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总裁豪门 > 他是毒药,也是甘露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他是毒药,也是甘露

他是毒药,也是甘露

男友欠下巨额赌债将她抛弃后逃之夭夭,为求生路,她选择跟魔鬼做了交易。 功成身退时,她以为一切就此结束,可他却跟狗皮膏药般紧贴上来,“欢欢,你只能是我的!” “不要脸!”她嗤之以鼻。

精彩章节试读:

《他是毒药,也是甘露》 免费试读

“欢欢,一百万啊,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死定了!你也不希望看到我被人砍手砍脚的对吧?”
听到高进嘴里说出来的数字,时以欢人都傻了,“怎么会欠这么多钱?”
“还不都是为了你妈的手术费我才决定放手一搏的,可谁知……谁知道运气这么不好呢。”高进一言难尽的叹息道。
迎上了他那恳切的目光,时以欢还是为难的摇了摇头,“可是你也不能让我去做那种事情啊!”
前几天高进拿来了一份协议,因为当时情况太过于紧急所以她根本就来不及看清就签了,直到今天她才知道高进竟然把她签给了一家直播公司,而需要直播内容竟然是……
“不就是脱光衣服跟人聊个天么,又不是让你跟他们上床。”
男朋友满不在乎的言语让她不禁咂舌,“高进,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你知不知道我是你女朋友!”
高进撇了撇嘴,随后轻轻蠕动着嘴唇给自己辩解,“正因为知道所以我才跟他们那边都说好了不会让你一开始就露脸的,就是让你在镜头面前摸摸自己而已,等你习惯了再做其他安排……”
“……”
见她不语,高进迅速握上了她的手,一脸情深的继续劝说,“欢欢,这真的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等我那笔债还清了,多余的你就能给你妈做手术了!”
“不可能!”她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面对镜头做出那些淫秽的动作。
看着他逐渐变得失望的眼神,时以欢回握住他,正欲说话。
高进却是粗鲁的把她给推开,颐指气使道,“你还说爱我,这么点事儿都做不到你说什么爱我!”
倒在地上的时以欢发出了一声疼痛的闷哼,她抬眸望着曾经那个温润的男子变得如今面目全非的模样,心就像被人开了个大洞似的,“高进,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呵……”高进在她跟前蹲下身子,唇边溢出了一道冷笑,“要不是没有退路了,我也不想这样,毕竟我是真喜欢你啊。”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听着他嘴里说出喜欢的字眼,她竟开心不起来。
“而且现在也由不得你你不答应,合约已经生成,上面的名字也是你亲手签的,你如果不去他们是不会罢休的,到时候不搞你也会搞你在乎的人。”
“你什么意思。”一瞬,她感觉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
高进轻耸了一下肩膀,摊着手比喻,“你妈现在在医院躺着,说不准会有什么意外,还有你那准备高考的弟弟……”
话没说完,时以欢气的浑身发抖,径直起身狠狠的给了他一个耳光,“高进,你还是不是人,骗我签了那样的合约你还让人对付我家里人!”
挨了一耳光的高进眼里蓦然浮现出愤怒的腥红,“妈的!”
伴随着一声咒骂,她的头发被一把扯住,直接被高进按着头就往桌上撞。
“啊!”脑袋传来了锥心的疼痛,她感觉有温热的液体从额头缓缓落下,视线逐渐变得模糊……
看着几近晕厥过去的人儿,高进毫不怜悯道,“我要不这么做早没命了!好好跟你说还不乐意,非跟老子动手!”
说着内心的怒火仍未熄灭,他骂骂咧咧的又踹了一脚,本来他还寻思着要是时以欢能够答应这事儿,他还能留下,到时候多赚的钱可以分一分,可现在看来,他也就只能够跑路了。
他眼珠子一转,开始在屋子里头翻箱倒柜起来,尽自己所能的想要将所有钱财都搜刮出来带走。
时以欢强撑着眼皮子去看在屋内徘徊的高进,不明白他要干什么,直到高进拿着她的钱包走近,她才顿悟高进的意图。
“高进,你不能这么做,那都是我妈的救命钱!”
“怕什么,到时候你好好直播,多的是人给你打赏,这些就当是我给你介绍工作的介绍费,等你将来大红大紫了,你还得感谢我呢。”
“不。”她剧烈的摇晃着脑袋指责道,“你这是抢劫,是害命!”
她妈妈的药一天也不能停,这些高进都是知道的啊!
“那你有种就去报警啊。”高进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反正都是死路一条,我还不如选能多活几天的路。”
撂下狠话的高进没有丝毫犹豫的离开了屋子,徒留下支撑不住的时以欢在冰凉的地板上躺着。
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所以的钱也都随着高进一并消失掉了,还没来得及报警,屋门就被人粗鲁的拍打了起来,并且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喂,快开门!”
是谁?
时以欢脑袋敲响了一阵警钟,没有第一时间跑去开门。
她忍着疼痛坐起身,抽了几张纸巾捂住了已经快要结出血痂的额头,谨慎的打量着屋外的声音。
“高进那小子不会是唬我们吧?”门口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是追债的人!
她下意识的捂上了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只想着让他们认为家里没人,然后放弃离开。
可这时,她却听到了门外的人咬牙切齿道,“他要是敢让我人财两空,我就先去医院搞死那婆娘,再去学校收拾那小的!”
“不要!”她想都没想的就呼叫出声,紧接着跌跌撞撞的跑去将门给打开了。
看着门口站着的三个痞子模样的男人,她哀切的乞求着,“求求你们不要去医院,也不要去学校!”
“呦,你就是高进的女人?”为首的男人咧着嘴角发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她紧咬着唇,不得已承认,“对!”
“怎么这副鬼样子。”男人皱着眉头扫了她一眼,最后视线落在了她的胸前,“不过……这身材倒是挺好的嘛。”
“……”她难堪的护住胸,可男人步步逼近,像是要将她给生吞活剥了似的。
这样的感觉让她产生了强烈的不安,“你们要干什么?”
几人看着她受惊的模样,不由得哄堂大笑,还是那个长得最凶狠的男人带头说话,“还能干什么,干这行我当然是要先验验货,干你啊!”
“!!!”来不及思考,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要跑。
但是脑袋剧烈的疼痛跟眩晕感,让她连跑都是踉跄的,更别说要摆脱这几个身强体壮的男人了。
还没过几秒,她就跟只小鸡似的被人抓在手里,“跑?你敢跑一下试试,高进可是把你家的事情都抖得一干二净!”
她的脸陡然间面如死灰。
那人看着她的神情,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伸着咸猪手袭上了她的胸,“乖乖听话多好。”
突然之间,抑制不住的恶心席卷着她的整个胃部。
“呕……”她直接就吐到了对自己毛手毛脚的男人身上。
“我靠,你他妈找死啊?”男人厌恶的将她推开,赶忙脱下外套往旁边的两人身上丢。
面对着怒火,她却是带着笑意问,“我要是死了,你们是不是就没办法交差了?”
“……”
男人突变的脸色让时以欢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她趁胜追击道,“如果你们敢对我做什么,那你们带走的只有一具尸体,到时候我看你们怎么让我挣钱还债。”
时以欢正中要害的话,让男人不由的咒骂了一声,“妈的!你可真行!”
随后,他转头吩咐着其余两人,“先把人给我带回去。”
至此,她知道自己摆脱掉了被轮奸的命运,可被高进安排好的命运,却依然无法逃避。
“珊姐,这就是新人。”昏暗的房间内,几个男人对着在沙发上翘着腿的女人毕恭毕敬道。
时以欢只觉得这个女人浑身带着媚气,是特别能吸引男人的类型。
倪珊那狭长的眼眸看了她一眼,有些嫌弃,“怎么也不收拾一下再带过来。”
她抿了抿唇告知,“我不是自愿的。”
“噗嗤!”倪珊嗤笑出声。
“你笑什么?”她拧着眉心不解的问。
倪珊给自己点了根烟,悠悠道,“干这行的,哪个说自己是自愿的。”
“欠钱的是我男朋友,是他骗我签的字。”她试图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倪珊在下一秒就将她的话打断,“我只认合同上头签的字,不管这其中缘由,要怪就怪你自己识人不清,怨不得任何人。”
她面露难堪,却又无力反驳。
倪珊弹了弹烟灰继续开口,“当然,只要你能把钱还上我也就不强迫你了,不过你可想好了,你妈妈在医院需要一大笔的手术费用跟昂贵的医疗药品,你弟弟将来上大学也要不少钱吧?你确定你那点工资……给的起?”
她暗暗咬了咬牙,是啊,他们这个团伙有钱有势,对她的状况了如指掌,说的条条都是命中她软肋。
“好,我做!”她在来时的路上就已经做好了打算。
倪珊似乎对这个答案早已经运筹帷幄,所以神情并没有太大的波澜。
“但是我急要一笔钱,我妈妈的药不能够停,要不然她会死的!”
“可以,不过拿了钱,就要付出相应的劳动。”倪珊的话言简意赅。
她紧捏着倪珊给的五万块问,“只要把钱还完了,就随时能走,对吗?”
“嗯哼。”倪珊轻挑了下眉。
达成协议后,时以欢去了一趟医院亲手把钱交上,心里的大石才算是落下了,因为额头的伤,她只敢偷偷的在门口看时妈一眼,并且再三的叮嘱着护工一些注意事项,这才不舍的离开。
“回来了?”倪珊迈着长腿走到了沙发前优雅坐下。
她点了点头。
倪珊也没多说什么就按下了桌上摆放的遥控器,用着命令的口吻道,“把这个看完。”
?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刺激着耳膜,她看向倪珊手指着的屏幕,一个女人正在屏幕面前做着羞人的举动,她吓得连忙扭头,“珊……珊姐……”
这不会让她学吧?
“都是女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行可比出去卖的好多了,起码不怕得病。”倪珊说的风轻云淡。
时以欢硬着头皮将倪珊播放的视频看完了,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看着她那红的快要冒烟的脸蛋,倪珊不紧不慢的做出决策,“你明天晚上开播。”
“这么快?!”她一脸震惊。
倪珊撇了撇嘴,“最近的男人都喜欢青涩点的,你这样的正好,记得一定要吊足男人的胃口,打赏的多了你再脱衣服……”
倪珊跟她说了很多,但是她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什么也没听进去。
开播的这天晚上,倪珊让人把她给带到了一个封闭式的房间里头,这儿准备了一切关于直播所需的设备,其中包含了不少的情趣物品……而她浑身都在颤抖,莫名的恐慌席卷了全身的感官,让她一步也无法靠近。
这时手机响起,是倪珊发来的信息,没有文字只有一张照片。
她的手重重一颤,差点将手机抖掉在地,因为那是时妈所在的病房!
此时的她就像是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她关上手机,深深的吸了口气,坐到电脑旁登陆了倪珊给的账号,她颤抖着手将摄像头调整直肩膀下方,不一会儿,直播间就来了不少的人刷着弹幕。
“大……大家好,我是新来的萌萌,请多多指教。”她生涩的做着自我介绍。
但是弹幕却不耐烦的刷着,“穿这么多给谁看呢,赶紧脱了!”
“哥哥别着急呀,我先给你们做个才艺表演啊。”
她学着倪珊让她撒的娇,但是显然没多少人愿意买账,“不让看脸也不让看肉,你是觉得我们闲的吧?”
“打赏两百块脱一件。”说着直播间就刷了好几个礼物。
她已经逐渐的感觉到脸上强扯出来的笑意越发僵硬,但是手却只能够伸向衣襟前,打算将扣子逐个逐个解开。
哪怕隔着镜头,她也能够想象得到屏幕那端的男人是什么嘴脸,下流,恶心,龌龊。
“砰!”正当她要将衣服解开的时候,房间门发出了一阵巨响,只见一个男人火急火燎的知会着,“快跑,扫黄的来了!”
关于扫黄的这个事情,倪珊是跟她讲过的,并且还千叮万嘱就算被抓了,也不能够把这个团伙的存在给供出去,要不然她的下场会很惨。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刚直播的第一天就遇到了扫黄,来通知她的男人已经折返回去尽可能的帮忙拦住搜查的人,她踉跄起身将厚重的门推开一点缝隙,从中看了一眼,身穿着制服的男人正强行撞着不远处的房间门。
间连不断的女人尖叫声响彻了整个走廊,这让她的心跳骤快,整个头皮都在发麻,也就在搜查人员将门撞开的一瞬,她趁乱跑到隔壁楼梯间,然后一刻都不敢多加停留的疯狂往下跑,好似身后有着豺狼虎豹追着一样。
正当她以为能够平安无事的时候,楼梯下方传来了两个警察的交谈声,让她不得不顿住脚。
“咱们仔细看好楼梯口,一个也别放过。”
“放心……”
她慌乱之间跑出了楼梯间,跟门发出了冲撞的声音引起了楼梯间下方两人的注意,“谁!”
“快跟上去看看。”
从未有过的恐慌侵袭着她全身,在这里被抓到,那就完了。
就在她绝望之际,迎面走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她迅速靠近过去,浓浓的酒味扑鼻而来,不过这并没有让她远离这个男人。
她几乎是恳求的模样看着男人,“先生,求你救救我……”
沈倦拧着眉心看了一眼不知道何时凑近过来的女人,眼底迅速的闪过了一抹厌恶,只冷冷的开口,“滚。”
“求求你了,假装一下我的男朋友就好,就一下下……”
沈倦满脸不屑的嘲讽,“呵,这么俗套的吗,能不能换一个别人少用点的伎俩。”
她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我没有,我是认真的。”
“每一个想靠近我的女人都这么说。”
此时追上来的两个警察眼看着就要到身后,时以欢实在是没办法了,她突然扭头朝着警察的方向跑去,跌跌撞撞的很是狼狈,嘴里还喊着,“救命,这里有人想非礼我!”
她就如同见到救命稻草一般的抓住了警察的手臂,“警察先生,你们来的正好,这人喝醉了,一直拉着我要我陪他睡觉……”
时以欢瞳孔里的恐慌并不是装出来的,她是真的害怕,浑身颤抖的模样还真活脱脱的像是一个受害者。
警察连忙安抚着她的情绪,“你现在安全了,不要害怕。”
另外一个警察朝着沈倦走去,刚靠近就被他身上所散发的酒精味给熏到,“先生,麻烦你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
沈倦伫立不动,眼眸只流露出一道锋利的光芒扫向时以欢,“她撒谎!”
“我没有!”说着,豆大的泪滴就夺眶而出。
本来她就属于弱势,再加上哭的这么伤心,警察的天平自然是第一时间偏向了时以欢。
于是对沈倦的态度也更加强硬了起来,“有没有做,回警局再说!”
一听到还得回警察局才能解决问题,时以欢下意识的拒绝,“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不想这样的事情公之于众,既然我现在没事了,能不能就这么算了。”
“呵……”沈倦发出了一道清冷的笑声,“你想算了,我可不想!警察局是吗?好啊,那就走一趟吧……”
时以欢的小脸刹那变得苍白,警察还以为她是害怕遭到二次伤害,所以连忙安抚,“不要害怕,有我们在他对你做不了什么。”
“我看是做贼心虚吧。”沈倦毫不留情的嘲讽着。
被说中心思的时以欢只能硬着头皮回应,“好,那就去吧。”
到楼下的时候,她亲眼看到那些被抓到的女主播们均戴着头套正遭受着围观群众指指点点,唾弃声跟警笛声无限在耳边蔓延。
她现在不知是该高兴免此一劫还是该恐慌待会儿在警察局要如何对峙。
而这头收到扫黄消息的倪珊见多不怪,平淡的问着马仔,“这趟被抓了几个?”
“五个,剩下几个聪明的都脱身了。”
“那个新来的呢?”
“我正要跟你说呢,我看到条子把她跟沈倦一块带走了,不过看他们那样子,似乎没发现她是我们的人。”
倪珊的神色微变,“你确定是沈倦?”
“确定!”那可是他们大老板的仇人,化成灰他也得认识啊。
“我知道了。”倪珊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
马仔离开后,她深思熟虑了一番才决定拨通某个号码,“生爷,沈倦现在跟我们一个新人在局子里……”
第一次进警察局的时以欢感觉无所适从,这儿的庄严远远高于她想象中的模样。
她偷偷看着因为喝了酒而头疼的在一旁扶额的沈倦,警察已经开始对他进行录口供,但是他都只言不发,静待着自己律师的到来。
“我可以跟他谈谈吗?”她捏了一手的汗,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的跟警察提议。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行吗?”警察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她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嗯,麻烦你了。”
在警察的同意下她总算是能够接近沈倦了,她一脸愧疚的走近,“先生……”
“我会让我的人将酒店监控调出来,究竟谁在撒谎,很快就能够见分晓了。”
她的心咯噔了一下,轻声哀求着,“我很抱歉在情急之下冤枉了你,可我是有苦衷的,算是我求你了,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好不好,我愿意给你所有的赔偿。”
“伎俩不错,可惜太嫩了,漏洞百出!”沈倦轻嗤出声。
自己还是头一回被扣上强奸未遂的帽子,她胆子可真是不小啊!
“什么伎俩,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只求自保。”她是真的急了,如果沈倦不答应就此算了,那么等监控调出来,她就完了。
“自保?”沈倦又笑了,看着她的眼神都是厌恶的,“我看是想让你自己的腰包饱起来才对吧。”
“你误解我了,我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个意思,我不要钱,也不认识你,我是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偏见会这么大,无论她说什么这男人都要曲解一下她的意思,可她也总不能够告诉沈倦自己其实是一个色情主播吧,这种事情要怎么说的出口?
这时,沈倦一直静待着的人终于到来,“少爷,您没事吧?”
他点了点头表示无碍,紧接着对时以欢露出了王者般的笑意,“小姐,游戏结束了。”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