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短篇 > 秋风如你尽凉薄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秋风如你尽凉薄

秋风如你尽凉薄

与魔鬼相恋的感觉是怎样的? 夏凌无时无刻不在堕入地狱的边缘徘徊,却深深沉沦禁忌天平。 她永远忘不了他锁着自己的眸子低语:纵使我万般卑劣,仍深情不缺。 于是,在万劫不复的深渊相守永世。

精彩章节试读:

《秋风如你尽凉薄》 免费试读

夜色笼罩,女子的身子在月光下颤抖,接着满头大汗地睁开眼睛,“不!”
回国前夕,夏凌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是不祥之物,被万人唾弃。
而七小时后,站在顾氏办公大楼之下,她深呼吸一口,不顾别人的目光径直找到顾清奕的办公室。
“嘭。”女人披头散发地从里面跑出来,哽咽着声音看也没有看她一眼直直地跑出去。
是方思微。
掩下心中的异样,她颤着步子步入室内,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男人,扬起一抹淡然的微笑,“哥,这样对你的未婚妻可不对啊。”
她以为自己已经放下所有了,可是当男人那张冷硬的俊脸面对自己时,她的心跳还是不自觉乱了。
三年前随母亲入顾家,她便被他牢牢地控制住,对她百般羞辱。
明明他是恨自己折磨自己,可是夏凌终于还是爱上了修罗。
好似自从遇上了他,她就再没有理智过。
此时男人一双剑眉微蹙,深邃的眸子锁着她,眼底蓄着狂风暴雨,像是一头沉睡的狮子。
他不高兴了,夏凌自然知道。
顾清奕,顾氏总裁。外界一直不知道他真实的身份,是多年前商界独霸苏祁源的儿子。
从办公桌后面绕到她的面前,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她尖细的下巴,愠怒,“别叫我哥,我没你这样的妹妹。”
两人明白,其实他们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压抑心中的痛处,她还是强颜欢笑,“这样不对吧。”
说着将头从他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想要逃离他的掌控。
转而凌冽的气息忽的向她袭来,夏凌被人控制住双手,顾清奕轻而易举地咬住了她的嘴唇,嗜血、入侵。
沉郁的眸子太过陌生,她心跳一滞。
“唔唔!顾……”你不能这样。她没有机会说完这句话,便被男人忽而攀上身体的大掌给吓坏了。
苏伯父还在天上看着,他怎么可以这样!
而顾清奕一直不明白两人没有关系为什么夏凌还不愿意接受自己,顾家也没有告诉他真相。
苏祁源在他出世后不久便为他指了亲事,要求顾博一定要看着顾清奕与方家女儿结婚。
顾清奕不知道,她却是清清楚楚。
而她,不能够成为这场婚姻的破坏者。
夏凌张嘴猛地一咬,男人夹杂着危险的气息才倏而将她放过。
口腔中充满血腥,他笑的邪肆,宛若地狱修罗。“你以为你回来了,还能逃得掉么?”
是呵,逃得掉他这个恶魔么?她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此番回来,恐怕只是个开始。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夏凌看着已经黑掉大半的天空,拂上心口的位置,她有些后悔。
“救……命。”一道虚无的男声忽而响起在她经过的小巷子里,细小而缥缈。
她皱起秀眉,环顾四周,才在最不起眼的小角落见到的男子。
他长得清秀而柔弱,纤瘦的骨架,像是营养不良。
蹲下仔细一看,发现他大腿受了重伤,皮开肉绽的样子触目惊心。
男人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抓紧她的手指,气息颤抖,“我没有家,求你,救我。”
在心中斗争了一会,她还是架着瘦弱的男人回到自己的车里。现在已经天黑了,他这伤不像是普通的伤口,送去医院难免让人起疑。
所以她决定将他带回顾家收留几天。
她没有看见高楼上一直盯着她身影的眸子,那其中已经蕴藏了无边的黑暗。
良久,男人才动了动,面色阴鸷,嗓音低沉而冷硬:“莫凡,查。”
站在他身后的人看了一眼那绝尘而去的车子,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低头以作回应。
居高临下的男人一向自傲,此刻却是像个受伤的刺猬,自嘲。这么多年了,她还是不爱自己。
但,不论用什么手段,他都不会再放过她了。
再次回到顾宅的夏凌居然没有想象中的顾忌,而是坦然地让人将陌生的男人带进了家中。
“凌凌,两年了,你终于肯回来了。”母亲郭以荟眼角残留着泪花,拉着她的手假装坚强。
夏凌看向她身后顾博关切的眼神,淡淡一笑,拍着郭以荟的手背道:“你们三天两头的电话不烦,我都烦了。”
两年前知道顾清奕已经有婚约后,她便不顾大家的阻拦独自出国,绝情而冷漠。
他至今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被注定了吧。
大家都觉得自己的心太狠,却不知这是她逃避的唯一办法,谁的心会比她脆弱呢?
顾博看向她身后的人,面露诧异,甚至有些复杂。
那男人与他对视了一会儿,声音细小:“我叫顾明成,今天从乡下来这里,可是被人抢劫,现在身上身无分文了。”
原来如此,夏凌没等顾博开口,径自说道:“方才在巷子里看到他,我看他可怜就带回来了,希望你们不要将他赶走。”
她愿意回来已经让他们足够开心了,怎么可能会不同意呢?
看着一旁神色苍白像在忍受巨大痛处的顾明成,顾博叹了口气,“我叫王医生来一趟。”
话音刚落,男人因为痛极便忽然跌倒在地,一张脸都因疼痛皱在一起。
夏凌面色蓦的苍白,想上前将他扶起来,却在触及到门口那道高大男人的身影时收了手。
要是被他看到自己跟别的男人接近,顾明成不会有好下场。
顾清奕的目光直视她,一步步靠近。
她感受到郭以荟握着自己的手忽的用力,她转头轻笑让她安心。
很快有人来将顾明成带回房妥善安置,顾博的视线追随着他,直到消失。
“既然清奕回来了,那庆嫂便开饭吧。”看了两人一眼,他又让管家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晚饭时,夏凌心中还牵挂着顾明成,吃饭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父母说的话。
“夏凌?”郭以荟伸手在她面前摇晃几下,唤回她的意识。
她的眼睛这才聚焦,转头看向她,“嗯?”她感觉到空气温度越来越低了,好似要冻结这一切。
“是时候让你改回顾家的姓氏了。”看了一眼一旁阴沉着脸的男人,顾博神色复杂道。
夏凌为什么姓夏,是因为她是在夏天出生的。
而今既然已经认祖归宗,就该改回顾姓。可这显然戳中了她的痛处,夏凌吃饭的手一顿。
“不用,现在外界对我的传闻太多了,改了还会给您添麻烦。”她扬起眸子,善解人意。
话音刚落,便听到金属砸到桌面的声音,顾清奕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嗓音清冷:“我吃完了,你们自便。”
郭以荟与顾博面面相觑,也不知是哪里惹他不开心了。
他的性子他们一直猜不透。
那天之后王医生给顾明成开了好几天的药,夏凌每天都叮嘱他按时吃药。
时间过得很快,终于在某天下午她忍不住好奇,看着沉默的男子,问道:“你一直都那么冷静么?”
她是有意要让他放开点,可是顾明成却不买账,仍然沉默不语,看着窗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知道他需要时间适应,她将中午亲手熬的排骨粥为他盛好放在桌上,随即转身出门。
看着她的背影,男人的眼底终于有了一丝波澜,沉闷深郁。
出门之后夏凌却蓦的被人抓住了臂膀抵到墙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得她后背泛出痛意。
抬眸便撞进男人旋涡般深沉的眸子,她的心底略过一丝慌乱。
“做圣母很爽?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么心软的时候。”他一开口就是攻击性的话语,夏凌不得不扭头避开他愈发靠近的俊脸。
一狠心,她推开男人,“你知道我这辈子只对你狠心。”
这话定然不是真心话,可现实让她不得不推开他。
远离这里两年,在国外听说他要跟方家三小姐方思微订婚后,她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再回国见到他却仍是难以自持。
夏凌除了对他狠心,没有他法。
男人阴沉着脸盯着她,好似要看进她的心中。夏凌甚至觉得他撑着的墙壁要裂了,以为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一拳砸过来。
可是最终顾清奕只是握紧拳头,猛地从她身上离开,背影利落而孤寂。“劝你远离那个男人,他来路不明。”
眼眶的泪水在打转,夏凌抬起瘦削的脸蛋,以防眼泪落下。
都已经不可能了,还要限制自己的人身自由么?明明他已经是有了未婚妻的人啊!
掩下心中的悲哀,后面几天她都表现得镇定自若,甚至在看媒体大肆报道他的订婚礼时扬起了嘴角。
那天夏凌选了一套低调的礼服。
可即便如此,下车之后她仍然轻易地抓取了大家的视线。
看着远远铺好花路的地板,她提着裙摆下车,面色苍白。
今天是他的日子,酒店内已经人来人往,共同见证这盛大的事件。
远远地看着他与别人谈笑风生,夏凌压下心里的波涛,缓步入内。
可是每走一步都会耗费她不多的力气,直到门口,她终于受不住要跌落在地。
好在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她。
夏凌看着男人的脸一时发愣。
方修,是她在国外留学时的师兄,对她关怀备至。夏凌知道他喜欢自己,可她却并不觉得自己配的上他。
看出她的困惑,方修温柔和煦地一笑,“我是思微的大哥。”
逃出他的怀抱,夏凌淡薄一笑,“你应该知道我们的事了吧,我不想因为我破坏你和你妹妹的关系。”
“夏凌,我不知道你是他的妹妹。”方修抓着她的手,紧张地解释。
可是这话使!她心口一疼,“现在知道了吧,你不该纠缠我。”她习惯了对人冷漠。
可是他并不放弃,甚至愈发靠近她,“我不管你与他是怎么回事,我只需要追求你。”
方修是她在国外的师兄,为人温润谦逊,一直在追求她。甚至追随她的脚步提早结束学业回国。
可是他是方家人,夏凌不想跟他们沾上一丁点关系。
于是借口去洗手间脱离方修。
夏凌看着镜子中的一张不施粉黛的脸,里面的女人哀伤而可怜。
而镜子里忽然出现了另一个人,她的脸猛地苍白起来。
顾清奕正透过镜子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她还没来得及逃就被人摁住了肩膀抵在一旁的墙面上,“没想到才回国就勾搭上别人了,真要跟我做一辈子的亲人?”
阴恻恻的话语使得夏凌皱紧了眉头,直视他,“我们只是朋友。”
“不用解释。”顾清奕嘲讽一笑。
谁在跟他解释!
男人凌冽的气息猛地灌入她的鼻腔,使得她心跳加速。
“放开我,这里会有人。”低低地说出这句话,夏凌一颗心完全不得安宁,生怕等会有人进来。
谁知他邪肆一笑,“意思是没人的地方可以?”
话音刚落,她便被男人堵住了唇舌,炙热的呼吸将她包裹,晕头转向地被他吻住。
不自觉地闭上眼睛,夏凌甚至就要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看,你放不下我。”得意的声音倏的响起,她才猛然回神,撞入他深沉的眸子。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