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情感 > 重生之潜龙归来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重生之潜龙归来

重生之潜龙归来

入赘豪门,本来打算以普通人身份和你们相处,可换来的却是疏远,不装了,我就是世界首富,我摊牌了。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之潜龙归来》 免费试读

“老公,醒醒。”
陈枫迷糊地睁开双眼,他目光木然一扫,围在他身边是一群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只是多了一个高冷美艳的女子,正趴在他耳边亲切喊着老公。
“靠!这是谁家姑娘啊?年纪轻轻就胡言乱语,休想占我便宜!”他奋力在心底呐喊,可怎么也喊不出声音,脸上戴着一个呼吸面罩,几根管子插进他口鼻里,也提不上半丝气力。
对了,我在医院。
陈枫忽然想起来,他前不久刚登上福布斯的榜首,成为闪耀的世界首富,亲手打造了互联网帝国,也是全人类第一个资产达到万亿RMB的神豪。
依稀记得,后来由于收购阿里马马太过激动,直接便心脏病发作送医抢救,本以为就此一生。
“医生,他似乎睁开眼睛了。”女子惊讶说道。
站在一旁的医生纷纷观察,随后摇摇头,叹口气。
“这一定是幻觉,回光返照。”
“病人已经没了心跳,家属要节哀顺变啊!”
女子听闻,眼泪一串串的流下,凄惨的说:“老公,害你的凶手我一定会找出来,为你报仇!你安心的去,后事我会料理好。”
陈枫一听这还得了,他资产万亿,膝下无子,又不知何时冒出个漂亮姑娘,竟谎称是他妻子,这一定是有预谋的组团诈骗。
“不行,我要站起来!不能让你们得逞!”在内心疯狂挣扎,可就是无可奈何。
“家属,我们尽力了。”一位医生惆怅说道,伸手就要来拔气管。
“不要!”
陈枫顿时慌了,这是要谋财害命啊!
“救命!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这位大哥,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头晕目眩之间,一股奇怪的记忆涌来,立即充满他的脑海,如同处在一个完全颠覆的世界。
难不成是我脑子坏了?
陈枫艰难醒来,眼睛瞪得巨大,本以为是一场恍然如梦,可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又有一种奇妙的力量袭来,他竟能抬起手臂,手中还紧握着一张银行卡,是他的全球限量版黑卡。
不禁咧开嘴笑了:“还好,我的宝贝还在。”
“医生,他?”女子声音戛然而止,脸色骤变的铁青,吓得蹦了起来,仔细一看,身材和容貌也都算极品。
“这怎么可能?”医生和护士都惊惶不已,本来呼吸和心脏都已停止,也被判定了脑死亡,现在居然活了?
“这一定是医学奇迹!”
“你们究竟是谁啊?”陈枫警惕着起身,拔下身上的一堆仪器。蓦然一愣,陌生的声音,白嫩的皮肤,还有健壮有力的双手。
这……不是他的身体!
女子诧异道:“老公,你怎么了?我是清雪啊,医生你快瞧瞧,这不会是失忆了吧?”
“秦清雪?”陈枫缓缓吐出三个字,这是他记忆中自然而然的名字,该不会真穿越了?
穿越送老婆?
若按照记忆,秦清雪是上市公司秦盛集团的女总裁,江南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妥妥的白富美,爱慕者也甚多。
而和他同名同姓的陈枫,从小就没了父母,和爷爷相依为命,一介屌丝也不为过,只是爷爷临终前,不可思议的安排了这么一门婚事。
可以用屌丝的逆袭来形容。
“病人赶紧躺下,让我好好检查。”医生急迫说道,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陈枫穿着病号服,也不知从何而来的蛮力,两手轻轻一用力,就将身强体壮的医生推出了数米远,这力量,简直不像是人类!
秦清雪柳眉微拧,动怒道:“陈枫,你疯了?”
“你才疯了!”陈枫跳下病床,风驰电掣地推开抢救室大门,门外聚集着一片人,正有说有笑。
看到活生生的陈枫,他们下巴都惊掉了,以至于一句话也说不出,死一样的寂静。
陈枫从众人身边穿过,突然就驻足下来,急忙转头回了去。
“陈枫,你……”其中戴着眼镜的男子说话发颤。
陈枫冷漠的盯着他,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不断冲向心头!
男子感受到了怒气,嘴角一扯道:“你…想干什么?”
一丝冷笑,二话不说。
陈枫扬起拳头就往他白净脸庞砸了去,这一拳带着咆哮声,威力之大,眼镜迅速被打飞,就如虎啸龙吟!一道落雷!男子半张脸瞬间塌陷了下去,鲜血覆盖,面目模糊!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男子捂着脸,大喊着:“医生!救我,救命啊!”
“陈枫,你凭什么打人?”
“吴经理待你不薄,你以德报怨,小人行为!”
周围人大惊失色,只不过都一边说,一边往后退,把吴云峰一个人孤立在地面上痛苦打滚。
“吴经理?”
陈枫刚打完人,秦清雪就走了出来,也被这一幕惊呆了。
“秦总裁,您可要为我做主啊!是陈枫,是他打的我。”吴云峰一把眼泪一把血,委屈的不行,医生护士也立刻来帮忙处理伤口。
秦清雪急忙质问道:“你无缘无故打吴经理做什么?”
陈枫不以为然,还沉浸在这一拳的震撼之中,寻常壮汉可没他这么猛,重活一世,对这副身体很是满意。
“陈枫,我问你话呢?你在发什么愣!”秦清雪神色凝重,毕竟她所认识的陈枫,言行得体,胆小懦弱,更别说敢出手伤人了。
“吴经理可是江南政法大学的高材生,你怎么可以欺负老实人?”
“就仗着你是秦总裁的老公吗?”
“如此斯文的吴经理他都下得去手,总裁你可要当心啊!陈枫肯定是有暴力倾向,这种人不能要。”
公司里的人不停指责,仿佛都站到了正义的一方。
“打的就是斯文败类!”
陈枫冷冷一笑,可不就是吴云峰下了阴招,才会让这身体的原主人一命呜呼了,既然重活,自然也会帮原主人一雪前耻。
记忆融合,往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了。
兄且安心去,汝妻吾养之……
“嚣张!太嚣张了!”
“这讲的还是人话吗?”
“游手好闲,秦家真是白养你那么一个废物了。”
吴云峰心里窃喜,哀嚎说道:“我不行了,喘不上气,我快死了。秦总裁,同事们,我舍不得你们……”
“别紧张,还不会危及生命。”医生拍拍他的肩膀。
这般无赖,陈枫本还想上去揍两拳,但是想想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如今他有了新身份,又在一个类似于平行的世界,积累一生,拥有惊人财富的黑卡还能用吗?
要是一穷二白,他比死都难受!
陈枫一咬牙,连衣服都来得及换,就往医院外奔跑而去,秦清雪在他后面追赶,高跟鞋没踩几下,很快就被甩开了。
再次见到热闹的大街,高楼大厦,陈枫极为振奋。
路过服装店,没忍住便进去找了面镜子,认真欣赏起现在的相貌,与他年轻时候有几分神似,虽谈不上英俊潇洒,可也勉勉强强,看着挺顺眼。
心满意足的离开后,只听到店员的一句神经病,他只是笑笑。
就近找了一台ATM机,他的黑卡是世界银行通用,插卡的一瞬间,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了。
陈枫熟练的输录密码,查询余额。
眼神强烈冒光,全神贯注盯着显示屏上的数字,忍不住响起声音。
“个、十、百、千、万……”
“一亿、十亿、一百亿、一千亿、一万亿!!”
反复确认,不多不少!整整一万亿资产,他还是他,坐拥世界最多财富的男人,陈枫长舒了一口气,热泪盈眶。
尝试取了两张百元大钞,拿在手里都有些颤抖,无论在哪里,有钱就象征有身份、有地位。
小心翼翼地收起黑卡,陈枫打开门走出去,ATM机外站着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少女,好像有些等的不耐烦。
“你是不是有病啊?取这点屁钱,也要用半小时?”
她用嫌弃表情看着陈枫手里的钱,嗤笑道:“不知的人还以为你要取一百万呢,真是穷酸样,还穿着病服,给我滚远点!别把智障传染给本小姐。”
这世界的人都喜欢嘴臭吗?
陈枫可是受过良好教育,与这种人争执,得不偿失。
“陈枫,终于找到你了,还不快上车?”
一辆鲜艳红色的保时捷911停在路边,车窗缓慢降下,是秦清雪微怒的精致五官。
陈枫起初迟疑,记忆中的秦清雪和他结婚不到一年,生活里对他呼来喝去,是可怕的妻管严。而他此刻身价万亿,根本无需理会秦清雪。
“老公!”见陈枫没反应,秦清雪娇羞的喊道,脸上泛起了红晕,是小鸟依人的妩媚。
陈枫听的呼吸急促,坚定的心有所动摇。他有些意外,以前秦清雪可都是直呼其名,也就从他躺在病床起,多了一种老公的称谓。
“呵呵!”运动服少女嘲笑道,“你以为你是亿万富豪呢?别傻看了,那车叫保时捷,你一辈子都买不起一个轮胎。赶紧回家洗洗睡吧,你只配做一只单身狗,别忘想有女人会瞎了眼看上你!”
陈枫一瞥,小小年纪,嘴怎么那么毒呢?更何况他是一个有骨气的男人,婚姻是自由的坟墓,而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自由!
唯自由不可妥协。
他干咳一声回应道:“老婆。”径直走了去。
“疯子吧?”少女看着陈枫背影,心想等着被暴打。
生疏地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陈枫微微一叹,从前都有司机帮他开车门,保时捷也没有他的私人飞机宽敞舒服,沦落至此,想想都觉得心酸。
保时捷留下一道长长尾气,还有悦耳的发动机声响,少女傻傻地望着保时捷渐渐远去。
这一路,格外的安静,秦清雪欲言又止,表情一直都没有轻松过。保时捷穿梭在江南市的道路上,陈枫微眯着眼睛。
驱车来到了城水大学的校门口,秦清雪语气温柔道:“今晚公司有个董事会,你身体如果不舒服就打我电话。”
不过看着精神焕发的陈枫,她也没有太多的担心,然后又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叠钱,估摸着也有一两万,说道:“从前是我对你太过苛刻,经历生死这件事,我明白了很多。”
陈枫看着那一叠钱,他拥有万亿财富,缺这区区几万块钱吗?要他做小白脸,简直就是对他人格上的侮辱。
士可杀,不可辱!
轻轻打开车门,陈枫仔细一想,谁又会和钱过不去呢?他笑道:“老公原谅你了。”快速地从秦清雪手里拿走钱。
纵然万亿财富,也是日积月累,就好比是一滴滴水,只有不断地汇聚,才能最终形成一片大海。
一个成功的富豪,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勤俭节约!
陈枫头也不回的小跑进了学校,生怕秦清雪会突然反悔。
城水大学是江南有名的高校,学霸和富二代的鱼龙混杂,陈枫学习差,也没有家庭背景,本来连城水的校门都难以跨入。
入赘豪门后,才有了上大学的机会。
只不过,日子苦不堪言。
没有来得及欣赏大学的风景,就急匆匆走上男生宿舍楼,来到1323的寝室,身上没带钥匙,就抬起手敲了敲门。
开门的胖子叫张柳,擅长吃和睡。
“陈枫,你也太猛了吧!放假回去几天,今天上课都不来,你连张主任的课都敢逃,小弟佩服。”张柳一边说,手里还提着一只咬一半的鸡腿。
“陈枫,你没病吧?”等到陈枫走进寝室,张柳这才仔细一看。
“你才有病。”
“没病你怎么穿病服啊?”
“感冒而已,别大惊小怪,对了,陆海和周长安呢?”陈枫打开衣柜取出自己的衣服换上。
“你可别提陆海了,肯定又和他女朋友去潇洒,我们这些单身狗就只能羡慕了。”张柳继续道,“周长安可是我们投资系的学霸,随学校投资队去外地考察,没有一个月,是见不到我们周学霸了。”
正说着,寝室们被打开,一脸狼狈的陆海蹒跚走来,还有难以掩藏的泪痕,他嘴角艰难抬起道:“陈枫,你回来了。”
“这是怎么了?”陈枫关切道。
张柳扔下鸡腿,这情况显然不对劲啊,问道:“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哥们,我去揍他!”
“不是……让我一个人静一静。”陆海魂不守舍,瘫坐在椅子上。
“草!还是不是兄弟,别墨迹,赶紧说!”张柳狠狠一掌拍在陆海肩膀上。
“对,有什么委屈说出来,只要和钱有关,都不是问题。”陈枫也凑上去。
一谈到钱,陆海和张柳都稍微愣了一下,寝室四人中最穷的就属陈枫了。
“我……”陆海双拳逐渐紧握,是愤怒,浑身都在哆嗦。
“是不是和林素素有关?”张柳猜测,能让陆海如此痛苦,也只有他的女朋友。
林素素是管理系的系花,最开始追求者也有不少,偏偏让长相并不出众,也没有一掷千金的陆海追到。
陆海对林素素简直就是当宝贝对待,平日里省吃俭用,对林素素却是异常大方,就像是入了魔一样。
课余之外,还要去打工赚钱,就是为了那么一个娇生惯养的林素素,陈枫也是看在眼里,但对于感情没有什么经验,也不好随便给出建议。
陆海沉默,轻轻点头。
“我就知道是那个贱人!”张柳干脆一骂。
林素素虽说是陆海的女朋友,但在学校的风评并不好,对一些富二代总是眉来眼去。
“你先别急!”陈枫对张柳劝说。
张柳正要破口大骂的时候又咽了回去。
“慢慢说,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一点。”陈枫安慰,他对林素素也没有太多了解,但只知道陆海是他兄弟。
陆海擦去眼角的泪,缓缓道:“都怪我,是我一厢情愿,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陈枫和张柳没有插嘴,坐在一旁做一个聆听者。
“她过生日想要一串三千块钱的项链!我熬夜打了一个月工才买给她!而我过生日,她只是在路边买了一双袜子送给我。”
“她要买苹果手机,我省钱打工两个月给她买。我宁愿饿一天,也要给她买化妆品,我为什么那么傻?”陆海讲述他的辛酸史。
“我甘愿付出,我以为她对我是有感情的!可是今天约好去吃肯德基,我看到她和齐辉……”
陆海咬着牙,并没有说下去,说多了都是泪。
齐辉是林素素的同班同学,管理系小有名声的富二代,传闻家里是开工厂的。
不用多想,就知道是林素素勾搭上齐辉了。
“要坚强。”
陈枫说出三个字,转移注意力道:“别想不开心的事,今天哥带你和张柳去吃好的,喝几瓶82年的拉菲消消愁。”
“拉菲是喝不起,还是搞点二锅头消愁吧。”
张柳一笑,用力把陆海从椅子上拉起来,不能让他颓废下去,要早日走出失恋的阴影才行。
“陈枫,张柳,谢谢你们!”陆海早已热泪眼眶。
陈枫是过来人,情侣分手,被甩的那一个自然是最惨的,陆海又是带点绿,也唯有时间可以冲淡这一切。
休息一会后,陈枫三人走下楼。
只见宿舍楼下,林素素身穿一件粉色连衣短裙,露出两条雪白笔直的长腿,双手捧着一个纸箱子。
陆海伫立在原地,鼓足勇气才往林素素走去,喊道:“素素。”
“别喊我素素,你不配!”林素素表情骤然阴沉,“拿着你的东西滚,从今以后我们就没任何的关系。”
纸箱子里是陆海送的苹果手机,化妆品,还有一些其他物品。
陆海一时间神色恍惚,他对林素素付出的感情,不是这些东西可以衡量,双手颤抖地接过纸箱子。
“林素素,你太过分了!”陆海又忍不住道。
“我过分?当初追我的人那么多,答应和你陆海交往,是你祖上修了八辈子的福气。”林素素趾高气昂。
“看到了吗?这是最新款的苹果手机。”林素素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部崭新的手机,得意笑道:“这是我男朋友今天送我的,不像你这穷鬼,买个破手机,也要等你打工两个月,等你买到手机都早就过时了。”
陆海看着陌生的林素素,分手后丑态尽显。
“你的破项链也还给你。”林素素从脖颈上扯落项链,随手一扔就丢到了纸箱子里,哼了一声,“对了,等会我男朋友带我去买名牌项链,你不管打工多久都买不起。”
看着纸箱子里的那一串项链,陆海心如刀绞,曾经林素素收到项链时的欢喜,都成了厌恶。
“你会后悔的!”陈枫冷冷说道,这个世界的女人也太狠了,分手还不忘羞辱一番前男友。
“嗯,你会后悔的!”张柳甚至不明白其中的含义,跟着也附和一句。
此时,一辆奥迪车呼啸驶来,稳稳停在林素素身边,车上走下来一身名牌的齐辉。
齐辉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走近后笑道:“素素,这是买给你的花。”
“谢谢,这花好美。”林素素立刻变得娇羞。
齐辉目光扫过陈枫三人,一手紧紧搂住林素素的细腰,顺势把她往怀里送,吓唬道:“陆海我警告你,素素现在是我女朋友,你若敢再纠缠素素,指定没你好果子吃!”
这一幕示威,陆海哑口无言,林素素已经和他分手,他更追不回一个变心,躺在他人怀里的女人。
来来往往也有不少人,似乎气氛有些尴尬。
林素素依偎在齐辉怀里,低语说道:“辉哥哥,我们走吧,和这种人说话,真是太丢人了,我都觉得恶心。”
“说得对!”齐辉点点头,“等会带你去天豪大饭店吃,吃完就去盛丰商场买名牌项链!”
陆海紧握着拳头微颤,天豪大饭店没有几千是吃不起的,盛丰商场也是有钱人去的地方,很显然是和他在炫富。
“你先上车,我和这小子再说一句话。”齐辉拍拍林素素的臀部,林素素乖乖的就坐上了奥迪车。
陆海眼睛发红,一团火焰慢慢在心底燃烧。
“记住了,你和我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素素也不是你这种屌丝可以驾驭。”齐辉嘴角嘚瑟一扬,“还有,今晚我就会带素素去瑞皇酒店开房,素素也已经同意了。素素说还没和你这废物上过床,嘿嘿,那素素的第一次我就不客气了。”
陆海听到这仿佛灵魂出窍,呆呆在原地看着齐辉扬长而去,只留下奥迪车淡淡的尾气。
“兄弟!林素素这种女人,你还没看透吗?”张柳摇摇头,“你不是说林素素家教严,一直没能让你更进一步发展吗?我看就是钱没到位!”
陆海讲不出半个字,别说上床了,就连拉个小手也要经过林素素同意,只有买了苹果手机的时候才会让他亲个嘴。
陈枫更是无语,齐辉所说的天豪大饭店,盛丰商场,还有瑞皇酒店,都属于秦盛集团名下的产业。
原来都是自己家的。
“罢了,我们去学校门口的烧烤摊吃一顿吧,这种女人赶紧忘了,迎接美好的明天。”张柳轻轻一叹气,只怪自己也没本事,不能替兄弟出口恶气。
“嗯!”陆海很不甘心的颔首。
“陈枫你说是吧?”张柳胳膊一推陈枫。
陈枫这才回过神来,完全没听刚才在聊什么,爽快道:“我们也去天豪大饭店!”
“我请客!”
“陈枫,你是不是也受打击了?”张柳大吃一惊,这还开什么玩笑,天豪大饭店在江南也是首屈一指,怎么可能是他们这些普通学生吃得起。
“我没开玩笑啊!”陈枫一脸认真,不过想想也对,之前的那个陈枫确实没什么钱,还受到秦清雪在零花钱上的压榨。
“陈枫,你也别逞强了,我没事!”
陆海无奈的接受现实,现实就是他没钱,只能认命!他痛心的将纸箱子扔进了垃圾桶。
“走吧!打车过去,说不定还追得上。”陈枫一挥手,这个场子必须找回来,记忆中的陆海不仅是他的室友,还是好兄弟。
既然我重活,就不会让你的兄弟受委屈!
在学校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陆海和张柳都是犹豫着上车。
“陈枫,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张柳坐在车上瑟瑟发抖。
陆海说道:“要不我们还是去沙县小吃吧,我听说天豪大饭店的凉拌黄瓜,要188元一盘!我全身上下还没有一盘黄瓜值钱……”
“还有煮鸡蛋,99元一个!这明明就是煮金蛋啊!那里和抢钱没有区别,到时候我们被赶出来,可就更丢人了。”
“陈枫,你倒是说句话呀!”张柳急了,不会是想去吃霸王餐吧,被打断腿可就不值当了。
陈枫有恃无恐道:“放心吧,我是那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人吗?是兄弟就相信我,我说过会让她后悔!”
陆海和张柳这才没有多说话。
出租车停在天豪大饭店门口,外部装修的极其豪华,四周停放着许多豪车,几乎没有低于五十万的汽车。
见到打车而来的陈枫三人,饭店保安眼神立即注视,没有走进大门就被他拦了下来。
“你们来做什么?”保安凶神恶煞,天豪大饭店出入无不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有钱人他看得多了。打出租车来,而且穿着普通,不像是能够消费的起。
“吃饭。”陈枫纳闷道。
保安不禁一笑,用手高高指了指三米多高的招牌,开口说道:“这里是天豪大饭店,你们有预约吗?”
预约?
陈枫以为有钱就能吃,不过饭店都是秦家开的,他身为秦清雪的老公,别说预约了,包场也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不是陆海吗?还有他两个屌丝室友,你们难不成也要来这里吃饭?”林素素挽着齐辉的手臂,脚步妖艳走来。
齐辉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三人,诧异道:“我说要带素素来天豪大饭店吃饭,你们也敢跟来?你们算哪根葱,这里是你们这种人能来的地方吗?”
“我……”陆海把头一低,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齐辉晃了晃手里的奥迪钥匙,故意把标识给保安看,果不其然,保安眼睛一亮就恭敬起来,“先生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我们手机预约了,17号桌。”林素素脸上笑嘻嘻,话锋一转道:“这里可不是普通饭店,没有预约,你们连门都走不进去。”
“你们就在外面吹冷风吧,素素我们走。”齐辉猥琐笑了笑,“等会点两个腰子好好补一补,今晚嘿嘿……”
“讨厌。”林素素和齐辉踏进了金碧辉煌的饭店。
陈枫三人依旧被保安拦在门口。
“再不滚,可就对你们不客气了!”保安也断定了这三人就是吃不起,言语变得更尖锐。
“我去打个电话,你们等一等!”陈枫骑虎难下,只好找个角落拨打了秦清雪的电话。
“陈枫?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电话那头的秦清雪一连串的疑问和担忧。
“我和同学在天豪大饭店吃饭,没有预约不让我进去,所以……”陈枫心跳一下。
短暂的沉默,秦清雪传来冰冷的声音:“哦,我知道了。”
“好的,老婆。”
陈枫刚喊出老婆,秦清雪已经把电话挂断。
再次走到饭店门口,已经有七八个保安围着陆海和张柳,见势不妙,陈枫立刻就冲上去。
“陈枫,我还以为你跑了呢!”陆海和张柳欲哭无泪。
“我们很快就能进去了。”陈枫自信道。
“大言不惭,给我轰走!”保安一拥而上,场面一片混乱。
“都给我住手!”
一声令喝,一位身穿整洁西装的中年男子跑来,冒了一额头的汗。
“杨经理好!这里有人闹事,我们正准备轰走!就不劳烦经理亲自出手了。”保安解释说道。
“你给我闭嘴!”西装男子气喘吁吁道,“请问哪位是陈枫先生?”
“我是。”陈枫松了一口气,没想到秦清雪的办事效率还是不错的,值得表扬。
“陈先生,我叫杨奇!叫我小杨就行,快请进!”杨奇一脸敬意,转头就黑脸对那保安说道:“回头再找你算账!”
陈枫带着一脸懵逼的陆海和张柳走进饭店里。
保安们留在原地,面面相觑。
偌大的饭店,内部装饰只能用震惊来形容,陆海和张柳目不暇接。
“陈先生,楼上是VIP包间,这边请。”杨奇脸上灿烂,秦总裁亲自过问的人,想来关系匪浅,自己也不敢丝毫怠慢。
“不,我们就去那边吃。”陈枫看着一个靠窗的位置,刚好相邻齐辉和林素素。
杨奇也没有多问,立即就在前方带路,“陈先生,请!”
陈枫三人入座在18号桌,林素素惊呆的眼神看来,立马就对身边的服务员讲:“他们三个人没有预约,一定是混进来的!”
“对!快叫保安把他们赶出去,别恶心了我们。”齐辉大叫起来,引得周围人也注意到他们。
“还有人混进天豪大饭店?”
“我看他们的装扮八九不离十。”
“混进来又如何,他们吃得起这么高档的菜吗?”
一些人还是小声嘀咕起来,看戏一般。
齐辉挺直了腰,盯着陈枫三人,嘲笑道:“还不快滚?”
杨奇板着脸正要说话,陈枫打断道:“小杨,我们点菜吧。”
杨奇又微笑着摊开菜单。
“这三个穷逼,能点什么菜?”林素素只觉得好笑。
“服务员,我们再加个糖醋排骨!也就三百多,不贵!”齐辉干咳一声说道,他本已经点了几个小菜,多花点钱也是为了让陈枫他们感到羞愧。
“辉哥哥,我看这个三文鱼很好吃,我们点两条吧!”林素素指着菜单也开口道。
齐辉看了一下价格,眼皮一跳,七百元一条!林素素可真舍得花钱,他再有钱如此消费不免也是肉痛。
可还是故作坚强的说:“不贵!两条也就一千多,服务员来两条鱼!”
齐辉表情嚣张,心想和我比钱,不知好歹!
“好的先生。”服务员急忙记下。
陈枫淡然说道:“小杨,先来三只澳洲鲍鱼。”
林素素喝到嘴里的饮料顿时喷了出来,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澳洲鲍鱼?”齐辉翻看菜单,一直到最后几页,一看价格把他魂都吓没了,一只的价格接近三千元,比他们吃的一桌菜还要贵很多!
“服务员快去叫保安,他们就是来捣乱的!”林素素大喊,她认为陈枫三人点盘凉拌黄瓜还差不多。
“这……”服务员不知所措,她只是看向了陈枫他们。
“还不快去叫?”齐辉发怒,“把他们赶出去,一定是来吃霸王餐的!”
“说的有道理啊!”
“这三个穷学生应该吃不起鲍鱼!”
“真是穷人志短!敢来天豪大饭店吃霸王餐,我看他们是要爬着出去了!”
周围吃饭的人议论纷纷。
林素素双手叉腰,居高临下,陈枫三人越丢人,她心里就越有成就感。
“小杨,来个佛跳墙。”陈枫漫不经心,一点都不在乎冷言冷语。
陆海和张柳如坐针毡。
佛跳墙一出,林素素和齐辉差点没跳起来。
“再来三碗鱼翅汤。”陈枫继续看菜单,往贵里点,但都是一些分量少的菜,虽然有钱也不能浪费粮食,够他们三个人吃就可以了。
“好的!”杨奇亲自记菜,坐上经理位置前他就是饭店的一个小服务员,深知讨好领导朋友的重要性。
“真是疯了!”齐辉离开座位,直接走到陈枫身边,一手把菜单抢走。他目光看着杨奇,还奇怪怎么眼前的这个服务员穿着西装,是没来得及换衣服吗?
“这位服务员你快去喊保安!就说这里有人溜进来吃霸王餐!他们三个都是穷学生,根本吃不起那么贵的菜!”
齐辉一本正经的说,林素素极力点头。
杨奇愤怒说道:“二位大吵大闹,影响了其他客人的正常用餐,请你们安静点!”
“我草!”
齐辉傻了,这里的服务员怎么一个个都命令不动?
林素素也走过来,她一副泼妇模样,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我们大吵大闹?这里有人吃霸王餐,他们付不起钱,你看他们穿的衣服,都是地摊货!”
“二位如果再闹,我可就叫保安了。”杨奇眼神极冷。
齐辉怒火涌起:“我们是来消费的!你这小小服务员有什么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我要投诉你!”
“对,投诉你,快把你们经理叫来!你不给我们郑重道歉,这事没完!”林素素威胁道。
“我就是经理。”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