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总裁豪门 > 二婚缠不休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二婚缠不休

二婚缠不休

他们之间,隔着她的前夫和他的前任。 他问她:突然成为总裁夫人是什么感觉? 她只笑得淡然:黎堂峰,今生今世,我与你纠缠到底,不死不休!

精彩章节试读:

《二婚缠不休》 免费试读

假离婚,多么可笑的字眼!
还是以前在新闻里看到过,我可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跟我商量假离婚的丈夫竟然假戏真做了!
我的丈夫舒伟说,他家老房子即将拆迁,为了以单身的身份能分到多一点跟我假离婚。
我同意了。
可现如今……
如果不是我发现了舒伟的开房记录,如果不是我知道他今天会出现在这个市郊的农家乐,我又怎么能看到这如此让人心碎的一幕!
我就这么看着他搂着我好闺蜜姜虹珊的腰,两个人亲密无间的出现在我眼前,姜虹珊还笑得那么甜蜜,仿佛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明明七十二小时之前,我才是舒伟名正言顺的妻子!
他那样信誓旦旦说的话,还犹在耳畔!
“我去!”心痛到了极点,我仰头看着蓝天,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一个人走在公路旁,日头晒的我有点扛不住,我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的。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一切,我心里简直要呕血。
脑海里回荡着姜虹珊刚才的话,她说:他们已经好了差不多一年多了……
我顿时泪如雨下……
他们好了一年多,我和舒伟恋爱两年结婚半年,也就是说舒伟有差不多一半的时间都在脚踏两只船!
我真不知道是该骂自己眼睛瞎呢,还是该庆幸对方暴露的早呀?
身后不断有车喇叭在滴滴的响,我只觉得脚后跟磨得生疼,索性脱了鞋子光着脚走在滚烫的路上。
脚上的疼抵不过心里的痛,怎么舒伟说什么我都相信呢?这个太容易相信别人的毛病得改!
可……舒伟他不是别人啊!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的疼。
他是我以为能够托付终生的男人啊!是我憧憬婚姻和未来的另一半啊!我怎么会想到,才刚刚半年就成了这样,既然要离婚,既然离不开姜虹珊,那为什么又要跟我结婚呢?
我越走越累,几乎支撑不下去了,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石头上。
六月已经带着夏天的气息渐渐的热起来,我喘着气坐着,半天不想动。
突然,一辆车停在了我面前,车窗打开露出一个男人的脸来。
他微微皱着眉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吓了一跳,眼前这个男人很眼熟,好像是舒伟公司的大Boss,我们结婚的时候他还来过婚礼现场送红包的!
怎么说也是领导级别的人物,我一下子从石头上蹦了起来:“黎总,你好。”
蹦起来我就后悔了,干嘛呀!柳溶月!你已经跟舒伟离婚了,他的顶头上司跟你有半毛钱关系?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对着这个男人我还是不敢把心思表露的太直。
我干巴巴的笑了笑,场面一时有点尴尬。
那男人冲我抬了抬下巴:“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太好了!虽然舒伟把我丢下了,但是舒伟的老板却搭救了我!我要不要来个以身相许什么的?反正我柳溶月现在也是个自由之身,单身贵族!
身边这个男人像是个移动的冰山,不爱多说话,但是眉宇生的极为清俊。舒伟跟他比起来,简直云泥之别。
想想舒伟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呢?其实从一开始,舒伟对我的感情就很奇怪吧。是舒伟先追求的我,也是舒伟向我求的婚,可是我们在一起这么久,婚后都半年的光景了,依旧是手拉手盖着棉被纯聊天的阶段。
说出去谁信啊?一个结婚半年的女人至今还是个完璧之身……
大概是因为身边坐着舒伟的老板,我还是有点觉得不自在。叫老板吧,叫不出口,直呼其名吧,我偏偏又忘记了他具体的名字。
哎哟真是要命,怎么解释我现在的复杂心情?
我深深叹了口气,看向了车窗外,突然一个路标闪过,我顿时觉得这位黎总出现的真是很及时。从刚才那个路标到市区足足有二十一公里。就算我能走到打车的城区,估计我这两条小短腿也累的够呛。
想到这里,我顿时对这位大Boss充满了感激之情。
正打算说点感/谢的话来打破沉默的气氛,这个男人突然减速,然后看着前方说:“那不是你老公的车吗?”
嘿!还真是!
没想到啊,他们竟然也这么快就离开约会的地方。
我冷冷的说:“我们已经离婚了,他不是我老公了。”
那男人哦了一声,随后又问:“那你既然不是我员工的家属了,我带你回去你得记得给我车费。”
这话听得我差点吐血,果然奇葩都是扎堆出现的!
我说:“你放心,绝对赖不掉你的。”
这男人似乎不相信我,说:“那你加我微/信,一会钱转给我。”
我们互加了微/信,我问:“给你多少?”
我心里盘算的是就算按照一般出租车的价格打表回去,二十多公里也不过一百多吧!
结果这男人说:“一万块。”
“什、什么?”我以为自己幻听了。
下一秒,我忍不住骂道:“你怎么跟舒伟那个王八蛋一样啊?还是你们公司的人都这样?抢劫啊?”
算了!大不了再一次被丢下车,反正也快到市郊了,这里打车也能打到。想到这一点,我胆子更大了。
没想到那男人竟然微微一笑:“骂得好,给你减掉一千块。”
这人莫不是有毛病吧?被人骂了还觉得好?还要给我减车费?
见我一时没能转过弯,男人笑眯眯的说:“你骂舒伟骂的太好了。”
原来是这样,是因为我骂了舒伟所以给我减了车费?我自觉自己是个蛮聪明的人,get到这个点后,我立马举一反三,一连骂了舒伟好多句,简直痛快极了。
那男人听得更是开心,最后说:“当我今天心情好,载你一程,不收你钱了。”
我也挺痛快的,反正我早就想骂舒伟了,正巧两个人想法一拍即合。我是骂的爽,他是听的快活。
终于,他把我送到了小区门口,说:“我是黎堂峰,后会有期了。”
我忍着脚疼一瘸一拐的走回了家门口,没想到大门外放着我的一只行李包!
这是个什么情况?舒伟这是要把我扫地出门吗?
乖乖,这个动作还真是够迅速的!我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没有这一出呢,下午这会我已经被赶出门了?
当我柳溶月是面团捏的吗?这么好欺负?
我打开那只行李包一看,果然!里面都是我的东西。
刚才在路上跟黎堂峰一起骂舒伟的时候,完全没留意到他们早就开着车回来了,敢情跑的那么快是为了给我打包行李啊!真是难为他们俩了。
我站在门口哐哐哐的拍门:“舒伟,你给我出来!”
突然,我听到门里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听起来应该是舒伟和姜虹珊都在里面。这房子好歹也是我和舒伟一起出钱买的,凭什么我就这么被赶出来,他和姜虹珊可以住在里面?
我又把门拍的震天响:“舒伟,姜虹珊,我知道你们在里面,出来给我把话说清楚!”
门里又是一片骚动,但是依旧无人出来开门。
我心里冷笑一声,这是你们自找的,等着瞧吧!既然有胆子做,就别一会没胆子承认!
我从行李包里拿出一只折叠小凳子,然后拎着行李包到小区外面的杂货铺里买了一只扩音喇叭和一瓶矿泉水。
小卖部的老板娘我是认识的,她还笑呵呵的问我:“你买这个做什么啊?老公不听话吗?”
我呵呵一笑:“听话,我一会一喊他就听话了。”
我就这么拎着小凳子坐在了我家楼梯口,喝了口水润润嗓子,拿起扩音喇叭就喊:“舒伟,姜虹珊给我下来!我等你们三分钟,不下来的话我就去姜虹珊家的小区喊。”
这句话我整整重播了五六遍,停下来喝水的功夫,我身边已经围了一圈人。
都是小区里的叔叔阿姨,他们带着好奇问我怎么回事,我轻描淡写的说:“也就是我老公带着小三在我家里住着,把我赶出来了。”
说着,我还踢了踢身边那只行李包。
你要知道,群众的力量是庞大的,尤其是这种触及道德底线的事情,他们很快就议论纷纷,这个消息会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整个小区。
没等我跟这些大爷大妈诉诉苦,只见舒伟气急败坏的从楼上下来了。
“你干什么?!”舒伟气的眼睛都红了,脚上还只穿着拖鞋。令人觉得讽刺的是,这拖鞋都是新婚的时候我买的。
我站起身,淡然的说:“哟,舒先生终于肯下来了。”
舒伟看着周围一圈的人,吼道:“我不是跟你离婚了吗?你还想怎么样?还想欺负珊珊?”
珊珊……叫的还真是亲密。
我忍住心里的痛,直视着舒伟的眼睛:“没错,我是因为你的外/遇离婚了,但是这房子也有我的一半,你凭什么把我的东西拿出来?”
舒伟顿时卡壳了,支支吾吾的半天:“那你也不用这样。”
我冷笑:“我不这样你们能有反应下来吗?别告诉我,你们刚才没听到我在敲门。”
看热闹的不怕事情大,我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旁边的吃瓜群众越来越多,我估计要是给个文笔好的去发个帖子,我指不定能上某涯头条!
舒伟咬了咬牙:“你跟我上来说。”
上来就上来,谁怕谁啊!
舒伟肯定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一个人,无论从表面上还是平日里,我都是温温和和的样子,说话都不曾大声。对舒伟也是言听计从,温柔的不得了!
对此我只想说,那是我妈教育的好,我妈说了结婚后就得有个结婚的样子,做人妻子可不能像做姑娘时那样肆意妄为。
我是记得住也照做了,可架不住舒伟是个渣啊!我再温柔下去,估计这两个人得把我生吞活剥了!
跟着舒伟走进我的新房,这里的一切设施还跟往常一样,不一样的却是站在一起的三个人。
看着姜虹珊,我心里的痛苦像是被放大了一万倍,这个女孩子看上去楚楚可怜,有谁知道我们已经认识了差不多十年!其中六年同窗,四年亲密无间的联系,我早就把她当成我的亲妹妹一样看待。
难怪人家说现在闺蜜这个词已经是个贬义词了,我的闺蜜睡了我的老公,还把我赶出我的家,我可以当选今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了!
我看着姜虹珊,她被我这样直接的目光看得低下头去,白皙的脸庞衬着乌黑的头发,看上去安静而又美好。
舒伟一下挡在了姜虹珊的前面,说:“你有什么话跟我说,不要为难她!”
我呸了一声:“她不在我家的话,我会找她?你当我跟你一样闲呢!”
我抢在舒伟之前说:“这房子给我,你们俩给我走人。”
舒伟叫了起来:“凭什么?这房子我也有出钱的。”
我冷冷的看着他:“没有凭什么,我就要这个房子,你要是不给我,那我们就闹到底。”
姜虹珊相识十年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起码,让我对她家里的情况了如指掌。就算对付不了舒伟,也能从姜虹珊这里找到突破口。
没办法,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柿子要挑软的捏,人家已经欺负到我头上来了,再不看准弱点逐个击破,我岂不是玩完了?
我的眼神一直没离开躲在舒伟身后的姜虹珊,舒伟显然也明白的意思,最后他妥协了:“给你也行,那你要保证以后绝对不可以来烦我们。”
我冷笑:“我才不相信你们呢,什么时候过户到我名下,什么时候我就不来烦你们。”
反正房产证上有我的名字,我怕什么?
“你!”舒伟的脸色突然阴霾起来,“柳溶月,你最好不要后悔。”
后悔?不要这个房子我才会后悔呢!反正跟你舒伟已经鱼死网破,就算你以后成为亿万富豪,那也跟我没关系!
我一抬下巴:“你放心,我后爹后妈不后悔!”
“好!现在我们就去办。”
舒伟拿齐了各种证件,我们一起来到了房产交易中心。因为是离婚导致的房产更名,手续也比一般购房简单一点。
我们提交了离婚协议书和离婚证等证明,就开始办理手续了。
我坐在这里,看着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心里是一片冰凉。我的第一段婚姻如此短暂,结束的就像是一个笑话,可笑到我都不敢跟家里人提起……
不经意间,眼眶湿了……
想我一个人离乡背井的来到这座城市,向来只是报喜不报忧,我们家跟姜虹珊家不一样,姜虹珊家是从她上了大学才搬到这座城市来的。
不像我,始终都是一个人。想到这里心绪万千,感慨的很。
舒伟那边又在喊我签字了,刚要落笔签字的时候,舒伟突然按住了纸,问:“对了,你们家是不是在平城有套房子给你的?”
我一下警觉了起来:“干嘛?”
只见舒伟冷冷一笑:“既然要分财产,凭什么只分我的不分你的?”
看着他无耻的嘴脸,我真恨自己一开始瞎了眼睛,舒伟也有脸说这房子是他的?没有我,他根本买不到!
平城的房子是我爸妈给我婚后的财产,为了让我们过得踏实,过户那会也加上了舒伟的名字!现在看来这个行为真是蠢到了极点。
说着,舒伟就把那最后一张需要签字的纸抽走,说:“这样吧,你什么时候想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再来签字!不行的话,咱们就去起诉,我欢迎你来告我。”
“你!”我真是低估了舒伟的狡诈。
这个男人能为了跟新欢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不惜骗我假离婚,他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想想真是可笑,他既然跟姜虹珊感情那么好,又为什么要跟我结婚?
窗口里的工作人员有些不耐烦了:“你们还办不办?”
舒伟忙不迭的说:“我们下次再来。”
突然,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我怎么忘了呢?当初刚结婚之前,舒伟让我以自己的名义申请了差不多三十万的贷款!
那时候舒伟说的是拿这笔钱自己创业,现在半年过去了,创业的结果还没看到,我却被离婚了!关键是,这笔贷款还是婚前我借的,如果要负债的话,根本和舒伟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想到这一茬,我顿时手脚发软,赶紧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而舒伟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我要怎么办?自己偿还肯定不行,就算我现在还的起,也不愿替舒伟背着个锅。凭什么舒伟拿了我的钱,住着我的房,还把我赶出门!
可转念一想,自己已经被舒伟离婚了,一颗心就悔到了极点!
你怎么就这么蠢啊!柳溶月!看吧,敌人安排的坑你掉的一个不拉,这也是门技术活啊……
我抱着脑袋越想头越疼,原本偿还贷款是用的我的工资,家庭其他开销要靠舒伟。也就是说,我的工资付了每个月的贷款之后就所剩无几了,我只能在喝西北风与逃债之间做个残忍的选择。
正在万念俱灰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舒伟当时说的一句话,他说过那银行跟他顶头上司黎堂峰关系很好,黎堂峰可是那家银行的大VIP,这也为什么当初我能很顺利申请到贷款的原因。
对!可以去找黎堂峰!
我今天不是还加了他微/信的吗?真是瞌睡遇到了枕头,来的正巧!
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直接点开他的名字问:黎总,你有空吗?关于上一次我借的贷款想请你帮帮忙。
我能猜出来这个黎堂峰的来头一定非比寻常,从那天婚礼上他出手阔绰就能看出来,我实在难以想象,舒伟这样的人也有如此土豪的领导。
过了好半天,对方回了我一个问号,然后很轻淡的说:我的名字。
嘿?这是什么意思?脑经急转弯吗?
我柳溶月再笨也不至于笨到这个程度吧?我赶紧把这三个字敲好发了过去,然后抱着手机一阵忐忑。
随后他回:你不是跟舒伟离婚了吗?还找我干什么?
看到这句话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我叫他一声黎总只是为了拉近关系,谁能想到这个黎堂峰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没办法有求于人,继续硬着头皮上吧!
我回: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想请黎先生帮忙。
这是我斟酌再三后选定的称呼,既然对方不想让我以舒伟的名义套近乎,他又那么讨厌舒伟,那这个称呼应该错不了了。
跟我想的一样,他回的很快:金俪酒店,8618房间。
这这这这……这也太直接了吧!
虽然我已经跟舒伟离婚了,但不代表我就会向黎堂峰出卖肉体和灵魂啊!
看着这一行字,我久久没敢回一个字,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正在迟疑着,他又回:来不来随你,反正下个月你得还钱。
这最后两个字深深刺痛了我的眼睛,是啊!如果这个月想不到办法,那我下个月就必须还钱了,要么进入银行征信黑名单,要么饿着肚子去讨饭。不光如此,如果我长时间还不上贷款,银行还可以向法院提出申请,直接变卖我名下的房产!
我名下现在有两套房,势必有套保不住。能卖我和舒伟共同拥有的那套还就罢了,如果是卖了我平城的房子呢?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算了吧,我现在是既没有夫人也没有兵,再赔下去就剩我自己了!
再次看了一眼手机上的信息,我一咬牙:好!我这就来。
心里涌起了英勇就义一般的勇敢,我得趁着自己还没有被理智拉回头的时候赶紧去,不然就真的完了!
金俪酒店里金碧辉煌,想要进入这里哪怕是访客也得登记,我报出了黎堂峰的名字和房间号,又等前台帮我确定好后,这才战战兢兢的进入电梯。
不要怕不要怕,不就是一张膜吗?别怕!
想想吧,你这次去是为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大生计,没什么可耻的!再可耻,还有舒伟那个渣男垫底呢!
我不断的深呼吸,最后站在了8618房间的门口,伸手轻轻的敲了敲门……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