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总裁豪门 > 闪婚总裁太强势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闪婚总裁太强势

闪婚总裁太强势

惨遇渣男,本想天台散心,却没想到遇极品帅哥一枚。 童话故事的走向,此帅男该劝她慰她从此爱上她。 可现实却是,差点没弄死她…… 童话总是骗人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可唐梦瑶却没想到,她真正的童话人生,却是从这一坠开始……

精彩章节试读:

《闪婚总裁太强势》 免费试读

一股夜晚的凉风夹杂着寒气扑面而来,秀发瞬间被吹得凌乱不堪,顿时心中的烦闷仿佛都被吹散了不少。
唐梦瑶站在楼顶,穿了件白色纱裙,和漂亮的栗色长发随风舞动,宛如精灵一般。
小巧的瓜子脸带着薄薄的红晕,气的!
许闻帆这个负心汉,劈腿就算了,竟然还丧尽天良的让她来现场观摩!
贱人!
脑海不可控制的回想起方才在房间里看到不堪入目那一幕。
纠缠的身影和韩嫒芸暧昧挑衅的水眸。
低头扫了眼手中的房卡,这是昨天许闻帆托人送到她手中的房卡,结果却是为了让她观摩自己的未婚夫和这家酒店千金的运动?
狗男女,都去死吧!
出恶气般重重的哼了声,唐梦瑶提着裙子便上了阳台,学着电影里赌王那般将房卡潇洒的甩了出去。
薄如纸片的房卡瞬间掉落,没有横飞出去的刚硬感,只是直直的下坠。
“切。”
唐梦瑶喃喃嘁了一声,现实果然是和电影不同,主角是可以把纸片当成飞镖稳当甩出去的,她连甩个卡都能直直的落下去。
望着飘飘而下的房卡,唐梦瑶的脚步不自觉又向前探了一步。
正在这时,空旷的场地突然冒出一句冷淡不带一丝感情的话。
“想死么?”
唐梦瑶扭过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来人身穿黑色西装,身材高大颀长。墨黑色的头发梳成大背头,一双墨色宛如黑色宝石般的瞳孔桀骜不羁,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掀起凉薄的弧度。
除了表情有点冷漠的欠扁,外貌身材都是无可挑剔的……完美。
唐梦瑶心中本来存着一丝被打扰的不满瞬间烟消云散。
她这是失恋过后走大运,桃花运要来了?
还没想完,那英俊的男人将手中烟头捻灭在墙上,冷淡道:“想死?”
唐梦瑶怔怔的看着朝她走过来的帅气男人,目光期盼盯着他说出一句英雄救美的鸡汤。
男主目光沉沉地看着她,随后朝她侧了侧脸,“要死死一边去,别脏了我的地方。”
哗!
宛如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淋下来,唐梦瑶尴尬的看着他抬了抬手指了指电梯的方向。
韩骏礼另一只手看似无意的把玩着手机,却是拨号页面,打算叫助理上来将她赶走。
唐梦瑶盯着他的手指,满脸愤恨。
什么玩意儿,那儿不欢迎她,这儿也不欢迎她!
霎时心中怒火中烧,秀眉一扬,她骂道:“关你何事,你管我死在哪里!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韩骏礼自然的看向她的方向,颀长高大的身影定定的站在那里,面容冷峻,棱角分明,面无表情,“这是我的酒店,你死了无所谓,但别毁了我酒店的名声。”
他的酒店?
唐梦瑶拧着眉看他。
韩嫒芸是君盛酒店的千金,那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传说中韩嫒芸那镶了金的哥哥?!
确定了男人的身份,唐梦瑶微眯了眯眼睛,透露出危险的味道。
她说这男人怎么有点眼熟,真是和情敌的哥哥见面分外眼红!
“你过来!”
唐梦瑶暗骂一声随即大喝着便朝韩骏礼扑了上去。
韩骏礼毫无防备,被扑了个正着,手忙脚乱的拽住唐梦瑶的衣领。
“你干嘛!耍流氓是吧?”
唐梦瑶被扯住,恼怒万分,更是卖力的拉拽着比自己高了不止一个头的男人。
韩骏礼愤怒的想要将她推开,奈何眼前的小女人看起来个子小小的,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另他无法挣脱。
天台上决逐的两人丝毫没注意到酒店大门聚集的密密麻麻的人群。
两人拉扯的幅度变大,脚步变得摇晃起来,可眼前的女人却仍旧不怕死的缠着他不放。
“想死麻烦自己去死,你他妈!”
后面的话被卡在了喉咙中,韩骏礼惊悚的发现,两人竟不知觉中移到了护栏的一侧。
韩骏礼死死抵住乱动的唐梦瑶打着商量:“你冷静下行不行,或者你自己跳也行,别他妈带上我。”
可暴走边缘的唐梦瑶根本听不进旁人的话,只死死的抓住他的袖子不放,丝毫没注意到两人早己站在危险的边缘。
一手控制着不安分乱动的女人,一手按下了拨通键,助理笑嘻嘻的声音欠揍的传出:“咋啦BOSS?你那边怎么吵吵闹闹的啊?”
咋了咋了!
“老子要死了!你快来……”
啊——
下一秒手机脱手而出,两道尖叫声腾空而起。
拉扯中唐梦瑶脚底不小心踩滑,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表演了一个自由落体运动。
韩骏礼被带到死亡的临界,纤瘦的身子早己脱离了防护栏甩到了空荡荡的外头。
呼啸的风吹打着她的长发,全糊在了脸上,她吓得半死,眼泪都快出来了。
唐梦瑶吓得一身冷汗,视线紧琐着被她拽住大半只手的男人不放,“你倒是拉我一把啊!”
悬在半空只觉得毛骨悚然,浑身起鸡皮疙瘩,连后悔的时间都没有。
唐梦瑶尖叫着攥紧手上的最后一根稻草,韩骏礼却忙着掰开她的手指,挤出了一句,“要死你自己死啊!”
“……”
“放手……”
话还没说完,那个要死的女人却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向下无情地扯去。
于是……重心不稳的韩骏礼就这么被带着一起直直的坠了下去……
两人下坠的速度之快,快到唐梦瑶头脑空白,甚至来不及去回忆她这短暂的小半生。
几秒后,两人齐齐栽落在救生网上。
吃痛的叫了一声,捂着摔得酸痛的腰腿,唐梦瑶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傻笑。
没死!
周围蓄势待发的媒体和围观的群众蜂拥而上,其中还包括不少韩骏礼的员工,要不是有人事先发现天台的动静报了警,恐怕此刻两人早就去见了阎王。
已经懵圈的两人包围得死死的。
人群里三层外三层的将两人团团包围,唐梦瑶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再加上方才的惊吓过度,白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粉红八卦传播的速度总是很快,更不要说主人公是A市著名的黄金单身汉韩骏礼。
事情一出,就连一向安静的医院此时都闹哄哄的挤满了随时准备抢到第一手资料的记者们。
唐梦瑶迷迷糊糊从梦中醒来的时候,耳朵里全是闹闹咋咋的声音,夹杂着护士的呵斥。
“醒了,醒了!”
不知道是谁高喊了一声,唐梦瑶醒了的消息,瞬间在医院蹲守的各位记者耳中传了个遍,蹲守在病房门口的记者抬着各种机器蜂拥而入。
“请问你和韩总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跳楼?”
“为情自杀吗?还是别有隐情?”
一连串的问题一股脑的朝没搞清楚状况的唐梦瑶砸去,她皱眉遮住刺眼的闪光灯,大喊道:“什么意思啊?”
记者面面相觑,静默两秒后无视唐梦瑶的问题继续提问,话筒简直快要塞到她的嘴里去了。
唐梦瑶作为一个刚醒来的病人,在经历了最初的迷茫后,很快融入气氛,终于在记者们的轮番围攻下自己弄清楚了记者们的来意。
记者朋友们十分善意的将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和韩骏礼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跳楼?
唐梦瑶静静的坐靠在床上,干净清秀的脸上镶嵌了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
想起狗男女的恩爱和韩骏礼的见死不救,唐梦瑶叹了口气,下一秒却是一副哀伤的模样。
她的眼尾弯弯的仿佛月牙儿,细致乌黑的长发静静披散于双肩,显得柔美不堪。
记者们关注着她的表情,握着话筒的手不敢松懈半分,生怕错过了大消息。
半晌,唐梦瑶努努嘴,声音带着些哽咽:“其实,我是韩骏礼的秘密情人……”
此言一出,四座哗然,但唐梦瑶显然觉得这还不够劲爆,她垂眸抚着秀发添油加醋,“我那么爱他,我怀孕了,他竟然要抛弃我……”
记者们再次面面相觑,举着话筒对这坦白的女人,竟一时不知该问些什么。
韩骏礼的大众口碑一直很好,对于女人更是洁身自好,但面前这女人是大家眼睁睁看着随韩骏礼一起摔下楼的,话语可信度更高。
短暂的震惊后,记者们像迁徙的鸟儿一般又一窝蜂的冲去了话题男主人公那。
唐梦瑶故作哀伤的埋头继续睡觉,心里却乐得轻松。
谁让韩骏礼是韩嫒芸哥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活该。
君盛酒店的顶层办公室内。
韩嫒芸哭得梨花带雨的跪在地上,背对她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高级剪裁的西装将他完美的身材包裹起来,背影看起来生人勿近,透着一股冷意。
“哥,我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我孩子都怀了,总不能打掉吧!”
韩嫒芸声泪俱下,大颗大颗的泪水将精致的妆都花了,她恍若未闻的用膝盖向前挪了两步,小手抓住韩骏礼剪裁有致的西裤。
“哥!”
韩骏礼回身,垂眸注视着她,眼神冷淡得仿佛在看与他毫不相关的人。
韩嫒芸心里一寒,韩骏礼一副要死死要活活的表情让她的心沉入了谷底。
她绝望的摇了摇头,爬起来拿了桌上的钢笔对准自己纤细白皙的脖子,边流泪边哭诉,“哥,我是你妹妹啊,肚子里也是你的侄子,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死在这里,大不了一尸两命!”
韩骏礼平生最讨厌的两件事,第一是威胁,第二是哭。
韩嫒芸今天占完了。
现在酒店大门外全是闻风而来的记者,说起来,还是他这个好妹妹搞出来的,睡了别人未婚夫,害得那女人跳楼还连累了他。
薄薄的嘴角扯出一个无情的弧度,韩骏礼没说话,抬脚便要往外走。
看韩骏礼的架势是不打算管她的,韩嫒芸一不做二不休的将钢笔一摔,尖叫着咆哮,“韩骏礼!你不管我也不管爷爷了么!我死了,你猜爷爷会不会气倒!”
“闭嘴!”韩骏礼回身重重一巴掌甩在韩嫒芸脸上,白皙的脸颊瞬间浮现五道红肿的掌印。
想到爷爷,韩骏礼冷硬的心瞬间软了下来。
他冷冷的看了眼软软跌落在地上失魂落魄的韩嫒芸,“你的事我会处理,现在自己滚回去,要是惊动了爷爷,我饶不了你!”
韩嫒芸紧紧的握紧了拳头走出了办公室,红肿的眼中是一闪而逝的疯狂,她知道,许闻帆是她的了!
助理待韩嫒芸离开后才进入办公室,为难的向他报告,“老大,楼下那群记者跟苍蝇似的,赶都赶不走。”
松了松领带,将领口处的袖子扯松了两颗,韩骏礼淡淡吩咐道:“走吧。”
“哦好。”助理点点头,随即慢半拍的脑子才反应过来,大叫道:“什么,走吧?!”
这关头下楼,和入虎穴有什么两样,老大你还如此潇洒自如真的好吗?
电梯到达一楼,韩骏礼率先迈出,王弼紧随其后生怕出了什么闪失。
安保人员在王弼的指挥下迅速将韩骏礼包围在中间,以他为圆心行成一个圆圈向外移动。
即使被层层包裹在中央,韩骏礼高挺的脊背和冷傲的气质依然卓群。
人墙能阻挡记者,却隔绝不了层出不穷的提问,记者的提问大抵不是说他在炒作酒店,就是说黄金单身汉名号不保的事情。
韩骏礼全程冷漠脸,却在听见某位记者的提问时顿了脚步。
“韩总,唐女士说她是你的情人,怀孕后被你抛弃,请问属实吗?”
耳朵尖锐的抓住了情人两个字,韩骏礼不耐的看向提问的人,眼神冰凉,那人一个哆嗦,沉默半晌,他却没作任何解释,在安保的保护下上了奔驰。
新闻媒体一向秉持不说话就是默认的黄金法则,于是第二天的头条便从“君盛总裁携陌生女子殉情”变成“韩骏礼豢养秘密情人,怀孕后始乱终弃!”
“一派胡言!”
胡莉在家看到新闻气得拿报纸的手都发抖,抬手便将面前的茶杯摔了,回头看见低头站在她身旁的佣人,骂道:“木头桩子么站在这里!”
爷爷一下楼就看见一地狼藉,气得直跺拐杖,怒道:“发什么小姐脾气,你还把不把老头子放在眼里了!”
胡莉被吼得大气都不敢出,随即瞪佣人一眼低声呵斥道:“还不快收拾了,扎到老爷子你付得起责吗!”
话落,胡莉殷勤的小步跑过去扶老爷子,表情委屈得不得了,抱怨道:“新闻说骏礼和外面的野女人怀了孩子,爸你说我能不气么!”
老爷子早就知道了新闻的事,冷哼一声却还是任由胡莉扶到了太师椅上,不咸不淡的来了句:“韩骏礼呢?”
胡莉以为老爷子要怪罪韩骏礼,心里一慌连忙替自己儿子辩解,“估计还在外面应付媒体呢,嗨!都怪这贱蹄子,我看又是一个妄想嫁入咱家枝头飞凤凰的女人。”
老爷子点头,双手杵着拐杖却嘿嘿笑了起来,心里暗自思量起抱孙子的喜事。
胡莉没注意到老爷子的情绪,自顾自的用尖利的指甲狠狠戳了两下报纸上唐梦瑶精致的脸蛋,仿佛能泄愤似的。
生了双狐媚子眼,天生勾引人的贱胚子,可不能让这狐狸精毁了骏礼!
胡莉打定主意要打发掉勾引自己儿子的唐梦瑶,隔天便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门。
唐梦瑶抱着啃了一半的苹果,茫然的看着眼前一进门就对她抱有莫大敌意的——中年女人。
胡莉一身白色的丝绸套裙,保养得体的脖子上系了根高定方巾,踩着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气势逼人,活脱脱现实版普拉达的恶魔。
胡莉高傲的抬着下巴不停的打量着唐梦瑶,在报纸上看那双眼睛已经够勾人了,近了看更是不得了,更渗人的是,这双狐媚眼睛越看越像那个贱人的。
她愤恨的将尖锐的指甲掐入手心,这女人要是当了她儿媳妇,她不得早晚气死!
想完,胡莉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下巴都快抬到天花板上去了:“一千万,打胎离开我儿子。”
言简意赅,仿佛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她的口舌。
唐梦瑶:“???”
这大妈什么情况,用鼻孔看人就不说了,还要用钱来砸她?
见唐梦瑶默不作声,胡莉冷哼一声,将支票扔到床上,艳红的唇角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钱,我们韩家有的是,但不是你的,拿上这笔钱,滚远点。”
唐梦瑶弄清楚了,不由觉得好笑,这是要上演豪门赶儿媳的戏码啊,只是韩骏礼的妈未免戏太多了吧。
何况这态度,她真不敢相信所谓的豪门太太就这素质。
“笑什么?”胡莉微微眯眼,死丫头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
唐梦瑶啃了口苹果,声音清脆,嘻嘻一笑:“大妈,你还是把支票拿回去吧,孩子是我和骏礼共同孕育的结晶,我是不会打胎的。”
话落,唐梦瑶温柔的摸了摸自己盖着铺盖的小肚子,眼神软得像一滩水,轻轻道:“不仅如此,我还要嫁给骏礼,做他一辈子的小公主呢!”
“你还要不要脸!”胡莉被唐梦瑶的态度气得手指狂抖。
唐梦瑶淡定摇头:“不要,大妈你要是没其他事就出去吧,我是病人要休息。”
“你!”
胡莉活了这么多年,很少遇到比她还浑的女人呢。
在唐梦瑶这里吃了瘪,憋了一肚子气要回去发,刚回家却发现韩家已经闹得天翻地覆。
韩家大厅内。
韩骏礼脊背挺直的站在老爷子面前,气质冷硬不折。
老爷子虽然最疼韩骏礼,但此刻看他这幅宁死不屈的模样就来气,不由得愤怒的杵着拐杖道:“老子让你结婚!教你这么多年是让你出去糟蹋别人小女孩的吗!”
胡莉一听让韩骏礼和唐梦瑶结婚,仪态也不要了,三步并作两步赶过去,尖叫道:“不行!”
“不行。”
韩骏礼也一口回绝,扫了一眼站在老爷子后边的韩嫒芸,却冷着脸没解释什么原因。
韩嫒芸被韩骏礼冷冷一扫,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站到了胡莉身旁。
胡莉气得跳脚:“这种身份不明的女人怎么能进韩家门!”
家里吵得一团乱麻,韩骏礼心烦不已:“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话落便转身便出了门。
胡莉还在叽叽喳喳的阻拦,韩见天怒拍桌面:“闭嘴!”
犟驴子!
老爷子见韩骏礼头也不回的离家,恨铁不成钢的哼了一声,随即脸色一变,手捂着心口‘哎呦’了两声边给自己的贴身护理医生使了眼色。
“痛啊~心口痛啊,我看你们是要气死老子我。”
医生收到暗示,连忙咳嗽提醒道:“老爷子的病气不得啊。”
韩见天担忧的上前,声音立马低了两个度:“爸,我立马找人把事情压下去。”
老爷子冷冷看他一眼,不咸不淡的吐出两个字:“不行。”
“那您看?”
老爷子抬头望着天花板,凉凉的来了句:“让两个小的结婚。”
现成的大胖孙子,谁不抱谁傻子。
“这……”
老爷子见韩见天迟疑,又捂住了心口处,还没开口,韩见天便立马应了下来:“我马上就去办。”
……
韩骏礼要结婚了!
新闻媒体在短短三天之内变了三个风向,京城最近的新闻头条被韩家霸屏了,最新夺人眼球的一条无外乎为:韩氏太子爷迎娶平民丑小鸭,黄金单身汉晋升新国民老公!
韩氏家大业大,操办的太子爷婚礼更是隆重得恨不得举国同庆,婚礼现场外挤满了要抢直播头条的新闻媒体,保安都请了上百来维持秩序。
而这场盛大婚礼的女主角此时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化妆间。
她身穿白色的露肩婚纱,上面点缀着无数精致的小珍珠,映衬的肌肤如雪,棕色的长发盘起来固定住,本就精致的小脸略施粉黛便显得夺目耀眼,在晕黄的白光之中仿佛落入凡尘的仙子。
当然,前提是忽视她手上那对刺眼的手铐。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