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总裁豪门 > 素未情深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素未情深

素未情深

容素以为,她的一生应该会不幸福。她不善良,做事不择手段。这样的她,根本不会遇到真爱。不曾想,她最看不上的便宜老公,比她还厉害……她这辈子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华左棠的套路!华少表示,“如果我不痞不扮可怜,你这个傻女人怎么会对我不离不弃呢!”好吧,成功被套路了。

精彩章节试读:

《素未情深》 免费试读

“容家那小姑娘厉害呀,真逼得华家小少爷娶她了!”
“那叫不要脸,父母不在了,没人管了。”
旁边的夫人满脸不屑地啧了一声,阴阳怪气地道“你可小声点,这小妮子不知道耍了什么狐媚术,把顾天涯迷的团团转。被她听到了,哪天吹吹枕头风,我们几家小公司可不是顾氏的对手。你看华氏家大业大,还不是连小少爷的终身大事都赔进去了。”
旁边人听了马上噤声不语,朝主台看去。
容素衣着华美的嫁衣,精致漂亮的脸庞桀骜地睨着对面的新郎官。
整个婚礼现场按照她的要求,布置成了梦幻城堡的样子。随着一声喜炮,上千个气球从屋顶上倾泻而下。唱诗班的小朋友欢乐地唱起梦中的婚礼。
华佐棠冷漠地勾了勾嘴角,圣洁的头纱自他手上滑出,轻盈地向容素那边飞去,头纱像一朵祥云不偏不倚地落到容素头上。
容素的身边没有陪伴她出嫁的亲人,几个小花童叽叽喳喳地拉着她的裙摆,跟着她朝华佐棠走去。
华佐棠脸上的嘲讽加深,冷峻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容素,脚上却一步也不肯迈出去。
容素走到华佐棠近前,隔着头纱抬起冷眼,薄唇轻启,“华哥哥,现在,掀开头纱吻我。立刻!马上!”最后的话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华佐棠轻嗤出声,“这女人犯起贱来,真的贱的不行。也罢,我可怜你。”修长的手指掀起头纱,凑过去吻住容素的红唇。
台上的司仪忙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他孤零零站在T台中央,哀怨地目光落在离他三四米吻的不可开交的新人身上。他深吸一口冷气,道,“请我们为两位新人鼓掌!”
两个人吻完,华佐棠马上恶嫌地推开容素,边走边使劲擦拭嘴唇,像沾上了什么脏东西。
容素转过身,微微仰着头,嘴角勾起志在必得的冷笑,一步一步走下T台。
这个婚礼,本来就基于报复,根本不需要什么祝福。
容素父母出车祸去世后,容家人各个都像一头鳄鱼,伺机瓜分容家。如果没有顾天涯,容氏早已经不存于世。
但是最让她痛心的,是自己从小视作天神的父亲,竟然有一个私生女。他把私生女放在好朋友家里养了二十多年,甚至千方百计地让她跟私生女当了二十多年的好朋友!
容素长吸一口冷气,心脏冷得颤了颤,提着裙摆的手也不由得抖了抖。她隔着人群一眼就看到了聚在一起的华家老少。
华家像是把这场婚礼当作一次酒会应酬。华佐棠转身离开后,没有一个华家人过来跟她说一声祝福,甚至把她丢在身后,当作不认识这个人。
她紧了紧衣袖,一股冷气从脚底直达心脏。
华家人中一个盈盈的身影突然转过头看向容素,眼底的狠厉一闪而过,柔弱马上取而代之。
华官若攀着华佐棠的胳膊,糯糯地道,“哥哥,素素姐一个人站在哪里,好尴尬啊?”
容素的目光狠狠钉在华官若身上,脚上的步伐不由得加快,每走一步都似是踩在尖刀上。
华佐棠冷笑一声,帮妹妹把碎发别到耳后,“管她干嘛,她贱。”
华官若哦了一声,得意地看向容素。
容素正好走到身后,华佐棠绝情的话语全部落入耳中。她的心脏像被人捅了一刀,好痛。
容素深吸一口冷气,冷目落在华佐棠手臂上,她突然甜腻腻地喊了一句,“华哥哥!”其他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容素眼里的精光乍现,她隔着华官若的手半抱住华佐棠,整个身躯都倚在华佐棠身上。“老公,一转眼你就不见了,我好害怕。”
华官若愤愤地松开手,平日温婉漂亮的脸蛋浮上一丝阴狠。
华佐棠怔愣地看向容素,满是不可思议地轻笑了一声,不过当着那么多人只能把心里的恶嫌压下去,“才一会儿不见,就想老公了。”宛若一对恩爱夫妻。
容素害羞地嗯了一声,躲在华佐棠怀里。趁别人不注意时,她突然抬起冷目,直勾勾地盯着华官若,嘴巴无声开合,道,“好妹妹,以后你要的,我都要抢!”
婚礼结束后,容素跟着华佐棠回老宅。
华佐棠牵着容素的手,轻轻拧着她的下颚,淡淡笑道,“开心吗?”
容素闻言晃了晃神,脸上不着痕迹升起一丝红晕,但语气却十分淡漠,“大家不过是逢场作戏,何来开心?我恨你们华家,知道吗?”
华佐棠眸色暗了暗,面色冷得能结出冰渣子。他冷笑一声,“那你容小姐还用尽手段逼我娶你,真够贱的。你那么贱,这是你爸教的,还是你妈教的?”
容素气的推开华佐棠摩挲在她下巴上的手,举了举两人十指相扣的手,心像被人在用一把生锈的刀不停地剜,“华佐棠,我再怎么贱,你他妈还不是非得娶我!说难听点,你他妈就是我包养的一个男人!”
华佐棠愤怒地甩开容素的手,架起容素往门板上撞。容素疼得啊地叫了一声,感觉五脏六腑都压在一起了。
华佐棠拍了拍容素惨白的脸蛋,两只手抓着容素的肩膀,容素才不至于滑坐到地上。他恶嫌地道,“女人,跟男人比狠,你一定会输。你爱爽嘴皮子,尽情爽,我会让你哭着求我。”
容素勾了勾嘴角,双手紧紧抓着裙摆,才不至于痛呼出声。她抬起眼眸,盯着华佐棠,眼睛不由得红了,“华佐棠,你现在给我道歉,要不然顾叔叔明天就把华氏的招牌换了,让你们全家滚!”
华佐棠瞪直眼,愤怒地掐住容素的脖子,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你只会拿华氏来威胁我!你别以为有了华氏这张底牌,我永远会屈居你之下!总有一天,我一定让你后悔!”
容素难受地别过眼,她跟华佐棠从小一起长大,两个人两小无猜,从来没有红过眼。如果不是因为华官若,她不可能去逼华佐棠。伤害别人,首先要伤害的就是自己。
她觉得胸腔里的呼吸被人一点点拿走了,整个脸都憋的通红,脑子里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也许在她新婚的日子,她真的要死在华佐棠手里。
华佐棠突然松开手,容素失去了支撑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
华佐棠自嘲地看着自己泛红的双手,哈哈大笑起来,他扶着墙壁笑得直不起腰,“素素,我刚刚竟然差点杀了你!”
自从顾天涯给华家下套,逼华佐棠娶她开始,他就再没叫过她一声素素。
容素难受地把自己蜷缩在角落,她的心不是铜墙铁壁,此时此刻,恐怕已经被捅成筛子了。
噔噔噔!敲门声突然在此时响起。
门外响起华官若怯生生的声音,“哥哥,打雷了,我好怕,你能来陪陪我吗?”
华佐棠揉了揉眉头,这才发现窗外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今晚让他对着容素那张脸,他绝对睡不着,还不如去陪小若。
他抓着门把手,还未拧动,容素突然蹭的一下站起来,紧紧抓住华佐棠的手,“不准走!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华佐棠像听了天大的笑话不可思议地盯着容素,毫不掩饰语气里的嘲讽,“你不会以为,我对着你,会有什么性欲吧?”说罢他用另一只手掰开容素的手,轻笑起来,“呵!我以为你已经做好守活寡的准备了。”
冷漠无情的话语,像一把涂了毒的利剑捅进容素的心里。
容素觉得此时此刻,她连呼吸都是痛的。
不!她不能认输!她来华家,只是报仇的!
华佐棠拧开门,突然遭到一股力量把他撞到一边。
容素迅速把门反锁好,一拳捶了一下门板,把门外的华官若吓了一跳。容素阴狠地咬牙切齿道,“华官若,我跟你哥要洞房呢,你这个妹妹是不是应该懂事点,哪凉快哪待去。难不成你还想开门进来,看现场直播吗?”
华官若气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愤愤地踩着拖鞋离开。
容素松了一口气,转过身,突然被拥进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华佐棠从胸腔里发出一声不满的轻哼,“我倒想不到,你竟然如此急不可耐。你如果上赶着求我,我愿意操你。”
容素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华佐棠的眼睛,薄唇轻启,“你如果求我,我可以可怜你,让你操。”
华佐棠冷笑一声,眼睛里盛不住的厌恶。他翻身上床,背对着容素,一宿无话。
新婚之夜,两人阴冷的气氛让容素冷得直打颤。她盯着男人宽广的后背,心冷得抽疼。
容素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她紧紧皱着眉头,天刚亮,就猛然从睡梦中惊醒,恍惚间才注意到门外震耳欲聋的敲门声。
“哥哥,素素姐,快起床呀!爸妈等你们吃早餐呢。”
又是那个华官若。
容素揉了揉眉间,这才注意到睡在身侧的华佐棠,支着手,正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你就不能回应一下你的好妹妹?”容素脸上有些不郁。
华佐棠冷哼了一声,伸出手在容素脸上一抹,温热的指温烫得容素心口一颤。
华佐棠恶嫌地瞧着容素脸上的变化,冷漠的声线突然响起,“你又梦到你那短命的爸妈了吧,哭得这么惨。”
轰!容素不可思议地瞪直眼,脸上的热度全部褪去。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华佐棠会拿自己逝去的爸妈打击她。
容素心口涌出的愤恨快堵到嗓子眼了,容家的悲剧,有一半是华家造成的!
华佐棠凭什么这么说!
容素扬起手,狠狠在华佐棠脸上甩了一巴掌。
啪!华佐棠被突如其来的耳刮子打懵了,捂着脸,怔愣地看着容素。
容素打下去心就虚了,华佐棠从小就是天之骄子,恐怕连脚趾头都没人动过。
她连忙从床上跳下来,刚逃到门口就被华佐棠拦住。
华佐棠一手掐着容素的脖子,一手拧着她的肩膀,凶狠地目光恶狠狠地盯着容素,阴狠地道,“你敢打我!”
容素慌乱地挣了挣,“我就打你了!是你先说我的!”
华佐棠呵呵冷笑了几声,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说你爸妈短命的事对吧,就你这种卑鄙自私的性格,活该没人疼!”
“华佐棠!”容素脑子里的弦砰的一声断了,脑子里只剩下无休止的恨和悲凉。她鼓胀着泪眼怒吼道,“我本来有人疼的!还不是因为你们华家!”
华佐棠看着歇斯底里的容素,心软了几分,愤愤地收回手,他还不至于跟容素一个孤女计较。
容素忍着眼泪,大口大口地吸着冷气,心像被千万根针扎着。
“华佐棠,我得不到幸福,也要一辈子拖着你,以后你喜欢的人,只能当你一辈子的小三!是,我现在没人疼了,但我会静静等待,你们华家的不幸,等你们家破人亡的时候,我一定笑给你们看。”
华佐棠闻言微微有些愣神,眼睛里慢慢聚起怒意,冷峻的脸变得有些扭曲,“这好歹毒!哼,同样是容叔叔的女儿,怎么差别这么大,果然是不同妈生的。”
轰!容素愤怒地瞪直眼,同一个父亲的女儿!虽然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被华佐棠说出来,就好比在她仇恨的田地里倒入了更多仇恨的种子!华家这二十多年,作为帮凶替她父亲养着情妇的女儿,还处心积虑地把华官若送到她身边,让她当了二十多年的跳梁小丑!今天竟然拿这件事来攻击她!
容素愤恨地操起架子上的花瓶砰的一声砸在华佐棠的脑门上。巨响之后,一股鲜红的液体从华佐棠姣好的脸上淌下。
容素指尖一阵刺痛,她终于把年少时曾经贪恋不已的一张俊脸,生生毁了。
容素突然想起,年少时,容素曾经不依不饶地求着华佐棠扮演她的新郎。原来从那时起,他就满脸不情愿,那种表情,甚至是厌恶。
献血染红了容素的眼眶,只是为什么她当时看不出来,非要被害的家破人亡,才迷途知返!
华佐棠掩着脑门上的伤口,疼得直抽气,“悍妇!泼妇!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娶了你这个女人!”
“又怎么了!”华母叉着腰在楼下大喊,“非要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才可以对吧!”
容素目光暗了暗,鸡飞狗跳?此时此刻她恨不得华家也尝一尝痛失亲人的痛苦。
华佐棠捂着额头上的伤口,目光冷冷地盯着容素,大手突然一把钳住容素的肩膀,“呵!别以为摆出这副可怜的表情我就放过你!进来!”他像拎破布娃娃一般把容素往房间搡。
“别在奶奶和我妈面前丢人现眼。”他恶狠狠地拍了拍容素的脸,然后改为紧紧拧容素的脸颊,鲜血从他的额头上淌下,显得尤为恐怖,“你敢毁我容,我弄死你!”
容素疼得哇哇直叫,她几乎以为脸上的肉要被活生生拧下来时,华佐棠才松开手。彼时,脸颊上赫然一大块青紫的印子,好不显眼。
华佐棠满意地拍了拍青紫的印子,笑得像来自暗夜的撒旦,“鼻青脸肿,果然很配你这张丧气脸。”说罢也不顾额头上的伤口,哼着小曲悠然摔门走了。
容素泄气地躺着床上,勾勾嘴角,那股酸疼,却凉到心底了……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