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总裁豪门 > 回首才知你深情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回首才知你深情

回首才知你深情

二十岁那年,她从鬼门关侥幸捡回一条命,却被医生告知她患有心脏病,可能活不过三十岁。当时她就知道,她已经失去了爱他的资格。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我拼尽全力靠近你,却始终不敢让你知道我爱你。 她选择隐瞒所有的病痛,倾尽全力去爱他。 生产时,她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奄奄一息。 慕瑾宸亲眼看着她的生命在他眼前慢慢流逝,他才知道失去的痛苦远比想象中更加强烈。

精彩章节试读:

《回首才知你深情》 免费试读

秦安雅以为这辈子跟慕瑾宸再也交集,可当她知道慕瑾宸回国,回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她那颗死寂沉沉的心仿佛一下子从绝望的深渊中觉醒。不仅是因为秦家有了脱离深渊的可能,更因为她和他有了重新开始的可能。
她一直让人打探慕瑾宸的消息,终于被她探听到他的行踪,得知他入住了雅澜亭高级商务酒店的总统套房,她便乔装成酒店工作人员的模样,顺利在前台拿到了慕瑾宸房间的房卡,潜入他的房间。
正如弟弟秦皓宇所说,她没有选择的余地,父亲身陷囹圄,还等着她救赎,时间迫在眉睫,所谓的骄傲和尊严都不是现在的她所能考虑的。
秦安雅在酒架上拿了一瓶红酒,又拿了一只高脚杯,倚在房间内那副巨大的落地窗前,独自品起红酒来。似乎只有借助酒劲,她才有勇气去面对他。
四年前,父母极力阻止她跟慕瑾宸在一起,她情绪压抑到了极致突然晕倒,被紧急送去医院抢救后才总算抢回一条命,却被医生告知,她有心脏病,可能活不过三十岁。
这对她无疑是晴天霹雳,命运已经将她无情宣判。那一刻她就知道,她已经彻底失去了爱他的资格。同年,建筑设计专业的慕瑾宸因为极强的天赋被丽国一家顶级建筑公司高薪聘请为设计师,她让他有更好的发展,而不是成为他的累赘。
更重要的是,他能彻底脱离慕家那个危机四伏的“家”。所以,她用最残忍的方式,迫使他不得不背井离乡,远赴他国。
她认为自己还是比很多人幸运,出身豪门,受众星捧月,养尊处优,从名牌大学毕业,顺利进入《香车美人》杂志社工作,成了杂志社最年轻的女高管,还有一个英俊儒雅的未婚夫。她很幸运,至少外人看起来如此。
可是家里突遭巨变,快得她根本来不及反应,父亲锒铛入狱,让她一下子从云端摔落谷底。
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站在越高,摔得越惨。若是情非得已,她一定不想跟他有任何的纠葛。
醉意侵袭,秦安雅依稀能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沉稳有力的脚步声遁迹在高级地毯里,在寂静幽深的黑夜里,显得规律清晰,一下一下的,仿佛踩在她的心头,让她的心跳生生漏了半拍。
她心里有过瞬间的慌乱,却是气定神闲地半卧在沙发上品着美酒,美眸幽幽飘向那抹矜贵挺拔的身影。
慕瑾宸一进门就看到窝在沙发上身姿慵懒的女人,墨瞳瞬间变得森冷。
她,就这样再一次闯进了他的世界里。
秦安雅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从她的世界远离之后,他用画笔在图稿纸上一笔又一笔地描绘着她的画像,然后亲手将所有的画笔折断,发誓从此不再动笔画画。
他的声音冷冽地没有一丝温度,“谁让你进来的?马上滚出去!”
秦安雅眸光潋滟,醉意让她变得大胆起来,“滚可以,不过得等我把话说完。”男人的身影倒映在她的眼里,褪去稚气,那张熟悉的脸庞依旧帅气得足以让人忘记呼吸。
慕瑾宸明明是厌恶她的,却是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指尖挑起她的下颚,“秦安雅,四年了,你还是像以前一样的爱慕虚荣!当初让我变得一无所有,如今我飞黄腾达,就这么迫不及待地主动投怀送抱了?”
秦安雅心里忧伤蔓延,脸上却是笑容明媚,“我说过要把最好的留给你,所以今天我便来履行诺言了。”
下颚传来剧烈的疼痛,她甚至眉毛都不皱一下。
慕瑾宸仿佛要把她的骨头捏碎,“秦安雅,你还以为自己是以前那个拥星戴月的千金大小姐吗?现在的你,已经没有身价可言。”
醉意上头,侵袭着秦安雅的每一根神经,她的动作也变得豪迈大胆起来,整个人都贴在慕瑾宸的身上,就好像没有听到慕瑾宸那些恶毒的话语一般。
她说着清醒时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话,“慕先生,我再怎么掉价,我依旧是你初识的秦安雅。”
慕瑾宸周围缭绕着冷厉阴沉的气息,尤其着刚毅的下巴,线条异常基本紧绷,“如果季家放出的消息属实,你可是季家公子的未婚妻。现在你却跟别的男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就不怕你的未婚夫吃醋?”
“还是说,你是个可以为了自己丑恶的私欲将爱你的人推向痛苦深渊的恶毒女人,就如当初的你一样?”
也许是慕瑾宸的话太过伤人,秦安雅有种心脏被贯穿的感觉,痛得她每一根神经都紧绷起来,“慕瑾宸,你是想提醒我自己罪孽深重吗?既然这样,我们各取所需,你也不用有心理负担,这样不是很好?”
她曾经无数次幻想从新回到他身边的场景,玉兰树下,花瓣纷纷洒洒,可是现实的残酷终究摧毁了美丽的幻想。讽刺的是,她居然是以他最讨厌的方式再度闯进他的世界。
各取所需?
慕瑾宸冷冷笑着,“谁能想到,高贵优雅的秦家大小姐,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这种新闻一旦泄露给媒体,一定比你父亲贪污入狱更具爆炸性。”
秦安雅挑了挑好看的眉毛,仰头的姿势,正好可以逼退眼泪,“那慕先生,你会把消息泄露出去吗?我觉得,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话题上,不如把时间用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面。”
慕瑾宸心情突然烦躁起来,试图掰开怀里的女人,“我都不知道你已经无耻到这种程度了。”
秦安雅趁势缠住慕瑾宸的脖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住男人的薄唇。轻轻颤动的睫毛透露了她的惶恐和不安。
慕瑾宸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气息很冷,俊眉深蹙,明显是排斥她的靠近。
秦安雅环在男人窄腰间的手臂突然收紧,“慕瑾宸,秦家深陷囹圄,你就当是各取所需,那样一来,你我都不需要有心理压力……”
慕瑾宸捏紧女人的下颚,薄凉的唇瓣粗暴的吻着她。
多年的怨恨和隐忍,全部爆发了出来。
朦朦胧胧中,秦安雅独自在瓢泼大雨中狂奔,纤瘦的双腿在雨夜中追逐着前方那辆黑色的车辆,任凭她拼尽了全力,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车子消失在漆黑的雨夜中。
她跪在掺杂着泥土的泥水里,哭得撕心裂肺,眼泪混杂着雨水,在她的脸上肆意流淌。
秦安雅猛地从梦中惊醒,脸上的凉凉的液体滑落。梦中的这个场景,不限次出现在她的梦境里,始终像梦魇一般缠绕在她的心头,挥之不去。
头疼欲裂,这显然是宿醉的后遗症。
揉了揉疼痛的眉心,定神之后,入目的是一张雕花大床,床尾的雕花精致如画。房间是极致奢华的装饰,低调典雅的烟灰色窗帘在清晨的微风里轻轻摇曳,吹起镶嵌了金色暗纹的帘尾。
秦安雅本能地戒备起来,低头一看,自己身边还躺着一个男人。
慕瑾宸!她成功跟慕瑾宸睡到一张床上!秦安雅惊讶地捂住嘴,眼里浮现一丝不知所措的惊慌,心里没有半分计谋成功的喜悦。
男人闭着眼睛,比女人还要纤长浓密的睫毛盖住眼睑,剑眉泼墨如画,玉质般晶莹剔透的鼻梁发出微弱均匀的呼吸声,性感的薄唇,弧度优美的下颚,每一处都仿佛精雕细琢,纤尘不染到无可挑剔的俊颜好似谪仙才有的面孔。
秦安雅本能的想要逃离,却是无法从那张曾经心心念念的脸庞挪开视线。睡着时候的他,没有醒着时候拒人千里的冷漠,柔和的轮廓完全没有前几日充满攻击力的疏远漠然,有的只是绅士的儒雅和贵族般的冷艳。
相较四年前,慕瑾宸已经褪去了浮躁的稚气,只剩下时光沉淀下来的冷睿气质。这样的他,让她感到既熟悉而又陌生。
昨晚她是怎么和他逾越雷池的,她竟然没有多少印象。记忆是支离破碎的……
零零散散的记忆涌入脑海,秦安雅只觉得脑袋更加昏沉。昨晚她悄入慕瑾宸的房间,借着酒劲,顺利勾搭慕瑾宸逾越了雷池。
慕瑾宸突然翻了个身,将思绪中的秦安雅一下子拉回到现实。她极力想要压抑住内心的慌乱,可胸膛里的那颗心脏还是仿佛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动了动身子,双腿酸胀得好像车轮碾压过一般。
来不及多想,她小心翼翼地翻身下床,想要不动声色地从床下散落的衣物中找寻自己的衣服,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两个人的尴尬。
太过紧张的缘故,秦安雅不小心拌到散落在床下的高跟鞋,一下子失去重心栽倒在木质的地板上。她顾不上疼痛,仓惶地想要从地上爬出来,希望不要惊醒了慕瑾宸才好。
沉闷的声响,还是惊醒了慕瑾宸。他一向睡意浅薄,任何细微的声响都能惊扰他的睡眠。
秦安雅挣扎着正要爬起来,手臂突然被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拽了起来。
慕瑾宸眼里氤氲着可怕地怒气,那双墨瞳死死盯着她,“秦安雅,不说一声就想跑了?这么急不可耐地想要逃离这里,是觉得无颜以对嚒?”
秦安雅的纤腕被慕瑾宸死死捁住,她挣扎了一下,“昨晚……昨晚我喝多了,如果有冒犯的地方,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疏远的称呼刺激着慕瑾宸的耳膜,他的瞳色一下子冷了下来,“昨晚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你不就是想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筹码,来跟我做一笔交易。”
秦安雅微微怔然,很快就明白慕瑾宸话里的讽刺。
她咬了咬唇,“昨晚的一切,就权当是我对你的补偿。如果你愿意,希望你能帮衬一下秦家,我感激不尽。”
慕瑾宸眉心狠狠皱了皱,以前七年的恋程,直到昨晚他才真正拥有她,可笑的是这一切不过是一场迤逦的梦。清醒了,便梦过无痕,烟消云散。
“秦小姐还真懂得精打细算,都算计到我的头上了。以前的你可是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昨晚却忙着对我投怀送抱。一会儿是冰清玉洁的白莲花,一会儿是虚伪做作的你,究竟哪个才是真实的你?”
秦安雅从来没有的低姿态,“如果慕先生想补偿我的话,可不可以帮忙查清我父亲冤案背后的真相?”
慕瑾宸眼里升腾着可怕的怒火,“秦安雅,这才是你真正目的吧?!”
秦安雅不争气地红了眼眶,“慕瑾宸,我无意再次闯入你的生活,完全是情非得已的选择。如果你觉得我碍眼,我可以对你避而不见,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为了当初的仇恨,抹灭了曾经美好的回忆。”
她对慕瑾宸的思念,只能停留在过去美好的回忆里,她不希望他将她心里珍视的回忆通通抹灭。
慕瑾宸加深了对她的扼制,眼里多了些嗜血的暴戾,“秦安雅,你是不是忘了,当初是谁用那种残忍的方式逼迫我离开,结束那段七年的感情?昨晚又是谁,哭哭啼啼地抱着我,表现出一副对我割舍不下的样子?你的人生,除了装腔作势阴阳怪调,还剩下什么?”
也许是他的话太过冰冷刻薄,秦安雅竟然觉得整个心脏都揪痛起来,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她心里想着怎样抹去慕瑾宸心里对她那些不好的印迹,但是好像让慕瑾宸越来越讨厌她了,难道这是老天爷对她当初残忍结束恋情的惩罚吗?
“现在在你眼中,我秦安雅就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惜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吧?既然我这么肮脏,慕先生还是不要碰我的好,免得脏了你的手。”
似乎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让慕瑾宸放她离开,她也好结束自己的狼狈。
慕瑾宸甩开对女人的钳制,将她掀翻在地,自己慢条斯理地穿好衣服,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女人,眼里已经恢复以往的疏离冷漠,“穿好你的衣服赶紧滚,别脏了我的地方!”
秦安雅在地上摸索着自己的衣裙,然后胡乱地套在自己的身上。她垂着脑袋不敢去看男人的眼睛,她怕再次看到他眼中的冰冷和嫌恶,便是万箭穿心。
她曾经天真地以为,两人多年后的再度相遇,即便无法坦然面对,也是风驱叶落,各安天涯,不应该是满心怨恨,彼此折磨。可是事情发展的轨迹,却远不是所预料的那般。
事实证明,一切不过是她的痴心妄想。
回到秦家,已是黄昏。别墅已经被拍卖,很快这个家便不再属于她。
太阳西沉,城市很快被黑夜笼罩。随着夜幕降临,漂浮的雾气将整座城市氤氲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中,模糊了客厅前那副巨大的落地窗。
秦家破产,父亲身陷牢狱,母亲的精神状态变得很不好,导致抑郁症加重,被她安排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弟弟还是如以前那边玩世不恭,总是很晚才回家。偌大的别墅,少了以前的生气,变得冷清死寂。
包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秦安雅抽回思绪,才从包包里拿出手机一看。那是一条短信,内容只有寥寥几个字金域澜岸,818号房。
短信来自陌生的号码,出于好奇,她还是在楼下车库里取了车。
系好安全带后,秦安雅快速发动引擎,车子一下子窜了出去,迅速隐没在夜色里。
十五分钟后,奥迪A6车头一个利落的拐弯,稳稳停在“金域澜岸”的门口。
秦安雅将车钥匙丢在门迎的怀里,踩在十二公分的高跟鞋径直进了酒店的旋转水晶大门。酒店里富丽堂皇,温馨典雅的装潢,可心里却有股冷意在滋生蔓延。
她忍不住揣测起发短信之人的用意,不管对方是出于哪种目的,肯定是别有用心。那么,她这样贸然前去,会不会恰好让别有用心的人称心如意?不过,好奇心最终还是击败了心里的顾虑。
站在那间高级总统套房的门前,房间内的对话不可避免得潜入她的耳朵。
“辰曦,我们总是这样私底下偷偷幽会,你就不怕惹来诽议,或者让你那个楚楚动人的未婚妻生气?”
男人迟疑了一下,“生气?她有什么资格生气?”顿了顿继续说道,语调显得有些漫不经心,“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姚小姐在吃醋呢?”
秦安雅瞳孔在剧烈收缩,脚步像扎地生根一般,瞬间怔在原地。清冷孤傲的声音,带着慵懒的语调,不就是她的未婚夫季辰曦的声音?
不假思索,她推门而入。
推开门的瞬间,她的视线正好撞上男人如漩涡般深邃的眸子,他轻拧眉毛,晦暗不明的眸子染上丝丝怒意,不由分说质问道“你怎么来了?”
秦安雅眼里染上笑意,看了一眼身形婀娜的女人,才挑眉缓缓说道“怎么,我不能来?还是说,我的出现有煞气氛?”
季辰曦深黑的眸子微微一敛,冰冷的俊容没有多余的表情,“回去!这里不是你该出现的地方。”
看到她眼里的丝丝笑意,他的心情莫名烦躁起来。
是不是因为不在乎,所以能够将自己置身事外,微笑面对?即便他跟别的女人牵扯不清,依然不能让她生出一丝醋意?
姚梦娜垂下纤长的睫毛,遮挡住眼里一闪而逝的狡黠。她转过身,直面看着秦安雅,眼里充满了挑衅,“秦安雅,你能找到这里来,想必你已经知道我跟辰曦的事了,那我跟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秦安雅冷冷看了她一眼,视线径直越过姚梦娜,落在眉睫深邃不动如山的男人身上,红唇轻嗤,“季辰曦,我只想问你一句你爱她吗?”
季辰曦摸出烟盒,修长的手指夹起一根香烟,兀自点燃,缭绕的烟雾将他幽深的眸子萦绕得更加漆黑深邃,“秦安雅,我是不是做什么事都要向你报备?你只管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不该过问的最好不要过问。”
语气轻缓的几句话,生生让人听出了满满的威胁。大概的意思,就是让她不要逾越自己的身份。
姚梦娜慢悠悠走到她的身旁,举止间充满了胜利者的高傲。她凑到她的耳边,压低声音道“我一直觉得你挺聪明的,现在才发现其实你挺蠢的!你不知道,男人可以很清楚得将冲动和感情分开吗?我有把握,让季辰曦无法自拔得爱上我!”
她特地强调了“无法自拔”四个字!
秦安雅笑了,笑出了眼泪,秦家陷入水深火热,季辰曦无动于衷,还跟姚家的千金姚梦娜上演了一场醉生梦死的出轨狗血剧。他明明知道,秦家和姚家一直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
姚梦娜凑到秦安雅耳边,“你知道明知道喜欢的男人已经心有所属,却还是偷偷喜欢他喜欢了整整三年的感觉吗?从第一眼见到季辰曦开始,我就爱上了他。我一点点侵入他的生活,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取代你的位置!”
“就冲我的处心积虑和良心用心,你也应该成全我对吗?”
秦安雅沉默不语,冷眼看着季辰曦和姚梦娜的这一出狗血感情大剧,心里犹如寒风过境。
姚梦娜勾唇,“我见证了季辰曦爱你爱得炽热,也见证了他爱你爱得痛苦狼狈。他已经不爱你了,放手吧!”
在秦安雅看来,季辰曦的沉默,不就是默认的一种表现吗?
秦安雅攥紧了手心,“姚梦娜,看来你进入娱乐圈,别的没学会,娱乐圈那套勾心斗角,横刀夺爱的戏码却是学得有模有样。”
姚梦娜双手抱在胸前,“你尽管骂好了,反正季辰曦早晚会是我的男人,而你季家儿媳妇的位置,也早晚会是我的!”
秦安雅出奇的平静,“姚梦娜,你半点都没有作为插足者的愧疚感?如果你不是让我看清楚了人心险恶,或许我还能成全你。可如今,我并不想让你如愿以偿。”
姚梦娜气得咬牙,“现在的你不过是个落魄千金,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秦家大小姐?只有我,才配得上跟他双宿双栖!”
秦安雅看着座位上不动声色的男人,他深冽的眸子打量着她,黑眸里始终带着一丝讳莫如深的深意。
她收回视线,嘴角含了一丝讥讽的笑意,“分不分开是我跟季辰曦的私事,还轮不到外人在这里指手画脚。姚氏千金就这么作践自己,还好意思在人前耀武扬威?”
她上下扫视了姚梦娜一圈,嗤笑出声,“你现在在娱乐圈也算混得风生水起,居然甘心沦为备胎。在娱乐圈待久了,别的没学会,娱乐圈那套勾心斗角,暗度陈仓的戏码倒是学到了精髓。你说这消息万一不小心透露出去,别说你那如火如荼的星途,可能连在演艺圈基本的立足之地都没有,沦落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你确定要为了一份虚幻缥缈的爱情,放弃自己的大好前途?”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她不是不懂。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