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婚恋生活 > 姻缘迟迟归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姻缘迟迟归

姻缘迟迟归

跟陆怀南的婚姻几乎耗尽了我半生气力。 他一而再地出轨,我再而三地隐忍。 我想只要我能忍,我们的婚姻就会无坚不摧。 可当他为了初恋情人将我一个人丢进水深火热,这场腐朽到骨子里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 我以为离婚是我人生的终结,却不曾想会遇到那样一个男人。

精彩章节试读:

《姻缘迟迟归》 免费试读

知道怀南出轨,大概是在半年前,他的衬衫上开始不间断地出现女人的各色长发,还有各种或刺鼻或清淡的香水味。
那时我们结婚不过一年多,正该是浓情蜜意的时候。
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从最初的震痛和不可置信,变得麻木又习以为常。
就像现在。
我坐在卧室的小沙发上,周围灯光很暗,怀南在床上睡得正熟,而我的手里紧紧握着他的手机。
——“亲爱的,今天你走的太匆忙,都还没尽兴。明天一定来我家,我准备了你最爱的超薄草莓味,还有我刚买的黑丝,到时候可千万要对人家手下留情呀~”
这条短信,是在怀南应酬完回来倒头就睡的时候,我帮他脱衣服的时候正巧发送过来的。
我明知道不该去翻他的手机,可是当时不知道是怎么了,心里有道声音一直敦促着我去这么做。
然后我就看到了上面的这一行字。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我一直知道怀南外面有别的女人,却选择一忍再忍。
哪怕知道这场婚姻已经腐朽到了骨子,却还是舍不得拆穿,也舍不得放手。
可知道是一回事,真正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透过这条短信,我看到了一个跟我认知中截然不同的丈夫。
在我面前,他清冷、矜贵又寡言少语,可在别的女人眼中,他原来也可以如此真实又下流。
我死死握住手机,僵直着身体坐了一会儿之后,突然猛地站起身,走到床边将他刚换下来的衬衣拾起来。
正睡着的怀南眉头稍稍皱起,我知道他此刻有些不舒服。
他平日的酒量还算不错,但到醒酒的时候就会比常人难受许多。
所以每次他应酬完回来,我都会准备好些东西帮他醒酒,以免他整个晚上都睡不好。
但是这一次,现在,我只想把这件沾着香奈儿味道的衣服扔在他的脸上。
这么想着,我也这么做了。
很快怀南便醒了,他跟我一样,身边一有动静就会马上惊醒。
“这是干什么?”他将头上的衣服拿开,有些不悦地皱眉看向我。
我笑了一下,坐在床边,重新拿过那件衬衫。
“说说,这是第几个了?”
他领子上沾染的口红印,是第几个女人留下的了?
那个说着在家里等着他,准备好避孕套还有黑丝的女人,又是他第几个女人?
怀南原本还有不解,但也许是看到我眼中的决绝,还有我手上拿着的他的手机,很快也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他撑着身体坐起,倚靠在床头,淡淡地望向我,语气更清淡道:“你怎么知道不是一个人?”
“是啊,也可能是同一个人女人,而且唯一的解释是,这个女人每次都会用不一样的口红,还有每一次都会变换不一样的唇线。”我的声音很轻很温和,像是在讨论明天早上吃什么这样的话题。
可能是见我这么冷静,怀南先是顿了一下,然后用有些不耐的声音对我说道:“今天到此为止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好啊,明天再说,然后他再出去找别的女人。
以前我不是不知道这些事,但我选择忍了下来,无非还是相信他,相信我们两个结婚这么多年,感情基础还是有的,怀南再怎么出去玩也不会毁掉我们的婚姻。
但是这样的忍让,到头来,只换来他的变本加厉,所有的苦果只留我一个人尝。
我看着怀南依旧英俊的脸庞,即便是喝了酒有些委顿也掩盖不住他的帅气。
当初嫁给他的时候,换来多少人的艳羡,我已经记不得了。
我作为一个孑然一身的孤女,嫁给了陆氏集团的继承人陆怀南,至今还是上流社会的谈资。
可是这样近乎“传奇”的经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消去了所有的甜蜜,只剩下桎梏的枷锁。
每走一步,都是疼痛。
我再没了跟怀南继续说下去的力气,拿着那件衬衫,我缓缓地站起身,又缓缓地走出卧室,关上门。
第二天,我从次卧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大亮。
我很少会睡过头,以往每天都是早早起床去准备早餐,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起身出去洗漱的时候,房子里已经不见了其他人影,怀南显然已经先去上班了。
这样也好,昨晚那样吵过之后,再这么若无其事地相对,总归是有些尴尬。
可即便是躲过了这一时,该面对的还是迟早会面对。
只是我没想到,我接下来先面对的不是怀南,而是那个给他发暧昧短信的现情人。
半个多小时后,我前脚刚进公司,杨礼就把陆怀南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高清图片发给了我。
紧接着我便接到了他的电话。
“何总,没想到这么快又联系了。”
从话筒里传来的这个声音顿时让我的心情坏的彻底,要是可以的话,我真的永远不想跟他有任何的接触。
不过很多事情我都是身不由己,爱着的时候要努力克制,讨厌的时候又要装作客气。
“杨记者,这回又有什么消息?”我尽量稳下声音,但不免有些冷硬。
杨礼也不在意,从头到尾,他的目的只有钱而已。
“这几天陆总又另外找了个新欢,不知道何总知不知道。而且您应该想不到,那个女人,可是陆总的初恋女友,叫林蔚然。”
林蔚然。
我怎么不知道,昨晚给怀南发短信的那个人,备注上就是蔚然。
我稍顿了一下,继而平静地说道:“这回价码是多少?”
“老样子,一百万。不过这次陆总把那个女人保护的很好,我们费了好大功夫才弄到这些资料,所以另外再加一百万的制作费。何总,这个价钱算得上合理吧?”
杨礼听上去有些得意,又有些志在必得。
也对,这么久以来,他靠着搜集怀南的花边新闻来我这里要钱,每次都能得逞,屡试不爽。
所以他越来越吃定我,以为不管开出什么价钱我都会接受。
我顿住没说话,而是转头看向窗外,深秋的天空阴沉沉的,显得有些萧瑟零落。
正如我跟怀南的婚姻,从开始时排除万难的璀璨绚烂,到现在的死沉如水,仿佛也到了深秋初冬这般消亡的时刻。
而且让我疑惑不解又倍感失落的是,我曾经那么细心呵护的婚姻,为什么到头来,在意的人只剩下我一个。
杨礼见我长久不回答又忍不住催了一遍,我也在这时做出了决定。
我回过神,也做了决定:“好,我同意,今天下午钱就打到你的账户上。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
“何总尽管说。”
“我要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家庭地址,还有其他生平信息,相信这些对杨记者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哈哈,当然。我也感觉出来,陆总这次对他的这个初恋情人可不一般。不过就是这制作费嘛……”
“再给你追加五十万。”
“何总痛快!最晚今天晚上,我绝对把这个林蔚然的所有信息都挖出来给您发过去!”
挂断电话之后,我的眼中应该是一片冷意。
可是没办法,我要保护自己的婚姻,就必须得狠一点。
初恋情人吗?
怀南,这次我倒是很想看看,到底是你保护得她更周到,还是我出手更快。
如果你不能自己离开她,那就别怪我了。
……
晚上下班的时候,我留在公司没走,反正我加班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没人会生出什么怀疑。
七点整,杨礼把林蔚然的资料通过邮件给我发了过来,而我也早就把钱打进了他的账户。
打开那个超大的附件时,我心里没有想象中的痛恨,也没有想象中的畅快,居然只剩下平静。
上面写的每一个字,加载的每一幅图,我都仔仔细细地看过了。
再然后,我拿起手机,给上面标注的号码打了过去。
很快那边便接通了。
“谁呀?”手机里传来一个软侬的女声,带着几分娇嗔的不耐。
我也没时间跟她废话:“陆怀南是不是在你那?”
“……你到底是谁呀?”听了我的问题,林蔚然的声音陡然高了几分,还无比尖锐。
我此时竟还很有耐心地再跟她重复了遍:“我问,陆怀南现在是不是在你身边?”
“……你是他老婆?”林蔚然不笨,这时也猜了出来。
我淡淡笑开:“如果他在的话,你让他接电话。如果不在,你现在马上出来跟我见一面。”
“呵,我凭什么听你的!就算你是他老婆,也管不着我!”
“我是管不着你,不过你要是不想上明天的花边头条,最好听我的话,毕竟,我也是知道你在大学毕业之后跟好几个男人睡过的事。怀南一直以为你还是他纯洁的初恋吧,要是让他知道他曾经喜欢的女人是这样一朵被无数人上过的白莲花,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你、你别太过分!”林蔚然气得声音都有些发抖。
我承认,自己是很过分。刚才说的那些粗鄙肮脏的字眼,以前我从不屑去用。
可是这回我是真的慌了,看到怀南跟林蔚然过去相爱的甜蜜,我是真的害怕起来。
之前他怎么玩我都能忍,因为我知道那不过是逢场作戏,过去就过去了。
但这回……真的过不去怎么办。
一个小时后,林蔚然出现在我跟她约好的咖啡馆。
她刚走进来,不过是左右张望了一眼,就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目光。
我自然也看到了她,也不得不承认,这真是个性感又妩媚的尤物,连我这样的女人也免不得被吸引住视线。
我伸出手朝她示意了一下,后者也很快看到我,接而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款款地走了过来。
坐在我面前的时候,她抚弄了一下头发,朝向我的是高傲又不屑的半张脸颊。
我也不在意,说到底我今天来不是为了欣赏她的花容月貌的。
“要喝什么?”处于礼貌,我先问了一句。
谁知林蔚然哼了一声道:“晚上喝咖啡容易浮肿的,而且会影响睡眠质量。看你黑眼圈这么大,眼袋也都快要掉到下巴上,啧啧,真难看。”
我承认自己长得或许真不如她好看,但是从小到大,也是别人眼中公认的清秀美人,何曾被人这样连嘲带讽过。
不过我还是忍了下来,我一贯习惯忍耐,也擅长忍耐。
“说吧,你找我出来干什么?”见我不说话,林蔚然先杨着声音问了句。
我淡淡笑了下,接着说道:“没什么,就是想看看,我丈夫身边的女人,一个个的都是什么模样。”
“一个个?”林蔚然显然是抓住了我话里的重点,皱了皱眉头道,“还有别人?”
“不然呢,你以为怀南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女人?”我不屑地又笑了笑,“林蔚然是吧,你觉得自己除了长得漂亮之外,还有什么能让一个男人死心塌地的特质?更何况还是怀南这样一个让所有女人都趋之若鹜的男人。”
林蔚然被我问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黑,好一会儿才有些底气不足道:“你凭什么来质问我这些?你不就是个被男人冷落的黄脸婆,还来问我怎么拴住男人的心?”
我闻言脸色未变,依旧笑着平静着声音道:“我是不是黄脸婆根本不重要,因为无论怎么样,怀南都不会跟我离婚,我还是陆家唯一的少夫人。你呢,等怀南厌倦你之后,你又该用怎样的身份自处。”
这下林蔚然终于沉默下来,眼神也稍稍有些波动,我知道她的心已经产生动摇。
只不过我见此没觉得有丝毫的胜利的快感,只觉得悲哀,更觉得厌弃。
我何曾用过这样恶毒的手段,又何曾说过这样恶毒的话语。
可是为了挽救这段已经摇摇欲坠的婚姻,我当真算是破了例,坏了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没了耐心,没有再等下去的耐心。
怀南自己回不了头,那我就帮他一次,拉着他,绝不放手。
过了会儿,我冷着声音继续说道:“现在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拿着钱离开怀南,我不管你以后做什么事跟什么人,但永远都不要出现在他面前。第二,你不想自愿离开,我也不介意找人送你一程。”
我的话音刚落,坐在对面的林蔚然突然一改方才的心虚和气急败坏,反而是冷笑一声,继而说道:“知道在我面前怀南都是怎么说你的吗?没情趣没修养,要不是当初他鬼迷了心窍,怎么可能跟你结婚。今天一看,他说的还真是毫不夸张,所谓的陆家少夫人,活脱脱就是个泼妇!”
听完她的话我顿时哑口无言,倒不是因为她说我是泼妇什么的,而是因为她所说的怀南对我的评价。
没情趣,没修养……
我在怀南的眼中,真的就是这般模样吗?
林蔚然见我顿住不说话,又冷笑一声之后,从包里拿出一个录音笔之类的东西。
我看着桌上放置的这个小物件,心里一片空白,不知该作何反应。
“你今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大概要跟我说什么了。何时暖,我早知道你,要是当初我没离开怀南,陆家少夫人这个位置你也坐不上去,所以你没资格在我面前表露出什么优越感!这一次就算了,要是下一回你还敢这么威胁我,我不介意把这个录音笔给怀南,让他亲耳听一听,他的好老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猜,到时候他会怎么看你?”
我怔怔地看了一会儿那个银亮色的小物件,有一瞬间确实不可避免有些懊恼和紧张,但之后却是猛然平静下来。
原来恶人真的不好当啊,一个不当心,反倒被人抓住了把柄。
看来林蔚然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我当真是气急攻了心,才会这样冲动地来找她。
其实我刚才说的哪是威胁呢?不过是几句壮胆的话,在这件事情上,最没有底气的人其实是我。
我闭了闭眼睛,然后拿起身边的包,站起身,最后对林蔚然说了句:“你想给他就给他吧,我无所谓,就像你说的,我在他眼里早就什么都不是,这东西对我来说也同样构不成威胁。”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