显得滑稽可笑。
辱人者,必殃之。
“嘶~”
周围围观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一个个看向李光仪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带着畏惧。
此人实在是太狠了,打了一次还不够,居然还来第二次。
“事不过三,如有再有下次,朕便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李光仪冷冷的扫了眼倒在地上,揉着自己脸颊的肖建。
一挥龙袍,直接转身,向着昏迷女子而去。
如若不是肖建乃是一位完全没有任何武力的人,而且李光仪乃是初来乍到,不想杀人。
不然的话,此刻肖建已经是一名死人了。
肖建强忍住心中的怒火,他知道李光仪说得乃是真的。
但是心中的怒火难消,看着李光仪背影,眼神阴沉。
他挣扎的站起身来,心中冷笑。
吗的,我还就不信了,你一个跟精神病一样的人,怎么治好她。
到时候没治好,你就等着去坐牢吧!
事实上不止是他这么想,围观众人也有不少是这样想着。
觉得李光仪根本不可能能够治好那名女子。
李光仪对于他们心中所想根本不知,就算知道了也会不屑一顾。
想他六岁退位后,游历天下,获得一身妙手医术,治人无数,根本无惧。
来到女子身旁,他先是拿起这名女子的一双玉手,进行号脉。
很快他便眉头微皱,他已经得知是什么病状了。
此乃冠心病,而且还是到了后期。
如若在不进行治疗,性命难保。
冠心病乃是体内冠状动脉血管,发生动脉粥样硬化病变。
而引发血管腔狭窄或阻塞,造成心肌缺血、缺氧或坏死而导致的心脏病。
极为的难治疗,在现代也需要非常高超的医疗水平才能治疗。
而在长空大陆同样乃是一件极为难以治疗的疾病。
但是李光仪不同,他自有办法可以治疗。
李光仪手一摸胸口,一道金色小巧玲珑的木盒,出现在手中。
木盒表面镶有一层鎏金,周身雕刻着《圣人度世》图,一看便是不凡。
所有人都疑惑的看向李光仪,不明白他在做什么。
但是当李光仪打开木盒,从里面拿出银针后,顿时纷纷一愣。
随即便是嘲笑声。
“他不会是想用针灸吧?现在什么时代了,居然还要人用这玩意。”
“没错,针灸这玩意,我一直以为只有古代才有呢,看来这名女子难救了。”
“......”
众人全都一脸的鄙夷,本以为李光仪会是什么厉害得不行的医生。
没想到居然是个中医,让他们很是不屑。
这也难怪,众所周知,中医乃是越老越吃香。
而李光仪却如此年轻,无论换做是谁都不会相信。
而且最重要的则是,中医早已经没落,与西医的繁华相比,一个天一个地。
中医有能耐的人,神龙见首不见尾。
现如今全是一群欺世盗名之辈,在外边搅动风云。
肖建他更甚,一脸的鄙夷,心中满是不屑。
“居然是中医,还是用针灸,小子你真是在作死啊。
到时候英雄救美不成,反而把人家治死了,你就等着这辈子都去吃牢饭吧。”
李光仪对于周围的嘲讽声,毫无在意。
此刻的他,正手拿银针,眼神微眯,注视着拥有冠心病女子的胸口。
他深呼了口气,突然眼神一凝,精光爆闪。
手中银针出现一抹肉眼不可见的白色雾气。
下手如风,双手开弓,银针簌簌而落,正中穴位天突、华盖、紫宫穴。
想他六岁被他那实力强悍无边的先生所带,行走世间济世救人九年载,号脉认穴,闭着眼睛都能够做到。
几乎只是瞬间,便直接把三根银针全部插绝美女子的胸口。
没过多久,便只见到天突穴开始有肉眼无法看见的白雾,袅袅升起。
白雾缓缓的流转至华盖,之后在流向紫宫穴,随后又从紫宫穴流入天突。
行成一个三星无线循环,玄妙无比。
“滴嘟滴嘟~”
这在这时,救护车声音响起,一辆救护车急促的停立在路边。
从上方下来了一群人,其中几人拿着担架火急火燎的往人群中而来。
“大家让一让,病人在哪?”
在最前方的是一名穿着白大褂,梳着边分的中年男子。
他一路扒开人群,向着人群里面走去。
肖建听到医生来了,心中顿时大喜。
连忙站了出来,来到中年男子身旁在,着急道:“医生,病人在前方,不过现在被一个精神病在治疗,你们得快点去啊,不然可能要出事了。”
“什么?!”
王均闲,也是这名中年医生,他心中大怒,沉喝道:“快带我去,我倒要看看,一个精神病居然也敢去治疗。”
说完,他快步向前走去,想要看看这个精神病是怎么在治疗。
他乃是安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内科主任,医术高强。
最不喜那些个庸医了,如今听到有精神病人在医人,顿时心中就不爽了。
肖建心中大喜,连忙跟了上去。
来到前方后,他站在王均闲身旁,指着还在为其治疗的李光仪。
一脸不怀好意的说道:“就是此人,他乃是精神病院出来,医生快点上去制止他呀,再晚估计要出事了。”
嘛的,老子叫你打我,叫你装逼,特么的,现在我看你怎么死。
周围围观的群众,不少人也都不怀好意的看向李光仪,觉得他死定了。
王均闲正准备呵斥李光仪叫他滚蛋。
但是当他见到女子身上插着的银针后,微微一愣。
随即,便是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声:“三星锁脉阵!”
“什么三星锁脉阵?”
肖建微微一愣,不过没有想太多。
如今有医生在一旁,他底气也足了许多。
对着李光仪,直接毫不客气的说道:“小子,你特么快点死开,如今医生来了,还在那干嘛,耽搁了病情,你赔得起吗?”
赶紧给我滚,麻辣隔壁的,敢来打我。
到时候等医生检查出什么事情来,你特么就准备坐牢去吧。
“啪~!”
“给老子闭嘴!”
突然王均闲直接一个耳光扇在了肖建的脸上,怒视着他。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刚才明明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动手打人。
让他们都很是疑惑不解。
“医生,你怎么打我?”
肖建脸本来就被李光仪扇的发肿,如今又被王均闲扇了一耳光,让他脸更加的红肿。
如今摸着被打的脸,很是委屈的问道。
这是怎么了,不去打这个神经病,来打我干嘛?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很是不解,不明白王均闲去打肖建干嘛。
纷纷疑惑的看向他。
“打的就是你!”
王均闲冷哼一声,对着四周大喝道:“所有人,全部都不准去打扰这位小兄弟治疗。”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是不解。
尤其是肖建,满脸的疑惑,忍不住的问道:“医生,你这是为何,此人不过就是一精神病而已,难不成他还是神医不成?”
他实在是太不解了,根本就不相信李光仪会医术。
就算会,肯定也只是会点皮毛而已。
“哼,你们知道什么。”
王均闲冷哼一声,眼神有些火热的看向李光仪:“这位小兄弟,刚才所施展的针灸,乃是,【三星锁脉阵】。
此阵法,乃是医圣扁鹊所创造之法,传闻此针一出,可起死回生,可谓是正在的逆天之术。
而这位小兄弟,却能够熟练的施展出来,你们说他不是神医,谁还是神医?”
“什么?”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我靠,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针灸呢,居然这么牛逼。”
“是啊,我也以为是呢,原来还有这个来头啊,这小子牛掰啊。”
“.......”
所有人都是震惊不己,实在没想到李光仪会是一名实力强大的医者。
一旁的肖建张大了嘴巴,听着一愣一愣的。
本来还想靠着医生来了,可以让李光仪倒霉。
但是,谁知道他自己不仅仅挨了几巴掌。
而这个自以为自己是皇帝的小子,还真的有真材实料。
不过他心中非常不爽,怨恨的看着李光仪。
就算你是医者又能如何,我还就不信了,你就这么一扎,就可以治好这名美女。
王均闲心中也很震惊啊,他从医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谁可以施展出这种针灸之法。
之所以知道这些针灸之法,还是当初他看扁鹊医圣所著《难经》才了解的。
他已经打定主意了,如若这名年纪轻轻身穿龙袍的年轻人,不是什么医学世家之人。
他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拉到医院去。
此等人才,如若不去从医,实在太浪费了。
李光仪没有理会他们,此刻的他,正手握这名女子的手腕,体内真气缓缓的流入她的体内。
确实如王均闲所说,他使用的乃是【三星锁脉阵】。
不过这是当初游历天下时,被传授他修为医术的老先生所教。
至于为何这方世界也有,他就不得而知了。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