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婚恋生活 > 任凭爱意私有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任凭爱意私有

任凭爱意私有

隐婚三年,他跟心爱的女人另筑爱巢,她却独守空房。 乔瑾夏不堪忍受老公冷暴力,以为有了宝宝就能留住他的心。 谁知,终究抵不过他变心,最终离婚收场。 本以为就此解脱,可某人却在离婚后……

精彩章节试读:

《任凭爱意私有》 免费试读

乔瑾夏躺在宽大的床上,望着失去理智的傅辰烨,身体传来胀痛般的撕裂感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想着即将要怀上他的孩子,乔瑾夏既兴奋又紧张。
兴奋的是她终于要有他的孩子了。
紧张的是不知道这人醒来知道自己给他下药会怎么做。
他们结婚三年,他来这里的次数一巴掌能数过来。
情感专家说,孩子是夫妻感情的纽带,今天她借着傅辰烨喝醉酒的机会,给他下药,诱惑他睡了自己。
她天真的想,只要生下傅辰烨的孩子,他一定会回心转意,恩恩爱爱,白头到老,幸福一生。
未免露出破绽,待傅辰烨睡着,她连忙换掉证物,第二天一早逃回了娘家。
一个月后。
乔瑾夏怀着无比忐忑的心,看到验孕棒上出现两条红色线条时,内心激动的差点要跳出来。
她简直无法相信,这样的好事会砸在自己头上。
等心绪稍稍平静,她小心翼翼的藏好验孕棒,刚走出卧室,竟然看到楼下坐着的傅辰烨。
天边的最后一抹余晖透过宽大的落地窗射进来,洒在那个人的身上,那个身穿白色衬衫的人,便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迷人。
乔瑾夏不由痴了。
当年正是这样的他,让她奋不顾身飞蛾扑火般的爱上他,即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她飞快的冲下楼,刚冲到他跟前,她忽然想起,傅辰烨不喜欢她冒冒失失的样子,他喜欢稳重的姑娘。
于是她变得矜持起来,旋即,她有些懊恼,早知道他会过来,她应该给冰箱里塞满他爱吃的东西。
她将最完美的自己展现出来,轻声细语的说:“辰烨,你来了,还没吃饭吧,你在这等着,我出去给你买些菜,冰箱里有水果,不过不新鲜,你还是不要吃了,我等下买新鲜的,对了,我刚学会了一道菜,你知道吴妈教我做糖醋排骨时说什么吗?
她说排骨必须要先过道水,这样做出来的才鲜美,而且我试过了,是真的哎。”
望着这个絮絮叨叨的小女人,傅辰烨太阳穴突突的跳了起来。
他最讨厌她一副没心没肺不知人间疾苦的样子,哪里像他的江美穗,温柔,聪明,独立,善良,贤淑,只要女人有的美德,全都在她身上体现出来。
这样的乔瑾夏如何跟江美穗相提并论?
他跟乔瑾夏的结合完全就是个错误!
当年若不是竞选市长的父亲需要政绩来支持,他又怎么可能让乔瑾夏趁虚而入?
那之后他抛开市长公子光环拼命努力,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真正掌控自己的人生,而如今时机成熟,他是时候抛开这种枷锁了。
“我们离婚吧。”
这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劈在了乔瑾夏的头上,整个人像是汪洋中的小船没了方向。
这几年来,她拼命的讨好他,为的就是能够呆在他身边。
她尽量不去让那五个字影响自己,嘴角维持着刚才的笑容:“辰烨,你好久没回来了,我去买菜做饭,你在这等着。”
“话我已经说了,回头我安排律师过来,具体情况,到时候律师会跟你说。”傅辰烨站起来准备离开。
他,果然铁了心的要离婚吗?
她的手不由放在小腹那里,她能感受到那里有生命在跳动。
不行,她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完整的家。
她忍住悲伤,明媚的笑容铺满整张脸,她走过去,撒娇似的拉住他的胳膊:“我听阿姨说你们老家是江南人,正好我刚学会一道江南菜,等会你尝尝看,跟你小时候吃的味道对不对?”
“乔瑾夏,你到底听没听见我说话?!”傅辰烨简直受够了她的装聋作哑,他明明在说离婚这么严肃的事,她竟然如此不痛不痒。
“乔瑾夏,我根本不爱你,你应该知道。”
知道。
她当然知道。
结婚那天夜里,他就明确告诉自己,他不可能会喜欢自己。
所以,现在他已经忍到极限无法再忍下去了吗?
她忍住悲伤,笑的没心没肺:“辰烨,离婚可以,在谈离婚前能陪我吃顿饭吗?”说完之后,她漂亮的眼眸定定的看着傅辰烨。
傅辰烨狐疑的看着她:“你耍什么花招?”
乔瑾夏心猛然一阵刺痛,“我只不过想让你陪我吃顿饭而已,这也不行?或许这辈子都没机会在一起吃饭了。”
本来傅辰烨是铁了心的要走,因为江美穗做好了饭菜在等她,但是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他内心竟然生出一抹不忍。
最终,他点头妥协。
乔瑾夏瞬间高兴的像个孩子。
拉着他去到超市,选了很多东西,这么一来,耽误不少时间。
傅辰烨没来由的火大,这个女人,就知道她没安好心!
乔瑾夏提着东西进入厨房,傅辰烨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
屏幕上出现一张美丽的照片,那是用江美穗的照片做的来电提示,看到照片,他脸上的神情瞬间柔和起来。
“老公,你怎么还没有回来啊,糖醋排骨都要凉了。”
他望了一眼厨房门,说:“在公司加班,晚点回,你先吃,不用等我。”
“可是人家花了好长时间做的呢。”江美穗惋惜的说。
傅辰烨心窝莫名的柔软起来:“乖,你先吃,我忙完就回去。”未免她等自己而委屈了胃,他刻意加重声音说:“回去我检查。”
“老公,知道啦,么么哒。”江美穗说完提了一个要求:“啵一个。”
明知道她是故意的,但傅辰烨就是冷不下脸色,“真是调皮。”傅辰烨此时脸上浮现出来的表情跟面对乔瑾夏时简直是鲜明的对比。
厨房是开放式厨房,玻璃门后的乔瑾夏,听到傅辰烨跟江美穗亲亲我我的声音,心如刀绞。
待糖醋排骨端上桌的时候,傅辰烨几乎要暴走了。
桌面上的排骨怎么买回来的,又怎么原封不动的摆在盘子里。
他阴沉着脸怒瞪着乔瑾夏,咬牙切齿的说:“乔瑾夏,你故意的!”
看着他凶自己,乔瑾夏笑了,至少他没有立即摔门走掉。
“是啊,我就是故意的,我想多跟你待一会儿,可你给过我机会吗?从结婚到现在,你说你回过几趟家?你可有一次主动听我讲话,可有一次陪我安安静静的吃顿饭?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暴发户的女儿,永远上不了台面,即便我再怎么努力,你都视而不见。
为了学你喜欢吃的菜,我跟着吴妈赶早去菜市场,一颗一颗的选着,回来用心做好,为的就是你能吃到最新鲜的。
可是我从来没有等到你回来,哪怕你回来看我一眼也好啊,你没有,我一个人呆在厨房已经很不幸了,你还要我在寂寞中做饭,你连我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吧,更别提我穿什么颜色衣服。”
乔瑾夏明明不想哭的,可是委屈爆棚,她使劲抹了一把眼泪,“是,你有你的女人你的家,可是跟你结婚的是我啊,傅辰烨,我到底哪里不好,你告诉我,我改还不成吗?”
如果当初没有遇见,那该多好啊。
她肯定还是那个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孩子吧。
望着她泪流成河的样子,傅辰烨满腔的话竟然堵在那里开不了口,最终他仓皇逃离此地。
他走了,他就这样再次抛开她走了,留下她独自住在这个超大的房子里。
寂寞,如雪一样压了过来,令乔瑾夏窒息。
她怔怔的看着空无一人的房子,终于像个孩子般哭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瑾夏哭够了。
她盯着面前泛着血丝的糖醋排骨,一股脑的将藏在肚子里的话全都倒出来。
“傅辰烨,一定是老天见我生活太无忧,所以派你来惩罚我,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觉得我是一个暴发户的女儿,配不上你高高在上的市长公子的身份,可是,我爱你啊,如果爱你也是一种罪过,那你告诉我,要怎么做才能不被你判无期徒刑?我真的很想知道.......”
乔瑾夏端起傅辰烨的那碗米饭,一边吃一边唠叨着:“你不知道吧,我在初中就见过你,那个时候起,你就成了我的全世界。
还记得我第一次对你告白吗?我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终于鼓足勇气跟你告白,可是全部被你践踏了。
没关系,因为是你,将我心里隐藏的阳光一古脑的全都释放出来,每天见不到你我的心脏好像出了故障一般,我多想跟你待一起,哪怕不说话,就这样站着也好啊。
为了你,我傻傻的生活,傻傻的开心,傻傻的幸福,你把我变成这样的傻瓜,却不负责任的说要离婚,背叛我心灵的人,不是我,是你啊,傅辰烨,你给我记住了!!!”
傅辰烨从静园出来,直接去了江美穗那里,那是他花钱买的另一栋别墅。
一路上,他的眼前不停闪烁着乔瑾夏那张哭花了的脸。
说不上为什么,他的胸口有些闷。
肯定是天气的缘故,他想。
刚回到家里,就见江美穗低头垂泪,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惹人怜惜,看到傅辰烨回来,她连忙擦了一下眼泪,站起来说:“回来了,去给你盛饭。”
刚站起来,就被傅辰烨抓住抱在了怀里,望着面前未动的饭菜,他说:“不是说自己先吃?怎么又不听话了?”
江美穗委屈的咬着下唇,也不说话。
刚才她给傅辰烨的助理打电话,问到傅辰烨根本不在公司加班,而是去了那个女人那里,一想到她心爱的男人去了乔瑾夏那里,她没来由的惊慌。
虽然她才29岁,但作为女人来讲她年纪不小了,经不起岁月蹉跎,傅辰烨虽然给足了她所需要的一切,但她真正需要的却是宋太太的位置。她必须加把火,让傅辰烨速战速决。
“你都进了温柔乡里,哪里会想到我......”她故意停在这里,话中的委屈不言而喻。
傅辰烨一楞,随即了然一笑,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蛋,说:“我已经正式跟她提离婚了。”说离婚二字时,他的眼前又闪过乔瑾夏那张哭花的脸,不知道为什么,他胸腔里闪过一道莫名的情绪。
将这种不受控制的情绪赶走,他搂着江美穗吻了起来。
很快,餐厅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喘气声。
江美穗忍住心底的欢呼,尽力施展自己的妩媚,试图用狂热来宣告自己成为宋太太的日子不远了。
而室内,上演着一幕幕限制级片段。
凌晨三点,江美穗醒来发现傅辰烨不在。
掀开被子起床,发现他坐在阳台那里抽烟,弥漫的浓郁烟味儿表明那人抽了很多根烟。
江美穗深知他的秉性,若不是遇到什么大问题是不会这么猛烈抽烟,而这种场景几乎延续一个月了。
她直觉认为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走到阳台,坐在他怀里,抱着他的脖子,轻声细语的问:“老公,怎么了?”
傅辰烨掐灭烟头望着她,清冷的月光倾泻下来洒在她的脸上,别添了一副妩媚动人,一如他记忆中第一次见她的样子。
眼前的人还是那个人,但又有什么不对了。
自从一个月前开始,他便从她的身上感受不到那种蚀骨销魂的感觉,每次他总是意犹未尽,灵魂好像缺了一角,而这种空虚,伴随着时间的流失愈发的清晰。
就在刚才,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模糊的身影跟他共赴巫山,感觉是那样的完美,那样的清晰,那样的欲罢不能,以至于到现在他的身体都处于一种蓬勃的状态。
这是之前没有过的。
他从小就是天之骄子,尤其经商后获得的巨大成功,各种找上门合作的关系,资源和人脉的青睐,即便他褪去市长公子的光环,那些资源也源源不断送到他面前。
现在整个滨城商圈谁都知道,春风正得意者,除了他傅辰烨之外还能有谁?
但是对傅辰烨来说,心里总觉得缺点什么。
跟他一起久了,江美穗也学会了察言观色,知道男人的心思不全在她身上,加上外面的莺莺燕燕,这些都让她疲于应付,她只有牢牢的将他抓在手里,才能立于不败地位。
于是,她主动送上香吻,水蛇一般的身体缠上他,很快荡起一室旖旎。
乔瑾夏是被一阵夺命连环CALL吵醒的,刚滑下接听键,里面就传来闺蜜艾小沫的大嗓门:“我说大小姐,赶紧的给我起来,姐妹我二十分后就到你家了。”
“出什么事了?”乔瑾夏沙哑着声音问。
艾小沫想抓狂:“做了傅太太,你也太健忘了,前段时间是谁接了人家的帖子,答应今天出席婚礼的?”
经她这么一提,乔瑾夏想起这回事,她的高中同学送了帖子过来,要她务必参加婚礼,看了眼日期,就是今天。
放下手机,乔瑾夏冲进了洗手间,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眼窝深陷,脸色苍白,整个人犹如鬼魅,那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她不过二十二岁,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妈一样,难怪艾小沫说她没有女人味,活该抓不住傅辰烨的心。
想到昨天,乔瑾夏的心又开始疼了起来。
这样的生活,她不知道要不要继续下去。
如果不继续下去,那孩子就没有了父亲,没有健全的家。
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口中喃喃道:“傅辰烨,你告诉我,没有爱情,故事要怎么幸福结尾?”
艾小沫见到乔瑾夏的第一眼,惊讶的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姐姐,你就用这副脸面去参加婚礼?你别丢尽你傅太太的颜面。”艾小沫崩溃的说。
乔瑾夏无所谓道:“他们又不知道我结婚了。”
“可是我告诉他们了啊。”艾小沫说。
“小沫.......”
“现在说这些晚了,我先带你去拾掇拾掇,让他们见见傅太太的气场。”艾小沫不由分说的拉着乔瑾夏坐进了她那辆扎眼的红色跑车里。
乔瑾夏系上安全带问:“你换车了?”
艾小沫笑的奸诈:“刚敲诈我小叔一笔。”
乔瑾夏不禁为艾向东默哀。
艾小沫将乔瑾夏拉到一个高级养生美容会所里,里面装修的很美丽,当然,价格也很美丽。
最重要的还是会员制。
看到生意上门,接待小姐亲热问:“您好,请问二位的会员号是多少?”
一听要会员,乔瑾夏立马窘迫起来:“小沫,我看我还是走了。”这里,她消费不起。
艾小沫拍着胸脯说:“来都来了干嘛要走,顶着你傅太太的名号,你还怕付不了钱?”
乔瑾夏皱了眉头,傅辰烨从未公开过他们的关系,是以她不愿意别人知道那层关系。
“来都来了,进去了。”艾小沫拉着乔瑾夏往里面走。
乔瑾夏慌忙摇头:“小沫,我不去了,你去吧。”
艾小沫恨铁不成刚的说:“乔瑾夏,你在害怕什么?是担心因为自己用了傅太太名号难堪了?还是担心别的?如果是别的,那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乔瑾夏为难的看这话她。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道理你懂不懂?”艾小沫急的直镐头发:“总之,我已经告诉他们你是傅家的儿媳妇,这个场面你若镇不住了,这辈子你就从哪来回哪去吧。”
乔瑾夏被艾小沫说的竟无言以对。
报完自己的会员号,她拉着乔瑾夏对着接待说:“这一位是傅市长家的儿媳妇,傅辰烨的老婆。”
前台楞了一下,看着乔瑾夏的目光充满探究。
“有问题?”艾小沫双手抱臂盯着前台问。
前台用一种鄙夷的神情说:“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已经一位傅太太,不知道您说的是哪位。”
艾小沫楞了不到0.01秒之后,笑了。
江美穗顶着傅太太的名号兴风作浪的事其实她早就有所耳闻,这次应该让她们见识见识,到底谁才是正宗的傅太太。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还敢有人打着傅太太的名号招摇撞骗的?”
前台被她说的楞在那里。
“傅太太,看你做完光子嫩肤,皮肤看起来比上次年轻了许多,效果好的我都想做了。”
“是啊,我老公都说我最近变年轻了,人也有精神了,还说准备送我一套帝宝呢。”
“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老公。”只见三个贵妇人拥着打扮的光鲜亮丽的江美穗走了过来。
乔瑾夏转身,视线跟江美穗的目光撞在一起,她怎么都想不到,会在这里撞见江美穗,更想不到,会在这样的场景下相遇。
望着江美穗一身贵太太的打扮,在一圈贵妇人中间是那样光芒四射,瞬间,高下立现。
乔瑾夏想走,被艾小沫拉住:“走什么?你一正宫夫人怕一狐狸精做什么,她再有能耐也是一个小三!”
声音不大不小,恰好传到江美穗的耳朵里,笑容立马僵硬许多。
“小沫,别说了,我们去别的地方做吧。”乔瑾夏低着头,不愿跟江美穗正面交锋。
“不行,你不能走,你要是走了,这小三更猖狂了,别忘了,你才是傅辰烨明媒正娶的夫人。”艾小沫愤愤不平的说。
江美穗扫了艾小沫一眼,眸底已泛起怒色。
她知道自己跟傅辰烨的关系属于不正当关系,但那有什么?她早就知道傅辰烨迟早要跟乔瑾夏离婚,是以,她耐心的在他身边熬着,希望有一天她能够取代乔瑾夏成为真正的傅太太。
她仗着傅辰烨的宠爱,恃宠而骄,跟滨城的贵妇人们打成一团,现在撞见乔瑾夏,表面上装柔弱,其实内心里根本不怕她。
前台丢下艾小沫跟乔瑾夏,迎了上去:“傅太太,您来的正好,这里有一位冒充您身份的人,您看您认识吗?”
“我不认识她。”江美穗敛下神色,对前台说。
乔瑾夏定定的看着江美穗,并未言语。
跟随江美穗一起来做养护的人鄙夷的看着乔瑾夏,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货色,连人身份都敢冒充,真是教养吃进肚子了,傅太太,这种人我见多了,你放心,我们都支持你。”
江美穗妩媚一笑,万种风情的说:“没关系,误会弄清楚就好。”
“啪啪!!”艾小沫听到她的话,忍不住鼓起掌来,“我今日算见识到什么叫做厚颜无耻。”
江美穗脸色几经变化,但不想因为艾小沫打破自己营造的温柔优雅的形象,她愈转身离开,被艾小沫叫住。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