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情感 > 天降神级弃少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天降神级弃少

天降神级弃少

''

云飞扬原本是一个混吃等死的上门女婿,可有一天,所有人发现,这个没什么出息的女婿,竟然暗藏秘密……

精彩章节试读:

《天降神级弃少》 免费试读

云飞扬此时坐在沙发上,系着围裙,像是一个家庭妇男。
一年前,刚刚回国的云飞扬娶了这间房子的主人,苏雨涵。
娶?
说白了,就是个上门女婿。
这一年来,云飞扬在家里就是个佣人,除了洗衣做饭,就是逛菜市场。
这种杂活其实可以请个阿姨来做,可苏雨涵偏要交给云飞扬来做。
因为苏雨涵看不起云飞扬。
她讨厌不劳而获没有能力的男人。
云飞扬就是这种人。
不然地话,云飞扬为什么要当被人瞧不起的上门女婿?
此时,在房子里面,除了云飞扬,还有一个年轻女孩。
女孩大约二十岁出头,精致的妆容,曼妙的身材,名贵的首饰,每一样都在彰显着这个女孩的富贵身份。
“云飞扬,你到底跟不跟我去见父亲?”
女孩是云飞扬的妹妹,云韶柔。
谁也没想到,苏家只会买菜做饭的上门女婿,竟然有这种奢豪装扮的妹妹。
当然,云韶柔也没想到京城云家的少爷,竟然会给人当受尽白眼的上门女婿。
“见他?”
云飞扬扭过头:“从小他就把我跟我妈赶了出去,在他眼里,只有一个宝贝儿子,还要我这个儿子干嘛?我现在过得很好,你走吧。”
京城云家,华夏的顶尖豪门,整个华夏几乎遍布京城云家的势力,云飞扬的老爸更是名震华夏的顶级富豪。
只不过,京城云家的一切,跟云飞扬没有关系。
云飞扬是被抛弃的儿子。
云韶柔脸色略沉:“这件事我知道爸做的不对,可大哥神秘失踪,你必须要回去接替他的位置。”
云飞扬还有一个大哥。
同样是豪门子弟,大哥从小就被留在了名震华夏的京城云家,而云飞扬跟母亲却被赶出了云家,流落街头。
若不是哥哥失踪,云家这种豪门会搭理云飞扬这种弃子?
“云飞扬,你别不知好歹!我云韶柔可是京城云家的大小姐,来东海这个破地方请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云韶柔冷着俏脸,大小姐脾气顿时显露了出来。
云飞扬转头:“你以为我稀罕你们京城云家?”
“那也比你在苏家当个上门女婿强。”
“来之前,我已经打听清楚了。”
“你在苏家当了一年多的上门女婿,苏家人根本就没有正眼瞧过你。”
“回到云家,你就是云家的小少爷,是父亲会给你一千万当见面礼!”
云韶柔很自信,云飞扬,这种穷怕了的人,怎么会拒绝这种条件?
“我现在是有老婆的人了。走不了。”云飞扬冷冷回应。
“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
云韶柔皱着眉头,看到了墙上云飞扬跟苏雨涵的结婚照。
的确,苏雨涵这个女人很漂亮。
可成为京城云家的子孙,要什么样子的女人没有,苏雨涵算什么?
更何况,苏雨涵从来没有正眼瞧过他。
“你到底走不走?”
云飞扬态度坚决:“不走。”
云韶柔嫌恶地看了云飞扬一眼,暗道一声没出息。
她算是看出来了,被抛弃了这么多年,这个男人身上虽然流着云家的鲜血,可身上却已经完全没有云家的霸气。
被人欺负惯了,就算回到云家,也代替不了大哥的位置。
“等下!”
云韶柔刚想离开,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后悔了?”
云韶柔转身冷笑,她知道没有人能够拒绝京城云家高贵的身份。
“把这个留下。”
云飞扬一把将云韶柔手中的小礼盒拿了过来。
他认得出来,这个礼盒中是一款劳力士经典款的手表。
价值在三十来万。
这是云韶柔送给他的见面礼。
这块表,岳父大人跟云飞扬念叨了很久,苏雨涵最近也打算想要买一块让岳父开心。
不过三十多万,对他们来说太贵了,一直没舍得买。
拿这块表给岳父当礼物,老婆一定会高兴。
“行了,你走吧!”
“你!”
云韶柔气急:“你既然不愿意跟我去见爸,又怎么好意思拿我手中这块表的?”
“这是对我的补偿。”
“你真是无药可救了。”云韶柔冷笑不已,这只是云韶柔几天的零花钱而已。
“云飞扬,我再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
云韶柔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你的楼下停着一辆布加迪跑车,不多,几千万吧。”
“如果你跟我回去见父亲,这辆跑车就是你的。当然,父亲会多给你一千万,当做见面礼。”
一块三十万的手表都兴奋成这个样子,跑车对他的诱惑更大。
“谁稀罕。”
云飞扬满不在乎。
拿这块表是为了讨老婆欢心,名贵跑车?
不能讨老婆欢心的东西,连屁都不是。
“你……你真是无药可救。”
云韶柔快要被云飞扬气死了。
“你别后悔!”说着,云韶柔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云韶柔刚离开,云飞扬的老式诺基亚就响了起来。
“老婆。”
云飞扬一改刚刚冷冰冰的态度,语气也变得缓和了起来。
电话那边,正是苏雨涵。
“我说过多少遍?别叫我老婆!”
苏雨涵冷冰冰的话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若不是苏家老爷子逼迫,苏雨涵怎么会嫁给云飞扬这种没出息的男人?
结婚后,云飞扬更是做起了家庭妇男,让她彻底沦为了苏家亲戚的笑柄。
云飞扬也不生气,“雨涵,啥事?”
“现在下楼,我在小区门口等你!爸今天生日,在外面吃饭,记得穿得得体一点!”
没等云飞扬说话,苏雨涵就冷冰冰地挂了电话。
此时在小区门口,站着一大一小两个女人。
年长的女人保养的很好,一身衣服都不便宜,显得她格调很高。
年轻女子的装扮倒是显得低调很多。
不过,年轻女子皮肤白皙,面容姣好,尤其是一双腿,白皙修长,略施粉黛,就掩饰不住年轻女子的绝世容颜。
仅仅就是站在那里,就吸引了无数惊艳的目光。
这正是苏雨涵母女两人。
“云飞扬死哪里去了?怎么还不出来?”
一道刻薄的声音响了起来,正是苏雨涵的母亲,张秋云。
当年,苏雨涵跟云飞扬结婚,张秋云反对得最凶。
苏雨涵的父亲并没有什么能力,无法继承苏家的家业。
她好不容易生了个聪明漂亮的女儿,指望着苏雨涵翻身。
可宝贝女儿竟然嫁给了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
她的希望全被云飞扬给毁了。
“我刚刚打完电话,云飞扬就算飞也飞不下来。”
见张秋云的语气不好,苏雨涵的语气也带着埋怨。
“云飞扬给你灌了迷魂药了?你竟然护着他?像他那种混吃等死的男人,你早就该跟他离婚了!”
张秋云眼睛一横,语气尖酸刻薄。
苏雨涵的秀眉皱了起来。
怎么说云飞扬也是她的丈夫,张秋云这么大吼大叫,也太不给她面子了。
“妈,你少说两句。尤其是吃饭的时候,苏家的亲戚们少不了冷嘲热讽,你注意一点儿!”苏雨涵皱着眉头提醒说道。
“哼,都怨那个没出息的云飞扬,如果当年你嫁给了小高……”
“妈!”
苏雨涵出声打断张秋云,脸色愈发地不悦:“你再胡说八道,我可生气了。”
张秋云这才闭上了嘴,不过目光却愈发地不爽。
很快,远处出现了云飞扬奔跑的身影,见云飞扬的装束,苏雨涵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雨涵,等着急了吧?”云飞扬笑吟吟地说道。
“不是让你穿得体面一点儿吗?”苏雨涵的语气中带着埋怨。
云飞扬穿着一件T恤,下面是牛仔裤,甚至已经洗得有些发白了。
这一身如果让那些苏家的亲戚们看到了,不是给她丢脸吗?
云飞扬脸色尴尬:“我平日里也没有什么闲钱,没买过新衣服,这已经是我最拿得出手的衣服了。”
结婚之后,云飞扬没找工作,安心在家里给苏雨涵洗衣服做饭。
苏雨涵每个月给他三千块,这些钱都用来买日常用品了,他实在没钱买衣服。
“没钱你不会去赚吗?看到你这幅穷酸窝囊样,老娘就生气。”
张秋云一脸地嫌恶。
就是这个没出息的女婿,耽误了女儿的前程。
云飞扬无奈说道:“雨涵公司忙,身体过度劳累,如果营养再跟不上的话,身体会垮掉,我每天早中午做饭送饭加上收拾家里,时间已经不够用了,哪还有空余时间工作?”
“你这是在找理由!”
张秋云把眼睛一横:“很多女人不但可以工作,还可以看孩子做家务。你一个大老爷们的,连女人都不如?”
“妈,别说了。”
苏雨涵也觉得张秋云的话说得有些重了。
张秋云还没完:“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一个玩意。看你这个样子,肯定没给我老公准备礼物吧?”
连衣服都买不起,更不用说礼物了。
“准备了。”
云飞扬扬了扬手中的小礼盒,这是之前从云韶柔哪里扣下的手表。
“这么小的礼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张秋云翻着三角眼不爽说道。
见云飞扬没说话,苏雨涵不禁摇头。
云飞扬实在是太软弱了,受了再多的委屈都一笑了之,任何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都不会这样。
她苏雨涵怎么就嫁了这么一个没出息的男人?
其实,二十年前,被抛弃的云飞扬母子身无分文,逃荒到了东海,行将饿死。
四岁的苏雨涵拉着岳父苏文山的手,奶声奶气地为坐在路边的云飞扬跟母亲求情,苏文山这才将身上的两千块钱给了云飞扬跟母亲。
当时,苏雨涵和煦的笑脸,仿佛天使一般,牢牢地印在了云飞扬的脑海中。
云飞扬这才活了下去,甚至当兵,出国……
苏雨涵是云飞扬的天使,在云飞扬的眼里,她就是全世界!
娶了苏雨涵,是给云飞扬报恩的机会。
为了苏雨涵,别说是冷嘲热讽,就算是天大的委屈,云飞扬也毫不在乎。
此时,一辆粉红色的布加迪缓缓地从小区门口开了过去,云飞扬认了出来,开车的正是刚刚离开的云韶柔。
看到布加迪跑车中的那位带着墨镜的高贵女子,苏雨涵的眼神中,露出了几分复杂之色。
能开布加迪这种顶级跑车,才是真正的豪门。
苏家在东海虽然混得不错,可距离豪门,还差得远了。
“雨涵,你什么时候能开上这种车?”
连张秋云的眼神里也透漏着羡慕。
只不过,她们没想到的是,这辆车正是云飞扬之前觉得连屁都不是的东西。
苏雨涵的美目也有些复杂:“我现在在公司的权力很小。”
苏雨涵嫁给云飞扬之后,苏家老爷子力排众议,将苏家的公司交给苏雨涵打理。
可半年前,苏家老爷子忽然出车祸去世了。
苏雨涵是女人,又嫁给了毫无背景的云飞扬,忽然没了老爷子这尊靠山,手中的权力被苏家的大伯抢走了很多。
现在,苏雨涵只是公司的一个经理而已,手中的项目,也被抢的七七八八了。
“还不都是因为云飞扬这个废物!”
张秋云越想越气,如果云飞扬能够稍微帮上一点儿忙,或许处境不会这么惨。
“行了。爸该等着急了,走吧。”
苏雨涵上了一辆大众帕萨特,脸色不好。
在车上,云飞扬沉默良久,说道:“雨涵,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
这一年来,云飞扬站在苏雨涵的身后,只专注于替她调理身体,却忽略了苏雨涵在公司的处境。
云飞扬原本只想做苏雨涵背后的男人,可如果苏雨涵愿意,他可以为苏雨涵遮风挡雨。
“你?”
张秋云讥讽道:“就凭你一个只会洗衣做饭的上门女婿?就算去了公司,你能帮得上什么忙?”
云飞扬沉稳的目光望向窗外:“雨涵,你喜欢那辆布加迪对吗?”
他看到了苏雨涵的目光,早知道就把那辆布加迪留下来了。
张秋云讥讽说道:“雨涵当然喜欢了!可你买得起吗?”
云飞扬没有说话,只是掏出了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只要苏雨涵喜欢的东西,就算天上的星星,云飞扬也愿意为她摘下来。
很快,苏雨涵开着车,来到了吃饭的地方。
帝豪酒店。
装修不错,档次也不低,是云飞扬的岳父苏文山特地选的。
来到包间的时候,苏文山已经在包间里招待亲戚了。
“雨涵,你来了!”
见苏雨涵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连忙站了起来,目光中满是炙热之色。
“小高,你来了?雨涵,快坐在小高身边好好接待人家。”
张秋云立刻变得热情了起来,迎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年轻男子的手。
云飞扬眉头皱了起来,认出了这个男的。
高光平。
苏雨涵的大学初恋男友。
高光平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年薪几百万。
不过当时他们的婚事遭到了苏家老爷子的强烈反对,后来,云飞扬出现,苏家老爷子更是逼着苏雨涵嫁给了云飞扬。
在所有人眼里,跟几百万年薪的高光平一比,云飞扬一个家庭妇男,的确不算什么。
“阿姨你好,知道今天见面,我准备了一点儿薄礼,希望您不要介意。”
说着,高光平将手中的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张秋云。
张秋云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一个翠绿色的手镯,价值不低,四五万左右。
“我是做玉器生意的,这块玉是我特地挑的,不知道阿姨喜不喜欢?”
“喜欢!当然喜欢!”
张秋云眼角的皱纹的快要笑裂了,这下她终于有贵重的首饰可以跟自己的闺蜜炫耀了。
“雨涵,快点儿招待一下小高啊!人家可以特意地为你来的。”
张秋云连忙招呼着苏雨涵。
在张秋云的眼中,高光平简直就是乘龙快婿。
为了礼貌,苏雨涵只是冲着高光平点了点头,随后坐在了云飞扬的身边。
云飞扬心里一热, 他知道,苏雨涵不想让他太过难堪。
不管别人对云飞扬什么态度,云飞扬都能够忍受。
只有苏雨涵的态度,才会引起云飞扬的重视。
张秋云愈发地觉得云飞扬碍眼,拧眉刻薄道:“云飞扬,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苏家人一起吃饭!”
都怨云飞扬这个废物,她倾注希望的宝贝女儿,怎么就折在云飞扬的手里?
云飞扬无奈:“这里就一张桌子,我去哪里吃?”
“去外面,最好别让我看见你。”张秋云气急败坏说道。
“妈,这是家宴,你闹够了没有?”
苏晴脸色一沉。
张秋云这么不给云飞扬面子,不是让这些亲戚更看她的笑话吗?
张秋云这才作罢,不过却狠狠地横了云飞扬一眼。
“小高,快过来,跟阿姨坐在一起。”
对待高光平,张秋云立马换做了另外一幅面孔。
云飞扬对这些早就习以为常,这一年给苏雨涵做饭,他早就被人当成了没用的废物。
不过在苏家,有一个人对云飞扬不错。
那就是苏家已经过世的老爷子。
苏家老爷子是唯一知道云飞扬来历的人,将苏雨涵嫁给云飞扬,自然有他的考虑。
不过,苏家老爷子对云飞扬的态度,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其中就有苏雨涵的表哥,苏志浩。
他是苏家大伯的儿子,苏家的嫡子,可都没有得到苏家老爷子那般宠爱。
云飞扬就是一个依靠女人的软饭男而已,凭什么?
“高哥,今天是二叔的生日,听说你专门给二叔挑了个礼物是吧?”
苏志浩自然知道高光平跟苏雨涵的关系,他这么说,是为了让云飞扬难堪。
“小意思而已,我怕苏伯父看不上。”
高光平拿出一个礼盒,打开盖子,一脸高傲。
“这……这是野山参?”
“这个个头,年份不小吧?这支野山参,最起码也要十万块了!”
“小高果然是商业精英,竟然有渠道搞到这种极品野山参,厉害厉害!”
……
周围传来了一阵阵啧啧称奇的声音,所有苏家亲戚的眼神中,还一副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也就是仗着高光平这小伙子对苏雨涵着了迷而已,不然地话,怎么会收到这种高级的野山参?
“没错,正是二十年份的野山参。”
被人这般恭维,高光平的眼神中露出了浓浓地得意之色。
“苏伯父,时间仓促,只能准备这种礼物了,希望苏伯父不要介意。”
高光平此时还炫耀一般地看了云飞扬一样,嘴角也挂着冷笑。
“小高这是哪里的话,你能来,就已经很给你苏伯父面子了。”
还没等苏文山说话,张秋云连忙伸手接了过来,一脸笑意。
高光平给足了张秋云面子,让张秋云对他愈发满意。
“我说二婶,收了高哥的礼,你家女婿不会生气吗?”
苏志浩嘴角露着得意的笑意,语气中带着讥讽。
张秋云顿时不愿意了:“人家小高送东西,关他什么事?”
在张秋云的眼里,云飞扬算什么东西?高光平才是乘龙快婿。
云飞扬耸了耸肩:“如果爸妈喜欢的话,就收下吧,反正我无所谓。”
“你听到了,连他自己都说不在意了。算你有自知之明,一个上门女婿,有什么资格生气?”张秋云冷笑道。
周围的亲戚眼神也变得冷嘲热讽了起来。
云飞扬这小子是不是吃软饭吃习惯了?
连性子也软了起来?
高光平这可是堂堂正正地上门给他戴绿帽子,这都能忍?
就连苏雨涵望向云飞扬的美目中,也满是浓浓地失望之色。
云飞扬身上真的是一丁点儿的男子气概也没有,她难道真的嫁错人了吗?
他的眼里,还有没有一点儿自尊?
苏雨涵现在觉得很累,在外人面前,她一个女人苦苦支撑,可她的丈夫堂而皇之地吃软饭。
云飞扬淡淡道:“反正这个手镯跟野山参也是假的,这种东西,算什么心意?”
“你胡说八道什么?”
高光平大叫着,语气也有几分慌乱。
“你说假的就是假的?”
张秋云也帮着高光平说道:“小高好心来祝寿,你拿不出好的礼物,就往人家小高身上泼脏水?”
云飞扬就是个窝囊废,整天接触的只是菜市场跟油盐酱醋茶,玉石跟人参都是高档货,这小子一定是在瞎说!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