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情感 > 一流废少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一流废少

一流废少

''

入赘三年,头顶废婿之名,饱受欺辱! 却不知我机缘巧合之下,获得强者传承! 今日,限制解除,扬眉吐气,之前辱过我的,我都要一一踩在脚下,曾经遭受的屈辱,我要通通加倍奉还!

精彩章节试读:

《一流废少》 免费试读

“叶泽?你,不是告你不用送饭了么!腿残废了,现在就连耳朵也不好使了是吧?”
青市,明仁私立医院大厅。
一个身穿白大褂,脚踩高跟鞋的女子柳眉紧蹙,看着眼前坐在轮椅上的男子,丝毫不遮掩自己脸上的嫌弃与厌恶。
“呦!雨彤,我说你刚才怎么这么火急火燎的,原来是你家那个残废来了呀?”
“别这么说人家,这不还能送饭呢么!推着轮椅车从家来咱医院,只怕没一个小时下不来吧?可真会疼媳妇儿呢。”
“嘁!这样会疼媳妇的残废,你们爱谁要谁要,反正我是无福消受喽!”
“也不知林雨彤当时怎么想的,非要嫁这么个残废!哼,依我看随便在路边找个胳膊腿全乎的乞丐,也比这废物强啊!”
“……”
残废。
这个称呼,他听了将近三年!
他本是一个孤儿,可三年前一个古怪老头忽然找到他,竟莫名其妙地强行收他为徒,临别之际还传给他一身功力!
而这代价,便是双腿在一段时间内失去行走能力,否则,便会爆体而亡!
如此离奇的言论叶泽自然不信,待那老头离开后便强行站了起来,却瞬间便被体内暴涌的能量冲击的眼前一黑,直接昏了过去!这才算是彻底信了那老头的话。
当时若非好运碰上了有些医术的林雨彤,现在,怕早已转世投胎了。
醒来后为报答林雨彤救命之恩,当天便应她要求,成就了他们现在这段姻缘。
叶泽紧攥了下手中保温盒,不过很快就松了开来。
“我给我老婆送饭,干你们这群人何事?”
“说白了,你们不就是嫉妒我老婆是院花,都没她漂……”
“叶泽!你给我闭嘴!”
林雨彤连忙跑过去指着叶泽鼻子,俏脸微红,目光凌厉。
“还嫌不够丢人是吧?什么都别说了,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回家去!回去再和你算账!”
“那这饭……”
可刚将保温盒捧起来,就被林雨彤看也不看地推了回去:“拿回去你自己吃吧!我这里有食堂。”
“另外,我很忙,还有一台手术在等着我,没空跟你在这废话,回去!”
叶泽微低下头,在紧抿了下红唇后又很勉强地挤出了一丝微笑。
“嗯,好。”
说完,叶泽将轮椅转了个方向,在周围一阵讥笑,挖苦声中,默默离开。
看着那道颇显落寞的削瘦身影,不知为何,林雨彤心里却有些难言的酸意。
结婚三年,这个男人,始终如一地对自己言听计从,未曾有过一丝忤逆,再想想自己之前那样对他,是不是……
有些过分了?
可很快,周遭同事的那些嘲讽,又令她一阵心烦意乱,猛地摇了摇头便转身进了电梯。
“他不过是我摆脱王钟的工具而已,一个废物,可不值得去为他愧疚。”
一小时后。
叶泽回到家,开门的是一个和林雨彤长得有三分像,却显得更为成熟的女人,是林家三朵金花中的大姐,忙笑着打了个招呼。
“大姐来了。”
“嗯?怎么是你这残废?”
林雨莲撇撇嘴,再看看客厅中坐着的那穿着一身范思哲限量款西装的青年人,目光中一时有些戏谑。
“哼,你回来的倒真是时候,我若是你,现在就滚出去,免得一会儿自取其辱,还给我们全家丢脸。”
话音刚落,客厅中坐着的那位一身贵气的青年也站起身,缓缓转了过来。
看到那青年的正脸后,叶泽脸上笑容陡然一僵,心头顿时生出一股无名火来。
王钟!
这个名字,叶泽在近三年来可从未敢忘,自己之所以成为全城笑柄,可离不开这个人当初的大力宣传!
三年前的婚礼,并没有大操大办,知道的人也并不算多,甚至林家觉得丢人,很多亲戚都未曾请到。
可王钟在这方面,可谓是做足了文章!以媒体,报纸,采访等各种手段,令叶泽的废物之名,一日间全城皆知!
叶泽连带着林雨彤的尊严,脸面,被王钟践踏了将近三年!
“呵呵,我记得你叫叶泽是吧?”
王钟笑着开口:“三年未见,废物依旧啊。”
叶泽闻言,心头顿时一怒,双手也不禁紧攥起来,不过在看了眼林海夫妇,林雨莲后,还是强忍着没有发作。
眼睑微垂,声音一时变得有些压抑。
“滚,这是我家,不欢迎你。”
可不成想叶泽刚说完,人家王钟还没说什么,贾梅倒先开了口,上来就劈头盖脸地一顿喝骂。
“说什么混账话呢你?你充其量只是个入赘的废物,这里几时成你家了?”
“哼,对贵客都敢这么无礼,没家教的东西!”
“就是就是!”
林雨莲也从旁附和起来:“要我说啊,该滚的人是你才对!哼,可怜我三妹被你这废物霸占了近三年时间。”
“此番人家王少从国外回来,第二天就来我林家登门拜访,到底是来做什么的,你心里应该有数!”
“今日,王少就是上门定亲来的!哼,当初在婚礼上,你和王少所定的三年之约,我们可都帮你记得呢!”
三年之约。
叶泽的目光再度阴沉几分,当初在婚礼上,叶泽被逼无奈之下,的确和王钟有过约定。
三年后,若叶泽还无法摆脱废物之名,无法在财力,武力,人脉等各方面超越王钟,那,便要同林雨彤离婚,净身出户!
三年前叶泽一无所有,双腿残疾,而王钟却已是省城内之名的富家大少,且在叶泽,林雨彤婚后选择了出国深造,至今方才回来。
试想下,因此,那份约定,会是有多滑稽?
在众人眼中,这不过是王钟要在所有人面前,再度戏耍,践踏叶泽的一种手段罢了。
当初叶泽抢走了他看上的女人,那他王钟,就要让叶泽彻底崩溃!
“废物,这些都是我带给伯父伯母,以及林家三姐妹的见面礼,莫要说你拿不拿的出手,平日怕是连想都不敢想吧?”
叶泽看向堆放在茶几上那些琳琅满目的精品礼盒,有玉镯,LV包包,野山参等物,的确价值连城。
“哼,这又如何?”
“如何?你还要不要点脸了?你现在还吃喝我林家的,拿什么和人家王少比?你已经输了,就要遵照赌约!”
贾梅也冷着脸点头:“没错,明日,就去和雨彤把离婚手续办了!”
“哼,我林家的软饭,你也算吃到头了。”
闻罢,王钟看看叶泽那一脸苦逼模样,冷笑连连,心头暗爽。
正想再好生刺激,羞辱叶泽一番,却见他缓缓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条,王钟不禁浓眉一皱。
待叶泽把纸条展开,众人便见其上记载着一个日期。
十二月,八日。
这,是叶泽和林雨彤的结婚纪念日,也是和王钟定下的三年之约到期的日子。
距今日,还有九十六天。
这张纸条,叶泽一直都随身带着,提醒自己,勿忘婚礼之辱!
“姓王的,我叶泽言出必践,距离三年之约,可还有三月时间,现在,你未免高兴的太早了吧。”
王钟目光一厉。
这废物,还要苟延残喘么?
“哼,短短三月,你又能改变什么?”
“就是就是!”
林雨莲又开始毒舌起来:“不怕告诉你,人家王少已经自己办了一家公司,完成了前期融资,现在资产都已经过十亿了!”
林雨莲的老公,现在就在王钟公司任职中层管理,因此对王钟公司的情况,林雨莲自然很清楚。
“十亿!我,我的天……”
林海,贾梅夫妇顿时惊呼,再看王钟,简直就惊为天人!十亿,他们十辈子可都赚不来啊!
这简直就是理想到不能再理想的女婿人选啊!
旋即,夫妇二人便又开始你一言,他一语的挤兑叶泽,让他趁早离婚,给他们走向人生巅峰让路!
“够了!”
泥人尚有三分火性,更何况是叶泽?顿时一阵心烦地怒喝了声:“只要不到期限,这婚,我绝不会离!”
“你个废物,还敢犟嘴!我……”
“贾阿姨息怒。”
王钟笑着劝了声,又看了看叶泽,当即一笑:“也好,既然他喜欢成为全城焦点的感觉,那三月后,我就再让他体会下好了。”
随即王钟还走到叶泽身边,低下头在其耳边轻声道:“林雨彤,本少要定了。”
说完,王钟便告辞离开,而在经过叶泽时,左手看似不轻易间地碰了下轮椅。
“嘭!”
轮椅和叶泽,应声倒地。
紧接着,叶泽脸色变得苍白,豆大的汗珠也瞬间遍布脑门!
痛。
钻心彻骨的痛!
“废物。”
王钟冷哼声后当即离开,还一脚将轮椅给踢到一旁:“碍事的破烂东西。”
叶泽紧咬着牙盯着王钟的背影,那等屈辱感,比起双腿处传来的剧痛,更让人无法忍受!
“哼,人比人,真是能气死人。”
“可不是么,不要去管那个残废,就让他自己爬回房间好了。”林雨莲冷声说了句,便自顾自地看起电视。
最后,叶泽也的确是一步步爬回房中的。
盘坐下来,叶泽强忍着双腿处传来的痛意,紧皱剑眉似是在计算着什么,片刻后眼前灵光一闪!
距离自己双腿残废至今,足足过去了九百九十八天。
今天,正是第九百九十九天!
叶泽可还记得怪老头之前所言,待九百九十九日期满,便是自己彻底吸纳他所传功力之日,届时,奇经八脉尽数贯通,双腿自然也可恢复如初!
想到这儿,叶泽心头大喜,赶忙掐出一道古怪手印,开始缓缓调运着丹田内的那股海量灵气顺着特有经脉,缓缓运转起来。
残废生涯,即将终结。
依照那怪老头所传的一部名为乾坤诀心法,叶泽将丹田内的灵力运转了一个接一个大周天,双腿处的痛感,开始变得越来越弱。
不止如此,叶泽还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也变得越发轻盈,更重要的是双腿,渐渐有了久违的知觉!
片刻。
一股股有些浓稠的漆黑液体,开始顺着叶泽双腿,以及浑身毛孔处排了出来,散发出一股刺鼻腥臭味道。
这些,全都是叶泽体内堆积的毒素!
待排干净后,叶泽缓缓散掉手印,双目陡然一睁,下一刻,整个人渐渐升高,最后完全脱离了轮椅,站了起来!
叶泽缓缓低下头,看着自己那两条腿并很轻盈地快走了两步,顿时长舒一口抑郁之气!时隔将近三年,终于,站起来了!
脚踏实地的感觉,真踏实,真爽!
与此同时,客厅中,贾梅正在和林雨彤通话。
所谈的,自然就是让她和叶泽离婚的事情,只要林雨彤点头,那这事儿,可就不用再等到三月后了。
但让贾梅气恼的是,林雨彤在这件事情上却犟得很,说什么就是不离婚。
“你这丫头!真想气死我是吧?”
“行行行,不离就不离,不过你这段时间可是要和王钟搞好关系,起码不能枉费人家对你的一番情意。”
“这样,你晚上下班就去金陵酒店和王钟吃个饭,妈都已经替你说好了,王钟会在那里等你。”
“妈!你,你能不能不替我做主?我当初和叶泽结婚,就是想要摆脱王钟的纠缠,这你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不喜欢他,你……”
“什么喜不喜欢?你什么时候能现实一点?反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记得回来换上一条黑丝长袜,我可听说人家王钟就喜欢这个调。”
此刻,贾梅所说的话,正巧落进了刚开门准备出来的叶泽耳中,当即心头一气,暗爆了句粗口。
让自己老婆,穿上丝袜,打扮成王钟喜欢的调调去见陪他吃饭?这话怎么越听越想为王钟找小姐呢?
妈当到这份儿上,可真就太过分了吧?真他妈把自己当空气了?
可紧接着,贾梅又变得慌乱起来,就好像林雨彤那边出了什么事儿一般。
“什么?雨彤,你,你怎么了?说话啊!谁,谁死了?”
“喂!”
叶泽闻言剑眉顿时一挑,衣服都来不及换直接冲了出来:“雨彤怎么了!”
“啊!”
贾梅等人又被吓了一跳,看着已经跑到他们面前的叶泽,一时都有些回不过神。
这废物,居然……站起来了?
“啪!”
紧接着,贾梅一巴掌就抽在了他脸上。
“你,姓叶的!合着你之前一直装瘸在我家骗吃骗喝,博雨彤同情呢是吧?哼,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什么好鸟,可没想到你,你竟这么龌龊!”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蛋!这个家不欢迎你!哼,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和雨彤离婚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叶泽闻言一怔。
这一巴掌挨得,真他娘憋屈!
不过叶泽也没空在这儿和他岳丈岳母,以及那位毒舌妇大姐浪费时间,直接推门离开,一身灵力灌注双腿,向医院狂奔而去。
那速度,不知看呆了多少路人。
可还没过一会儿,兜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叶泽接通后,只听一阵幸灾乐祸声便从话筒中传了出来。
“你就是林雨彤那残废老公吧?哼,告诉你个很不幸的消息,你老婆这摊上大事了,刚把人给治死了!你不是体贴好男人么?赶紧来给你老婆善后吧。”
“还有,今后明仁医院怕是就再没林雨彤这只院花了!”
打电话的,是叶泽之前去送饭时所碰见的林雨彤一个同事,一直都很嫉妒林雨彤院花的名头。
此番见林雨彤出事,自然不会放过这给她心里再添一堵的机会,直接就给她那最瞧不上眼的废物老公打去电话。
摆明了,就是在搅局。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那头电话一挂,叶泽的心又是一沉,速度又踢了一个档次,宛若一阵狂风。
明仁医院九楼,一间VIP病房内,此时已经围了不少人,还伴随着一阵吵闹,怒骂声。
“你个庸医!”
“我夫人之前明明好好的,现在怎么就心脏骤停了!我需要一个解释!”
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指着林雨彤鼻子怒声质问着,看他身后站着的那一队保镖,就知其身份定不简单。
中年男人是清河市内一家知名房企的董事长吴启文,身价过亿,还是省城商会的成员!
省城商会成员,那可是在清河市内的各行各业都有很强话语权的人物!就这家明仁私立医院,每年都会有他一千万的投资。
此刻,林雨彤也一脸委屈,之前她只是对病人做了一个很常规的痔疮手术而已,不知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吴总您消消气,这件事我们院方一定给您个满意交待!我们已经决定,开除林雨彤,并吊销其行医资格证!”
说话的是副院长刘生林,林雨彤听完,俏脸瞬间惨白下来,这种处罚对她一个外科医生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
可吴启文却依旧不依不饶,一挥手就把刘生林推到一边:“以为这样就行了?没门!真把我当成傻子糊弄了?”
“妈的!把我夫人治死,我就要她偿命!”
话音刚落,吴启文身后的那几个保镖也全都上前两步,那阵式,吓得林雨彤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吴总,息怒,您息怒,这件事情我保证……”
“你保证个屁!”
吴启文一巴掌就抽在刘生林脸上:“告诉你!我老婆这次若真救不过来,你这副院长也他妈别干了!”
“老子每年给你们千万投资,竟养了一群废物!还愣着干什么,救人,给我救人啊!”
“我……”
刘生林一脸无奈,心中也全都是苦水,患者心脏骤停到现在都已经快一刻钟了!这还救个屁啊?
真拿自己当在世的华佗了?那自己可也得有那本事啊!
当然,刘生林心里这些话是打死也不敢说出来的,眼珠一转,便把这口大黑锅毫不犹豫地推给了林雨彤。
“你还傻待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看病人!准,准备手术啊!林雨彤我告你,吴夫人可是你全权负责的!真要救不过来,你是第一责任人!”
林雨彤闻言,已经被吓得说不出来话来,俏脸也没了以往血色,一片苍白。
这事儿,大了。
周围一众医护人员看着那茫然无措的林雨彤,有冷笑的,也有同情的。
“哼!姓刘的,少他妈给我上眼药,去,去把你们医院最好的专家叫来!就凭她一个小年轻也能靠得住么?”
“去!”
“吴,吴总,我来之前已经通知黄老了,他,他的中医术在咱们全省那,那都是排得上号的。”
一边说,刘生林还一边动要把林雨彤推进病房,现在,他是真的急需一个为自己顶雷的。
“别动我老婆!”
一声冷喝在走廊炸响,把众人吓了一跳。
闻声一看,只见一浑身脏兮兮的青年正跑过来,那散出来的臭气让不少人都捂住鼻子,连连闪避。
看着跑到自己面前的青年,林雨彤杏目圆睁,一脸不可思议。
“叶泽?你,你的腿,怎么……”
不止是林雨彤,在场的一些见过叶泽的人也都一脸懵逼。
中午来送饭时还坐着轮椅呢,可现在却能健步如飞?这不会是梦吧?
林雨彤倒真想这是自己的一场噩梦,可她被指甲狠掐着的手心处所传来的痛感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雨彤,现在没时间和你解释,这里的情况我都听说了,我先去看看病人,也许,我可以帮你。”
“啊?”
林雨彤还没反应过来,叶泽就已经“嘭!”地下推门大步走进了病房,之前听说患者已经听了心跳,那就不得有丝毫耽搁,只得先斩后奏。
而这一幕,把众人也全都看得一愣。
正愁没顶雷的呢,现在,居然有个主动站出来的?
病房内。
叶泽神色凝重,搭在吴夫人手腕处的手指微微动着,细细感知起患者的体内情况。
三年前,从怪老头那里所传承下来的可不止一身功力,还有一部医道中的不传之秘,玄黄医经!
还有那怪老头多年来的行医心得,再加上自己超凡的悟性,细细钻研近三年时间,已然不声不响地成了个医道高手。
“虽为死脉,但却非绝脉,尚有一丝生机,可若再迟个两分钟,怕是无救。”
自语了声后,叶泽掏出一套随身带着的精巧银针接连抽出三针,胆大心细,以不同手法,力道分别刺入了患者的膻中,天池,中脘三处穴道。
并以银针为媒介,调运出三道灵气注入患者体内。
这套银针也同样是传自那怪老头儿,由于造型小巧,叶泽也就一直都带在身上。
“先以三针吊住性命,之后再以太乙针决为为其调理心经,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然,就在叶泽准备再出一针的时候。
“啪!”
已经回过神的林雨彤,冲进来二话不说就狠狠一巴掌抽在了叶泽脸上。
“叶泽,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你是觉得我还不够乱,不够惨么!你以为你自己是谁?”
“一个废物而已,还真把自己当神医了!”
叶泽苦笑,对林雨彤,他没有丝毫责怪,有的也只是愧疚。
这近三年来,虽说林雨彤一直对他冷冰冰的,爱答不理,可他明白林雨彤为了自己,受了外界多少白眼与嘲讽。
而且,当初若不是林雨彤发现了昏迷的自己,并好心出手相救,现在的叶泽,十有八九已经转世投胎,再世为人了。
“雨彤,请相信我,我……”
“给我滚!立刻滚蛋!我,我是死是活与你无关,再不想看见你!”林雨彤声色俱厉地大吼着。
“滚?哼,我同意了么?”
吴启文此番也带人冲了进来,再看看自己老婆身上的三根银针,瞬间大怒。
这个冒冒失失冲进来的小子,竟把自己老婆当实验品了?
“这位先生,我的确可以救你妻子,而且她之前心脏骤停,也并非因为痔疮手术出了问题,而是因为她有多年的心脏隐疾,心经受损严重,如果不……”
“闭上你那张烂嘴!”
吴启文此刻已经气得浑身颤抖,根本就不听叶泽解释,只把他当成了来拿自己老婆当小白鼠的混蛋。
“几根破针就能救我老婆?呸!你他妈就是出来搅局的!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
“给我打!往死里打!”
“是!”
那几个保镖应了声后,看着叶泽皆目露凶光,忽地就围了上去,吓得林雨彤都说不出话来,狠狠瞪着叶泽。
这家伙,现在都蠢到自己找死的地步了?
刘生林等人也没一个拉架的,现在吴启文可正在气头上,再加上其性情本就火爆,谁敢去点这火药桶?
叶泽见状神色一冷,立刻就把林雨彤拉到身后。
可就在众人要动手之际,一个护士忽然指着心电图机尖叫起来。
“啊!”
“你,你们快看!患者的心率复,复苏了!而且已经很,很接近正常值了!”
众人闻言一惊,不信邪地看向心电图机,可很快,全都是一脸活见鬼之色。
林雨彤也惊呆了,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叶泽,一时间心中忽地生出一种感觉。
这个昔日废物,现在,似乎变得不太一样了。
“他,真这么厉害?那为何这些年,一直在家任劳任怨,忍气吞声?”回想起之前生活里的点点滴滴,林雨彤心中又有了些愧意。
起死回生?
在场的都是医生,信奉的是科学,所以这种念头刚一冒出来就被抛之脑后。
那就只有……患者身上的三根银针能解释了。
想到这,一道道惊愕目光也全都向叶泽投了过去。
一个废物,几时有这等惊世骇俗的高超医术了?
“都给我住手!”
吴启文也大叫了声,心中一时有些愧疚,这年轻人可是自己老婆的救命恩人,怎么能这么对待人家?
“小兄弟,你,你当真能救我老婆?”
“哼,简直可笑!”
门口处,忽地响起一阵刺耳讥笑声。
刘生林目光一阵闪烁后,连忙走到吴启文身边,道:“吴总,这人是林雨彤的老公,而且,在我们医院可是名人呢!”
“名人?”
“没错,是名人,因为他是个有名的废物!”
“自打结婚后就憋在家里当家庭煮夫,还经常给老婆送饭!而且之前还是个残废!”
“您想,他若真有一身高超医术,又岂会一直憋家里?所以您夫人恢复心率,可不是他那三针的功劳!”
“而是之前患者处于假死状态,在某一契机,会有极小的几率自行恢复过来!不过,后续的治疗还要保证。”
叶泽一脸冷笑,看着在那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刘生林,真想上去抽他两巴掌!
抢功劳可以,但能不能要点脸?
心脏骤停近一刻钟还能恢复的,叶泽以及在场医生还真是头一回听见,还什么狗屁的后续治疗?
扯呢!
不过这些,骗刘生林这么一个门外汉倒是足够。
“吴总,我在这里可以用性命向您担保,后续治疗我完全能够保证,定能还您一个健康的夫人!”
“如果您还不信这小子是瞎猫碰上死耗子,那您可以让他把行医资格证拿出来看看,我保证他一定没有。”
林雨彤心下一沉,行医资格证,叶泽的确没有。
吴启文听得一阵云山雾罩,只能按照刘生林说的做,狐疑地看着叶泽:“小兄弟,你的行医资格证……”
“那东西,我的确没有。”
刘生林一阵洋洋得意,吴启文脸色也瞬间一冷,还真他妈是个蒙事儿的!
“小兔崽子。”
“现在我他妈没工夫跟你计较这些,立刻出去!再敢动我老婆一下,我就让你爬着出去!”
叶泽眉毛一皱,又看了看病床上的患者。
“虽说你夫人心率恢复,但还未脱离危险,如果……”
“滚蛋!”
吴启文又怒骂了声,吓得林雨彤也开始推起叶泽,心中还有些失望。
废物,终归还是废物,之前也不过都是蒙的。
“你赶紧出去!这里不需要你了,给我立刻回家!别在这丢人现眼!”
“草!”
泥人尚有三分火性,更何况是叶泽?
在爆了句粗口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医不自荐,既然不相信自己,那走便是
下一刻,刘生林立刻接手,还把林雨彤推到一边,安排其他医护人员来协助自己。
如此天降大功,可不能错过!
“刘副院长,这三枚银针做何处理?”
“哼,还用问我?拔了就是。”
“额,好吧。”
护士先拔掉一枚银针,可就在要把第二枚时,心电图机顿时响起一阵“滴滴!”报警声。
患者心跳,再度骤停!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