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总裁豪门 > 闪婚蜜爱:娇妻送上门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闪婚蜜爱:娇妻送上门

闪婚蜜爱:娇妻送上门

简曼上辈子瞎了眼,一往情深换来的是男友和闺蜜的算计和背叛,最后还被剜心惨死! 重来一世,她誓要手刃渣男,虐贱女。 只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重生后还能白捡一个疼她入骨,宠她上天的未婚夫?

精彩章节试读:

《闪婚蜜爱:娇妻送上门》 免费试读

简曼剧烈的挣扎着,可一双手铐死死的将她铐在手术台上,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一觉醒来她已经待在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嗓子被她沙哑了这里也没有任何人出现,随着时间的蔓延,一股不知名的恐惧也紧接着席卷了全身。
这时,手术室的门被推开。
简曼循声看去,眼里看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双眸亮了起来:“晴晴,救我……”
姚雪晴没有回应,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挣扎着手铐哐哐作响的模样无动于衷。
“晴晴?”她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不解,这样的姚雪晴是她陌生的,陌生的让她的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你怎么了?”
“签了吧。”姚雪晴也不废话,神色冷冷的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她。
女人的眸光轻瞥了一眼,清晰的看到“器官捐献同意书”几个大字,瞳孔骤缩!
姚雪晴仿佛没有看到她的反应,垂下眸继续道:“曼曼,家明昨天病情恶化了。他需要你,现在能救他的也只有你了!”
简曼瞳孔一震,挣扎着,可怎么都挣脱不开手铐的束缚只得迫切的喊着:“他怎么了,你让我去见他!”
“签了你就可以见他了。”姚雪晴蛊惑着。
“不……”简曼摇头,提醒她,“晴晴,你这么做家明不会答应的!”
姚雪晴忍不住嗤笑:“为什么不会?你觉得他爱你吗?还是会觉得他舍不得你?”
简曼张了张嘴,想要否认,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姚雪晴却已经一字一句的揭露真相:“简曼,从头到尾,他爱的不过就是你那一颗可以为他所用的心脏而已!”
“你胡说!”
“我说错了吗?”姚雪晴冷笑着反问她,“如果不是因为你和家明都是Rh阴性血型,沈家怎么可能会让你跟他在一起!说到底,你存在的意义不过就是他的一个移动血库罢了!”
而现在,她真正的用途也该到了!
“那你呢?”简曼依旧不愿意相信此刻发生的一切,“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为什么你却要这么对我……”
“朋友?哈哈哈!”
姚雪晴大笑了起来,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
她满脸狰狞的讥讽着:“简曼,跟你做朋友是我这辈子最恶心的事!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我和家明才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嗡的一声,简曼大脑一片空白,几乎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有这一刻的认知——
她最亲密的朋友,不仅夺走了她的未婚夫,甚至还想连她的心脏都想要!
“不过话说回来,我也还得谢谢你呢。”姚雪晴忽的换上了轻松的神色,前后判若两人!
简曼一脸茫然,下意识的问:“什么?”
姚雪晴得意的笑着,缓缓的伸手轻抚着那平坦的小腹感慨:“毕竟……如果没有你,我可怜的孩子刚出生就没了爸爸,以后该怎么办啊?”
“孩子?!”
“曼曼,我们才是真心相爱的。”姚雪晴目光柔和了下来,希翼的看着她,“所以,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们,成全了我们吧。”
愤怒和无助席卷了全身,眼前这张伪善的脸,让她再也忍不住声嘶力竭了起来:“你们真心相爱,那我算什么!”
而她又凭什么要为了他们的幸福而送上自己的这条命?!凭什么!!!
“你也别怪我们。”姚雪晴尖细的指甲在她的脸上游走着。
下一秒,指甲划破了那细嫩的脸颊,她紧掐着她的脸迫使她看着自己,“要怪的话就怪你流着和家明一样血型的血,还长了一颗可以和他配型成功的心脏。”
简曼含恨咬着牙:“我死不会签字的!绝不会!”
姚雪晴满不在意:“你签不签也不重要,只要你死了,家明就能活了……”
简曼瞪圆了眼,根本不敢相信这样的话她竟然可以如此轻易的说出口。
姚雪晴笑了笑,往后退了几步,紧接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走了进来,宛若索命的阎罗王一般,简曼吓得连连后退,可是,那手铐却死死的把她禁锢在手术台上,让她无处可逃。
“走开!别碰我!”
简曼双腿不停的乱踢打着,试图挣脱,但很快一针镇定剂就将她控制住了。
她眼看着姚雪晴低声嘱咐着那群穿着白大褂的人,然后扬长而去,却根本无能为力,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尖细的指甲嵌入掌心,可她却丝毫察觉不到一丝痛楚,满心满眼只有那滔天的恨意!
“姚雪晴!!!”简曼凄厉的喊着,声音传到了手术室外,尖锐而清晰,“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你和沈家明这辈子都别想在一起!”
姚雪晴的脚步顿了顿,只觉有些沁人,但很快反应过来甩了甩脑袋加快了步伐离开。
冰冷的手术台,冰冷的手术器械,一切的一切都是冷冰冰的……
简曼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冰冷的仪器是如何划开她的胸口,把那颗血淋淋的心脏给剖了出来的,那是几近撕裂灵魂般的痛!
伴随着仪器一阵急促的“滴滴”声,躺在手术台上的女人那双被铐住的手无力的垂落了下来,彻底的失去了生气……
疼……
这是简曼醒来时的第一反应。
刺眼的白织灯在头顶照着,让她睁眼的瞬间下意识的又合上,直到彻底的适应光线时,她才再次缓缓的掀开眼眸,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洁白的天花板。
这是哪儿?
天堂?
额前,一只温热的手贴了上来。
简曼下意识的看向那只好看的手的主人,一张惊为天人的脸在她的眼前出现!
她吓得往后挪去,退到病床边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你……你是谁?”
男人不悦的蹙眉,高大的身躯突的逼近,将她禁锢在他的怀中,沉吟道:“白绵绵,你又在装神弄鬼什么?”
简曼满是茫然,他在问谁?她吗?
可是……她不是死了吗?还有,白绵绵又是谁?
自太阳穴一阵尖锐的刺痛袭来,疼的她抱住了脑袋,絮乱的记忆也跟着不停的涌入脑海中……
白绵绵自幼父母便因为事故双双去世了,白家老爷子也因此更加加倍的疼爱这个惹人怜爱的小公主,以至于造就了任性妄为,无法无天就是她的行事作风。
这一切意外的变故在她成年的这一年——
一场大病,让白老爷子就这样去了,临终前同时也宣布了白绵绵和楚云辞的婚约。
白绵绵根本无法接受自己刚成年还没有任何选择就要将自己的一生交付给了一个完全陌生甚至年纪比她大了一轮的男人,几次抗议无效后,她心里存了气,所以订婚典礼那天在堂姐的怂恿下直接驾车逃婚了。
只是不想……事故也因此发生……
年轻的白绵绵在她十八岁的那一年因为向往自由的爱情失去了生命,而那个被爱情背叛了后饱含着怨恨的简曼却意外的在这具躯体里重生了……
简曼沉默的消化着陌生的记忆,机械般任由着鱼贯而入的医生护士给自己做着各项检查。
良久,医生才客观的道:“没什么大碍,患者因为车祸脑部受到了撞击所以记忆有所缺失或是混乱是正常的,所以短时间内最好不要也受太大的刺激。”
失忆?
楚云辞的目光停留在面前这个目光呆滞的女孩身上,半响,收回目光冲医生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医生又叮嘱了几句才离开,病房的门关上,屋内再次剩下面面相觑的二人。
楚云辞受不了女孩那跟防狼一样的眼神,解释道:“我不会伤害你。”
简曼盯着他,藏在被子里的手紧紧的揪在一起,沉默片刻后呐呐的开口:“我,我想回家。”
女孩儿的声音清脆稚嫩,又带着胆怯和不安。
楚云辞一怔,随后轻声遗憾 :“你爷爷已经不在了。”
简曼心中一凉,这才如梦初醒。
是了。
白老爷子去了,她早已经没有了真正的家,而如今,她也已经不是简曼了,她还能去哪儿?就算回去了,原本的家又哪里还有她的容身之处?
想起被背叛和惨死的经历,白皙的脸上闪过隐忍和痛苦,更多的是无助……
偌大的病房一时间陷入了沉寂中。
楚云辞沉默片刻后说:“我让人熬了汤,正好刚送来,你喝一些吧。”
简曼垂眸,难掩悲伤。
这时,不知道是刚进来的护士看屋子太静了想要缓解气氛还是如何,顺手开了电视机。
电视里传来了沈家继承人沈家明刚出院的消息,简曼闻声抬头,两个熟悉的身影紧接着出现在她的眼前。
面对镜头,沈家明苍白的脸上那通红的眼眶额外明显,一旁的姚雪晴挽着他的手臂轻拍了拍,像是在无声的安慰,她整理着情绪,哽咽说:“家明这次能康复多亏了老天爷厚爱,只是……曼曼的去世我们也很遗憾……”
心脏狠狠地刺痛了一下,刚接过的鸡汤一时没拿稳,哗啦的全都倒在了床上。
简曼手背被烫的一片通红,可她宛若察觉不到一样死死的盯着电视机里人。
老天爷厚爱?
他们可真的说的出口啊!
究竟是谁将她的心脏生生的挖了出来换在了沈家明的身上他们是忘了不成?!
双手被她紧紧的握成拳,尖细的指甲嵌入了掌心。
“呀!”护士眼尖的看到,惊呼了起来,“白小姐你的手……”
简曼正沉浸在滔天的恨意中,不料,电视画面突然漆黑,一旁男人有些微凉的手贴了过来,指尖无意间触到了手背,这才让她想起来被烫红的手。
楚云辞沉冷的声音落下,不容拒绝的吩咐着:“去叫医生。”
小护士浑身一寒,不敢迟疑仓皇应着逃离,好在烫的不严重,医生看过后开了些烫伤膏就走了。
楚云辞想起方才的异常,狐疑的看了简曼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认识他们?”
简曼一怔,她紧紧的揪着床被,压下心头的复杂否认:“不认识。”
如果可以,她宁愿这辈子从未见过他们!更不愿认识他们!
“我去让人给你换一床被子。”气氛骤然冷到了冰点,楚云辞觉得她是还沉浸在适应陌生的环境和失去至亲的悲痛中便借口离开,让她自己冷静冷静。
前脚刚走,病房的门突的被推开。
简曼原以为是楚云辞,不想几个身影涌了进来。简曼迅速搜刮着记忆,一眼就认出了走在最前面的那挂着担忧和不安的人正是当初苦口婆心的劝白绵绵逃婚的堂姐白芷柔。
白芷柔一个扑身上来就握住了简曼的手,红着眼眶庆幸:“绵绵,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老爷子去了后,白家剩下的都是旁系的,而这沾带了些关系的个个都是狼子野心,所以才会再临终前想到将白绵绵交付给他信得过的楚云辞。再联想一下白绵绵出事时刹车失灵的“巧合”,也并不难猜出其中有一定的关联。
也是在将死之时,白绵绵才知道白老爷子的苦心——
他并非不疼她,也并非不管她的日后了,反之,他早已经为她铺好了一条路,寻了可以庇护她的人。
可惜,等她意识到时,还是晚了。
想到这,简曼心中冷笑一声,不动声色的躲开了她的动作。
白芷柔的手僵在半空,还不等尴尬就听到病床上传来疏离的话语:“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
白芷柔眼珠子转了转,看向无辜的简曼,星眸清澈,不像装的。
“绵绵,你不认识我了吗?”白芷柔暗暗捏紧了拳,看了看身后跟着来的二人拉拢道,“我是你芷柔姐啊,这是你的大伯和大伯母,我们都是你的亲人啊!”
简曼低下头,躲着她的亲近,但嘴上却更加委屈的说:“对不起,医生说我撞了脑袋,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看着她这柔柔弱弱的模样,白芷柔心中刚升起的火骤然灭的一干二净了。
她原本还以为她这次不死,醒来一定会怀疑到她的身上,不想竟然连老天爷都站在她这边。
白芷柔放下心,身后的大伯母双眼也跟着一亮,然后拍了拍大腿惋惜起来:“哎呦,瞧瞧这可怜的哟,白家刚没了老爷子,你又出了事什么都记不得了,那往后白家可怎么办啊!”
明里暗里的都在提醒着什么,简曼眨了眨眼,正要装蒜,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
一道清冷的身影立显,楚云辞好整以暇的看着屋内图谋不轨的白家人丝毫不给面子的沉吟道:“绵绵不需要你们担忧,还有,白家日后到底怎么样也还轮不到外人来说三道四!”
嚯!
话音落下,病房内的所有人都瞬间安静了下来,气氛诡异又透着寒意。
楚云辞视若无睹,径直让刚带进来的护士给简曼换了一床新的被子。
一切收拾妥当后,楚云辞看了眼还待着的大伯一家三口,机不可察觉的拧紧了眉心:“几位是要等我请你们走?”
楚云辞三番两次的不给面子,现在还下了逐客令,饶是三人脸皮再厚也坐不住了。
大伯性子怯弱,听了话顿觉丢脸,拉着大伯母和女儿就要走。
可大伯母向来在家中做大,又见白绵绵失忆了也权当她记不清以前自己把她当成眼中钉的事,顺势端起了长辈的架子,推开自己不中用的丈夫,幽幽开口:“云辞,你这话说的不对吧?”
“哦?”男人挑了挑眉,露出疑惑。
大伯母见他装模作样,哼了一声:“虽然我们和绵绵关系是疏远了一些,但好歹也是白家人,算个亲人,你这句外人说的是哪门子的外人啊?”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他,“再说了,这外人还指不定说的是谁呢。”
楚云辞眸光一寒,让人不禁颤栗了一下。
大伯母被骇住,往后退了一步。
白芷柔见势不妙,偷偷拽了大伯母一把。
不想,这下大伯母落了面子还更来劲儿了,挽了挽袖子叫嚣起来:“云辞,我知道你跟绵绵有婚约,只是你们终归没结婚,订婚典礼也搞砸了,你这是拿什么身份来压我?”
字字句句都在点醒着他才是真正的外人,白家的事,他没有任何资格插手。
“还有……绵绵年纪还小,管理不了白家的公司,我们做长辈的多关心关心又怎么了?!”
楚云辞并未被激恼,反而勾起唇角,抿出一抹似笑非笑:“就凭我现在是白绵绵的未婚夫!白氏最大的股东!怎么,有意见吗?”
她所谓的关心,可别是想要将白氏占为己有。更何况,就算订婚典礼没办成,也没说她白绵绵就不是他的人了。
“什么……”大伯母一脸震惊。
这怎么可能?老爷子那样谨慎,怎么可能说把白家的基业给别人就给了,何况还是一个外人……
简曼将几人的明争暗斗都看在眼里,心中悲凉。
原来重活一世她也还是逃不过让人觊觎利用啊,上辈子是她的命,这辈子是钱,真可笑!
大伯母依旧不甘,指着他:“楚云辞,你用了什么诡计,竟然……”
“够了!”简曼厉声开口打断了几人的争执,露出恼意。
大伯母这才想起还有她的存在,收回了嚣张跋扈的模样讪讪笑了笑:“绵绵啊,我……”
简曼没有看她那张虚伪的脸,指着门口的方向:“我不认识你们,也不想听你们在这儿吵,出去!”
大伯母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但白芷柔也敏锐的反应过来,连连说了几句好听的,又冲着楚云辞微微莞尔后匆匆拖着人离开。
大伯母被拽走后依旧不情不愿,拍掉女儿的手抱怨:“你干嘛呢?”
“妈,你才是,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不等她把话说完,白芷柔率先抢过话头责备,“你知不知道那个楚云辞是什么人,不说他现在还拿捏着白氏的生死,单拎楚家出来,惹急了他,我们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大伯母本来就是妇道人家,平时也就在家搓搓麻将打打牌而已,哪里知道这么多门门道道的,当下自知理亏,默默地不搭腔了。
只不过,心中郁闷了一番后,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芷柔,你说那楚云辞真有那么厉害吗?”
白芷柔没回答,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眼里却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恐惧,一旁的大伯那本就半弯着的腰弯的更低了。
病房内——
楚云辞瞥了一眼对着他再次升出排斥之心的简曼平静道:“你不用提防我。”
简曼一愣,立刻收回脸上的情绪,不让他察觉。
不过,下一秒再次被眼前的男人直接一语道穿:“我对白家没有任何兴趣。”
他的话太过直白,简曼露出窘状,然而那张沉冷的脸上没有任何波澜的补充:“当然,也包括你。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强人所难。”
“那为什么……”不等她将话再次说完,楚云辞已经接过了话,“为了白老爷子。”
楚云辞收回深邃的目光,不欲多解释:“白氏我会管理到和你可以接手的时候,在那之前,不会有任何意外。”
“我们还会结婚吗?”简曼脱口而出。
话出口的瞬间,她立刻就后悔了,现在在所有人眼里她失去了记忆,不该提及这么多的。庆幸的是,楚云辞以为是自己在离开病房时白家的人提过什么,也没多放在心上。
他没有犹豫的点头:“会。”
简曼愕然,“可我不爱你,你也不爱我。”
“所以你还想再逃一次?”
“不是……”她不是这个意思。
楚云辞倒没有生气,反而十分冷漠的反问她:“你觉得比起独自去面对那些野心勃勃的白家人会比嫁给我要更好?”
简曼顿时哑口无言。
她不傻,这两件事相比较起来,后者根本算不上什么。
男人的嗓音更加的低沉而凝重:“白绵绵,你是我的未婚妻这个事实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如果你真的想任性,那就等到你有谈判的资格再来找我谈条件。”
简曼闭上双眸,深吸了一口气,沈家明和姚雪晴丑陋的嘴脸在她的脑海里快速的闪过,藏在被子里的双手无声的紧了又松,烫伤的手背火辣辣的,像是在提醒着她什么。
无亲无故的白绵绵没有了楚云辞什么都不是,而简曼……也早就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既然现在老天爷可怜她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为什么不珍惜呢?
简曼顿时犹如醍醐灌顶,再次睁开双眸时,眼底的阴霾已经尽数扫去,她冲面前这个矜贵的男人灿烂的扬起一笑,手伸至他的面前。
“好的,那以后请多多关照。”
她亲爱的……
未婚夫!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