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情感 > 绝世药神在都市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绝世药神在都市

绝世药神在都市

绝世药神林枫纵横都市,坐拥众美,脚踩四方,无人能敌……他这一生唯一的难题就是——身边的众多美女,该如何抉择?

精彩章节试读:

《绝世药神在都市》 免费试读

“小枫哥快起床啦!懒死了!”
少女一蹦一跳地跑了进来,她脸上带着笑意,用着清脆的声音催着床上的林枫起床。
林枫眯着眼嘟囔道:“再让我睡会儿,乖。”
“睡个头啦,赶紧起来,都什么时候了!”
少女发现口头上的催促并没有用,便开始动起了手,她向前一把揪住被子,用力一拉:“赶紧给我起床啦!你——啊——”
一声尖叫传来,少女一瞬间愣在原地。
床上的林枫什么都没穿,吓得少女都忘记挪开了眼睛。
原本对某件事情所饱含的美好幻想在这一刻崩塌。
同时,林枫也吓到了。
自己睡的好好地,这妹子突然过来掀了自己的被子,还这么盯着自己,林枫感到极其莫名其妙。
她不会想要对自己做什么吧?
我该拒绝她还是接受?
林枫瞥见少女的目光,心中一怔,赶紧拽了被子遮住身子。
林枫突然感到不对劲,摩挲了一下手,发现自己竟然连对方的裙子也一并扯住了。
只听刺啦一声,裙子崩了拉链,落了几十公分下来。
“你……”
林枫惊了一惊,愣在原地。
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眼睛一直盯着那处看,少女脸刷的一下红了,骂了一句:“小枫哥你流氓!”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
林枫急的抓耳饶腮,恍然过来赶紧钻进被窝里把衣服给换了。
换好之后,林枫掀开被子,哪成想妹子依旧站在那,手上拽着裙子,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自己。
那哀怨的小眼神,让林枫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坏事。
“小芹,哥只是不小心,你不要放在心上。”
林枫只好解释道。
“没事……掀被子我也是不小心的。”苏清纯咬咬嘴唇,脸颊通红道。
林枫听了松了一口气,笑道:“那我们的误会就算清了!不过我看小芹你那眼神还以为你对有意思呢!”
“我没有……”
苏清纯不停绞着裙子,脸颊通红说话都不利索。
刚才不小心掀开被子,自己竟然盯着小枫哥看了那么久,苏清纯心中满是后悔和害羞。
林枫看她这可爱的模样,展眉一笑道:“你可真可爱,不过你怎么想着来找我了?”
“这个嘛……”
苏清纯咬咬唇,目光飘了飘,看着林枫想说话,最后又吞回了自己肚子里。
“咋啦?有事你说。”林枫好奇道。
“就……”
苏清纯嘴上说不出来,心中便有些急,脸蛋因此更红了。
纠结了一会儿,苏清纯深呼吸一口道:“小枫哥,我想让你用你继承的爷爷的医术帮我……”
说到后面,苏清纯又止住了口。
苏清纯虽然欲言又止,但是一起长大的林枫一下子就懂得了她的意思,恍然道:“哦,你是想丰胸?”
“对!”
苏清纯心中一喜,终于说出来了。
林枫点点头,说道:“可以用按摩法!爷爷医书上写了,这种方法对人体没有危害,比较适合你。”
“那可真是好极了!”
苏清纯心中喜悦得紧,可是转念一想,幽幽道:“可是这个按摩法不就是要按摩……”
“这是正常的,按摩肯定是要接触的。”
话虽说的云淡风轻,林枫心中却有点小雀跃,他笑道:“小芹啊,你不会觉得我想对你做什么吧?”
“没……没有。”
苏清纯连忙摆手,心中有点不自在。
林枫虽然没对小芹有什么坏心思,但还是隐隐期待着她答应的,说道:“你别紧张,你身上我又不是没有摸过。”
“啊……”
苏清纯脸颊微红。
“那是以前,现在大家都长大了,根本不一样啦!”苏清纯心中吐槽道,但是没有真正说出来。
裙子被摩挲的皱的不行是,苏清纯有点扭捏地说道:“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小枫哥必须要老实点哦,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放心吧,小枫哥不会做那种事的。”
林枫拍拍胸脯,让苏清纯躺在了床上,说道:“来吧,正好现在有空,给你按摩。”
苏清纯心脏怦怦直跳,双颊通红,慢慢坐在床上。
“快点躺下吧。”见她这幅样子,林枫心中不禁有点激动。
“不过小枫哥你可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去哦,原因你知道的啦!”苏清纯点点头,还是不放心道。
“知道啦,我是那样的人吗?”
“谢谢小枫哥!”
苏清纯这才放心躺下来,期待着接下来的按摩。
林枫看着眼前这曼妙身躯心潮澎湃。
小时候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出落的如此漂亮,撩拨着他的心。
对方迟迟不下手,一直看着自己,苏清纯不禁又是一阵害羞,说道:“小枫哥你快点啦,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哈哈。”
林枫眯了眯眼,笑道:“这就已经开始着急啦?!”
“小枫哥,不带你这么取笑人家的!”
苏清纯不禁埋怨了一声,林枫打了个哈哈,搓了搓手道:“是我的错,我这就给你按摩。”
林枫活动了一下筋骨,正准备下手的时候,突然——
“吃饭啦,小芹!”
外面传来一声妇人的叫唤。
苏清纯惊地连坐起,带着歉意道:“我妈来喊我了,小枫哥我下次再来找你!”
什么??
什么时候吃饭不好,这个时候吃饭不是给他添堵吗?林枫心中泄气。
“那你赶紧去吃饭吧。”
苏清纯点点头,刚要走出去,瞬间愣住了,手上拽着裙子有些着急地对林枫说道:“可是……可是我的裙子……”
林枫心道糟了,他刚刚不小心把她裙子给扯坏了。
她现在该怎么回家呢?
林枫想了想,道:“我先借你一条裤子吧。”
“不行啊小枫哥,我妈要是看见我穿你的裤子,肯定会误会我们的。”苏清纯焦急道。
“这可怎么办,你这样出去肯定也不行。”林枫心中同样担忧。
“你就别再拿我打趣了。”
苏清纯冷静了一会儿,说道:“不然我先把是裙子给修修……你先不要看。”
林枫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这方法可以。
然而屋外小芹母亲催得紧:“小芹啊,赶紧回家吃饭啦!”
“我知道啦!”
苏清纯焦急万分,在原地转来转去。
母亲的声音由远及近,估计不一会儿就会到林枫的家里,屋子也没关门,要是被她看见自己这副样子,那可就糟了……
林枫也想到了这一点,建议道:“这样,你把裙子给我修,不然来不及。”
“这不太好吧。”
苏清纯顿时羞红了脸,不知道采用答应林枫的建议。
“这都什么时候了,难不成你想让你妈妈误会咱们俩吗?”
“可是,裙子的拉链可是在……”
“要紧事当头,不要在意这么多,相信你小枫哥!”
嘴上却不以为意,等清楚看了那条拉链之后,林枫有点不淡定了,这个拉链似乎有点不太好弄。
拉链的位置有点尴尬,正好经过臀部。
林枫心中难以平静,虽说拉链下面又是布料隔着,但那画面还是有点刺激。
“小枫哥你要赶紧哦。”
苏清纯心如小鹿般乱撞。
林枫点了点头,将视线从她窈窕的身材曲线转移出来,来到她身后蹲下来,开始认真对付那拉链。
他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这拉链的拉头已经崩开了,只有重新将两侧的拉链合在一块才有可能修好。
不过,这样的话,他必须得摸上去了。
林枫有点无奈地嘀咕道:“这拉链的位置不太适宜啊……”
苏清纯一听,脸颊更加通红,心想对方究竟有没有认真地在修拉链,她轻声问道:“啊?修不了了吗?”
然而,苏清纯嘴角却不由地溢出淡淡笑意来。
“可以呀,就是……”
林枫皱了皱眉,说道:“没事,可以修,就是等会的话,你得忍着一点了。”
“嗯嗯,小枫哥你快点。”
要是不快点的话,母亲等会进来可就糟糕了,苏清纯心中焦急,不由得急了起来。
林枫咬咬牙,伸出双手。
弹性十足!
柔软的皮肤,完美的手感,林枫心中惊呼了一下,鼻间飘过来淡淡的香味,更是令他有点找不着北。
“小枫哥你快点!”
苏清纯感觉到对方动作的异样,红霞飞上了双颊,手心沁了一些汗。
林枫有点无奈,本来修拉链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此时裙子穿在苏清纯身上,合好的拉链好几次都被弹开。
林枫心中暗道:都是因为苏清纯这圆翘的臀,每次都要把拉链给弹开,这不是故意在跟他作对吗?
然而苏清纯却无法体会到林枫心中的无奈。
此时的她只顾着紧张了,有个人一直蹲在自己身后看,她能不紧张吗?
“小芹?你怎么还不出来?干什么呢你?”
母亲王秀莲的声音再次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脚步声。
母亲要进来了!
“小枫哥!我妈妈要进来了,你得快点!”苏清纯一边回头,一边看着门外,急的要命。
林枫没有回话,专心地干着活。
脚步声越来越近,林枫手上动作随之加快,啪的一声,开门声与拉链拉上的声音共同响起。
一进门,王秀莲便看见苏清纯低着头站在那,脸颊通红,林枫站在她身后,表情有点不自然。王秀莲顿时就挑了挑眉。
“你们刚在干嘛呢?”
王秀莲上前一步问道,目光犀利。
林枫看了眼咬唇不语的苏清纯,心中的感觉有点异样,上前帮忙解释道:“房里有老鼠,我们刚刚在打老鼠呢,王婶。”
打老鼠?苏清纯心中一动,开始急促地呼吸起来。
脸发红、大喘气,这些都是打老鼠之后应该有的反应。
这套说辞听来有说服力,王秀莲正点着头呢,突然脚步一转,朝向那张大床,表情凝固了一下。
一旁的二人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王秀莲伸手在床上一摸,一根长黑发丝在阳光闪着光泽。王秀莲脸色一灰,转头看向女儿。
这根头发自然便是刚才苏清纯躺在床上留下来的。
苏清纯紧张万分,慌乱移开自己的视线。
林枫也慌了,王秀莲一定会误会他们之间发生什么事了,可是他就算是有贼心没贼胆啊!
“小芹?这是?”
明知故问的语气下是强压着的愠怒,王秀莲一双眼睛仿佛看透一切就这样盯着两人。
林枫心中虽紧张,面上还是极为淡定,他不经意地答道:“这个啊,刚才小芹打老鼠的时候掉落的头发丝吧!”
王秀莲看了他一眼,转而问女儿:“真的是这样?”
“是真的呀。”
苏清纯一脸笃定,心里却很虚。
他们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她刚才确实躺在了林枫的床上。
“回家吃饭。”
王秀莲明显不相信他们的理由,拉了女儿边走边教育道:“你和林枫都长大了,不要再像小时候那样腻在一起了,你还是要嫁人的。”
苏清纯跟着嗯了半天,其实完全没有把它当回事。
等着母女俩走远,林枫也出了屋。
林枫住的是土瓦房,只有三间,在村里算是破的了。
林枫一直挺疑惑的,拥有高超医术的爷爷生前非但没有飞黄腾达,反而穷困潦倒,亏的乡里人还尊称一声神医,一点用都没有。
就连遗产也只有三千块,半个月前林枫还从中拿了一点去办了叶老爷子的葬礼。
一场葬礼下来,实际上留下的也没多少钱。
林枫有点发愁,这都快开学了,学费都没筹到呢,他郁闷地随意打理了一下,吃过早点便出了门。
村子旁有一个圆湖村,因有一个湖泊得名。
扛上钓鱼竿子,林枫兴致冲冲地拉开门,一眼就看见门口一辆豪车闪着光泽,正纳闷,一个年轻女子从车中下来。
眉如远黛,肤如凝脂,唇若玫瑰,好一个纯天然美女。
然而此时正值夏季,美女却裹了一件貂毛大衣,脸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白,这不禁让王玄忍不住挑了挑眉。
一定有问题!
只见女子施施然走过来问道:“你好,我想问问叶老神医的家在哪?”
“嗯......你生病了?”
“呃......”
女子皱了皱眉,微微点头道:“是的。”
“叶老神医半个月前刚去世,你只能找小神医了。”林枫笑道。
“啊......”
女子讶然,咬咬唇不死心道:“那......小神医在哪?”
“就在你眼前。”
林枫抹了抹不存在的汗,无奈想:难道他不像一个神医吗?
只见对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上下扫视一遍,疑道:“你和林老神医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我爷爷。”
林枫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没看错的话,你中了玄冥寒毒,治好过一次,捡回了一条性命,而如今又复发了。”
“对对对,看来你没有骗我!”
女人顿时兴奋道:“你说的没错,这病我早先找叶老神医治过一次......对了,我叫江媚。”
“这样,你这病不好治,大概要花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吧,方便的话,你得先住在我们村子里。”
“啊......”
江媚面露为难道:“你可以随我回家治疗吗?我有工作在身,可能无法在这里呆那么长的时间。”
她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然而林枫却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喜欢城里。”
“你......”江媚说不出话来。
她转头一看,林枫住的是一个破烂的土瓦房,皱了皱眉,说道:“如果你有空房的话,我就勉强住半个月吧。”
“空房倒是有的,只不过你住这也是要收费的住宿费加治疗费,一个月一万五怎么样?”
一万五不多不少,学费和生活费就有着落了,林枫暗戳戳想到。
“你真的是小神医?”江媚狐疑地看着他,问道。
“怎么了?我难不成会骗你?”
“那这治疗费也太便宜了吧...”江媚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
林枫就差捶胸顿足了,他还怕对方会嫌自己收费贵,谁知道竟被说便宜!
而林枫因此也好奇道:“那你当初给了我爷爷多少钱?”
“比你多点,一百万。”
江媚眨巴眨巴眼,说道。
什么?一百万?以前可不比现在啊,一百万相当于天文数字了都!
可是爷爷一次就能赚这么多钱,怎么就不见他用呢,反而印象中的爷爷穷困潦倒,连件好衣服都买不起,难不成都被他一夜之间挥霍光了吧。
林枫一脸懵逼,江媚却赞赏道:“不过,你出的这价也太友好了吧,真是够良心的。”
她笑着向里屋走去。
她转了一番,然后指着里面一间房道:“那我就选这个房间了。”
“这是我的房间。”林枫的脸色有点不好看。
江媚可怜巴巴地看着他道:“我可是个病人呐,你连这么简单的请求都不能满足吗?”
语气中带着委屈,再一看她那波光粼粼的双眼,林枫也软了心来。
“行吧,你用着吧。”
林枫怎么想怎么委屈,先是出价远远低于市场价,后是房间还被人抢了。
然而所有的不甘都化作最后一句话:“你先休息,我去给你采点药材回来。”
说着,林枫便背着小竹篓上山去了。
山中树叶摇晃,阳光从中洒下,林枫翻过了一个又一个坡,正扒开眼前的一丛草,猛地感觉到一个影子闪了过去。
林枫屏了屏呼吸,跟了上去。
他放慢了脚步,走上前来查看,却不想,这个影子竟然是一个女人,此时正半褪了裤子蹲在地上上厕所!
就在林枫吃惊的同时,这个女人也转了过来,他一看,发现是村里教书的小学老师韩梦晴!
她睁着一双大眼睛正看着他!
糟了!她看见自己了!
慌乱间,林枫想躲,可是来不及。
两人四目相对,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虽说不是故意看到的,而此情此景下,林枫心中还是极为懊恼。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