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情感 > 都市凌云传奇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都市凌云传奇

都市凌云传奇

为了女友做了八年牢,出狱后发现,当年竟然是谋划好的……

精彩章节试读:

《都市凌云传奇》 免费试读

“讨厌......啊......宏哥哥真是的......”
仿佛一颗炸弹在耳边炸开,出租房内的景象让楚云霄钉在了原地,他站在门口,身旁的手微微颤抖着。
他拼死拼活帮助她弟弟报仇,和凶手大打出手,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可是她却在这和另一个人做着这样的事情?楚云霄看着床上两具交缠在一起的裸体,眼中透出寒冷的光来。
这算什么?他保护她父母被关在牢里八年算什么?
她就是如此回应他付出的一片真心的吗?
“砰”的一声,门被踹开,楚云霄浑身上下充满了戾气。
闻声,床上的两人如被惊吓的鸟兽一般坐起。
哆哆嗦嗦扯过衣服包裹住身子,秦梦雨脑中一片混乱,无暇顾及穿反的拖鞋,站起来定睛一看,便对上楚云霄强压怒气的脸。
床上的陌生男子一点也不慌,好整以暇地将楚云霄上下扫视一遍,嗤笑道:“哟,这不是梦雨前男友楚云霄嘛,你不来我还都不知道你今天出狱呢。”
原来已经八年了啊,时间真是嗖的一下就过去了。
可是就算他出狱了又怎么样呢?楚云霄的女朋友现在已经是他的了,他们每天白天一起玩,晚上在床上一起玩,别提有多开心了。
“云霄......”
秦梦雨不停绞着被子,脸色慌张,她想着总得先解释一番,刚说出口,一下子被楚云霄打断。
楚云霄觉得可笑至极,以前他怎么就没发觉自己的女友是这种人呢?兴许她太会装了吧,每天与自己甜言蜜语,说要跟自己天长地久,一想到这,楚云霄就怒了:“你还想狡辩什么?说你不是故意的?”
以前的甜言蜜语都是弥天大谎罢了!
秦梦雨似乎已经想开了,脸上的慌张一下子就消失了,理直气壮地说道:“噢,我忘了和你说了,我已经和我男朋友结婚了,证都有了,既然你出来了我就明白告诉你好了。”
说完,便扔了一个东西在楚云霄面前,上面三个烫金大字“结婚证”刺痛了他的眼。
桌上的结婚证鲜红如血,生生刺激了楚云霄的大脑,他眼眸中的幽冷更深,身旁的双手紧紧握成拳。
那男子瞥他一眼,嘴角一勾,从裤子后面扒了一摞钞票出来,一把拍在楚云霄身上,嘲讽道:“今天出门比较匆忙,一心来见你女朋友了嘿嘿,这一万就当作是祝贺你出牢的见面礼吧。”
“诶不过我说真的,你女朋友可真是个宝,在床上跟个小妖精一般勾人,你还挺有眼光的嘛。”
楚云霄只觉得脑中咯噔一声,手臂上已经隐隐暴起了青筋,处于爆发的边缘。
秦梦雨是个女人,他在狱中八年无法陪伴在她身边,她找人,楚云霄可以理解,可是找人也得找对人啊,找了一个他弟弟的仇人——袁宏,是什么意思?
秦梦雨做的真够绝的。
“哈......”
楚云霄恨不得上前杀这对狗男女,但是这份冲动还是被他深深地止住了。
他好不容易出狱,这次是不会再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袁宏瞅了楚云霄几眼,见楚云霄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嘴角扯了扯道:“出了个狱怎么就能耐了,钱都不要了?还是嫌弃钱少啊?”
他讽刺了一番,拿出笔在一张空白支票上刷刷写了几笔,然后将其扔在楚云霄面前,说道:“这里是十万,拿去花吧!”
楚云霄却觉得可笑,他足足在牢里呆了八年,出来之后一切天翻地覆,十万块?买的回来他的人生吗?
“唉,真是可悲,好好的一个海北理工大学入学成绩第一的高材生,尽然落得这样的下场,你说你以后该怎么办呢?去工地搬砖?”
“那能有多少钱啊,勉强吃穿吧?别管他了,我们走吧。”
秦梦雨穿好衣服后,拉着袁宏的手撒了个娇,正准备出去,突然她顿了顿,回头道:
“对了,看在你刚出来应该不好找女朋友,没有我应该会十分寂寞空虚,床上那些东西就都送你了,就当作我们之间的分手礼好了。”
秦梦雨指了指床上她与袁宏刚才激情过后的痕迹道具。
“老婆,我们快走吧,我家里还有一套新的,回去和你好好爽一爽,大战三百个回合。”袁宏笑道,低头吻了一下秦梦雨的头发,伸手在她的腰间轻轻揪了一下。
秦梦雨一听便嗔怒道:“欲求不满啊你,我可不是钢铁做的,由不得你这般折腾,最近给我节制点,我都要被你玩坏了。”
袁宏摸摸下巴,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刚才正做到兴奋处,被楚云打断,他现在只想快点再跟秦梦雨来几炮。
“等一下!”
楚云霄喊道,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袁宏不耐烦地停下了脚步,横着眼睛说道:“你还要干什么?”
楚云霄没有理他,而是看着秦梦雨道:“既然你心意已变,我也不逼你。”
他已经对她仁至义尽了,接下来,就别怪他无情了。
说着,楚云霄拿起从一开始带进来的包,从半空中往下倒,顿时,一张张红钞票犹如枫叶落地般掉了满地。
这一地的钱,看起来估计有一百多万了!
秦梦雨愣住了!
袁宏也跟着愣住了,地上的这些钱看起来就像是厚厚的一层枫叶,只不过上面显示的一百的字样,几乎要刺痛他的眼睛,这么多的钱,就算是他,也不能一下子拿出!
这些钱少说也有一百来万,楚云霄不过刚出狱,他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楚云霄是去抢银行了?还是去趁火打劫了?
袁宏和秦梦雨两人面面相觑,心中都没底。
听楚云霄冷笑一声,眼角一挑,渗出令人心颤的冰冷:“我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你们让我揍一顿,这些作为赔偿费,要么我用这些钱雇人来打你们。”
袁宏先前还震惊,听见楚云霄的这一番话顿时就怒了,他还是头一次遇见敢这样挑衅他的人,当下就骂道:“楚云霄,你装什么逼啊?”
“你自己没本事就算了,梦雨选择了我是因为我比你强,不是我强抢过来的,事已至此,你生气有什么用?”
“我们俩在一起可好着呢,每天晚上都能和你的女朋友度过一个销魂的夜晚,她每次都会舒服地叫我名字,喜欢我的力度。”
“你跟她在一块儿得有半年了吧?怎么没有上了她呢?看来你是废物啊,底下那玩意儿不管用吧。”
“这些都是你给不了的,你和梦雨在一起的那段时间,肯定都没给过她这么好的享受吧?”袁宏眯了眯眼,抬眼瞄了瞄楚云霄的裤裆处,眼神中透露着不屑。
就以他对楚云霄的了解,对方只敢嘴上说说,不会来真的,他不信楚云霄敢动他。
楚云霄不动声色地勾起嘴角。
“咔嚓——”
电光火石之间,袁宏只觉得脸上一痛,仿佛听见骨头碎掉的声音,巨大的疼痛传来,连着腿部的神经也酥麻了,顿时站不稳,一个跟头栽倒下去。
楚云霄收回了拳,十分厌恶地擦了擦手,说道:“我告诉你袁宏,从今往后,不管谁惹了我,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啊——”
楚云霄又出手了,他一把将袁宏扳倒在地,紧接着狠狠地踩着他伸出的手指来,十根指头啪嗒作响,骨头接连粉碎,袁宏的惨叫声一听便十分渗人。
秦梦雨看着楚云霄仿佛在看一个恶魔一般,放在身侧的双手都是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他在牢里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在出狱之后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楚云霄面上十分平静,仿佛他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番,他眼眸中散发出锐利的目光来,犹如冷冽的刀锋,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他曾经深爱的女孩。
“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楚云霄了,所以不要觉得现在的我好欺负,我也不稀罕你们的钱,反倒是你们,还是赶紧拿着我给的这些钱带他去看病吧。”
经过这么一场闹剧,楚云霄只觉得内心平静了许多,如果两个人已经相差太远,根本没有共同的地方,没有感情,那还不如一拍两散。
这八年,用来看清一个女人,值了。
反正,在这人世间已经没有东西值得他留恋了,他向往的只有那个充满未知的世界。
不过转念一想,这还是拜秦梦雨所赐,因为她,他才进了监狱,遇到了那位老头子,接触了那个神奇的世界。
八年前,楚云霄的父母还健在,他们一家四口住在出租房里,生活略微艰难,但也算温馨,哥哥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年轻女孩,父母都很高兴。
好不容易东拼西凑,有了付房子首付的钱,谁知最后全因为楚云霄捅伤了人赔了出去。
父母得知儿子进了监狱,顿时昏天黑地,一下子便倒了下去,在医院待了没多久,二人双双去世。
祸不单行的是,他的哥哥也在第三天遭遇车祸丢了性命,原本和谐的家庭一下子变得支离破碎。
楚云霄只觉得世界一片昏暗,在牢里每天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甚至想结束自己的生命。而就在这段灰暗的时期,一个老头子出现了,他不仅救了他,还将他从无边的黑暗中给捞了出来。
在相处过程中,楚云霄发现这老头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经常揍他,但是在不知不觉中总是给予他希望,让他在痛苦中慢慢走了出来。
老头告诉了他很多东西,还教会了他一身本事,让他的身手突飞猛进。
直到一天,老头交给了他一大笔钱,嘱托他等有一定的实力后,就去寻找他的后人,去治好他们的病,并保护好他们,之后老头便消失不见了。
...
从出租房里出来,楚云霄照着手中的地址来到了流海酒吧——他的嫂子所在的地方。
他在牢里蹲了八年,不知道这一出来,世界究竟都变成了什么样子,还有他的嫂子现在过的怎么样......
当年他哥哥的去世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没多久,楚云霄在流海酒吧停下,看着进进出出的俊男靓女,不由得感叹,世界变化真快。
酒吧外,霓虹灯闪烁个不停,刚走到门口就能听见里面传来的劲爆的音乐声,有点不习惯的楚云霄走到门口下意识地躲了一下。
来到吧台,楚云霄点了一杯酒,随口问道:“林妍小姐在吗?”
调酒师闻言挑了一下眉,不会又是一个念念不忘的痴情种吧?要知道林妍小姐姐可是他们酒吧的一朵白玫瑰。
多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瞎下边可是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林妍小姐已经是海哥的了。
调酒师好奇地看着楚云霄问道:“请问找她有什么事吗?”
楚云霄没有在意对方的不适的目光,捧了一下红酒杯道:“我是她弟弟,找她有点事情。”
这下调酒小哥更是好奇了,因为他从未听说林妍有过什么弟弟,他看着楚云霄问道:“你真是林妍的弟弟?”
话是这么问的,他心里可一点都不相信,认为楚云霄不过是找个借口接近林妍罢了。
调酒师小哥无奈摇了摇头,劝道:“我劝你还是回去吧,你肯定是见不到她的,而且要是被海哥的人知道你在找她,后果会很惨的。”
楚云霄皱眉,这个海哥是谁?难不成是嫂子已经移情别恋了?
不过仔细一想,倒也情有可原,哥哥已经不在了,嫂子还年轻,掐指一算今年已经27了,有着大把的青春年华,当然不能浪费。
楚云霄瞅了瞅那小哥,似乎是铁了心不把林妍所在地告诉他了,于是只好坐下来,看看有没有机会碰见。
酒吧照常运行着,角落处时不时传来几声欢呼声。
可就在这时,一阵喧闹声打破了原有的气氛。
先是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那人骂骂咧咧道:“你他妈竟然敢这么对我,真当你是纯洁无暇白莲花了啊?!”
酒吧里的许多人闻声都向声音的来源处看去,脸上满是看热闹的神情。
又是一阵粗暴的骂声,其中夹杂着的粗俗话语让楚云霄听了都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识相的,就赶紧把衣服给脱了,好好让爷爽一爽,不然的话,嘿嘿,我可是会好好地折磨你的。”
在东面的一个包厢门口,一位面相猥琐的中年男子将一名女子推倒在地,伸了脚在她身上踩着,那女子看样子是个服务员,散落的头发遮住了面庞看不清长相。
那名男子顶着一头秃顶,狠狠道:“海哥能够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不要觉得自己都在这个地方工作了还是朵小百合,还不如让大家一起爽爽,互利互惠,多好啊?”
酒店经历孙峰急匆匆赶来,对着林妍大骂道:“你给我赶紧起来,这酒店都被你弄成什么样了?跟着海哥不好吗,被海哥看上多荣幸啊,还不赶紧伺候去?”
孙峰看着林妍一副弱弱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不屑了,海哥是什么人?跟了他,吃香喝辣不愁,吃穿用度不愁,酒吧的那群姑娘多想爬上他的床都爬不上,就林妍在这里一个劲地装清高,令人讨厌至极。
林妍没有大声反抗,也没有大声哭喊,而是静静地擦了擦嘴角,淡淡道:“我有工作要做,请你们不要再打扰我了。”
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服务员,为了生计迫不得已来这里工作,没想到竟会被海哥看上,好几次来找自己麻烦,要不是有朋友帮助,她可能已经失去了清白。
然而自己越反抗,海哥越加得寸进尺,刚才上菜的时候竟然不顾旁人搂住了她的腰,差点要亲上来,幸亏她躲得及时,才没有被得逞。
如果被他碰了,她大概只有自尽一条路了。
孙峰却不管她内心所想,扯了她的头发,将她拽到海哥面前,警告道:“赶紧给我好好伺候海哥,要是让海哥不顺心了,你父亲可就不好过了......”
他可不能把海哥惹急了,他出手阔绰,一来没个几万是不会走的,孙峰哪里会得罪这棵摇钱树呢?
海哥很满意孙峰的行为,脸上横肉一挤,露出一个猥琐难看的笑容,对着林妍道:“放心吧小宝贝,我今晚一定会让你爽翻天的。”
林妍心中着急,咬咬牙准备反抗,不管怎样,她都不可能让这些人得逞。
然而就在这时,两个声音打断了海哥接下来的动作,只见流海酒吧的副经理孙大海以及他的女友黄馨跑了过来。
“海哥,你冷静冷静听我说。”
孙峰瞪他一眼,骂道:“孙大海你搞什么,还嫌场面不够乱吗?赶紧给我走,别在这里添乱!”上几次海哥来找林妍麻烦,都是因为他们俩,林妍才得以从海哥的魔爪中逃出来,而这一次竟然还想帮,真是活腻歪了。
孙大海耐心地劝道:“孙经理,听我一言,妍姐她根本做不来这种事情,再说了她本来也不是来做这种工作的,您就不要为难她了。”
站在比他高一个官阶的孙峰面前,孙大海说话也只能是小心翼翼的。
不过林妍和自己的女朋友是闺蜜,他必须得帮衬一下。
黄馨连忙扶起林妍,看着她嘴角的血迹,十分心疼,同时暗暗后悔自己将她介绍到这里工作。
海哥看着孙大海心里烦躁,对着孙峰使了个眼色:“你赶紧给我想办法,让他们俩给我滚蛋。”
他想起了这个酒吧的幕后大老板,也是美的不像话,可是他惹不起,只能打林妍的主意。
作为这家酒店的VIP客户,他砸这里的钱少说也有上百万了,就这么简单的一个要求,他不会不答应的。
孙峰立马点头哈腰道:“知道了海哥,我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的,你就等着和林妍共度二人世界吧。”
说着,便从黄馨手中拉出林妍,将她推向海哥。
让孙大海离开还不简单吗?他有的是办法。
孙峰转头冷冷道:“孙大海你活腻歪了不成?海哥是谁你不知道吗?你竟然敢得罪他?!”
“要是让海哥不高兴了,我们这酒店可就流失了好多利润,到时候老板万一怪罪下来,我们可都要完蛋!行了,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了,赶紧给我滚!”
孙峰扯着孙大海的衣服赶紧离开了这里。
海哥见阻碍没了,心里特高兴,同时也赶不及了,先是将林妍跪倒在地上,然后啪嗒一声拉开裤子拉链,按着林妍的脸就往裆下凑。
脸上无比猥琐地叫着:“赶紧的,给我弄舒服了,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旁的人看着也不停起哄,一点要上来阻拦的意思也没有,他们笑着,闹着,似乎在看着一场喜剧。
“就是就是,把海哥伺候舒服了,以后的日子可就舒坦了。”
“海哥人这么好,你可不能亏待人家呀是不是,咯咯咯......”
“海哥你说是不是呀......”
林妍脑子里满是空白,头发被人揪的生疼,她只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她拼命地挣扎着,对方却越来越用力。
就在她快要崩溃的时候,只听啪的一声,一个红酒杯被抛了过来,正巧砸在海哥的头上,只见他眼睛狠狠一闭,顿时头顶鲜血直流,和红酒混在一起,场面十分刺眼。
“擦,活腻了是不是?!他妈的竟敢在太岁爷上动土!”海哥捂住脑袋,眼睛被鲜血糊住,站也站不稳了,身子东倒西歪几乎要倒下。
林妍则趁着这个档儿,赶紧躲了开来。
酒店立马鸦雀无声,他们面面相觑,脸上十分震惊,究竟是谁如此不要命,还将海哥打流血了?
只见楚云霄挺着腰板从人群中慢慢走过来,十分从容镇定道:“是我砸的。”
一时之间,酒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个年轻男人的身上,他们看着这个从容不迫的面孔,心中无比好奇。
“云霄!是你吗?云霄!”躲到一边儿的林妍一眼认了出来,一路小跑着扑进了他的怀中,哭了出来。
林妍一见到楚云霄,眼眶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哗啦哗啦流了下来,她大步跑过去一把抱住他,眼泪全都往他衣服上擦去。
楚云霄看见林妍眼中的泪花,心中也是一阵抽搐,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背部,对着那几个欺负她的人恨的牙痒痒,他原本是准备袖手旁观的,后来听见女生的声音,这才赶紧赶了过来,幸亏为时不晚。
海哥看着楚云霄放在林妍身上的手就来气,他冲身后用力一挥,大叫道:“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给我上去打啊,他妈的,竟然敢这么对我,看我不把你往死里搞!”
手下兄弟们立马就抄起桌子上喝剩的啤酒瓶,二话不说就往楚云霄身上招呼了过去。
林妍一见他们这凶残的架势,立刻就慌了,她被侮辱就算了,楚云霄可不能丢了性命,不然她如何向他的哥哥交代?
于是她连忙将楚云霄推向门口,焦急道:“云霄,你赶紧跑,不用管我了!”
就在这时,一个怒声自门口响起,先是看见十几个面容严肃的壮汉顿时充满了这个酒吧,紧接着,在众人惊诧之下,只见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瞬间十几个大汉自觉站成两排,空出中间一条道来,众人才看清这来人是谁,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讨论声。
“我去!华北两少!”
“啥?他们就是华北两少?”
“来来,我给你科普,华北两少,南宫羽和文风,这两人,可是海北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众多政界大佬见到他们都要礼貌一番的。”
“这可是真正的有本事的人,听说他们一句话就可以让海北市震上一震,没有人敢惹的。”
“可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谁知道啊。”
“……”
众人议论纷纷,眼睛没有一双不盯着他们看的,但是也只敢看,根本没人敢上前去搭话。
就在大家疑惑万分的时候,华北两少其中一个人走了出来,他长着一头粗硬头发,斜挑着大刺刺的眉毛,冲着楚云霄招呼道:“你这小子可以啊,出了狱也不先和我们打一声招呼,倒先跑这来了?”
楚云霄看着南宫羽正准备说话,另一个年轻男人上前来往他肩膀上捶了一拳,咧嘴笑道:“是啊,说好了我们来接你,竟然放我们鸽子,你可得赔我们的精神损失费。”
“什么?”
众人中间立即爆发出另一阵讨论声,在他们心里,华北两少可是海北市具有一定地位的人,竟然可以会和这个陌生男人称兄道弟。
“这个男的究竟什么来头?”
“看起来和华北两少关系不错啊,。”
“今天来这一趟可真够是值了,看不出来这个男人的身份竟然这么的不简单。”
林妍和那些人一样,对楚云霄已经有点刮目相看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在入狱八年后出来的楚云霄竟然让她感到有点陌生。
楚云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好啦,现在处理正事要紧,等会再和你们俩唠唠嗑。”
“行行行,云霄哥最大,宇哥啊,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南宫羽笑着问道,听了楚云霄略一讲述了一番刚才的情况,顿时火冒三丈,大骂道:“活腻歪了不成,竟然想打我们宇哥。”
海哥见南宫羽气势汹汹地走到他面前,心里已经慌了,还没反应过来,南宫羽便伸出一只脚狠狠踢了一下自己,他吃痛,啪的一下跪在了地上。
南宫羽还不解气,抬脚在他的手上重重踩了一下,叫道:“把你们老大给我叫出来,让我看看是哪里来的小猫小狗在这里作祟。”
“还等什么啊,赶紧上手,看了就晦气!”文风伸手一挥,对着一边的手下示意一番。
海哥一听,连忙膝行向前,拖着裤子来到南宫羽面前,求饶道:“大佬饶命,大佬饶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们宇哥,我不是故意的啊!”
然而,文风哪里听得进去这些,嘴角冷冷一勾,他眼中渗出寒冷的光来,海哥一看顿感不妙,正准备往后退,被文风的手下一把揪了回来,只听的两声清脆的响声——
“啊——”
一声惨叫响彻酒吧,众人面露惊恐,海哥的五官全都皱在了一块儿,他面容极其痛苦,看着自己的双手双脚全被挑断了筋,地上的红酒渍还没有干涸,立马就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对于华北两少来说,求饶从来都是白费,他们下定了心要去做什么,是不会一下子改变的。
酒吧内的众人看着地上痛苦的海哥,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而一旁的地上,还躺着另外几个小弟,都在哀嚎着。
林妍虽然怨恨海哥,可是看见华北两少如此毒辣的手段,生怕招来警察,给楚云霄惹上麻烦,他才刚出来,可不能再进去了。
于是她便劝道:“楚云霄,就算了吧,我看这样下去也不是方法,他们应该也知道错了。”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