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短篇 > 时光苒苒如斯年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时光苒苒如斯年

时光苒苒如斯年

我喜欢乔司年,众所皆知,所以心甘情愿的拿着沈家换得和他一场婚姻。原以为这是幸福的开始,没想到却变成了我噩梦的源泉。

精彩章节试读:

《时光苒苒如斯年》 免费试读

今夜的月光清冷,可男人身体却异常滚烫。
无论他的动作多么激烈,他的眸光对我都不会有半分的怜惜。
因为从一开始,他娶我并非他本意。
男人裸着身体坐在床上点燃了一支烟,我乖巧的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忽而听见他喊我,“乔太太。”
我拿衣服的动作顿住,按捺下心里的不安偏头看向他。
他吐了一口烟,轻描淡写的说:“我们离婚吧。”
我怔住,心瞬间裂了无数道裂缝。
当年我以偌大的沈家做嫁妆诱惑他父亲逼他娶我,乔司年坚决不肯,我便提出三年为期,三年之后他想要离婚我毫无条件答应。
所以,三年之期一到他就提出离婚了吗?
男人的眸光闪烁着阴冷,嗓音像淬了冰一样寒冷,“我不管你说的那三年之期是真的还是缓兵之计,找个时间我们把婚离了。”
我怔神的望着床上的男人,那张脸跟我九年前认识的他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一张英俊的脸带着一丝痞气与极端的冷漠。
他是乔司年,一眼看上去就很矜贵,冷肃的男人。
我着急的用手比划,见我这样,乔司年的嗓音低沉冷漠道:“没有沈家做你的后盾,你觉得我凭什么要娶一个哑巴做妻子?”
哑巴......
乔司年这两个字击垮了我所有的自尊。
我心里慌乱,难堪,认命般的垂着脑袋不再挣扎,乔司年起身从我身边路过,他的气息霎时笼罩着我,让我的一颗心砰砰的直跳。
我喜欢乔司年,众所皆知。
所以心甘情愿的拿着沈家换得和他一场婚姻。
可惜,我是哑巴。
乔司年从我身边而过,我大着胆子抬手握住他的手腕,他脚步猛地顿住,我轻轻地搂住他的腰身,将脑袋埋在他的胸膛里。
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带着浅浅的龙涎香,我深吸一口气,听见男人波澜不惊的嗓音,冷然的问:“想要我回心转意?”
我了解乔司年,他是蓉城有名的乔爷,商业手段一流,性格暴虐,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说一不二的男人,我的讨好只会换来更多的羞辱,可即便是这样,我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告诉我不要离开他。
我小心翼翼的点点头,乔司年的手掌扶上我的肩膀。
“你对我倒是情真意切。”我身体微微一僵,他扯着我的肩膀毫无怜惜的将我摔在床上,声音阴冷且低沉道:“可你,配么?”
我眼眶微微湿润,张了张嘴想说话,可很多很多的话涌在喉咙里都吐不出去,最后只啊了一声,乔司年深如寒潭的眼眸望着我,似嘲笑,又似我不自量力,总之,努力维持的自尊心在这一瞬间崩溃。
我卑微的望着他,他捡起一旁的衣服慢条斯理的穿上,衬衫领口微微敞开,一截小麦色的肌肤暴露在空中,格外的诱人心魄。
乔司年是好看的,足以让所有女人痴迷追狂。
这样的男人能成为我的丈夫,是我这辈子最好的礼物。
他穿好衣服向我走过来,我在他漆黑如墨的双眸里看见自己卑微如尘的模样,这样的我连自己都讨厌呢,怎么让他喜欢?
乔司年走到我身边,抬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脸颊,视线对上我无措的目光,语调难得微柔道:“沈从梨,我们之间到此为止。”
乔司年丢下那句话之后便离开了,我一直坐在床上发呆,不知道这三年的婚姻获得了什么,他的冷漠、嘲笑还是他待我的残忍?
我并非天生哑巴,在我五岁那年,从小照顾我的盛朗叔叔得癌症去世,没过几天母亲又因忧郁症自杀,从那以后我再也不能开口说话。
心理医生说,我是受了太大的刺激导致的失哑。
其实我认识乔司年比他知道的要更久远,
我忽而想起那年在后花园里,有个眉目清隽的少年衬着身后的雪色,嗓音清朗的问我,“小丫头,你跟我小舅是什么关系?”
盛朗叔叔是乔司年的舅舅。
我无措的目光盯着他,忐忑道:“他是我亲人。”
“你撒谎,我没听说过有你这么个亲戚。”
我没有撒谎,当年父亲不待见我们,我与母亲相依为命,是盛朗叔叔照顾了我们五年,对我来说,他比我的父亲更像父亲。
那时候我紧张不安的盯着他,少年的乔司年没有再为难我,而是问了我的名字,我想了想小声的说着:“我叫糯米。”
他浅浅一笑,问:“你怎么不叫饭团?”
当时我脸刹红,低着脑袋没有说话。
乔司年觉得无趣,没再逗我转身去了前厅。
那年,我和他的初次见面在盛朗叔叔的葬礼上。
之后的几年我很少见他,私下却一直关注着他的消息,而他忘了我这么个人,好几次见面都当我是陌生人,直到十八岁我接手沈盛两家之后才与他正式有了接触,不过都是在竞标大会上。
后来我父亲发现我喜欢他,便提议让我嫁给乔司年,我用手语告诉他说乔司年不会娶我的,但他说我是沈盛两家的总裁。
蓉城能够与乔家相提并论的便是沈盛两个大家族,我是沈家唯一的千金,家里的资产全数落在了我身上,而盛朗叔叔去世之前把盛家股份转给了我母亲,我母亲自杀之前留下遗嘱又将盛家过给了我。
我一个哑巴,凭着出生拥有了蓉城至高无上的权势。
虽然我权势滔天,但乔司年始终是蓉城赫赫有名的乔爷,要是他不愿意,没有人能逼得他娶我,所以从一开始他给了我一种错觉。
我以为,他娶我是感兴趣的。
而三年的婚姻他告诉我一个残忍的事实,他感兴趣的从始至终都只有我身后的沈盛两家,而现在这两个家族已被他侵蚀了七七八八。
如今三年之期一到,现在的我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废物。
......
眼泪忍不住的从眼眶里悄悄的落下,我闭上眼睛在心里悄悄的喊了声司年哥哥,其实我是真舍不得啊,舍不得跟他离婚成为陌生人。
哪怕现在的状态和陌生人没什么分别......
我疲倦的从床上起身,刚站起身子就跌倒在地上,脑袋晕晕沉沉的,我忙给我父亲发了短信,不久后便陷入了昏迷。
再次醒来的时候四周白茫茫的一片,我睁着眼睛缓了好大一会儿才看清身边的人,我冷清的看了他一眼,复尔又闭上眼睛。
耳边传来他沙哑的声音,“糯米,你的病情很恶劣。”
我猛地睁开眼,难以置信的盯着他。
他眼眶发红的望着我,颤抖着声音说:“糯米,对不起,是爸爸不好,当年怪我的冷漠,害你耽搁了治疗,也害的你妈妈......”
在我三岁那年我患了血液病,治疗半年以后医生告诉我只剩下一年的时间,除非有与我血脉相连的脐血带,当时母亲不知道他手上留着我的脐血带,而他对我从来都漠不关心,所以一直都不知晓我的病情,直到拖到最后一刻他才知道这事拿出了脐血带。
我在紧要关头做了手术,但错过了最佳时间留下了后遗症,病情一直反反复复,不过都是些小问题,药物都能压制。
这么多年我甚至觉得自己除了是个哑巴之外,其余的和正常人没什么差别,会呼吸,会跳,有自己喜欢的人,可直到现在,我眼前这个温雅俊朗的父亲悲伤的告诉我道:“糯米,医生说你的病......晚期,最多剩下一个月的时间,糯米对不起,是爸爸没用。”
眼泪悄无声息的流下,我怔怔的望着他,忽而想起我的母亲,从她去世之后,眼前这个男人这么多年没有一天是快活过的。
我想了想用手比划,“你走吧,让我静静。”
我和父亲没什么感情,他此刻说什么安慰我的话显得很徒劳,他陪我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不久后我接到我公公给我打的电话。
他温和的语调道:“梨儿,晚上回家吃饭吧。”
我张了张嘴,努力的说:“嗯。”
我仅会说的两个字,啊和嗯。
挂断公公的电话后我收到父亲的短信,
他说:“乖女儿,医生说你怀孕两个月了。”
我错愕,赶紧起身想去找医生,可脚步走到门口猛地顿住,忽而想起他说我最多还有一个月的生命,一个月的时间肚子里的小东西来不及落地,我心里霎时酸楚,脑海里全是乔司年的模样。
我取出手机给乔司年发消息,“我想见你。”
乔司年没有回我的短信,心里的失望越来越浓稠,有一股委屈莫名的压在心底无法释怀,我在医院里躺到晚上打车回了乔家大院,站在门口我就看见乔司年和公公坐在沙发上在说着什么。
我走近,听见公公问:“一定要和梨儿离婚?”
乔司年沉默,手指漫不经心的拨动着手腕上的发圈,黑色的,很细,他经常戴在手上,我一直都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留给他的。
他一定很爱她吧,不然怎么会把一个小小的发圈常年随身带在身上,而且结婚之前他就明确告诉过我,他的心底是有人的。
乔司年的心底一直有珍之重之的女人。
而那个女人,我从未见过。
公公又问:“那沈盛两家怎么办?”
乔司年嗓音淡淡道:“沈盛两家迟早会是我们乔家的。”
从始至终,乔家在意的只是我身后的两个家族。
怕他们发现我听见这些话尴尬,我想了想识趣的退出门口,
管家路过疑惑的问:“乔太太,你怎么站在门口?”
管家的声音惊扰了门内的两位,我点点头走进去看见公公煞白着一张脸,着急的解释说:“梨儿,我们刚刚说的那些话......”
我小心翼翼的将视线看向乔司年,他的神态依旧淡淡的,冷漠如斯,我收回目光,对公公摇了摇脑袋表示不在意,正在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一抹讥讽的声音,“爸,嫂子不会在意的,别看她是个哑巴什么都不懂得样子,其实这些事她心里跟个明镜一样,本来打一开始我们图的就是这些,不然她一个哑巴我们乔家图她什么迎她进门?”
听着乔司年的妹妹乔荟说的这些话我脸色霎时苍白,我抬眼瞪着站在楼梯口的她,她见我这样,冷笑着喊我,“哑巴嫂子!”
我匆匆的上了楼,在我和乔司年的房间里我越发觉得窘迫还有难堪,第一次想迫切的逃离这个地方,可能是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突然间不想忍了,开始厌恶着房间里的一切,可又贪恋他的气息。
我喜欢乔司年,喜欢到骨子里的那种。
我恍然想起当年自己跟在他屁股后面一声一声的喊着司年哥哥,那时候我刚做完手术没几个月,他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芒。
温暖了我整个孤寂又充满失望的年华。
我在房间里找到他的西装捧在怀里,脸深深地埋在他的西装里,这里全都是他的气息,而我也是......他的人。
嫁给他,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
可他怎么会忘了我呢?!
越想越觉得压抑,房间门突然被人推开,我错愕的抬头看见一脸幸灾乐祸的乔荟,她笑了笑嘲讽的说道:“嫂子,我哥说他不要你了!啧啧,抱着我哥的衣服做什么?你是舍不得离开我哥吗?”
我喜欢乔司年众所皆知,乔荟却故意拿着这事打击我道:“可我哥不喜欢你呢,现在要跟你离婚,你千万别那么不要脸的还要纠缠他!我跟你说,我哥心里有喜欢的人,那个人此刻就在蓉城呢!”
乔司年心底有人这事我一直都清楚,不需要她刻意提醒。
听到这些话我心里犯恶心,当着乔荟的面一直弯腰干呕,她见我这样当即猜测说:“沈从梨,你是不是已经怀孕了?”
我没有理她,她马上喊着,“哥,嫂子怀孕了!”
不大一会儿乔司年上楼了,他冷漠的目光望着我半晌,深邃的眼眸里一点余温都没有,嗓音阴冷的问:“乔太太,你怀孕了?”
他到现在,还是称呼我为乔太太。
我想起不久前他说的,“沈从梨,我们之间到此为止。”
倘若我说我怀孕了,他会不会不会离婚了?
我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执着什么,就是想做他的妻子,到死也是他的人,我现在就剩这点卑微的想法。
迎着他冷酷冰凉的视线,
我张了张嘴努力的发出一个音,“嗯。”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