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重生 > 邪王求聘:强宠悍妃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邪王求聘:强宠悍妃

邪王求聘:强宠悍妃

飞机失事,身为第一佣兵的温遥睁开眼,竟发现自己成了北宋国相府中被人人笑话,又丑又傻的二小姐。 傻小姐艳福不浅,刚及笄就能嫁给当朝俊美无双的三皇子,还被逼着与其生娃…… 一连串的阴谋接踵而至,温遥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扯了皇子的衣袍,踢晕了皇子,逃亡之际被邪魅王爷抓个正着,逃出狼坑又入虎穴。 一朝傻小姐展露风华,惊艳了邪王的眼,当世最有钱的东王殿下带着万千家财求聘:“嫁给本王,不用努力了!”

精彩章节试读:

《邪王求聘:强宠悍妃》 免费试读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刺耳的喊叫声在周围震荡,温遥睁开双眼的霎那,只看到一片红艳艳的光。
“夫妻对拜……”
那声音近在耳畔,温遥愣住,脑海之中闪过无数念头来。
飞机失事发生爆炸,她第一时间组织所有同伴跳伞,此时不是应该落在陆地上吗,为何会突然出现在人群之中?
腿弯处一疼,有人狠狠的拧了她一下:“二小姐,现在可不是你犯傻的时候,还傻站着干什么,快弯腰!”
拜堂,成亲?
还没等温遥彻底想明白,手臂上的嫩肉再次被人用力掐住:“动作快点,别给相爷丢人。”
无数不属于自己的混乱记忆蜂拥而至,温遥瞪大双眼,终于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她没有成功降落,而是成了另外一个人。
这身体是北宋相府的傻小姐,因为自幼和北宋三皇子立下婚约,而今日及笄,便是成亲之时。
温遥眉梢紧蹙,她冷静下下来分析局势,不过还没等弄清一切,她的手已经一把扯下了自己的头巾。
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让温遥十分不舒服。
她一转头,瞧见了下方无数惊愕的目光。
那一直在掐温遥的婆子顿时又惊又怒:“二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温遥眯起双眼,向着四周看去,就听到下方人群之中传来一阵哄笑,那窃窃私语灌入耳中,不堪入耳。
“都说相府大小姐丑陋痴傻,如今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三皇子的眼光还真是奇怪,就这样的女子还不求退婚,还没拜完堂就掀了盖头,这一次估计那张脸面可是要丢尽了……”
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温遥若有所思,她不曾想自己堂堂佣兵界的第一人,此时变成了一个人人辱骂的傻子。
眸子里藏着一抹冷厉,可是她脸上的肌肉却不受控制的抽动了一下,让人瞧着像是在傻笑。
面前传来一声冷叱:“你这个傻子,今日非要让本皇子面上无光不成?”
温遥听到怒喝声,总算抬起头看向面前穿着一身红色锦袍的新郎官。
她以为,敢娶一个傻子的新郎官必然是个鼠目寸光之辈,却不曾想,这男人还挺俊美。
五官棱角分明,一双冰凌一样的眼睛反射寒光,那眼光好似刀子一样扎在她身上。
薄唇轻轻抿着,白皙的面庞上展露怒容,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她敢断定,如果不是此时人多,他一定一拳头打在她脸上。
温遥当了那么多年的佣兵,已经锻炼出了一颗强大的内心,她有自己的原则,不管在什么状况之下都不能慌。
尽管现在没有时间让她多思考,她也大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她会魂穿到了这具身体当中,原来的温遥必然已经死了。而连一个傻子都杀,可见凶手有多狠毒,敌人在暗她在明,倒不如先韬光隐晦。
目光凌厉了一瞬,温遥下定决心装傻到底:“哈哈,你真好看,你是我相公吗?”
将手指放到嘴角,那脸上带着痴痴的笑,看的都快流口水了。
不是她想这么做,而是这具身体还保持着原主的一些习惯,她想控制都控制不了。
比如看到好看的男人就会花痴,看到好吃的就馋嘴。
盯着眼前男人那嫌恶的表情,温遥心里气的不行,当即直接扑上去,还带着口水的手指一下子抹在了三皇子崭新的衣袍上。
不是嫌弃她吗?那她就恶心死他!
肉眼可见的,三皇子的脸都要黑了。
然而还没等他说话,她身后的高台上方就传来一道带着颤音的怒骂声:“成何体统,将二小姐抓住!”
“相爷,您别气坏了身体,这丫头从来就是如此,也是没办法的事。”
那女子的语气带着惋惜,声音却温柔至极让人听着十分舒服。
“你们几个,先将二小姐拉开,这堂还没有拜完,别惹皇后娘娘生气。”
几个嬷嬷得了命令,一人一只手的抓住了温遥的肩膀,温遥闭上双眼,死死的抓着三皇子的衣袍不撒手。
“我不放开,就不放开。”
旁边的嬷嬷没法子,只好压低声音对她道:“一会儿入了洞房,二小姐想怎么抱就怎么抱如何?”
这语气好似在哄孩子,却让听到的人一阵脸红。
下方那么多大臣和官家夫人小姐,看着温遥的眼神全都是讽刺的目光:“真没见过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不,是傻子呢!”
三皇子紧蹙着俊秀的双眉,一只手抓住了温遥的手腕,用力的向下一拽。
下一瞬间,只听到呲的一声,艳红色的衣袍下摆,被温遥一把撕了下来。
这一下尴尬了。
一阵凉风吹来,三皇子破碎的衣袍被吹了起来,那下摆被撕掉了一个大口子,露出了里面雪白的中裤。
不少千金小姐立刻捂住眼睛,一个个脸红脖子粗。
怒火在酝酿,三皇子的脸色已经暴怒到了极致,温遥却装作没看见,宝贝一样的抱着那红色的碎红袍。
她隐约听到了那近在咫尺的磨牙声。
三皇子咬牙切齿的从薄唇之中挤出几个字来:“来人,将她给我送到房间里面去。”
温遥暗中冷笑了一下,却一边走一边挣扎着,几拳头打的刚刚掐她的那个嬷嬷打的两眼发黑。
她向来睚眦必报,对于这种刁奴,她半点没有手下留情。
那两个嬷嬷吃尽了苦头,哀嚎着把温遥强制送到了准备好的喜房当中。
她一进来,就找到梳妆台之前照了照镜子。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镜子里的模样完全和鬼差不多,脸涂抹的煞白,血盆大口好似要吃人一样。
眯起双眼,记忆一点点的回笼,温遥总算想起来,这张脸是谁画的。
原主最信任的,她同父异母的好妹妹温兰。
她摸了摸自己的唇,想到了一个关键,临行之时,温兰好心送给她的那晚饭很有问题……
温遥刚走到床边,门外就来了一个年轻的丫鬟。
那丫鬟神态雍容,看起来不像是低等下人,她手中端着一杯茶,对着温遥温和笑道:“刚刚情况特殊,皇子妃没能敬茶,这是皇后娘娘赏赐给你的,你快喝吧。”
温遥依旧是呆滞的表情,不过听到赏赐两个字,目光显露出一点惊喜。
她将那杯茶接过来,下意识放在鼻尖闻了闻,她手指一僵,不易察觉的顿了顿。
这茶水之中有毒。
当年毕竟做了身为国际神经毒素专家的好友那么长时间的试验品,她对任何毒素都十分敏感,茶水里被下了慢性毒,会让人五脏六腑逐渐衰竭而死,不易令人发现。
可这茶水是皇后安排人送来的,眼前这个丫鬟也是皇后的人,显然皇后是真的将她当成傻子,下毒都下的这么光明正大。
她若是不喝,就是告诉所有人她不傻了,若是喝下,这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温遥还不打算这么快暴露,至少在引出那些想要害她的人之前。
想到此处,她把茶水一口喝下。
那丫鬟见此,轻轻松了口气,正要将她手中的碗给接过来,却听到噗的一声!
一片水雾落在她的脸上,丫鬟吓的惊声尖叫,一下子坐在地上。
她的头发上,脸上衣服上,全部都被茶水浸湿,她拼命的用手帕擦脸,气的浑身颤抖。
“你……”
“啊,好苦,好苦啊,水,我要水!”
她用手扇了扇嘴,吐着舌头跑到桌子旁边,不顾旁人的眼光,直接将桌面上摆着的合卺酒一饮而尽。
那辣味直冲头顶,让温遥的眼泪都快溢出来了,这里的烈酒和她那个时代喝的还真是天壤之别,根本没有任何美味可言。
丫鬟见到温遥狼狈的模样,再多的气也没处发,只当温遥这傻子没喝过茶,她爬起来指着温遥怒骂道“傻子,真是个傻子,你们给我好好看着她,我回去复命,刚刚的事情你们就当做没看见!”
两个嬷嬷连忙低下头,吓得连忙称是。
温遥看的出这丫鬟的地位不低,应该是皇后身边的红人。
她害怕被皇后惩罚,所以才说出这样的命令,让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将那一碗茶喝下。
逃过一劫,那两个嬷嬷也随着那丫鬟退了出去,将房门关上。
温遥吃了几口菜填饱肚子,将口中的酒味疏散了一些,眸子里的光微微波动了一下。
她梳理了自己从混乱的记忆之中得到的一些疑点。
就她这情况,这张脸,正常男人应该不会同意才对,为何这婚约过了这么多年,三皇子都没有提过退婚?
而且婚约还顺利的在她及笄之日举行,仿佛对方迫不及待要将她娶回家一样,她有这么受欢迎?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
这张脸那三皇子应该下不去嘴才对。
有些乏累的温遥,没有想太多,直接倒在床上放心安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遥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
兹呀一声喜房的大门被人推开。
那脚步声逼近,一阵酒气冲天,三皇子的声音在昏黄的房间之中回响。
“只个女人而已,蒙住脸一样罢了。”
听到这话,温遥有些不太高兴。
这话带着极为侮辱的意味,更显露出了这位三皇子殿下风流浪荡的性子。
她正在思考,却感觉有人靠过来。
一双大手按压在温遥的被子一角,三皇子眼瞧着就要覆盖过来。
温遥本来就在装睡,这会儿已经有些演不下去了。
她半眯着眼睛,透过光看清三皇子脸的位置,一个转身,一巴掌拍了上去。
一边拍,还一边喊:“妖怪,打死你!”
她力气极大,角度刁钻,三皇子本来就喝了不少酒,被这一巴掌拍的晕头转向,脸颊火辣辣的疼。
那张俊脸,顿时肿起五个手指的巴掌印。
墨无筠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长这么大,还没有谁敢这么打过他。
眼底的怒火越烧越旺,再借着酒劲,墨无筠一把将温遥身上的被扯了下来,另外一只手去抓她的衣服,那样子像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你个傻女人,看本皇子怎么收拾你!”
温遥觉得这位三皇子的眼光很有问题。
她一个傻子,还是一个面容丑陋的傻子,他居然还打算欺负。
温遥不惊不慌,找准时机,抬起膝盖踢了过去,因为对她没有多少防备,温遥这一脚正中目标。
“额……”
三皇子闷哼了一声。
温遥惊讶睁开眼睛,看到三皇子面色痛苦的蜷缩在床边,立刻道:“相公你怎么了,是不是被妖怪伤到了,快来人啊,快来……”
三皇子脸色煞白,伸出手捂住温遥的嘴。
他恶狠狠的道:“再喊我割了你的舌头,去找太医过来!”
疼的狠了,若是太医不来,他估计自己要废了。
温遥神色懵懂,害怕的缩了缩头,看到他可怕的眼神,自己捂着嘴跑了出去,才关上门,她就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只是在这张脸上,那笑容看起来还带着十足的傻气。
虽然表情傻,可是那双眼睛却已经有所不同,眼眸清澈凌厉,好似隐藏着穿透冰层的光。
刚要转身,凉风一吹,温遥觉得自己浑身有些不对劲儿。
明明是快到秋季的天气,这夜晚应该很清凉,可是她觉得自己的皮肤在发烫。
那热意,很快从脊背窜上来,令人骨头发麻,双腿发软。
额头上出了一层冷汗,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好似发烧了。
她忽然想起屋子里摆着的合卺酒,那酒里面没有被下药,可是那酒本身就好像有催情的作用……
她脸色一黑,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可更麻烦了。
这药劲儿来的凶猛,容不得温遥多想,她丢下身上的喜袍飞快的来到湖畔,看到那凉风之中泛着点点波澜的湖水,一头跳了进去。
好凉……好舒服……
凉意瞬间驱散了身上的热度,脑海也跟着清醒了不少,这湖水如此清凉,她应该只要泡上一阵就能恢复。
然而,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衣领,下一瞬间就将她从水中给捞了上来。
一道悦耳磁性的男声在耳畔响起,仿佛丝竹弹奏的靡靡之音:“姑娘投湖自尽,可是有什么想不开?”
热意散去,温遥感觉浑身冷的打颤。
浑身被水浸湿,她迷蒙的睁开双眼,却见到了一张貌若天神的脸。
眼底的迷茫消失,温遥四处看了一下,她发现自己一时情急之下,竟然跑到了前院的荷塘。
这里距离那些大臣官员吃酒的地方并不远,也有酒足饭饱会出现在此地散步赏景的贵公子。
眼前这个很有可能就是其中一位。
神色在发呆,牙齿不自觉的打颤流口水,这傻子见到好看的男人又开始犯病了。
“王爷,出什么事了?”
说话声惊扰了一方平静,男子一皱眉,眨眼间脱下身上的衣服盖在了温遥头上。
“下去。”
那声音冷肃威严,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服从。
属下不敢多问,直接消失在男子眼前。
温遥浑身湿透,又只穿着里面那层衬衣,因为水渍紧紧的贴在身上,此时被外人看到着实不妙。
她伸出手抓住衣角,挡住了自己的半张脸,只露出那双明亮好看的大眼睛。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我并非轻生,只是失足落水。”
墨色的内衫随风飘扬,虽然没了外袍,却更衬出了男子极好的身材。
墨东流站起身,瞧着她的眼睛看了片刻,一双精致的凤眸之中藏着狐疑的味道:“本王为何没有在这府中见过你?”
温遥这才想起,自己脸上的妆容很有可能在水里的时候就已经被冲去,再加上她脱了喜袍,一时间没被人认出来也很正常。
“我……我只是府中新来的丫鬟,王爷一介大人物,岂能认得出记得我?”
墨东流轻笑了一声,低着头靠近温遥,男子身上的龙涎香在鼻尖萦绕,再配上那张精致绝伦,玉雕似的脸,令人目眩神迷。
“身为丫鬟,却不自称奴婢,你说的话,本王会信?”
温遥神思百转,暗道这人性情多疑。
她是谁和他有什么关系,没事问那么多干什么,就算他不出手,她也不会从水里淹死。
她眸光微闪,低下头用他的衣服擦了擦嘴角:“奴婢新来的,不懂规矩,所以还请王爷多多担待。”
墨东流凤眸轻轻眯起,那凌厉的视线好似能将人的灵魂看穿。
双手环胸,一只手的指尖在手臂上的点了点,他轻笑道:“既然只是一个丫鬟,那本王与三皇子讨要了,应该没问题。”
温遥心里一沉,她这是要刚出虎穴又入狼窟不成,先是一个皇子强娶一个傻子为妻,再来一个王爷讨要她这么一个丫鬟,她温遥何德何能如此受欢迎?
轻轻挑眉,温遥看了一眼湖畔四周,面上露出惊愕之色。
她指着墨东流的身后道:“参见三皇子殿下。”
墨东流下意识的转身,她手指并拢成利刃,直接砸在了墨东流的脖颈上。
男人的身体软倒下来,重重向着地上砸去。
碍于之前男人也算好心的救过她,温遥顺手将人接住,看着躺在怀中的那张天神镌刻一般的容颜,温遥压低声音道:“这位王爷对不起了,好好睡一觉,醒来就当没见过我知道吗?”
温遥将人拖到旁边的花丛后面藏好,只等着他自己醒来离去,她趁着夜色找到一间丫鬟住的房间,将身上的湿衣服脱下又换了装,甚至找来一点东西在脸上抹了抹。
温兰那小手段简直太过低下,这脸上的妆容一冲就掉怎么行,这次她亲自上的妆容可没那么容易洗干净。
清风拂过,花丛之中的叶子动了动。
男人从地上坐了起来,揉了揉肩膀,凤眸深沉。
迟迟赶来的侍卫见到自家王爷狼狈的模样,头上还顶着一些草屑,顿时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双眼。
“王……王爷,这怎么会,您没事吧!”
墨东流冷笑,语气如寒冰一般:“你觉得,本王这样像是没事吗?”
属下已经蒙了,刚刚王爷不让他近身,他也就离开一会儿而已,怎么能想到会发生这些……
墨东流拍了拍身上的土,一双手揉了揉脖子。
那女人下手果断狠厉,即便是练武之人都不一定能躲开,想必是常干这种事,不像是一个柔弱丫鬟会做的。
骗他……呵……
上一次骗过他的人,坟头上的草都已经五尺高了。
他相信,只要她还在这府中,他就算掘地三尺,也能将人给揪出来。
墨东流抬起线条优美的下巴:“莫七,传令下去,安排人暗中搜刚刚那女人的踪迹!”
莫七一脸茫然,还没等他问那女子的样貌,自家王爷就已经跨步走了。
不过他想到墨东流身上已经不见的外袍,立刻有了主意。
温遥蹑手蹑脚的重新回到喜房,发现三皇子和下人都已经不再了,她松了口气,总算找到了一个地方能好好休息。
她刚躺在床上不久,安静的喜房外面热闹起来,一群混杂的脚步声急匆匆的赶来,有人一把将门给推开。
“谋害皇子,罪该万死,将里面那女人带到皇后娘娘面前!”
温遥目光一冷,看来事情变得更糟了。
两个嬷嬷一把将温遥抓住,温遥面上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一低头,狠狠的咬在了一个嬷嬷的手上。
那嬷嬷忍不住松开手,温遥害怕的向着床内缩了缩:“你们都是坏人,温兰妹妹在哪儿,她说过我只要这么做,殿下就会喜欢我的!”
那为首的丫鬟皱了皱眉头,立刻道:“看来此事相府也有参与,先将她带到皇后娘娘面前听候处置,其余人去温家请人,把丞相和温家三小姐叫过来!”
……
温遥低着头,面露惧意的看了看坐在明亮高堂之内的皇后娘娘。
女子明明已经年近四十,却没有半点老态,气质雍容华贵,光是坐在那里,就自成一幅画面。
她皱着眉头垂首喝茶,留着长长指甲的手指上涂抹着鲜红色的蔻丹。
酱红色的长裙绣着金色凤凰丝线,让其显得更加沉稳大气。
茶杯猛地磕在桌子上。
温遥吓了一跳,却没看皇后,眼睛四处乱飘。
“你可知罪?”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