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异能 > 都市小神医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都市小神医

都市小神医

余泯结束十年的军旅生涯,回到家中,竟发现家人遭遇了不公正的对待,他拳打恶人!银针救人!依靠一身本领,坐拥众美,风生水起……

精彩章节试读:

《都市小神医》 免费试读

“尊敬的各位旅客,由胡山前往江城的航班即将起飞,请系好安全带,将手机等电子产品调至飞行模式。”
余泯身着一件普通白色T恤,手提一个双肩背包,在众人鄙夷且惊讶的目光中,走到了头等舱的位置上,坐下并闭上了眼睛。
直到飞机加速离开地面,余泯才睁开双眼,转头看向窗外,心里不禁感慨万千。
十年军旅生涯结束,如今自己成了一名退伍军人,心里还是有些波澜不舍。
不过,想起自己有十年没有回过家,没有见过家中的父亲,对归家也是十分的期待。
突然,机舱里传来的吵闹之声,打断了余泯的感慨。
“都不许离开座位,把贵重物品都拿出来!”
余泯回头望去,只见三名金发碧眼的劫匪,手里拿着M19手枪,正指着周边的人。
空姐早就被打晕在了地上,乘客们全部抱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没有一个人敢反抗。
居然有人在飞机上打劫!
余泯皱了下眉头,便回过头来,继续淡定的闭目养神。
“老二,你看,这里有个漂亮美眉~要不要发泄一下。”
一名劫匪用着蹩脚的中文和另外一名持枪的劫匪交流着,说着手还不停的在那个女人背上抚摸着。
“放开我!我警告你们,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要是动我一根汗毛,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两名劫匪丝毫不管女子的怒吼,反而拿纱布堵住了她的嘴,扯到机舱后方,准备行龌龊之事。
同时,机舱内还留有一名劫匪,在继续搜刮钱财,乘客都十分害怕地蹲在地上,交出了自己的钱包。
“你的,把钱交出来,快一点。”
这名劫匪用枪指着余泯的头部,十分的气愤,一路过来其他人都很自觉,就到余泯这里,他居然跟没事发生一样,还在闭着眼睛睡觉。
余泯扭头看了他一眼,又撇回头,没有说话。
劫匪顿时来了脾气,枪口直接怼到了余泯的头,“艹,居然敢无视我,快点交出来,不然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余泯连头都没有回,以掩耳之势抬手给了外国人握枪的手臂一掌,手枪向上飞去,下一秒,余泯就出现在外国人的背后,一拳打在了他的尾椎骨上。
对方应声而倒,跪在了过道之中,其余两人听见声响,连忙回头掏出M19对着余泯开枪扫射,余泯快速低头躲过,并且飞快的往前前进。
“别看!低下头躲起来!”
余泯快速前进的同时,还不忘提醒其他人。
看着余泯躲过射出的子弹,两名劫匪的心里顿时无比震惊。
“靠!真是见鬼了!这怎么可能!”
可还没等他们惊叹完,余泯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快速的两拳打出,直攻对方的气门,对方也不是傻子,连忙往后退了两步躲开了拳头。
余泯没有因为他们躲开攻击而诧异,因为他知道他们也是练家子,但在他眼里还是太嫩。
在两人往后退避的同时,余泯双拳变握,趁机握住了他们的手臂,借势拉了过来,对着气门就是重重的两拳头。
两人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捂住肚子倒在了地上,脸上的痛苦之色十足。
“说不了华夏语,那就不要说了,华夏语,不是你们这些外国人能够揣摩的,另外,我们华夏人不是任由你们欺负的,那是以前,现在早就变了。”
“好!说得好!”众人看着劫匪被制服之后,连忙起身叫好,对余泯满是赞扬之色。
不过,余泯并没有丝毫得意,而是径直走向刚刚被歹徒强迫的姑娘身边。
林依依本以为自己今天在这飞机上难逃一劫了,清白之身必定会被玷污,心里早就充满了绝望。
直到刚刚,余泯解决了劫匪,她决堤的泪水才止住,也不管自己的衣服被歹徒扯坏了多少,一把抱住了余泯连声道谢。
看着林依依那张白净的瓜子脸和那双望穿秋水的泪眼,感受着身体被包裹着,余泯不免有了感觉。
林依依是个身材极品的美女,完美的S形身材,前凸后翘,
更别说此时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尽数撕烂,不经意间就能看到里头春光乍现。
“嗯,挺大,手感挺舒服的。”
林依依顿时反应了过来,连忙松开余泯,用双手捂住了胸口。
“流氓,你在干什么。”
林依依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趁机吃自己的豆腐,不过人家救了自己的性命,刚刚也是自己扑上去的,所以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不过,还是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林依依......”
余泯没有说话,径直回自己的座位处,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件白色外衣扔给了她。
“穿上吧,你这个样子,有些不好。”
林依依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这般体贴,还给自己找衣服,顿时心里感觉一暖,有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带着心事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余泯上前把三个匪徒捆绑了起来,叫醒了空姐,把人交给乘警,然后才回到座位上继续闭目养神。
其他乘客对他的赞赏他都充耳不闻,这次回家,他不想太过高调。
很快,飞机着陆,余泯下了飞机。
林依依连忙寻找余泯的身影,可早就已经看不见人了。
“唉,早知道先要个电话号码了。”
此时,余泯已经走出了机场,打了的士直奔家中,家的地址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下车后,看着城墙斑驳,红墙泛红的三排五层高的居住楼,余泯的心里泛起了一丝心酸。
他直奔第二栋楼的305而去,站在门口犹豫了许久,深吸口气,敲响了门。
这些房子原本是单位房,余泯的父亲占据一间,在这里住了几十年。
余泯离家已有十年,就连屋子里的陈设摆放都快忘了,此时的心跳也是十分的快。
脚步声逐渐传来,随着声响门被打开了,余泯激动得正准备叫喊一声爸,却被门前的中年男子惊到,一时愣住了。
“嗯?三...三叔?”
后者也是一愣,良久才反应了过来。
“你...你是小泯!小泯回来了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嗯,是的,三叔,我回来了。”
三叔大笑着拍了拍余泯的肩膀:“长结实了啊,阿慧啊,快出来,咱们家的小泯回来了!”
很快,从房间里走出一位穿着紫色长裙的妇人,脸上尽是一些保养品。
妇人名叫杨慧,是三叔余长本的妻子。
杨慧看见站在门口的余泯也是一愣,随即挤出一丝微笑。
“是你啊,余泯,回来了?快进来坐!”
余泯点了点头,提着背包走进屋子。
屋里的陈设摆放很陌生,和余泯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这让他感受不到一丝暖意。
“三叔,我爸呢?怎么是你们在我家?”
满脸笑意的余长本闻言,顿时沉默了,脸色微变,说不出话来。
这时杨慧接过话道:“小泯啊,你爸他...他有事情出去了,你先坐,你堂妹余浪马上就回来了,这么多年,也怪想念的,对了她还交了个男朋友叫张超,一会一起吃个饭!”
余长本连忙招呼着余泯,坐到饭桌前,
很快,就闻见了一阵菜香味。
这时家门口,一阵有说有笑的声音传了过来,一对年轻时尚男女走进家门。
女的一头淡紫头发,耳朵上打了一排的耳钉,鼻子也没有放过,上身露脐牛仔短衣,下身牛仔短裙,她就是余泯的堂妹余浪。
而那男的一头黄发,嘴里叼着一根雪茄,戴着个暴龙眼镜,提着两个礼品盒,他应该就是余浪的男朋友张超了。
“爸,妈,在等我啊。”
余浪进门后,把高跟鞋一甩,直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叔叔阿姨,你们好,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说完,张超就将手中的礼品盒递了过去。
杨慧一眼扫过礼品盒上的精致蜂蜜时,脸就笑开了花,蜂蜜可是美容的好东西啊。
“来就来了,还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快坐。”
余长本见余浪瘫在沙发上玩手机,有些不高兴。
“小浪,你堂哥刚从部队回来,怎么不打声招呼?”
余浪抬头看了一眼余泯,沉默了一会,嘴里才蹦出“堂哥好”三个字。
不过她的男朋友张超似乎对余泯很感兴趣。
“你在部队待多久了?”张超问道。
“十年。”余泯随口说道。
“这么久?听说退伍军人回家可是有很多钱的,你现在应该至少都有三四十万吧。”
张超怎么一说,一旁的余浪瞬间睁大了眼睛盯着余泯。
“原来你是想问这个,钱确实多,不过我捐给孤儿院了,现在我两袖清风,孤家寡人。”
余浪闷哼一声道:“什么?哥,你是出门没带脑子?还是脑子被肛门给夹了,这么多钱你就这样给捐了?我还想找你借钱搞点投资呢!余家人怎么都这么不长脑子呢!”
余泯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感情你不信余?
余长本见气氛不太融洽,连忙招呼大家赶紧吃饭。
开饭了,饭菜很是丰盛。
可余泯的心里总觉不是滋味,眼神时不时往门口瞟去,一直在想着爸怎么还没回来。
余长本也明显有心事,频繁找余泯碰杯喝酒。
这时余泯眼神瞟过,看见张超的手臂上有着红黄色的疹子,形成斑状。
余泯顿时皱起了眉头,质问道:“你们在一起多久了,有没有同过房?”
众人有些发懵,不知道余泯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问这个。
“都是成年人了,同房有什么问题,你问这个干嘛?”余浪一样满脸不在意道。
张超也回过神来,点燃一支雪茄,连忙说道:“老哥啊,你在部队待了十年,思想有些守旧可以理解,你也别误会,我们感情很好,成年人嘛,有什么事情......”
“他有病。”余泯简单的三个字打断了张超的话,顿时令众人一愣。
张超挠了挠手臂,放下雪茄:“哥,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我这健健康康的,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病?”
看着张超满脸的自信,余泯摇了摇头:“你有严重性病,为何不告诉余浪,反而瞒着。”
“艹!余泯,你嘴巴放干净点,别以为你年长就可以放肆!你他妈才有性病,你全家都有性病!”余浪早就忍耐不住,直接破口大骂。
余泯冷眼看着余浪,不再说话。
“小泯,你确定他有这病?这可开不得玩笑!”余长本连忙问道,他可不想自己的女儿被害,所以还是问清楚的好。
“你们自己看吧,他的手臂上有着斑状的红黄疹子,而且他的舌苔和无神的眼睛也能够证明,我在部队当了十年的军医,不可能看错。”余泯十分确信自己的诊断。
“啪”的一声,张超起身指着余泯怒吼道:“真是给脸不要脸,你再乱说话,老子不管你是哥是弟,一样给你弄死!”
余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难不成你自己没发现问题么?皮肤,包括你的身体。”
听他这么一说,余浪突然想起在一个月前张超和自己做事的时候忽然要求关灯,之前都是开灯进行,而且最近这段时间,自己的密处无比的瘙痒,还有异味。
余长本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看见余浪想心事出了神,立马觉得不对劲,质问张超道:“小子,你别害了我家姑娘,你到底有没有病!”
“行了,你们都别吵了,明天让他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就知道了,都坐下来吃饭。”一直不说话的杨慧出言制止了这场争吵。
“小泯,你说话也注意一点,人张超好不容易来家一次,说不定你看错了呢!”
余泯坐下后早就没了吃饭的心思,直接问道,“三叔,我爸到底去哪里了,怎么还没回来。”
“哈哈,你爸?他在养老院,你还想着他回来?”张超大笑,一脸的嘲讽之意。
“你什么意思?”余泯一愣,随即皱起了眉头。
杨慧立马给张超递眼色,可张超根本没看见。
“你走之后,你爸出了场车祸,腿脚不利索,我就直接给送进去了,不然在这里浪费资源?”
听见张超的话后,余泯立马转身盯着余长本夫妇:“你们不是说,我爸有事出去了么?”
两人面面相觑没有出声,余泯慢慢起身,一脸的阴沉。
“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们,这里是我家,什么叫我爸住在这里是浪费资源,三叔,不是我针对你,你们今天,最好把话说清楚一些。”
余泯今天一回来,看到屋子里的景象,心里就已经很不安了。
三叔余长本,性格软,没脾气,从前就被杨慧压着,在家里的地位很低,什么事都由杨慧做主。
而杨慧拜金,余浪则是个虚荣之人,这小混混张超也是一肚子的坏水,余泯很怕自己的父亲受到这家人的欺负。
杨慧并没有被余泯吓到,反倒是用一种长辈的姿态,语重心长地对余泯说道:“小泯,你爸爸出了车祸,当时多花了好几万块钱,还是我们借钱付的医药费。
你又没有回来过,你爸忍受不了孤单,所以才找关系送进养老院的,我们是看这地方空着可惜,才搬进来住的。”
“废话少说,哪个养老院?”余泯已经厌倦了听杨慧狡辩,他只想快些见到父亲。
“江城城北,孤立养老院,你要去的话可要小心点了,毕竟不太平。”
张超话里有话,余泯岂会不明白,父亲被送去养老院,这里头肯定有猫腻。
余泯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拎起背包就离开了。
杨慧看着他消失的背影踢了一下椅子:“一个破当兵回来的,还真把自己当回事!”
“妈,堂哥他会不会把这房子要回去,要是真的,那我们岂不是没地方住了?”余浪最担心的还是这个问题,她和杨慧早就看上了这栋房子,毕竟不花钱。
所以才有后来,余浪把这个想法告诉张超,两人一拍即合,故意找人来导演了一场车祸,让余泯的父亲腿脚出现问题,进了医院。
而那杨慧更加的牙尖嘴利,颠倒黑白,和余浪两人推风逐浪,让余泯的父亲进了养老院。
张超十分不屑:“那件事情我们做得干净利落,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这房子是单位房,虽说给了他爸,但一没房产证,二没租赁证的,这么久了,谁知道?再说你那堂哥,一个破当兵的能有什么本事,我在刑警队有关系,几十号兄弟,不得弄死他?”
张超的话让杨慧和余浪放下心来,扬起了笑容,此时的余浪早就忘记张超有病的事情,一眼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哼,明天我就去单位住,这算个什么家!”余长本早就忍耐不住,猛的拍了一下桌板,只是压根没有人搭理他。
余泯出了小区,打了的士,告诉司机要去孤立养老院时,对方却表示根本不知道怎么去。
直到拦了好几辆的士,才找到一位知情的司机,在余泯好说歹说付了双倍车费后,才同意前往。
的士车差不多走了一个钟头,从公路到小路,最后到砂石路,开到天色都有些晚了,才最终停靠在了挂着简易木牌的石柱门口,
余泯下车看着这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心里一凉,喊了几声后,才有保安走出来。
保安年龄不大,脾气却挺大,冷声问道:“现在这个时间不接受探望,回去吧!”
简单的一句话就想要打发余泯,余泯的心里虽说气不过,但还是从包里拿出两百块钱,好言好语道:“老哥,行行好,我这才从部队回来,想看看我爸。”
见钱眼开的保安咳嗽两声,打开了大门,“行,晚上十二点前必须离开。”
跟着一位面色僵硬冷漠的护理人员,余泯来到了一个破旧发霉的木门房间前。
余泯看见这门就有些恼怒,这门轻轻一动,就能破碎,这养老院待遇居然这般差。
“我爸就住这里面?”
“难不成呢?你当这里是酒店,还好吃好喝给你住?这是政府拨款弄的,不要你们一分钱,还嫌弃?”护理的眼神里透漏着不快,转身便离去。
不要一分钱的免费养老院,这杨慧一伙也真是够狠的。
余泯阴沉着脸,这周围的环境十分恶劣,门前有着臭水沟不说,门后还是一片竹林,阴森森的一片,一个年过半百的人,怎么可能住得舒服!
犹豫了几分,余泯上前敲了敲门,能够清楚的听见里面传出脚步声。
嘎吱,门开了,一位穿着迷彩服的老人打开了门,迷彩服已经洗得掉色。
余泯看见这一幕,泪水有些忍不住,流淌而下,嘴里依稀一声:“爸,我回来了。”
老人看清楚来人后,面露惊讶,沉默了许久才吐出一句话:“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的小泯回来了!”
他生怕自己是老了,出现了幻觉,说话的同时还摸了摸余泯那婆娑的脸。
“嗯,爸,我回来了。”
余泯紧紧握着他的手,扶着他到了床边坐下,看见那单薄的被子,心里不禁一酸,又看到父亲那一双有些弯曲的脚,余泯的眼眶再次湿润了。
余父起身想要给余泯倒茶,却被制止:“爸,你别动,我看看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说着,余泯从兜里摸出一个羊皮包,打开露出了一排排闪亮的银针。
“行了,小泯,你也别白忙活了,我这腿医生都没办法,以后说不定还要坐轮椅呢。”余父摇了摇头,心有不忍,叹息一声。
余泯话不多说,轻手一拂,三根银针落在手中,稳稳的插在了血海、承山、足三里三个穴位上,右手在血海穴上轻轻一颤,一股元气输入。
元气游走经脉的感觉让余父感觉双腿有些酥麻,微微发热,有一种说不出的畅爽。
良久,余泯才出手将银针收回,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满脸笑意:“爸,你走动走动试试。”
“咦?”余父起身走动了两步,面露诧异,自己这双腿不再疼痛,并且走起来十分轻松。
“真是奇迹啊!小泯,想不到你医术这么厉害,我的腿不疼了!”余父满心欢喜。
余泯笑道:“我在部队算是军医,所以学过一些。”
余父不出声,不过脸上的笑意足以证明他心里的欣慰和安心。
两人一起喝茶聊了许久,时间过得很快,余泯也不想破了规矩,知道夜深自己该走了。
“爸,过两天我来接你回家。”
丢下这句话后,余泯不管余父会有什么反应,就径直离开了。
从养老院出来后,余泯在黑漆漆的路上摸黑前行着,这路上连辆车都没有,也不知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安身之所。
走着走着余泯突然听见前方传来一阵不小的动静,只见在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越野车,而且越野车的车身居然在不停的抖动着。
“嗯?玩车震?”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