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总裁豪门 > 豪门隐婚:追妻成狂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豪门隐婚:追妻成狂

豪门隐婚:追妻成狂

隐婚三年,他始终态度淡漠。她以为他只是冷漠无情。 谁知,他也有过情深似海,只是那份深情,从不属于她。 所有的心死如灰都化作那一纸契约,沐浅夏勾唇递到他面前,笑的刺眼“离婚吧。” 他看着她,眸底染着清寒,道:“现在离婚,晚了。”

精彩章节试读:

《豪门隐婚:追妻成狂》 免费试读

D市。
南郊偌大的别墅区灯火通明,低调奢华的建筑风格在深浓的夜色里更显神秘。
这样一片灯海里,却唯独有一处荒黑无比,没有一星半点的光亮,愈加显得格格不入。
沐浅夏打开门,屋内漆黑一片,她伸出手臂顺着冰冷的墙面摸索,还没等摸到开关就听到‘啪’一声,整个屋内的灯全部亮了起来,她微微眯眼,仰头看见面前高大的男人。
“你怎么回来了?”
她声音平静,这三年守着这个空荡荡的房子,已经麻木到淡漠。
容谦扯了浴巾往浴室走,英棱的俊脸毫无波澜,薄唇轻启:“今天是你的排卵期。”
浴室的门被哐当一声关上,沐浅夏嘲讽的勾唇,是啊,只有在每月的今天他才会回来,这么重要的日子,她倒是忘了。
不知过了多久,浴室里的水声突然停了,沐浅夏迷迷糊糊中感觉一只冰凉的大手覆上她的腰间,一路往下。
突如其来的陌生触感让她浑身战栗,猛的清醒过来,沐浅夏下意识的双臂环胸,男人性感薄唇在她耳根处轻擦,她甚至能看见他深邃双眸里泛起的欲色。
“一定要这样吗?”
沐浅夏闭眸,任由他在颈间轻啃慢咬,男人的动作倏然一滞,双眼迷离的看着她。
“怎么了?”
他声线暗哑,明显压抑至极,沐浅夏沉默,这三年来她就像后宫里天天盼望帝王临幸的王妃,比起妻子,她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指定的生育工具。
只是可惜……三年来她也没让自己怀上容家的种子……
“没事。”
半晌,沐浅夏只是淡淡说了一句,然后双手主动环上他的脖颈,感受到他的炙热,她轻轻嗯了一声,而这哝软声音似乎打开了他欲望的闸门……
男人深深浅浅的吻落在她身上,唇舌带着潮湿和濡烫让她心尖发麻。
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电话突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容谦幽眸扫了一眼,本来不打算理会,可是屏幕上跳跃的名字赫然映入瞳孔,他身体微微一怔,随即停了动作从床上下来。
沐浅夏微愣,这还是第一次,容谦会在做这种事的时候中断。
毕竟,他需要一个孩子。
“若水?”
容谦温沉的嗓音,带着几分犹豫喊出那个名字。
床上的沐浅夏又是一愣,下意识的集中听力,却见容谦随手捡起地上的衬衣往落地窗走去。
她只隐约听见他温声细语的说:“嗯……没事,我有时间……别急,我马上过去……”
沐浅夏起身,看着那头的背影。
景院中的灯光照射下来,映的他侧脸柔和,就连声音都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
结婚三年,她从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原来也可以如此耐心温柔。
心抽了抽,沐浅夏下床,披了一件衣服朝他走去。
容谦却先一步挂了电话,越过她开始穿衣服。
沐浅夏拽住他的手臂,眉头紧蹙:“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容谦甩开她的手,一脸的不耐烦,“她回来了,我要去找她。”
她?
沐浅夏冷笑,狼狈的后退两步,“我不许你去找她!”
“容谦,我才是你的妻子!”
妻子?
男人唇角邪肆扬起,“沐浅夏,结婚三年,你哪一点做的像个妻子?!”
她有哪一点不像?
怪她三年都没有怀上身孕吗?
“容谦……”沐浅夏张嘴,想说点什么,却见那人已经穿戴整齐,往门外走去。
嘭——
房门被狠狠甩上。
沐浅夏浑身瘫软的坐到床上。
眼角酸涩,却始终没有莹润液体流下,因为三年前她就发过誓,不会再为任何男人流泪。
可是心里,为什么这么难受?
甚至比三年前,男友劈腿,自己喝醉酒上错床,被迫和容谦结婚还要难受……
她本该排斥他的不是吗?
伸手捂住双眼,沐浅夏深深地吸了口气,咽下那抹难过。
脑海里不禁划过容谦的俊脸,他曾在所有人唾弃她的时候,牵起她的手。
虽然沐浅夏知道,这个男人可能不爱自己,却从来没想过,这个男人心里藏着别人。
既然藏了人,为什么当初还要毅然决然的娶她?
沐浅夏躺在大床上苦涩勾唇,慢慢闭上眼。
……
翌日八点多,沐浅夏如常到了公司。
她和容谦隐婚三年,明面上她只是荣氏集团一个员工而已。
所以,同事们才会跑来跟她,讨论容谦的粉色绯闻。
“浅夏你知道吗?咱们容总有女朋友了!”
沐浅夏蹙眉,“你们这样讨论上级……”
“哎呀!”另一个女人也凑过来,满脸暧昧,“容总才不在乎我们讨论呢!要不然他也不会一大早公然带那个女的来公司啊。”
“就是就是!容总女朋友可真漂亮啊,又有气质……我就说容总迟早得被别人抢走吧,呜呜呜……”
耳边叽叽喳喳乱作一团,沐浅夏的心咯噔一下沉了下去。
他带她来公司了?
虽然他们之间是隐婚,但也不至于要如此给她难堪吧?
“都吵什么呢!”
经理严声历下,整个办公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沐浅夏深吸一口气,垂眸却见眼前递过来一打文件。
“浅夏,你一会儿把这些资料给容总送过去。”
经理笑眯眯的看着她,一脸色相,其他同事忍不住扔过去一堆白眼。
沐浅夏点点头,没有理会经理的眉来眼去,继续埋头工作。
午餐时间,沐浅夏没什么胃口,她看了眼右手边的资料,又抬脸看了看总裁办公室那扇紧闭的门。
这三年来他们在一个公司,却在不同的世界,外人面前他们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
扣扣!
沐浅夏敲了两下门,里面男人冷郁低沉的声音传来,“进。”
她深吸口气,扳动把手,门刚刚开了一条缝就听见有女人声音传来。
“阿谦,这是我特意去给你买的香煎小牛,不放芥末对吧?”
女人声音温柔似水,以至于沐浅夏脚下的步子迟迟未动,更不敢抬眸。
转椅上的男人没有理女人的话茬儿,幽暗眸子看向门口,微微蹙眉,“怎么不进?”
沐浅夏硬着头皮进来,二人亲密的画面在她眼里形成强大的视觉冲击。她看见女人坐在容谦的大腿上,小鸟依人的环着他的脖颈。
男人看着她的眸底浮起似笑非笑的光影,并没有推开怀里的人,只是冷声问,“有事?”
浅夏一秒都不想再多待下去,慌忙把资料放到办公桌上,“容总,您要的资料,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樊若水美眸在她脸上扫过,唇角微微勾起,女人的第六感永远精准无误。
她笑的更甚,把脸埋在容谦颈间,“阿谦你看看你,永远这么闭塞无情,不过还好,过了这么多年,你所有的喜好我都记得……对了,今晚……要不我去你家?”
沐浅夏走到门口的身子微微一僵,呼吸猛的一滞。
她想赌一把,赌他会不会同意,如果他点头,那么走出这扇门,他们三年风雨飘摇的婚姻就彻底结束了。
容谦看着她愣在那里的背影,不动声色的将女人紧紧攀附的手臂拿下来,声音淡漠,“我有家室了,你去恐怕不太合适。”
那一刻,樊若水脸上的笑容僵住,沐浅夏却心头微动,她敛了敛眼睫,带门离开。
……
下午过得很快,沐浅夏一下班就一溜烟的钻进了电梯,虽然知道他乘坐私人电梯不会碰到,可她还是害怕那万分之一的偶遇。
乘坐的地铁到站,到别墅区还有一段的距离,沐浅夏一般都选择步行。
以前容谦是给她买过车的,可她不爱开,就像那栋大别墅一样,再好,终究也只有她一个人住。
回到别墅,沐浅夏摁了密码开门,一楼大厅灯火辉煌,却没看见人影,她放下包向二楼卧室走去。
室内没有开灯,借着门缝映射进来的光亮,沐浅夏隐隐约约看见男人伟岸的身影隐在大片黑暗里,只有骨节分明的指尖那一点烟火格外刺眼。
“回来了?”
暗色里他声音性感沙哑,浅夏开了灯,男人雕凿俊朗的面庞瞬间清晰。
“今天不是我的排卵期。”
她径直走到桌旁倒了一杯水,声音说不出的疏离。
男人将烟蒂捻灭,“这是我家。”
是吗?浅笑嘲讽的扬唇,终是没有说出一句话。
空气里让人窒息的死寂,容谦忽然起身,“今晚我住这儿,刚刚妈打电话来,让我们明天回去一趟。”
“不上班了吗?”
“你的假我准了,明天我去公司开个早会就过来接你。”
浅夏微微仰脸,男人坚毅的下颌线条完美,只是渐渐被眼中升起的水雾模糊,今天下午在办公室的事情他只字不提,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我去洗澡。”
沐浅夏快速向门口走去,男人站在她身后的目光清寒,“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她脚步顿住,“那你呢?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哪怕是她亲眼所见,只要他说不是真的,她就相信。
可是男人只是冷冷勾唇,薄唇吐出两个字:“没有。”
她早该想到的,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肯对自己多施舍只字片语?
笑了笑,沐浅夏开口,“那我也没什么好问的。”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