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玄幻奇幻 > 凌霄天尊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凌霄天尊

凌霄天尊

''

神武大陆,扬武敬神。 一代天骄,武圣重生。 太一真水,炼体入道。 拳撼天地,脚踏天骄。 绝世天帝,万法成空。 “敢藐视哥的人,统统拍死!” “敢动哥的女人,都已沉眠!” “哥只是一个神话,没有之一!” ——来自天帝凌风语录。

精彩章节试读:

《凌霄天尊》 免费试读

“嘿嘿,老头子竟然将一盏美酒,封印了这么多年!”
宏伟的殿堂中,一位青年解开了多年封印的一盏美酒,眯了眯眼睛,不禁心神舒泰。
“这下,可便宜我凌风咯。”
他轻哼一声,捧着那盏美酒,一饮而尽,砸了砸嘴,可惜没有滋味。
“嗷……”
猝然!
凌风一声惨叫,坚固如圣兵一般的身躯,骤然间自焚,纵然是强大的金色太阳,自他体内浮现,都遏制不住,那种自焚。
旋即,他血肉解体,两眼一黑,意识陷入了馄饨的黑暗中……
神武大陆,灵武学院,山下。
夕阳西坠,秋风萧瑟。
一间茅草屋,四周透亮,一张破旧的竹床,咯吱摇颤,像是随时会坍塌一般。
“嗷,疼……”
凌风口干舌燥,手脚麻木而冰冷,浑身上下,都像是被拆散了,特别是头部与胸口,像是血肉被撕裂了一般,连眼皮都沉重如山,周围一片黑暗,
“麻蛋,没想到我凌风,竟因着一盏破酒,自焚而死!”
凌风乃是武圣!
他天资出色,四岁就成为了武徒,六岁入武师,七岁镇-压圣山年轻一代,三十岁时,步入了武圣境界,成了整个圣山,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武圣。
那一年,他偷偷潜入圣山藏功殿,将所有的功法都翻看了一遍,最终,他在藏功殿密室中,发现了一盏古酒,被封印了很多年,因此而悲催的自焚了。
“嗷……”
突兀地,凌风头部猛地刺痛,一股驳杂的信息,骤然间涌入了进来,令他头晕目眩。
“我凌风还没有死,我竟然重生了!”
那驳杂的信息,来自于一个少年,也就是这个身躯的主人。
令凌风惊奇的是,这个少年竟然也叫凌风,年仅九岁,只是命运,却比他还要悲催。
凌风,自小就孤苦,被人抛弃在街头,在一个寒风冷厉的冬季,被一个叫做凌清的少女,自雪堆里抱回来,以身体将他暖活过来。
而凌风这个名字,就是凌清起的,寓意清风。
神武大陆,扬武敬神,武者有九大境界:武徒、武者、武师、武灵、武皇、武圣、武尊、武神、武帝。
纵然是最弱的武徒,都可断石斩浪,而最可怕的武帝,甚至可以翻江倒海,震塌乾坤,当然那是所有武者的终极领域。
因此,神武大陆,每一个少年都将成为武者,当成毕生最大的梦想。
可偏偏,凌风身躯羸弱,经脉奇诡,虽然能够练武,可是身躯与经脉都承受不住武者真气,一触即溃。
说白了,就是玻璃脉!
“废体啊,想我凌风,最年轻的武圣,竟然重生在这样的废物身上。”凌风口不能言,可是意识却很清醒。
玻璃脉,不可练武,一旦运转功法,经脉中的武者真气,就会将经脉与血肉都崩碎,瞬息间毙命,这是一种废的不能再废的体质。
可偏偏,他就重生在这样的废体身上。
少年凌风,也正是因此,而悲催死亡!
自小,凌风就与凌清,相依为命,对于凌风来说,他这条命是凌清捡回来的。
一直以来,凌清都很疼爱他,灵武学院,每个月都会发放一枚养灵丹,而每每凌清只是浅浅地咬一小口,剩余的都带下山,让他吃掉,希望可以治愈他的玻璃脉。
这让得凌风很感动,对于凌清很敬爱,将她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可惜,玻璃脉岂是,几枚养灵丹可以治愈的?!
就在三日前,三名灵武学院的外门弟子,竟然对凌清出言不逊,辱骂她是黑骨精,这触怒了凌风。
他们可以辱骂他为废物,但是绝不能羞辱他的小姐姐凌清。
那是凌风的逆鳞,触之即伤。
凌风气得面庞青紫,咬牙切齿,含怒出手,结果,体内的武者真气,直接暴走,将他经脉崩碎,就这么悲催的死了。
“姐姐,一个人会很孤苦吧?”
少年凌风,最后一丝执念,也瓦解消散了……
“孤苦的姐弟!”
凌风轻叹一声,自那少年凌风的记忆中,他了解到,凌清也是一个孤儿,三岁时,就失去了父母,靠着奶奶抚养长大。
可是,在五岁那年,奶奶也离世了,只剩下她,孤苦无依。
那一年,她一个人跋山涉水,来到了神武学院,以坚强的意志力,登上了凌武山,考核进入了灵武学院。
后来,凌清捡到了一个婴儿,全身都痛得浮肿,面目青紫,她就将那个婴儿,放在了怀中,用自己的身体,将那个婴儿暖活了。
那个婴儿就是凌风,也正因为如此,凌风才体质虚弱,病恹恹的。
至此,他们孤苦相依。
几日前,凌风血脉崩碎,是她以羸弱不堪的身躯,将凌风背了回来。
凌风的身躯冷了,她就用那娇小的身躯,将凌风牢牢地抱着,冻得浑身发寒,也始终不放手。
深夜中,她流着泪,一次次深情地呼唤着凌风的名字,直至,她昏睡过去。
那是凌风第一次见到小姐姐流泪,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她流泪……
“我凌风乃是武圣,天赋惊空,可是如今,我却想为你活一次!”
竹床上,凌风眼角落下了两行泪丝。
曾经的武圣凌风,脚踩天骄,拳撼长老,光彩照空。
如今,他重生在一个废体身上,经脉爆碎,废得比以前还要严重的多。
可是,他却要重活一次。
不只是为了他自己,更为了孤苦的“小姐姐”。
“我偷看了圣山功法,三千卷,既然经脉被废,那就从炼体开始,一步步登上武道之路。”
凌风沉默了片刻,而后呢喃道。
炼体入道!
曾经有过这样的人物,经脉爆碎,可是却以大毅力,苦熬过来,一步步登上了绝颠。
那个绝代人物,就是圣山圣主!
“吱呀”
茅草屋,那粗糙的竹门被推了开来,一道娇小、羸弱的身影,走了进来。
“啪嗒”一堆柴火掉在了地上。
“小风,你醒……醒了?”
一个清丽而哽咽的声音,在凌风的耳旁炸响,一个少女身躯一僵,站在原地。
一滴滴清泪,自那张瘦小的面庞上,滴答下来,她喜极而泣,凌风活过来了。
“小风,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姐姐的!”
那少女小跑过来,扑在竹床前,双目垂泪。
她紧紧地抓着凌风,娇躯颤抖,两行清泪,滚滚落下来。
“小风,所有人都说你活不过来了,可是姐姐坚信,你还念着姐姐。”
“你终于活过来了。”
凌清将凌风的小手抓了过来,放在怀中,流着泪,道:“小风手冷了,姐姐帮你暖暖。”
凌风眼皮颤了颤,口不能言,他死而复生,连身躯都冰冷了。
纵然曾经是武圣,可面对这个“小姐姐”真挚而质朴的感情,他也禁不住流泪。
“小风不哭,姐姐在呢。”
凌清更加惊喜,将凌风的手呵护在胸口,生怕这是一场梦。
“水……”
好片刻,凌风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吐出了一个字,他喉咙干涩,要裂开了一样。
“姐姐,这就去拿。”
凌清“啪嗒”一声,跌坐在地上,慌忙地去拿了一个水壶过来,那水壶皱巴巴的,像是烂泥烧制而成。
她轻抿了一口,俏颜发烫,可丝毫没有犹豫,对着凌风干裂的嘴唇,吻了下去,将口中的水,一点一点地渡入凌风的口中。
这一刻,凌风意识懵了一下,感觉有一条丁香小舌,正撬开他的牙关。
“咕咚,咕咚……”
几口水下肚,凌风的气色缓和了几分,冰冷的身躯,正在一点点的回暖。
只是,令他震惊的是,小姐姐凌清竟是以口渡水,那种温情,让他都心暖。
“怕是,她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吧?”
凌风心中怅怅然,眼角湿润,这个可怜的女孩,还不知道真正的凌风已死了。
这是一个质朴,而又孤苦的女孩,让他怜悯,不忍心伤害。
蓦地,他嘴角一动,又被那条丁香小舌撬开来,一个圆鼓鼓的东西,沿着唇间,落入了他的口中,约莫豆粒大,伴着清凉的药香。
“养灵丹?!”凌风骤然一惊。
“这不是月初吗,怎么会有养灵丹?”
据他从少年凌风的记忆中了解到,神武学院每至月底,才会发放这种养灵丹,而如今才月初啊。
这养灵丹是从哪里来的?!
“嘿嘿,今日学院竟然提前发放丹药了。”凌清傻笑,无比开心。
“这个傻女孩,就不能编个像样点的理由吗?”
凌风双目湿润,心生感动。
显然,神武学院不可能提前发放丹药,凌清为了这枚养灵丹,怕是吃了很多苦头。
那养灵丹入口即化,形成了清香的药液,涌入了腹中,令他气血一点点的复苏起来。
“窸窣……”
不久后,凌清也爬上了竹床,像是一只八爪鱼一般,牢牢地将凌风拢在怀中,以那单薄而娇小的身躯,驱散凌风身上的冰凉……
清晨,一缕阳光,穿透过茅草屋的罅隙,照落在凌风身上。
他眼皮一颤,轻轻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一条蜡黄、微黑的手臂,上面有着触目惊心的血痕,皮开肉绽。
凌风的心不禁一疼。
旋即,他见到了一张蜡黄、消瘦的面庞,嘴唇干裂,眼眸青黑,小琼鼻有着一道血痕,几根干枯的发丝,落在了腮边,她嘴角微翘,纵然是睡梦中,都依旧流露笑容。
这个少女,就是凌清!
如今已入秋了,冷风萧瑟,可是凌清身上,只披着一件摞满补丁的单薄灰衣,那灰衣上有着触目惊心的血痕,像是鞭子抽出来的。
“小姐姐……”
凌风眼睛一酸,只怕那枚养灵丹,就是她以这种伤势换来的吧?
这个傻女孩!
凌风心疼不已,凌清为了“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他能想象出,一个少女孤苦无依,将少年凌风抱回来,万般呵护,将最好的都给了后者,而自己则是骨瘦如柴……
而即便是在睡梦中,她都紧紧地抱着凌风,生怕他冷了,生怕他消失了。
这是一个可怜又可叹的女孩,让凌风心疼的抽搐。
“小风,你醒啦?”
凌清身躯一颤,自睡梦中苏醒过来,眼眸中闪过了一道欣喜之色,匆匆爬了起来,一溜烟跑了出去。
不久后,就听到了劈柴、生火的声音。
一碗小米粥、一颗捡来的干枯菜叶。
这就是凌风重生后,吃的第一顿饭,没滋没味,可是却很暖心。
“小姐姐,你也吃啊!”
凌风望着了一眼凌清,催促着后者,让她快点吃掉,不然就冷掉了。
“姐姐不饿,你吃吧?”
凌清双手托着那张蜡黄小脸,嘻嘻一笑,将面前的一碗清水粥,也推到了凌风的面前。
“不饿……”
凌风心中一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双手一僵,双眸湿润,这个傻女孩,还能不能编个更烂的理由?
“小姐姐,我身体才刚好,不能吃下太多东西,你若不吃那就浪费了。”凌风将那碗清水粥,推到了凌清面前。
“好吧!”
凌清甜甜一笑,端起了清水粥,大口吞咽起来,“咕咚”几口就吃完了,而后将碗底残留的一粒米,小心翼翼地拨到了口中。
“孤苦相依!”
凌风心中一痛,就是这么简陋的茅草屋,就是这么清粥野菜,可是凌清却甘之如饴。
“他”太失败了!
若不是有他这个累赘,怕是凌清早已晋级三级武徒了,甚至可能有希望进入内门。
“若是不能让这个女孩,过上好日子,若是这个女孩,依旧饱受欺凌,我凌风宁可不活这一世。”
“鳌峰、傲月,你们给我等着,我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既然重生了,那么老子要踩踏所有天才,谁敢辱姐姐,那就统统碾死!”
这一刻,凌风眼眸中闪烁着精光,虽然还很虚弱,却给人一种无比霸气的感觉。
他没有问凌清身上的伤势是怎么来的,因为他会将一切折辱与伤痛,都百倍的踩回去。
两日后,凌风有着那一枚养灵丹的滋养,伤势初愈,勉强可以下床了。
“这身躯太废了!”
凌风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气喘吁吁,脚步都踉跄起来。
他望着同样骨瘦如柴的自己,只能咧嘴苦笑。
“看样子,不能着急修炼那种功法了,得先让自己强壮起来。”凌风轻轻思索道。
秋风清冷!
凌风披着一件摞满补丁的袍衣,推开了破旧的竹门,走出了茅草屋。
这是一片荒山,人烟稀少,四周长满了荒草,被踩踏出一条窄路,延伸向灵武学院。
“这废体,太羸弱了。”
凌风走了几步,就气喘吁吁,胸口剧烈起伏,浑身都像是散架了一般。
他蹙眉,道:“颇为麻烦,只怕先要学会走路。”
他整理了下袍衣,向着荒山迈步而行,如柴的身躯,在风中摇摆,像随时都会被吹走一般。
“呼呼”
凌风迎着清冷的秋风,一步步前行,只是走出了三十丈而已,他就浑身冒汗,将破旧的袍衣都打湿了。
“想要变废为宝,就要经历非人的磨练!”
他紧咬着牙齿,踉跄而行,每一步都像是熬炼血肉一般,浑身直打摆子。
可是,他始终都坚持着,这只是第一步,想要炼体入道,以这种废体,相差太远了。
“五十丈……”
“八十丈……”
“一百丈……”
凌风喘着粗气,双拳紧握,如同挪步一般,踽踽而行,冷汗涔涔而下。
荒山纵横七里,荒草枯黄了,凌风自茅草屋出发,沿着荒山,行走了整整一圈,直至傍晚时分,才回到了茅草屋。
此刻,他浑身湿透了,冷汗正徐徐滴落下来,他身躯摇晃,体能透支了,脚下一个趔趄,就跌倒在地上。
那张蜡黄的小脸,也呈现出病态的苍白之色。
“七里一个极限!”凌风颇为欣喜的道。
夕阳西坠,残阳落在荒山上,洒落在那小跑回来的凌清身上。
她浑身湿漉漉的,手中拎着两条小鱼,约莫巴掌大,蹦蹦跳跳地跑了回来。
“小风,你大病初愈,怎么浑身湿透了,跑出来了?”
凌清清瘦的面庞上,呈现出一丝薄怒,不容置喙地将凌风赶入了茅草屋中,让他换一身袍衣。
“今晚,我们吃烤鱼。”
她轻笑着,扬了扬手中的烤鱼。
“姐姐,你也换一身袍衣吧?”
望着凌清那湿漉漉的灰衣,心如针扎,这么冷的秋季,凌清竟然跳进了河里,都是为了他啊。
“姐姐,不冷!”
凌清甜蜜一笑,走出茅草屋,将竹门带上,熟练地劈柴、生火,将那两条小鱼,洗剥干净,架在了火堆上烧烤。
不多时,鱼肉的清香,就散发了出来,令得凌风与凌清都禁不住口舌生津。
据少年凌风的记忆中,即便是这样的烤鱼,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种奢侈,特别是在秋冬季,河水寒冷,不易下水。
“姐姐,你快去换一身袍衣吧!”
凌风双目湿润,硬生生地,将凌清拉入了茅草屋中,独自一人走了出去。
这一夜,是武圣凌风重生后,吃得最香甜可口的一顿饭,清水粥,辅以烤鱼,洒了点点作料,香味四溢。
凌清手艺出色,烤鱼外酥里嫩,令得凌风将舌头都要吞进去了。
茅草屋四周透风,一张竹床吱呀摇晃,凌清睡得格外香甜,娇小的身躯,如同八爪鱼一般,牢牢地拢着凌风,生怕他冻着了。
翌日,凌清一咕噜爬起来,烹煮了一小锅清水粥,自己喝了一碗清水,将小米都留在了锅中,而后,蹦蹦跳跳地向着灵武学院走去。
“傻女孩!”
凌风爬了起来,气色好了许多,望着那欢快如雀鸟的凌清,他又是怜惜又是心疼,而这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
“呼呼”
将那清水粥,三两口喝完,凌风沿着茅草屋行走,胸口依旧是剧烈喘-息,一步一趔趄。
可明显的是,他要比昨日好了许多,时值正午,他沿着荒山,走完了一圈,浑身都是臭汗。
“还不是极限!”
凌风呢喃了一句,依旧是沿着茅草屋,向前踽踽而行。
一丈,两丈……
五十丈,两百丈……
傍晚时分,凌风停下了脚步,他走完了第二圈,整个人都如汗蒸,干枯的发丝上,都能挤出水来,臭熏熏的。
这一夜,凌清依旧是湿漉漉的回来,瘦小的身躯,在秋风中瑟瑟发抖,嘴唇都发白。
“姐姐,我已经痊愈了,你不要去捞鱼了。”
凌风心疼地,将凌清推到了茅草屋中,让她擦干身子,换上了干净的袍衣。
“小风,你才初愈,要补充气血的。”
凌清恬静的笑了笑,拢了拢凌风的脑袋,而后走出去,将小鱼洗剥干净,熟练地架在火堆上。
这一夜,凌清浑身发寒,躺在竹床上,瑟瑟发抖,令得凌风疼惜不已,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
“傻女孩,我凌风被你感动了!”凌风心中呢喃了一声。
“姐姐,答应我,不要再去捞鱼了!”
凌风心头一疼,将凌清冰冷的小手,拉入怀中,轻声道:“我已经好了,不需要小鱼来补气血了。”
“小风,姐姐没事。”
凌清牙齿打颤,悄悄地向后缩了缩,不想因着自己发冷的身躯,令凌风再大病一场。
“姐姐,若是不听话,以后你捞鱼我也不会吃的。”
凌风心疼又是一疼,将凌清抱入怀中,以身躯来驱散凌清身上的寒意,不容置喙的道:“小风已经没事了,姐姐听话。”
“恩”
单薄的茅草被子中,传来了凌清哽咽的声音……
两日后,凌风大病痊愈,气血恢复,小脸黑里透红,已经可以慢跑。
“呼哧,呼哧……”
单薄的身躯,沿着荒山慢跑,磕磕绊绊,胸口剧烈起伏,可依旧是坚持着跑步。
秋阳高照,很快他袍衣就湿透了,黏在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汗臭味。
“极限!”
傍晚时分,热汗腾腾,沿着脚踝,流入了那双草鞋中,而凌风已经虚脱了,小脸苍白。
他发丝粘着汗水,一滴滴落下来。
时间平静如水,眨眼就过去了七日。
七日后,凌风身姿依旧是单薄,可是气血康健起来,他已经可以迎着秋风,迅疾地快跑了。
“一圈,两圈……”
他沿着荒山,一圈圈奔跑,脚步依旧有些踉跄,磕磕绊绊,难以幸免,可身子骨,却不在那么羸弱不堪了。
当夕阳坠落时,他已经沿着荒山,跑了十圈,枯黄的荒草都被踩出了一条路。
此刻,凌风虚脱了,体能已经到了极限。
“第十一圈,冲破极限!”
凌风迎风大吼,脚步不停,向前跑去,将体能逼迫至极限。
可是,他太虚脱了,一步一踉跄,不时会磕倒在地,可是他的眼神却无比坚定。
唯有,毅力坚硬如铁,才能踏上炼体入道,这一条比武者,更加艰辛,需要百倍、万倍的努力。
“咚”
约莫一个时辰,凌风感觉血肉都震颤了一下,脚步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第十一圈,他成功了,突破了体能的极限。
“小风,吃饭了。”
凌清望着那日渐康健的凌风,嘴角扬起了浅浅的笑意。
只是,凌风没有注意到的是,凌清小脸愈加的苍白了……
三日后,凌风已经可以负重奔跑了。
他将一块脸盆大的山石,以藤条捆住,绑在了身上。
那山石约莫有二十斤,沉沉地压在了凌风的肩头,令他脚步沉重。
“咚咚,咚咚……”“呼哧,呼哧……”
脚步落在了荒草中,发出了沉闷的声音,凌风剧烈喘-息,热汗滚滚而下。
一圈,两圈……
这一日,凌风依旧是突破了体能的极限,负重二十斤,奔跑了十五圈,荒山四周留下了一个个深浅不一的脚印。
时间,就这般匆匆地溜走。
一个月后,凌风已经负重五百斤了,周身都绑满了大石,臃肿的就像是一个岩石巨人,仅仅露出了一双晶亮的眼睛。
“四十圈,体能的极限!”
凌风胸口剧烈喘-息,脚步沉重如山,一步就是一个深坑,草鞋都磨烂了,而他就是赤脚在荒草间奔跑。
而到了四十圈的时候,他已经虚脱了,浑身无力,身子骨都要被那五百斤山石压断了。
可是,他依旧不曾停下脚步,他要突破血肉极限。
“咚咚……”
整个荒山都跟随着他脚步脉动,热汗涔涔而下,沿着山石落在了荒草中。
“第五十圈!”
最终,凌风感觉浑身一震,血肉都在颤动,一股蓬勃的喜悦,自他的身子骨中涌了出来。
这一刻,他突破了血肉与体能的极限,整个人都神采奕奕。
虽然,那身躯依旧单薄,可是每一寸血肉都无比坚实,连青筋都好似虬枝一般,根根暴起。
“轰”
猝然间,凌风眼前一黑,紧跟着昏倒在地。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