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总裁豪门 > 韩先生情慕已久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韩先生情慕已久

韩先生情慕已久

她是众心捧月的瑞安三小姐,容貌,家世都是拔尖,却被最爱最亲的人狠狠的背叛伤害。 当她失去所有,孤立无援,有人拥她入怀,说着最动心的情话,嫁给我,帮你夺回瑞安。 明明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为何脱离时,疼的撕心裂肺? 再后来,她的死讯传来,一向冷静自持的男人疯魔般徒手扒开她的棺柩,哭的像个失去全世界的孩子。

精彩章节试读:

《韩先生情慕已久》 免费试读

一处廉价的宾馆客房里,女人毫无求生欲的躺在大床上,鲜红的血液蜿蜒地顺着手指滴落在床畔光洁的地板上。
苏子沐目光空洞,涣散的看着天花板,意识消散之迹,一声巨响,有人破门而入。
“快叫急救车,”一道低沉的嗓音在她上方响起,床单撕裂的声响,紧接着她的手腕被人包扎按压住。
她挣扎两下撼动不了,忍不住哭喊道:“放开我,不要你们救!”
然,她的话并未起分毫作用,男人很有分寸的扣着她的手腕,恰好的压住她伤口,极其冷静道:“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想不开的,但命是自己的,你有想过你的父母吗?你要是死了,他们又该怎么办!”
“他骗我……”
“谁?”
“他说会娶我,可他却要娶别人,你说这是什么道理?你们男人是不是都那么混蛋?”苏子沐情绪激动的抓住他胸口的布料,红着眼睛,质问,“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怎么都想到自己交往两年的男友竟然转身毫不留情的要娶她人,而这个人还是她的姐姐,真讽刺。
韩承中神色未有波澜的听她说完,说:“两年前我被人逃过婚,能懂你的感受,就当是买了个教训。”
“你被人逃过婚?”
“恩。”
她泪眼涟涟,看着男人干净的眉目,一身简单的蓝白运动装,英姿挺拔,嘴巴一撇,委屈巴巴:“蜀黍,我能不能抱抱你?”
不等男人回答,她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抱着他,埋首在他颈部又是一阵痛哭。
韩承中僵硬着身子任由她抱着,倒是头一次被一个丫头片子叫蜀黍……
二十分钟后,韩清明带着医生赶过来,看着相拥的两个人,眉骨重重一跳。
“二,二哥?”
“车来了?”韩承中头也不回的问。
“来……来了!”
被送上急救车前,她拉着男人的袖口,问:“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前男友说你玩自杀,……”
天杀的沈杭之!
车子离开,韩承中揉了揉眉心,侧首看了一眼幸灾乐祸的顾清明:“想说什么?”
韩清明八卦味十足,嘿嘿的笑了两声,“二哥,这女人抱着是不是比拿手术刀要舒服?”
“你小子,皮又痒了?”韩承中迈步上车,低头看着胸口的湿濡,想到方才哭的梨花带雨巴掌大小脸,眼睛水蒙蒙,忍不住摇摇头。
“二哥,自从你两年前被连面都没见过的女人逃婚,到现在一直单着,妈可着急了。”韩清明一溜烟的跟着上了车,不死心的说。
“你是怕妈逼到你头上吧?”
“……”被说中心思,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苏子沐经过治疗,伤口倒是没什么大碍,不过要留院观察。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她只瞥了一眼,摁下接听,怒不可揭的骂道:“沈杭之,你个王八蛋……”
“子沐,闹够了没?闹够了就回家。”男人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声音里带着她不懂事的责备。
“沈杭之,你真的要娶我姐姐吗?”她不死心,哽咽的问:“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你的决定?”
那边沉默一会,道,“子沐,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你要是继续用伤害自己方式逼我,那我只能让你自己冷静几天。”
似乎是怕她胡搅蛮缠,话刚说完,随后便挂断。
听着“嘟嘟嘟“声,她握着手机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越发的白净。
“沈杭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
苏子沐在医院躺到第二天,便打算出院,经过近四十八个小时的沉静,她对沈杭之已经心灰意冷,不抱任何幻想。
走到门口,打开门,迎面撞上一抹坚硬,她捂着鼻子后退一步抬头,撞进一双深墨色的瞳眸。
男人五官深邃立体,一身白色大褂也掩饰不住他那严峻的气场。
这……这不是昨天救了她的蜀黍?
“你……你是医生?”苏子沐错愕的看着他。
韩承中没回答她的话,淡淡的问,“手腕怎么样,还痛吗?”
“痛,痛,痛!”她伸出被纱布包扎的手腕,可怜巴巴的说:“我现在这里痛,那里也痛,住在医院实在不舒服,我可以今天就出院吗?”
“当然可以,只是你需要按时来医院换药,防止伤口感染。”他从口袋拿出病历看了一眼,“伤口有点深,有必要的话,这只手最好不要乱活动,以免延长恢复时间。”
苏子沐怔怔看着男人一张一合的薄唇,抿唇道,“蜀黍,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啊?”
现在的医生都是那么体贴入微,登面关怀吗?
韩承中有条不紊的放进口袋,就事论事的说:“我是医生,你是病人,保证你伤口恢复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说完,朝着她点了下头,转身欲走。
“等等……”苏子沐抱着包跟上:“蜀黍,你能不能发发善心送我回家?”
韩承中脚步一顿,侧目毫无波澜的看着她,就在苏子沐以为他会同意时,一张百元大钞递了过来。
苏子沐没接,用力挤出眼泪,韩承中皱眉:“哭什么?”
“你让我自杀不成,还拿钱羞辱我,你们这些臭男人怎么那么不近人情,今天你要是不送我回家,我,我就一直跟着你。”
她不过是给自己一个逃避回去的借口。
昨天她是真的生无可恋,谁要他多管闲事了?
紧接着又想到昨天沈杭之毫无犹豫的回答,越想越恼火。
伸手毫无迟疑的挽住男人的手臂,扬起下颚:“你得负责。”
韩承中面无表情的看着理所当然挽上来的手,眉心下意识蹙了下,现在小姑娘都这么开放吗?
“看来今儿我要是不送你,你是打算赖上我了。”
“是!”
“我一般不打女人,但遇到像你这样的小无赖,我可不能保证。”
苏子沐是谁,瑞安药业的三小姐,横行霸道那么多年,岂会被他三言两语给吓到?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盈盈,可怜兮兮:“蜀黍,你是想让我大庭广众之下喊医生打人吗?”
“……松手!”韩承中沉眉,看来他是真的遇个麻烦精。
苏子沐见男人表情变化,心想他该不会生气了吧?挽着他的手又紧了几分。
男人薄唇紧抿,忍着为数不多会的耐心:“松手,我送你回去。”
得到妥协的答案她这才松开手,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
上一辆卡宴,苏子沐感叹,这男人品味不赖啊,当医生的现如今都这么豪吗?
韩承中看着肆无忌惮打量他车子的女人,提醒:“安全带!”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一处豪华别墅门口停下,男人眯眸看着门牌上烫金色苏园两个字,颇有深意的问:“这是你家?”
苏子沐解开安全带跳下车,挑眉说:“蜀黍,要不要去我家喝杯茶?”
话落,一道轻柔的声音女声在身后不远处响起:“子沐。”
闻言,苏子沐身子一僵,脸上那一点悦城色顷刻间烟消云散。
手指用力攥紧手里包带,微笑转身,她看着站在苏园大门口一男一女,女人容貌美丽,眉眼间与她有三分相似,男人一身灰色风衣,风姿卓越。
不禁悄然而刺。
苏子沐一言不发的迈步从她们身边路过,全程没有把目光落在沈杭之身上一眼。
“子沐。”苏青云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刚好压在她包扎的伤口上,苏子沐疼的用力将她一推,白着脸道:“大姐,有话就说,我一向不喜欢别人碰我。”
苏青云趔趄几步站稳,神色复杂,轻声说:“子沐,母亲在生气,希望你能有个心理准备。”
绯色唇微抿,她头也不回挺直腰杆走了进去。
大厅里,氛围浓重,罗珊端坐在沙发上,一身雍容华贵也掩饰不了她此刻极度不悦的脸色。
“子沐,你给我过来!”罗珊看到她低喝一声。
苏子沐犹豫了下,还是走到她面前,唤了一声:“妈。”
罗珊起身,狠狠给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用了十足的力。
那边的沈杭之见此皱眉,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被身后的苏青云轻轻拉住。
脑袋被打的撇向一边,鲜红的巴掌在白皙的脸蛋上格外触目惊心,苏子沐什么都没有说。
罗珊见她如此,伸手捉住她的手,将衣袖推至手肘,看着手腕上的纱布,还有沁在上面鲜红的血,眼睛瞬间就红了,抱着她呜呜的哭了起来,:“苏子沐,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甘心,你这条命是我给的你,你想要死,你得先经过我同意。”
苏子沐闭上眼睛道:“妈,你弄疼我了!”
罗珊不管不顾的哭了一会,让佣人拿来急救箱,随后小心翼翼的给她换了药,而这期间她全程看着沈杭之。
她想要看看,相爱两年的男人,那个说一辈子会宠爱她的男人,看到她的伤口会是怎样的表情,可是她失望了,沈杭之全程站在那里,不为所动,好像从始至终他们只是陌生人。
“杭之,你带青云先回房间,我有话要跟子沐说。”罗珊这时来了口。
沈杭之点头,带着苏青云上了楼。
等他们彻底消失在楼梯口,罗珊叹息一声:“子沐,你怎么这么傻,为了沈杭之值得吗?他以后是你姐夫,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可明明我跟他相爱在先!”苏子沐倔强道:“你跟父亲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让他跟青云结婚?”
“他们三年前就有婚约……再说了,要不是沈杭之同意,我们家还能拿刀架着他脖子?”罗珊心疼道:“子沐,妈就求你不要闹了,好不好?”
“我闹?是不是在你们眼里,无论我做什么都是在胡闹?可你们想过我的感受没有?”苏子沐起身,拿着包就朝外走。
罗珊忙唤道:“管家,快拦住她。”
接下来两天,她被禁足了,无论吃饭,睡觉,还是洗澡上厕所,罗珊都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似乎是怕她再做想不开的事。
但其实经过两天的冷静,沈杭之无动于衷的样子早让她清醒了很多,她也接受了某些事实,所以傻事她是不会再做。
这天中午吃完饭,她跟罗珊说要出去购物,罗珊忙说:“妈收拾收拾陪你去。”
“我跟谈心约好了,二十分钟后,她来接我。”
谈心是她闺蜜,那丫头典型的人来疯,疯起来没边没幅,跟她比起来,有过之而不及,她知道罗珊是不喜欢谈心的。
果真,罗珊皱了下眉,不过见她难得脸色不错,自然不想扫她的兴:“好,只要你乖,你跟谁一起玩妈都不管。”
吃完饭没一会,她接到谈心电话,出了门,就看到谈心那辆特骚气蓬勃的红色超跑停在苏园门口。
“早点回来。”罗珊递给她包,不忘叮嘱。
“知道了。”她挥挥手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离开时,谈心还不忘装模作样的朝着她母亲说了声伯母再见。
“假!”车子开出一段距离,苏子沐忍不住道。
谈心戚了一声:“我这样还不是为了在你妈面前讨个好印象,跟你以后长长久久?”
“早臭了。”
“……”谈心翻了个白眼,问道:“现在去哪?”
“喝酒。”
“我没听错吧?这午饭还没消食你就要来那么烈的?吃的消吗?”
“少废话,赶紧的。”
谈心是知道她跟沈杭之的事,但从来都不主动提起,怕的就是戳她心窝,不过酒过三巡之后,她还是愤愤不平的骂道:“沈杭之忒不是个玩意,不顾你们那么多年感情,拍拍屁股就要跟你姐结婚,我要是你,非把他们婚礼搅合稀巴烂。”
“不许提他,他就是个混蛋,我为了他自杀,他竟然报警,让警察去处理……”苏子沐越说越伤心,眼泪控制不住落下来。
谈心瞬间清醒几分,吐槽说:“什么时候的事?你丫的要不要这么深情!不就是个男人,什么稀罕宝贝,今儿姐妹给你找几个皮白肉嫩的,保证个个不比他差。”
片刻,包厢里站着五六个精挑细选的男模,谈心搂着两个看着顺眼的推到苏子沐面前,豪气千秋说:“今天要是让这位姐姐逗开心了,重赏。”
以往谈心也会如此,但她从来都不随波逐流,可是她想到沈杭之都无动于衷,还有他的冷情,一把搂住靠他最近的男人:“酒量好吗?”
“还可以。”
“呵,还挺谦虚,”她指着桌子的酒:“你要是能把这酒都喝了,我就包你一个月的台。”
谈心听的热血沸腾,吹了声口哨,催促:“还不赶紧的?”
具体的苏子沐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最后那男模快喝成功时瘫了,两人从皇爵出来,谈心憋不住好奇,拍了拍她肩膀:“你干嘛偏要为难那一个?没几天下去,那人肯定缓不过来。”
“谁让他眼睛那么像……该!”
谈心摇摇头,觉得她真是魔怔了,她去停车场取了车,上了车之后的苏子沐有些难受,闭眼小憩。
谁曾想,车子开出一段距离,“砰”的一声巨响,撞尾了!
“见鬼!”谈心猛拍方向盘,仅剩下的几分酒意消散无影无踪。
苏子沐也被突兀而来的情况给搞的有点懵,稳住身形,问:“怎,怎么了?”
不等谈心回答,被撞尾的车主已经下车猛拍车窗,可能是看她们撞了车态度还那么消极迟缓,嘴里骂着不干不净的难听的话。
谈心这火爆脾气什么时候受过这等谩骂,放下推开车门,一巴掌打在男人脸上,“有完没完?跟个娘们似的逼逼叨叨,不就是想要赔偿,说吧,多少?”
态度嚣张且傲慢。
“臭女人……”男人被打了我一巴掌恼羞成怒,上来想还手,被谈心扯住手臂巧妙一踹,整个人摔坐在地上。
谈心从小就被她妈送去练散打,一般人根本碰不着她衣角。
男人吃了教训,不敢再靠近,又见被人围观丢了男人尊严,拿出手机指着她,“酒驾还打人,我要报警……有种别走!”
苏子沐心烦的很,这种人无非就是想要狠狠讹上一笔,听他说报警,从包里拿出银行卡甩出去:“十万给你的补偿,再墨迹痛扁你!”
说完,她冲着谈心道:“心,开车,别理他。”
谈心朝着男人挥了挥拳头,开车走人,半个小时后,车子再次急速刹车。
“又怎么了?”苏子沐睁开眼睛问。
“我们被警察拦下了,那孙子真报警了。”
苏子沐闻言皱眉,顺着她视线看过去,果然看到一辆警车拦住她们的去路。
有两个男人从车上下来,对她们做了个下车的手势,苏子沐低头嘟囔:“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睡着了。”
“靠!你还是人吗?”谈心看她真的装死,气的说不出话。
“女士,请下车。”车窗被叩响,紧接着传来男人低沉冷肃的嗓音。
谈心推开门下车,甜甜的笑:“同志,请问有什么事吗?”
“刚接到报警,你们在前进路追尾,有人举报你酒驾还有暴力恐吓行为,请跟我们回局里做个调查。”
“怎么可能,我就是个良家少女怎么可能有你说的那些事。”谈心说这话自己都心虚不敢直视。
“请跟我们走一趟。”
“我朋友还醉着呢……”谈心为难的开口:“能不能让我把她送回家再跟你们去?”
“醉了?”男人朝另外一个使了个眼色,随后副驾驶门被拉开门,男人推了推装死的苏子沐:“这位小姐,醒醒。”
苏子沐不动,这个时候醒,她傻啊?
“她好像是真的喝醉了,没反应。”
韩承中淡淡的睨了一眼,看到熟悉的侧脸,黑眸微眯,“你先回去,他们两个我来处理。”
“那就麻烦韩哥了!”
“客气。”
当车子启动,苏子沐心里骂了一句该死。
“你打算装醉到什么时候?”
这声音……苏子沐觉得有点熟悉,抬眸先是看到男人一头削薄的短发,忍不住探头看了一眼美眸倏然瞪大,“蜀黍,怎么是你?”
一侧的谈心轻轻扯了她一下,小声询问,“你们认识?”
“嗯,有过一面之缘。”
谈心燃气的希望顿时泯灭了,怏怏道,“能不能跟他求求情,说说好话啊,刚过我们,我哥要是知道我惹事,肯定又要收拾我。”
“刚才你跟人家据理力争的时候,不是挺生龙活虎吗?”
谈心摸了摸鼻子,“那不是喝了酒,现在酒也醒差不多了。”
就在他们说话时,车子停在一家咖啡厅,韩承中率先下车,走到后面将车门打开,漫不经心道,“下来。”
“这是哪啊?”苏子沐脑子还有些晕乎乎的,更搞不清楚情况。
“下来。”韩承中淡淡道,“或者你们想换个严肃的地方喝茶?”
这话已经不言而喻,苏子沐忙下车,摸了摸鼻子道,“哪能啊,我们下车就是啦,不要那么严肃嘛。”
她拉着谈心下车。
之后,韩承中给她们两个人分别点了一杯柠檬茶,苏子沐跟谈心就跟做错事一样,抱着茶杯小口的吸着。
“蜀黍,你不是医生吗?怎么每次都会遇到你……”
“帮朋友代两天班,刚好两天都遇到你,苏小姐,挺有缘分。”
代班?
谈心跟苏子沐两两对视,随后两人眼底有亮光闪烁。
“蜀黍,那这次可以放了我们吗?”
韩承中勾了勾唇,没说话。
十分钟后,谈亦青赶到咖啡馆,谈心恨不得缩到桌子低下去,咬唇道,“哥,你,你怎么来了?”
“亦青哥……”苏子沐也有些意外。
谈亦青并没有理她们,而是径直走到韩承中面前:“承中,麻烦你了,要不是你通知我,我都不知道她做出这么荒唐的事。”
“小事,认出你妹妹就通知你了。”韩承中淡淡道:“行为恶劣,这次你就先带回去,好好管教。”
“谢了。”谈亦青转身,眼神前所未有的冷:“谈心,跟我家。”
苏子沐见他们要走,忙起身,委屈哀求的叫了一声:“亦青哥……”
谈亦青睨了她一眼,扯着谈心的手臂带着她离开了,等看不到人影,她怏怏的坐下来,托着腮帮道,“蜀黍,我现在被抛弃了,怎么办?”
“我送你。”韩承中说完,先他一步往外走。
苏子沐愣了几秒,抓起包就跟在他身后,脚步略微趔趄。
车里,韩承中递给她一张卡,“是你的吗?”
她摇摇头,见男人眼神有些严肃,忙点点头,乖巧的不行。
“出手挺阔绰,随随便便就是十万。”男人意味不明的说完,便将卡塞进她外套口袋,视线不经意掠过她的手腕,“好点了?”
苏子沐缓了一会儿才想起他指的是什么,挥了下手腕,笑的无所谓,“好多了,不过还有点。”
之后,他们就一直没有说话,苏子沐如坐针毡,完全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好端端要送她回来,现在医生都这么有爱心吗?
莫非,他是看中了她的美貌?
想到这里,她不禁沾沾自喜,侧目小心翼翼的打量起男人的长相。
坚毅流畅的侧脸,浓眉,高鼻,薄唇,五官立体干净,不过她发现这个男人总是板着脸,不爱笑,遇到什么事都公事公办,相反,沈杭之嘴角总是带着蛊惑人心浅浅笑意。
苏子沐想,当初她之所以对沈杭之死心塌地,不过就是受到他笑容的蛊惑。
男人薄唇启合,“下车。”
她侧目看了一眼窗外,果真到了苏园,不禁懊恼咬唇,苏子沐啊苏子沐,你真是没出息,竟然盯着个男人看了一路。
“谢谢蜀黍。”她推门下,甜甜的说。
韩承中扬眉,漫不经心点起
一支烟,似笑非笑,“苏小姐,希望下次我们不是以这种方式再见面。”
“我保证!”苏子沐竖起手指差点对天宣誓。
等她转身进了苏园,看到现在玄关处的沈杭之,身子微僵,随后目不斜视从他身边走过。
“你喝酒了!”沈杭之捉住她的手臂蹙眉问道。
苏子沐甩开他的手,冷笑:“姐夫,我的事好像无权告诉你。”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上了楼,刚推开门她整个人便被跟上来的沈杭之推了进去,下一秒门落了锁。
“你干什么!”
沈杭之一脸阴郁的盯着她,“子沐,我知道我伤害了你,可是你也不该随便让陌生男人送你,女孩子要懂得自爱!”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