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重生 > 东厂有位爷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东厂有位爷

东厂有位爷

胸大无脑的佟大小姐一朝重生成外科圣手的佟裳,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继母的阴谋让她惨遭夫家退婚,佟裳却笑出声,小白脸配不上我,然而姑母转头就将她指婚给东穆朝第一宦臣易恒。 嫁给太监,不是她的本意,却是她的宿命!

精彩章节试读:

《东厂有位爷》 免费试读

暮冬时节,北风凄凄。
位于佟府后方的小院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这雪夜的沉寂。
行踪鬼祟的绿衣少女来到门前,在确定四下无人后方才轻轻扣响了木门,“小小小……小姐,是……是我。”
漆黑的屋子里有了响动,少倾,门后传来一道清冷语声,“阿绿?”
“是是是我小姐,奴……奴奴婢给您送吃的来。”结巴丫鬟悄悄靠过来。
木门在里面拉了一下,开了半掌宽的缝儿。
雪光下,伸出来的那只手洁白如玉,平静接过阿绿递来的两个热馒头,“佟元怎么样了?”
“好像不大好。”阿绿垂下眼眸,脸上有些哀伤,“小小小姐,这回您可要长长长……长记性了,奴奴奴……奴婢早就告诉您佳惠小姐不不不……不是好人,您偏要跟她玩,出了事她就知道装病,把脏水往您身上泼。”
不远处火光隐现,有脚步声渐渐逼近,阿绿一惊,忙道:“有人来了,奴奴奴……”
眼见一只脚已踏进门来,阿绿来不及说完话,就从旁边遛了。
秋嬷嬷带着三四个人进了小院,厉声吩咐下人打开房门,“把门打开。”
佟裳拖着病体,还未回到角落里秋嬷嬷的人就进来了,于是顺手将手上的馒头塞进了柴堆里。
三四只灯笼光将柴房照得通明,佟裳穿着一身单衣蜷缩在稻草上,冻得唇色发白,看上去有些可怜。
秋嬷嬷料着她是因为闯了大祸心里害怕,有意吓唬她道:“大小姐,佟元少爷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佳惠小姐那边又高烧不退,当时就你们三人在场,老夫人从咱们嘴里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会急得什么似的,她老人家让奴婢接您过去问话呢。”
佟家大小姐是出了名的有胸无脑,一吓就六神无主,要是平常,她听到老夫人要问话,早就急得跳脚了,可今天这佟大小姐却出奇的冷静,闻言也不过哦了一声,随即站起身来,“走吧。”
秋嬷嬷惊奇地看着她,难道是自己话说得不到位,“大小姐,奴婢刚才说老夫人叫你过去问话呢。”
佟裳又冷又饿,被她的嗓门一震更觉烦了,蹙了眉道:“我听的见,用不着这么大声。”
秋嬷嬷被她突然的气势吓到,心虚地道:“奴婢看你没反应,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我聋了?”
秋嬷嬷被她白了一眼,也不敢顶嘴,眼见佟裳出了门,也便跟了上去。
此刻,上房一侧的偏厅里烧着地龙,四下里暖融融的,一个衣饰华丽的老妇人坐在雕花榻上,脸色阴沉可怖,旁边站着的几个仆妇也都低垂着头,气氛有些紧张。
王氏上前两步劝慰道:“老夫人,大小姐也是好意,她听说元少爷的病被冰水一激就好了,这才做了糊涂事。”
佟老夫人不听还好,一听这话气得脸色紫胀,立时就要跳脚,“蠢才蠢才,我佟家出了四代太医院院使,她就算不通医理,在家里多少也能熏陶一点,她叔父,她爹都是现成的御医,可她竟然去听信江湖郎中的鬼话,把我的元儿往冰水里推,这样的脑子简直有辱门楣。”
王氏用帕子掖了掖鼻子,缓声道:“您说得是,唉,只是可惜了元少爷,我刚才听说……元少爷就算醒过来,以后怕是也站不起来了,本来腿脚就不好,这下病情又加重了。”
“你说什么?”佟老夫人闻言差点晕了过去。
王氏连忙过去掺扶,“老夫人,您别动气,都怪我这个做媳妇的不该多嘴,可这么大的事我实在不敢瞒您,元少爷必竟是正房嫡出,老爷信任我,才叫我打理家事,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也难辞其咎,若老爷怪罪下来,我自是不敢有半点推托的,只是我万万没想到会是大小姐害元少爷。”
王氏见老夫人脸色不好,忙道:“还站着做什么?快去吊参汤来,没看见老夫人不舒服吗?”
佟老夫人被她扶着靠到软枕上,略略顺过气来,“老爷呢?”
王氏道:“已经让人去宫里催请了。”
老夫人点头,“那孽障呢?”
王氏避重就轻地道:“我刚才已经叫秋嬷嬷去领她来了,这会应该快到了。”
正说着,就听门外有声音通禀,“老夫人,夫人,大小姐到了。”
佟老夫人听到她来,眉头立刻拧紧了,沉声道:“带进来。”
秋嬷嬷带着佟裳进去。
佟裳刚才在门口已经听见王氏的控诉,这会儿窥着佟老夫人的脸色,心知局势已经对自己不利,因此并不多言,只低眉顺眼到老夫人座前请了安,“祖母。”
佟老夫人见她闯了这么大的祸还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心里就来气,“别叫我祖母,我没你这么个孙女,要是元儿这回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拿命来抵。”
王氏假意从旁调解,“老夫人,您不看僧面看佛面,姐姐在天有灵,若看到大小姐这样,她也会难过的。”
佟老夫人气得用拐仗顿地,“她娘要活着,我倒要问问她,我们佟家哪里对不起她,她要这样来祸害我们家,她生的一对好儿女,一个落地就在轮椅上,一个是缺心眼,她自己倒好,一撒手不管了,留下这烂摊子给我。”
佟老夫人这话正好说到了王氏心坎里,这么多年来她在佟家忙里忙外,她生的一双儿女聪明伶俐才貌双全,只因不是正房嫡出,很多事情名不正言不顺,叫她很是窝心。
眼下见状,王氏也便添油加醋地道:“老夫人,您只说气话,大小姐到底是正房嫡出,就算她犯了天大的错,咱们这样的人家,还能把她赶出去不成?”
佟老夫人原还没想到这层,闻言道:“怎么不成?我看她在我们家只会添乱,就把她送到庄子上,让她跟着吃点苦,也好长长教训,让她以后再不敢干这种不过脑子的蠢事,秋嬷嬷。”
“奴婢在。”
“去,给大小姐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就送走,我一眼都不想再看见她。”
“这……”秋嬷嬷看了看旁边的王氏,没敢直接应声,正僵持着时,廊外传来两声咳嗽。
廊下丫鬟通禀:“老爷到。”
王氏敛了神色上前请安,“老爷。”
“爹。”佟裳跟着请安。
佟世霈刚从宫中回来,身上朝服还没来得及换,闻言不过恩了一声,他并没看王氏,也没看站在那里的佟裳,缓步到老夫人座前伏腰行礼,“母亲。”
佟老夫人见了他,更加觉得情绪激动,指着佟裳道:“这就是你护着的大小姐,她害得咱们家鸡飞狗跳不说,现在还害死了元儿,我已经决定要把她送到庄子上去,如果她不走,我就到庄子上,我跟她,你选一个吧。”
佟世霈道:“是儿子不孝,没料理好家事,让您这么大年纪还跟着操心。”
王氏听出佟世霈话里的意思,忙道:“妾身也有罪,这些家事本不该老爷跟老夫人操心的,可是大小姐她……总之都是妾身平时太惯着她了,这才惹出了这么大的祸事,妾身愿意担责。”
秋嬷嬷得到王氏的眼色,敛步上前道:“夫人这阵子身子不好,把家务事交给奴婢,是奴婢办事不周,没看顾好大小姐,才出了这么大的差子,老爷要罚就罚奴婢好了。”
佟老夫人皱眉道:“我还没说要问责,你们一个个都来揽责任了,人家都没着急,你们急什么?”
佟裳的不为所动,终于让佟老夫人动怒了。
“孙女自知看顾元儿不周,不敢替自己辩白。”佟裳把自己择了个干净。
闻言王氏不禁朝她看了一眼,笑着道:“大小姐有心看顾,我们都看见了,只是您好心办坏事也得有个度,这回若不是佳惠不顾自己死活,拼死跳进河里拽上元少爷,您这会可怎么自处呢。”
佟佳惠是自己跳进河里的不错,可她却没有救人,只是这会情势一边倒,佟裳就是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她,因此不过略略蹙眉道:“姨娘说得极是,只是救人一说怕是姨娘听错了,佳惠妹妹不通水性,她怎么能救上元儿呢?”
秋嬷嬷一哂道:“大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当时就你们三个人在场,不是佳惠小姐救了元少爷,难不成是你?”
王氏冷笑道:“知情的一共就三个,剩下两个都昏迷不醒,大小姐一个人空口白牙,自然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王氏说完便看向佟老爷,原想着他能说些什么话,谁知他竟一声不哼。
秋嬷嬷适时道:“今年说来也怪,入了冬就出了好几回事,奴婢记得算命先生说今年咱们府有个劫数,不知是不是应验了。”
提起这个典故,佟府无人不知,只是秋嬷嬷话说得隐晦,算命的原话说的是,这位佟大小姐是佟家的灾星,十五岁那年会有一场大劫,若能逢凶化吉便罢了,若不能,佟家以后也会受她牵连,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听了这话,佟老夫人真是一刻都坐不住了,“世霈,她是咱们家的灾星,以前你纵着她就算了,现在她居然还牵连了元儿,不送走还等什么?难道真要她把咱们佟家百年基业毁了吗?”
世族家的小姐若被送到庄子上,那就相当于断了前程,以后回不回得来还两说,即便回来了,身价也会直落千丈,王氏这是要把她往绝路上逼。
佟裳嘤嘤哭了两声,“无论爹怎么决定,女儿都没怨言,只是日后不能在膝下孝敬,还请爹自己多珍重。”
她小脸惨白,悽悽说出这番话,别人只当她是孝心,哪里会疑心她的眼泪真假。
只有王氏微微皱了皱眉,这哪里像是佟大小姐会说的话?
佟老夫人却没觉出什么,只道:“世霈,她自己都说要去了。”
佟世霈沉吟着道:“母亲,慕容家这两天就要上京了,这个时候把她送走,万一风声传出去对谁都不好,好歹瞒过这阵子,等过了年,儿子托人去慕容家说说,早点送她过了门也就是了。”
佟世霈发了话,王氏也不敢再多言。
佟老夫人想了想也有道理,便没再坚持,慕容老爷刚升任了礼部侍郎,不日就要从杭州搬进京,若在这个节股眼上让他知道佟家拿缺心眼的大小姐跟他们定了婚约,势必不会放过佟家。
好在佟裳过了年就十六了,人嫁过去生米煮成熟饭,那时候就算慕容家想赖也是不能了。
佟老夫人看了一眼佟裳,想着她这样一个废人,若能攀上慕容家,也算为佟家做了贡献,于是算了道:“不送走也行,秋嬷嬷,你打发让人看好了,以后不许她出门。”
“是。”
从上房出来,佟裳抬头看了眼漫天的大雪,嘴角不露痕迹地扬了扬,能活着,当真是一件极好的事。
佟裳在职场上打拼多年,眼界与思维比一般人要成熟许多,加上她这人向来豁达,对重生这回事并不排斥,母亲曾说过,像她这样的白眼狼,在哪里都能活得很好,因为足够自私。
佟裳凭借肉身遗留的记忆,加上刚刚的听闻,她已经大概了解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佟大小姐与佟元一母同胞,虽是嫡出,可惜母亲早逝,在成长的过程中很多事情并没得到周全的照顾。
王氏因觊觎佟家世袭太医院院使之位,一直想除掉佟裳姐弟,为自己的儿子争取到继承人的位置,这次她借佟裳的手策划了落水案,本想一箭双雕,谁知佟裳没死,佟元也捡了条命。
不过这已经足够让佟裳头疼了,佟大小姐在这个家本来就爹不疼娘不爱的,这回害得佟元腿疾加重,就算暂时不被送走,以后她的命运也不会好到哪去。
在旧社会,一个被家族放弃了的大小姐,就相当于被判了死刑,就算有幸嫁入夫家,也会过得很凄惨,她有幸重活一世,自然不想随便嫁人,可是要在佟家安稳生活下去,也非易事。
阿绿上前将披风给她披上,“我我我的小姐,您还笑得出来,奴婢刚刚刚……刚才听得心惊肉跳,幸好您跟慕容家有婚约,要是被送到庄子上,再回来可就难了。”
佟裳不以为意,“什么婚约,不过都是些老黄历了。”
阿绿道:“小小小姐……您可别这么说,当初是慕容家求着三媒六聘与咱们订的亲,就算他们现在高升了,也不能忘了您。”
阿绿有心攀扯,生怕失去这个庇护,佟裳看着天色道:“咱们看看元儿去。”
“可老夫人刚才不是说要禁足吗?”
“正因为此才现在去,回去就出不来了,走。”
佟裳在阿绿一脸的震惊中下了台阶,身子没入茫茫的大雪中。
佟元是佟家嫡出的元子,按照佟家传嫡不传庶,传男不传女的规矩,他将来是要被扶持培养成为太医院院使的。
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年代,一样的处境,佟元比佟裳的待遇要好多了。
院子宽敞明亮,屋子收拾得一尘不染,四处摆放着名贵的瓷器,佟元自小身子弱,侍候他的丫鬟婆子也要比别人多一些。
这会大夫刚走,大家也已渐渐从惊慌中回过神来,各安其职。
两个小丫鬟在外屋拿银吊子熬药,见佟裳过来,小声地议论起来,“她怎么敢来?”
“就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佟裳只当听不见,一路目不斜视进了正厅,她一进门就受了白眼,“佟大小姐这会来,是来看看我们少爷死了没有吗?”
佟裳笑脸相迎,“吴妈妈,我来看看元儿,他醒了吗?”
吴妈妈是佟元的奶娘,因为夫人早逝,她平时没少为佟元操心,佟裳不帮她也就算了,还净给她添乱。
佟元出事后,她第一个想到要去找佟裳算帐,没想到她还没去,她倒先来了,“你还有脸来看少爷,少爷都快被你害死了。”
佟裳笑着道:“瞧您这话说的,我是他亲姐姐,我能害他吗?”
吴妈妈冷哼道:“我都听人说了,是你把元少爷推进河里的。”
“是谁说的,是二小姐吗?”
吴妈妈本想敲打一下,没料到她竟直接说了出来,吱吱唔唔掩饰道:“我可没说是二小姐。”
王氏平时给佟佳惠树立的是温柔善良、宽厚待人的形象,像这样嚼舌根、损人不利己的事她是不会“亲自”说出口的,就算说了,底下人也不敢说是佟佳惠说的。
“你放心,我只是来看看佟元的伤,不会耽搁太长时间的,他们是不会知道的。”
这吴妈妈人其实不坏,只是佟家形势逼人,很多时候为了保住佟元,她不得不选择远离佟裳。
佟裳说完,也不等她再说什么,便转身进入内殿。
“你站住,这里不需要你猫哭耗子,元少爷的病用不着你来看,你又不是大夫,看了有什么用……”
吴妈妈追着她进了内殿。
内殿静悄悄的,远远可以看见一个弱小的身子躺在床上。
佟裳走过去,借着灯光看着床上的小人。
佟元今年六岁,因为长年坐轮椅的原因,比一般孩子要矮小,不知是不是血脉亲情的缘故,佟裳第一次见他,就觉比一般人多了几分亲近感。
佟元的腿发育正常,从外观看不出什么大毛病,可以确定不是小儿麻痹,只是不能久站,佟裳想确定一下他是不是股骨头坏死的症状,刚伸出手,就被吴妈妈抓住了,“你想做什么?”
佟裳职业病地道:“我看看他的腿还有没有治。”
“算了,上回你说要给元少爷治腿,活活把佟元绑在树上两个时辰,这回你又把元少爷推进冰水里,现在还想做什么?”
佟裳没想到佟大小姐居然做了不止这么一件蠢事,一时倒不好反驳,讪讪收回了手,“那我走了……”
“姐姐别走。”
佟元不知何时睁开了眼,他一把就拉住了佟裳的衣角,奶声奶气的地对吴妈妈道:“奶娘,不怪姐姐,是我自己不小心掉进河里去的。”
听着佟元懂事的声音,吴妈妈的眼眶一下子红了,“真是个傻孩子,你都这样了,还替她说话。”
“别哭了奶娘,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好什么,大夫说你可能以后都……算了算了,我去叫秦郎中来给你瞧瞧。”吴妈妈心里着急佟元的病情,也就暂时顾不得佟裳了,“你好好在这里待着,我会让人看着你,不许你碰少爷一个指头。”
说着就叫来一个丫头仔细盯着佟裳。
佟裳不以为意,吴妈妈出去后,她便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丫鬟们给佟元喂水喂药。
佟元吃完了苦药,小脸揪成一团,“春桃姐姐,我想吃蜜饯。”
“我这就叫人去给你拿。”春桃转身要走,却又顾及着佟裳,“好少爷,你忍一会,我一会再给你拿。”
“我苦死了,咳……”佟元咳了几声。
春桃无法,只好道:“那你等着,我一会就回来。”她安抚完佟元,还不忘恐吓佟裳,“你一动也不许动,我马上回来哦。”
春桃一走,佟裳便坐了过去,佟元已经恢复了些体力,看着佟裳的眼神暖暖的,肉肉的小手抓着佟裳的指头,“姐姐,我知道是你救的我,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游泳了?我看你进水里好长时间没出来,还以为你淹死了呢?我都快急死了。”
佟裳苦笑,佟大小姐是淹死了,活过来的是佟裳,她从小生活在海边,对她来说游泳不算什么难事,“姐姐会的多着呢,等你好了我教你游泳。”
“真的吗?可是……我的腿能游泳吗?”佟元有些怀疑,刚刚亮起来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
“怎么不能?腿治好了就能啊。”佟裳见他两颊发红,探了探他的额头,有点发热的迹象,佟家是御医世家,这些小病自然有人替他治,佟裳不是太担心,“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佟元摇头,“我没事,他们会照顾我的,不过姐姐你受伤了。”
佟元伸手去摸佟裳额上的伤,佟裳疼得抽了口气,这才想起额上还有伤,大概是上岸的时候撞的,“一些小伤不碍事。”
“我给你拿药。”佟元从枕头底下掏出一小瓶药膏递给佟裳,“这是上次爹给我的,涂了不留疤痕,姐姐长得这么漂亮,要是脸上多道疤就不好了。”
佟裳从镜子里看了一眼自己,这是她活过来后第一次看清自己的模样,白嫩的瓜子小脸,细长的眉眼带着淡淡的冷意,小巧挺秀的鼻子,嘴巴不点而朱,即便病容有些憔悴,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美。
这大概是佟裳能在佟大小姐身上找到的最大的优点了,没脑子,但人长得美,而且是正房嫡出,要不然慕容家也不会看上她,放着那么多名门闺秀偏来给她下聘礼。
“姐姐在看什么?”
“元儿觉得姐姐美吗?”
“外面都说姐姐是京城第一美人,这还能有假?”佟元仰着小脸十分自豪,一脸稚气的样子。
佟裳忍不住捏捏他的小脸蛋,借着跟他说话的空档,佟裳已经麻利地把佟元的腿检查了一遍,“好了,你好好养病,姐姐回头再来看你。”
佟元有些不舍,不过怕一会奶娘回来为难她,还是放开了手,“姐姐记得来看我哦。”
佟裳出了门,带着阿绿往自己的院子走。
佟府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值大雪,这会路上没什么人,佟裳走得又慢,于是显得这条路格外长。
阿绿小心看着她的脸色道:“小小小……小姐,刚才你跟少爷说的话奴婢都听听……听到了,你为什么不向老爷跟老夫人解释,元少爷的落水是场意外。”
佟裳笑得薄凉,“因为那不是意外。”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