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玄幻奇幻 > 五行圣道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五行圣道

五行圣道

''

武道之极,可入深渊,踏九霄,与天争锋。 登临至圣,方纳五行,混阴阳,执掌乾坤。 风云尽在心中藏,天地为尊我自狂,人间处处波澜起,武行圣道至极强。 原本家族中被视为废材的少年,却是身怀传说的逆天五行体质。七年未进,一朝激发,便在这以武为尊的世界中,一路披荆斩棘,逆转命运,踏遍十天九地,成就至圣传奇……

精彩章节试读:

《五行圣道》 免费试读

天风帝国,新思城,吴家。
“黄阶九星!”
测星碑上四个黄灿灿的大字晃的青衣少年双眼微眯。青衣少年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挺拔,面容清秀,目光清澈,宛如明星。
此时,青衣少年僵硬的收回手掌,拢于袖中,指甲深深的刺入手心之中,犹自未觉。
“吴悔,十五岁,黄阶九星,不合格!”
一旁负责测试的三长老语气淡漠的宣布结果。不出意外,此话一出,引起周围一片的嘲讽哗然。
“哈哈!果不其然,这个废物仍在原地踏步!”
“啧啧,可惜啊,当年的天才如今落的如此下场,这次应该成了家族的外围弟子了吧。”
“不一定啊,谁让人家的父亲是家主呢?不过七年未曾进步,这一次家主也护不住他了。”
“真是丢了家主的脸。”
……
周围的议论嘲讽的声音越来越大,到了最后简直有些的肆无忌惮。
嘭!
一声巨响从高台传来,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青衣少年的目光同样的转向高台,神色一暗,双目中隐隐的泪光闪烁,嘴角紧抿。
“父亲,孩儿对不住你!”
少年喃喃自语,转身,朝人群后面走去。
高台上,坐在正中央的是一位看似三十左右的中年人,面目刚毅,双眉入鬓,两鬓却有些花白。此时在他手中的茶杯已经变成了一堆粉末。目光望向走向人群后的少年,满含慈爱,怜惜,和一丝的不甘。
此人正是吴悔的父亲,当代吴家家主吴海崖。
吴悔走向人群后面,这里是测试完毕的弟子所在,已经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合格,另一部分是不合格。
其实不合格的人占了大多数,因为吴家弟子测试标准是十五岁之前达到玄阶就合格。这个标准在吴家并不低,每年的测试中,十五岁能够达到玄阶的不过半数。其他人都被分配到家族的产业中。
只是,吴家测试是针对于所有十五岁以下的弟子,包括那些刚刚开始修炼武气,不过是六七岁的儿童。吴悔站在这群比自己矮一头甚至两头的孩子中间,神情落寞,目光转向空中,回想起以前。
三岁练气,八岁达到黄阶九星,曾被誉为吴家的天才。若是能够在十岁之前就突破黄阶达到玄阶,吴家很有可能会出现一名先天强者。先天强者在整个天风帝国都是一方豪强。
家族中所有人都对吴悔寄予希望。
九岁时,未突破,家族仍信心满满。
十岁时,未突破,家族虽然略有失望,仍为家族能够诞生一名强者全力支-持。
十一岁时,未突破,除了自己的父亲,其他人已经对吴悔失去了信心。若是十二岁突破玄阶,虽然仍然不俗,却不值得家族大力培养。
十二岁时,未突破,家族彻底放弃,父亲一如既往的支/持自己,在父亲的影响下,家族的修炼资源依旧按着核心弟子的标准为自己提供。
十三岁时,未突破,废物之名随之响起,父亲大怒,严惩那些辱骂之人。一时间,没有人再提废物两字,只是族中弟子对于家主的做法越发的不满。
十四岁时,未突破,父亲出寻,遍布天风帝国各个大城市,寻找解决自己问题的办法,未果,却是一身重伤回归,实力从天阶八星强者跌落到天阶三星,实力大降的同时,威望同样大降,家主之位动摇。
如今,吴悔十五岁,依旧黄阶九星。十五岁成年,吴家族规,若是达不到玄阶层次,将会取消修炼资源,成为外围弟子,为吴家打理产业,其资源培养其他有潜力的弟子。
是吴悔不努力吗?
绝对不是,吴悔每天起得比其他人至少要早两个时辰,比他们要晚睡两个时辰。每天的修炼强度比其他弟子更多,更重。只是不管吴悔如何的努力,阻碍自己的那股玄阶屏障就是无法打破,原因未知。
“下一个,吴泽君。”
测试继续进行,当三长老念出这个名字时,原本嘈杂的广场变的鸦雀无声。一名白衣少年越众而出,少年浓眉大眼,鼻如悬胆,一脸倨傲,在众人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中昂首走向高台,伸出右手按上测星碑。
“玄阶五星!”
四个青色大字闪现在测星碑上。
三长老目光中也是惊喜连连,因为吴泽君就是出自自己一脉,正是自己的孙子。
“好!好!吴泽君,十五岁,玄阶五星,优秀!”
嘶……
高台下众多的年轻弟子目光震惊的望着测星碑,忍不住的惊叹,议论纷纷。
“玄阶五星,好厉害!我记得去年的时候,吴泽君不过是玄阶三星,一年就突破了二星,了不起。”
“就是,比那个废物强多了。说不定家族的先天强者就落吴泽君的身上了。”
……
“哈哈……”一阵大笑从高台上响起,坐在吴海崖身边的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扶掌大笑,满脸的骄傲,“不错,十五岁就达到玄阶五星,不愧是我吴海源的儿子。”说完,目光望着旁边一脸肃然的吴海崖,神色中的炫耀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海崖兄弟,你看我儿吴泽君如何?”
吴海崖缓缓的转过头来,手掌轻拂,把身前桌面的一堆茶杯粉末扫到桌下,勉强笑道:“不错,吴泽君能有如此成绩,以后前途无量。”
“哦?那么比起吴悔如何?”仿佛是漫不经心,语气清淡,吴海源缓缓坐了下来。
咔!
一声脆响!吴海崖双手攥拳,眼睛瞬间通红。庞大的气息隐隐涌动,仿佛下一刻就要喷薄而出。
“不……错……”仿佛从牙缝出挤出一般。吴海崖深吸一口气,面沉如水,转过头去。
“哈哈……”一声肆无忌惮的笑声再次响起。
高台下,吴泽君来到了合格的一群人之中,立马成了这群人的焦点人物,阿谀奉承络绎不绝,神情越发的得意。
“你们说,那个‘天才’吴悔今生还有希望进入到玄阶层次吗?”吴泽君的目光转向不远处的吴悔,神情中的嘲讽明显,随意的问向旁边的一个弟子。
被问话的弟子长得獐头鼠目,名叫吴墉,同样的是十五岁,这次测试刚刚的达到玄阶一星。对于吴泽君最为奉承。听到吴泽君的问候,大嘴一咧,满脸的不屑,道:“就那个废物,七年都没进步,今生恐怕就停留在黄阶了。要不是他有了家主父亲,早就被家族放弃了。”
“就是,七年未进,我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天赋’的人物,当年我还是黄阶三星的时候,他就黄阶九星了,现在我都成为玄阶高手了,他还是黄阶九星,要是我,早就没脸见人了。”旁边一人接着说道。
……
议论之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唯恐对面的被议论者听不到。
极度的羞辱,极度的讽刺让吴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目光扫向那些或倨傲,或冷漠的面孔时,吴悔的心中越发的冰冷。同是一个家族的弟子,这些人竟然如此的势利,当年自己八岁达到黄阶九星时,他们同样的夸赞奉承过自己,自己那时的少年心性或许和此时的吴泽君差不多。
想到这里,吴悔觉得并不需要如此的愤慨,自己是为自己所在意的人活着,对于其他人的目光,无所谓了。
吴悔转过头,望向高台,望着自己不到四十岁却已鬓白头发的父亲。吴悔的心中暗暗的发誓,一定要让父亲为自己骄傲。
……
天星山脉,坐落在新思城的西部,方圆百里,主峰天星山更是高耸入云,陡峭无比。如一道天然屏障隔开凶名远播的荒兽森林。
此时一道单薄的身影却出现在山峰之上,这是一名青衣少年,十五六岁,身材挺拔,俊朗清秀,只是眉宇间的不甘之情流露无意。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够突破?难道我真的是如他们所说是个彻底的废物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少年仰天大吼,仿佛把心中所有的屈辱都要发泄而出。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
山谷间,声音激荡,越传越远,越来越低,终于渐不可闻。
青衣少年原本挺拔的身躯摇晃了几下,跪了下去,双手深深的插在面前的山岩中。少年的前面是一个石碑,石碑上几个浅浅的字迹。字迹模糊,依稀的能够分辨出“素心”两字。
这个青衣少年正是吴悔,而这天星峰的山顶竟是吴悔的母亲白素心的葬身之地。
“唉……”
一声叹息传来,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吴悔的身后。来人三十而许,一身黑衣,双鬓间却有些花白,望向那石碑上的六个大字,却只有那一声叹息。
“父亲,孩儿不孝,让你失望了。”
吴悔没有回头,却知道来人是谁,正是自己的父亲,吴家家主吴海崖。
“悔儿,你想知道你母亲的事情吗?其实你的母亲并没有死。”吴海崖的声音低低的响起,仿佛在追忆往昔。
什么?母亲没有死。
听到父亲的话,吴悔的脸上一片惊喜。无数个日夜,吴悔都在想象这母亲的样子,想要了解母亲的事情。可是所有的人都对母亲的事情闭口不言。父亲也从来不提母亲的事情。只是告诉自己,母亲在自己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如今听到母亲没有死的消息,如何不让吴悔关心。
吴海崖仰望虚空,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我跟你的母亲也是只是相处了一年,遇到她时,她仿佛失忆了,所以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的来历。只是知道她叫白素心。”
吴悔呆呆的望着那孤零零的墓碑,目光被泪水模糊。
“一年的相处,却是在我的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一年,一年后,我们正式结为夫妻。”说到这里,吴海崖的脸上却是一片悲痛。
“一夜夫妻后,从此我再也没有见到她。”
“啊!”
吴悔吃惊的长大了嘴,刚刚结婚就分离,这对于父亲该是怎样的打击。
“又是一年后,一天早上,我在床边发现了你,旁边有一颗无色珠子,还有一个纸条,上面写着‘照顾好我们的悔儿’。我恨她,恨她不辞而别,让我如此痛苦。所以我立了一个墓碑,就当她死了。可是我也感激她,把你带到我的身边。我想要见到她啊!”
说到这里,吴海崖刚毅的面容泪水婆娑,一片柔情。
轰!
吴悔的心中仿佛响起一声巨雷,“母亲,你为何舍得抛弃你的悔儿。”吴悔摸上胸口,脸色苍白,艰难的喘着粗气,从怀中拿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无色明珠,阳光照射间流转五彩的光芒。
看到吴悔手中的无色珠子,吴海崖的脸上一片缅怀之色:“这颗珠子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唯一信物,也是你以后找到母亲的线索。我只是希望,以后你能够强大起来,帮我找到她,让我能够见她一面。”
噗!
此时吴悔的脸色从苍白直接变的通红,终于难以自持,一口心血喷洒而出,手中的无色明珠渲染成一片红色,吴悔终于支撑不住,昏倒过去,无色珠子已经变成淡青色。
……
吴悔的意识模模糊糊,不知身在何处。周围是一片雾蒙蒙的青色空间,空间气流涌动回旋,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吴悔的意识也跟着涌动的气旋往前飘去。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刹那,一副奇异的景象出现在吴悔的面前。
一团青色的气旋漩涡漂浮在空中,漩涡的中央是一颗青色珠子。
“这是。”吴悔已经意识到自己所在之处,震惊莫名。
这是一处丹田的武气气旋,而且分明是自己木灵根体质的武气气旋。可是在平常内视的时候,并没有这颗青色珠子,此时却在自己的武气气旋之中。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