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重生 > 重生农家女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重生农家女

重生农家女

''

重生到一贫如洗的家里,底下还有一堆的小萝卜头,她不强悍一点,怎么撑起这个家?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农家女》 免费试读

看着头顶上破旧的蚊帐,耳边听到厨房传来声音,李清灵叹了口气,爬了起来。
经过了三天,她不得不接受,她真的从现代,重生到了贫穷落后的古代农村的事实。
从原主小李清灵的记忆中得知,原本她的生活过得还行,她爹李来贵会打猎,时不时的就会去山里打点野山鸡肉野兔回来吃。
可在三个月前,一场突然爆发的瘟疫,夺去了她爹的性命,她娘赵氏伤心过度差点流产,只能躺在床上保胎时,一切就变了,她大伯母林氏就再也没好脸色给她们看了。
林氏不但嫌弃赵氏病歪歪,还嫌弃她跟五岁的弟弟李清风干不了什么重活,养着她们娘仨简直就是浪费粮食,就怂恿奶奶刘氏分家,把她们分出去。
爷爷奶奶从小就偏心大伯父李来富,被林氏这么一怂恿,立刻就同意了。
分家也分的极其苛刻,想让她们净身出户,还是村长看不过去,出面帮她们说了几句话,她们这才勉强分了两亩下等田,十筒糙米和一些破旧的家什。
这也因此惹怒了刘氏,觉得她们不知好歹,让她失了面子,当天就把她们赶出了李家。
一时间她们没地方住,恰好,山脚下有间没人住的破茅屋,村长就让她们到茅屋暂住。
在茅屋住了两个月,就算是省着,每天只吃一顿糙米野菜粥,那十筒糙米也吃完了,家里一点吃的都没有了,连山上的野菜都被摘光了,离秋收还有两个月,怎么办?
看着饿的直哭的弟弟,小李清灵没办法,就跑去李家,想求一下爷爷奶奶,能不能再分给她家一点米?
堂弟李清福一听到她的来意,生气的推了她一把,她原本就饿的直打飘,被他这么大力的一推,直接撞到了墙上,把脑袋撞破了。
小李清灵被抬回家,没熬过去,在现代出了车祸的她李清灵,就重生在这具身体上了。
出事那天,她买的房子刚装修好,还打算把爸妈接过来跟她住,可世事难料。
知道她死了,希望父母不要太伤心。
李清灵又沉重的叹了口气,看了眼还在熟睡中的弟弟,转身推门出去,看到正想陶米煮粥的赵氏,她赶忙走过去。
“娘,我来吧!”她看到赵氏瘦的只剩下个肚子,微微苦笑,“你去坐着吧!”
赵氏避开李清灵的手,忧心的问她,“你身体还弱着,再去睡会儿吧!娘煮好了再叫你。”
三天前,女儿满头是血的被抬回来,那奄奄一息的样子,连大夫都说没救了,幸好菩萨保佑,女儿又醒过来了,要不然,她也没法活了。
赵氏怎么都想不到她的女儿已经换了芯了。
“休息了两天,已经没事了。”其实伤口还隐隐作痛着,但她不想让赵氏担心,只能这样安慰她。
李清灵伸手接过赵氏手里的瓢子,腰身去捞在米缸底下的糙米,这点糙米还是她的小未婚夫柳之墨,在她受伤那天端过来的,也就只能顶个一两天,吃完了,还得挨饿。
她生起火,看着烧的旺旺的火苗,轻声开口,“娘,我想去山上转转,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吃的,捡一些回来。”
闻言,赵氏愣了一会儿,看着女儿那张被火光映的脸色好了些许的小脸,闭了闭酸涩的眼,“你身体还没好,就别去了,娘等会儿…等会儿去你爷家借点米回来。”山上能吃的都被捡光了,还能捡什么?
“借不了的,娘,我为这事都死过一回了,你还看不清楚他们的为人吗?”她都怀疑她爹李来贵到底是不是李家儿子了,要是亲生的,怎会这么狠心?
这话一落,厨房陡然间安静了下来。
李清灵抬头看了一眼垂着眼睑的赵氏,站起来踮着脚,把挂着的背篓拿了下来,背在身上。
“你放心,要是找不到吃的,我会很快回来。”
赵氏抬眼看着那道走出院子的瘦弱的背影,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心里苦的厉害。
一大清早,雾水正浓,李清灵身上单薄的衣物,上山没多久就被打湿了,可她顾不得这些,咬着牙,继续往深山走去。
这近处的山,能吃的都被扫光了,她只能往深处走了。
她前世也是农村出来的孩子,从小就跟着爸爸上山打猎,技术还不错,她希望能在深山抓点野山鸡野兔回来。
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她走了快两时辰了,连一只野山鸡野兔的影子都没看到。
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李清灵重重的喘了一口气,随后又无声地苦笑了起来,这贼老天,把她送来这地方,是让她受苦的吧?
即使她前世也是农村的,可也没这么苦过啊!
仰着头,看着明晃晃的太阳,她甩了甩头,不敢再深想,怕深想下去,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又没了。
等休息好了,觉得没那么累了,她爬起来背起一背篓的蘑菇,往家里赶。
幸好还摘到蘑菇,让她的心里稍微有点安慰。
其实这山上挺多蘑菇的,只是因为以前村里有人摘蘑菇吃,中毒死了,之后就再也没人敢摘来吃了,这才让她捡了个便宜。
有了山上这些蘑菇,她家至少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一回到家,她把背篓放下来,利落的洗锅烧水,一边等水开一边洗蘑菇,等蘑菇洗好,水也开了。
她把洗好的半篓子蘑菇倒了进去,家里穷的连油都没有,只好放了一点点盐下去,盖上锅盖,添了两根柴,把火烧旺了点。
大概过了一刻钟,闻到了蘑菇的香味,李清灵拿着勺子搅拌了一下,又等了片刻,才拿碗盛了一碗,顾不得烫,夹起蘑菇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刚吃了两口,闻到了香味的李清风摸进了厨房,扯着李清灵的衣袖,直叫饿。
李清灵把五岁大却瘦小的如同三四岁的李清风抱进怀里,听到他不断的吞咽声,心里直发酸,夹了一筷子蘑菇,吹了一下,塞进他的嘴里。
他连嚼都不嚼一下,直接咽了下去,“姐,香,还要…”
“慢点吃,锅里还有。”她慢慢的喂着李清风,等他吃完了一碗,摸了摸他的肚子,就不让他吃了,“一下子不能吃太多,会生病。”
李清风虽然还想吃,但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他知道家里穷,生病没钱看大夫。
他看着碗里散发着香气的蘑菇,直愣愣的说,“姐,毛窝窝吃了会死人的。”
李清灵夹着蘑菇的手一顿,看着他枯黄的头发,“那你为什么还敢吃?”
“我饿…”他低低的答了一句。
她的鼻子一酸,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前世她独自一人在大城市打拼,什么苦都吃过,她都咬牙杠了过来,没流过一滴眼泪,可到了这里,实在是太苦了,苦的她都不知道能不能走下去?
她流着泪吃完了一碗蘑菇,紧紧的抱着他,小声解释,“有些毛窝窝有毒,有些没有,我捡回来的是没毒的,不会吃死人。”顿了一下,又接着道,“不要说出去,知道吗?”
这事就算说出去,也没人信的,不但不信,还会被村里人骂。
李清风点头应了一声。
申时,赵氏挺着个大肚子扛着锄头回来了,李清灵叫了一声娘,上前接过她手里的锄头。
李清风也跟着叫了一声,跑去倒了盆水,小心的端到赵氏面前,“娘,洗手。”
赵氏赶紧接了过来,放在灶边上,看到盖着锅盖的大锅,笑着问,“煮什么了?这么香…”
李清灵上前掀开锅盖,眼睛看着锅里的蘑菇,淡淡的道:“我上山时,遇到一位白发老爷爷,他跟我说这种毛窝窝可以吃,我跟弟弟午时已经吃过了。”她不知道赵氏信不信她这番说辞。
良久,没听到声音,她不安的抬头看向赵氏,看到赵氏浑身颤抖着,蜡黄的脸满是泪水。
她一下子就慌了,跨了两步,扶着赵氏坐在凳子上,张着嘴巴,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呐呐的叫了声娘。
赵氏双手捂着脸,终于痛哭出声,李清灵看着她那像是被压垮的背脊,感觉到她并不相信她说的话,她可能是以为她跟弟弟饿得受不了了,所以才会吃这些会吃死人的蘑菇。
“娘…”李清风还小,还不明白赵氏哭什么,只看到娘哭了,他也跟着哇哇哭了起来。
看着哭成一团的两人,李清风心里酸涩的厉害,眼泪也不听话的流了出来。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赵氏还在哭,李清灵怕她再哭下去,对胎儿不好,遂小声的劝着她。
赵氏慢慢的止了哭声,抬起头泪眼朦胧的,深深的看了一眼她的女儿儿子,站起来拿起勺子盛了满满一碗,不吭声,端着碗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李青灵看到赵氏脸上的绝望,心里一颤,她恐怕是存着要死就大家一起死的念头吧?
“姐…”李清风扒拉着土灶,垫着脚往锅里看了一眼,昂起头叫着李清灵。
李清灵抿着嘴,装了两碗蘑菇,推了一碗给他,她自己端起一碗,沉默的吃了起来。
次日一早,李清灵准时醒了过来,刚掀开被子,李清风也跟着醒了,迷糊的坐起来,揉着眼睛叫姐。
心头一软,李清灵伸手,把他抱了下来,牵着他去了厨房,
“起来啦?”赵氏刚把蘑菇洗好,看到醒来的女儿儿子,赶紧打了盆水,“过来洗脸吧!”
“娘,你放着吧,我来…”
李清灵把赵氏拉了起来,让她坐在凳子上,她端起蘑菇倒进已经烧开了水的锅里,放了盐,盖了盖子,这才去洗脸。
赵氏把火烧的旺了些,蹙着眉头,想了片刻才说,“小灵,这毛窝窝的事别说出去,对咱家不好。”
李清灵放好布条,低声道:“我知道,我昨天也叮嘱过弟弟了。”
既然她承了这具身子,就得要负起这责任,努力让这家人不挨饿,而山上的蘑菇,现在是她们唯一的食物,她不得不自私一点。
赵氏侧头凝视着李清灵,感觉女儿受伤醒来之后,变了不少,李清灵感受到赵氏探寻的眼神,她也没慌,以前的小李清灵嘴比较笨,只会埋头干活,但她撞过脑袋,死过一回,会变也情有可原。
半晌,赵氏也像是想到这一点,哽咽着开口,“是娘不好,让你们受苦了。”她转过头,怕他们看到她眼眶的泪水。
分家时,她要是能强硬一点,或许能分多一点吃的,这样女儿也不用为了一点吃的去求人。
李清灵帮李清风重新绑了个啾啾,摇了摇头说,“会好起来的。”这话是说给赵氏听也是说给她自己听,只有这样想,她才有勇气走下去。
赵氏悄悄的擦去眼睛的泪水,嗯了一声,这时蘑菇也飘香了,她掀开盖子,盛了三碗,一人一碗。
三人吃完了,她又盛了满满一碗,上面盖上一个碗,递给李清灵,“拿去给之墨吧,他对咱家的好,咱不能忘。”
李清灵点了点头,接过碗,柳之墨家没多少米了都能端一点过来给她家,她也不可能做忘恩负义之人。
“娘,我也去。”
“去吧!”赵氏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
李清风欢呼了一声,率先跑了出去,吃饱了的他,终于有点小孩子的活泼了。
跑到柳之墨家门口,他拍着院子门,“之墨哥,开门。”
没多久,门就打开了,探出个脑袋,是柳之墨的弟弟柳之砚。
“清风,我哥去田里了,不在家。”
“之砚,我姐给你带…”
李清风兴奋的话语被李清灵出声打断了,“进去再说吧!”他们家虽然离村里有点距离,但她也怕被路过的人听到。
她走进去,关了院子门,打量了一下,柳之墨家是泥砖屋,比她家的破茅草屋强多了。
说起来,柳之墨家不是本地人,他父母是十三年前来到牛头村落户的,这些年来,柳父跟她爹处的最好,在他跟妻子染上瘟疫时,他请求她爹让她跟柳之墨结亲,还让她爹平时照顾一下他家的三个孩子。
却没想到,她爹也感染瘟疫死了,她们娘仨被赶了出来,这么一来,不但没照顾到柳之墨家,反过来还得了柳之墨的照顾。
柳之砚瞄着李清灵端着的碗,吸了吸鼻子,“清灵姐,你…你端着什么呀?”
李清灵还没开口,李清风就迫不及待的说了,“是我姐在山上捡回来的毛窝窝,可香了。”说着,他把上面的碗拿下下来,“我们都吃过了,不会死人的。”
“真的吗?”闻着蘑菇的香气,柳之砚咽了几口口水。
自从爹娘生病后,花光了家里的钱,他就再也没有吃过好吃的东西了,天天都是糙米粥。
李清灵嗯了一声,端着蘑菇进了屋里,放在桌子上,“这是能吃的毛窝窝,不会吃死人的,你放心。”
“二…哥…”房间传来细细的叫声。
“来了…”柳之砚飞快的跑进房间把他妹妹抱了出来,李清灵伸手接了过去,让他去吃。
他抬头看了一眼李清灵,又低下头,看着露出脚拇指的鞋子,踌躇的道,“我想等哥哥回来再吃。”
她知道自从柳父柳母去世后,他家过得也不怎么好,可就算这样,在有吃的诱惑下,还能想着哥哥,真的很不容易。
“我家还有,这是给你吃的,赶紧吃吧!”她摸了摸他的头,笑着开口。
柳之砚听了她的话,眼睛亮了一下,这下不用顾虑什么了,埋头就吃了起来。
看到有吃的,柳之柔的口水从嘴角流了下来,指着柳之砚,“吃…吃…”
“妹妹也吃。”柳之砚夹了一块蘑菇,站起来递给柳之柔。
李清灵赶紧拦了下来,柳之柔才两岁多,这么大块的蘑菇,她怕会噎着她,转头让李清风去拿刀来,切碎一点,再喂给她吃。
柳之柔不断的伸手够着桌上的碗,急的嘴里一直说着吃…吃…
“等等,就好了。”李清灵用汤匙舀了一点,吹凉了点才喂进柳之柔张着的小嘴里。
急急的吃了好几口,柳之柔张嘴的动作才慢下来,她拍着小手掌,笑的眉眼弯弯,“好…吃…”还伸手把汤匙推了推,示意李清灵也吃。
李清灵假装吃了一下,又把蘑菇喂回她的嘴里,她笑的更开心了。
李清风在旁边看着,不断的咽着口水,问柳之砚好不好吃?香不香?
柳之砚直点头,抬头看了李清风一眼,给他夹了一块,李清风却摇了摇头,说他吃过了,不能再吃了。
李清灵见了,心里又酸又欣慰,就冲着这么懂事的弟弟,再怎么困难,她都要努力的闯出一条活路来。
等柳之砚兄妹俩吃完,她又叮嘱了不能把这事说出去的话,见他们都点头了,才放心的带李清风回家。
看到赵氏扛着锄头又准备去田里,李清灵赶紧推了推李清风,让他跟赵氏去,帮忙干点活。
没了爹,他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子,该会的一定要会,这样,以后才能撑起她们的家。
李清风拍着小胸脯,“姐,你放心,我不会让娘累着的。”
“乖…”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头,转眼又看着赵氏,“娘,我去山上捡毛窝窝回来后,再去找你们。”
“不用不用,你回来就休息一下,别累着,田地的活难不倒娘。”赵氏猛摆手,她怕女儿身体还没好利索,再累着了,那可如何是好?
李清灵笑了笑,没把她的话听进去,低头又叮嘱了李清风几句,就背着背篓上了山。
这次她只专心捡蘑菇,很快就捡满了一背篓,回到家也顾不得休息,又往田里赶去,她想减轻一点赵氏的负担,让她能休息一下。
巡着记忆,走到自家田里,看到赵氏,她刚喊了一声娘。
村里的二狗子边跑边冲着她们喊,“不好啦,赵婶子,清风掉河里了。”
赵氏听了一踉跄,差点摔倒,李清灵看的心惊胆战,“娘,你别急,我先去看看。”又拜托正弯着腰喘气的二狗子说,“狗子,麻烦你帮我扶一下我娘,她怀着孩子,急不得。”
见二狗子点了头,李清灵撒腿就跑,要是清风出事了,她那个便宜娘,估计也活不下去了,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等她跑到河边,那里已经围了一堆人,都在说,晚了,没气了。
她心里一沉,扒开人群,看到躺在地上,浑身湿漉漉,脸色青白的李清风,眼眶瞬间红了。
“嗳,清灵来啦?”不知谁叫了一声。
李清灵狠狠的掐了下手心,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理会那些怜悯的眼神,快步跪到李清风身边,按照前世学过的手法,开始帮他做人工呼吸。
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清灵在做什么?不会是吓傻了吧?”村里人看到李清灵又是按着李清风的胸口,又是嘴对嘴吹气的,顿时又议论纷纷起来。
赵氏托着个肚子,疾步走着,等看到围成一圈的村里人,她更急了,二狗子小跑着跟上她的脚步,“赵婶子,你慢点。”
村里人看到她来了,都纷纷让开了路,还让她顾着身子,别太伤心。
赵氏心里一咯噔,当她看到躺在地上毫无生气的清风,凄厉的叫了一声,“我的儿啊!”
人就一头栽了下去,幸好村里人接了一把,才没倒在地上。
李清灵顾不得晕过去了的赵氏,她继续帮李清风做着人工呼吸,不知做了多久,她感觉自己都快缺氧了,李清风还是毫无动静。
“丫头呀,别折腾了,把风小子抱回去,准备后事吧!”村里年龄最大的,连村长都要敬重的五祖奶奶,红着眼,叫着李清灵。
真的不行了吗?
她捏着李清风的鼻子,不死心的再次往他嘴里吹气,眼泪却顺着她的下巴流了下来,流进了李清风的嘴里。
只听的咳的一声,李清风动了。
她一喜,把李清风翻转过来,用膝盖去顶他的肚子。
哇啦一声,李清风吐了很多水出来,半晌,他拽着李清灵的袖子,叫了声姐。
“活了,活了,救活了。”村里人发出感叹声。
李清灵却冷着脸,啪啪啪的打着李清风,“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别到河边玩,你就是不听。”转过他的头,指着还昏迷中的赵氏,“你是想娘为你死了,你才听得进去是吗?”
李清风还以为赵氏真的为他死了,大声叫了一声娘,扑到赵氏身上嚎哭了起来。
赵氏被他这么一压,就压醒了,睁眼看到活生生的儿子,她伸手紧紧的抱着,又大哭了起来。
“那个…清风不是自己掉下河的,是被李清福推下去的。”五祖奶奶的曾孙子小虎子搓着衣角,小声的开口。
“什么?”李清灵猛地转头,直勾勾的盯着小虎子,小虎子被她冷冽的眼神看的瑟缩了下,“小虎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她缓了缓语气。
“放屁,我家乖孙怎么可能会去推那个短…推清风,小虎子你别乱咧咧。”人群中爆出刘氏的声音,站在她身边的人退开了两步,她跟李清福就暴露在众人眼前了。
小虎子被人冤枉,急了,梗着脖子大声说,“我才没胡说,全子他们都看到了,就是李清福把清风推下河的。”他指了指村里几个小伙伴。
全子他们都纷纷点头,七口八舌地说了起来,李清灵从中拼凑出事情的大概。
李清风落水前,跟小虎子他们在田埂边上抓蟋蟀,李清福见了,跑过去就要抢李清风抓到的,李清风不给,他心里不愤,就把李清风推下了河。
“对不起,姐错怪你了。”李清灵跟李清风道了歉,又转头看向李清福,眼神阴森。
李清福瞄了李清灵一眼,这次不敢蛮横了,缩在刘氏怀里不吭声,刘氏见了,脸色就不好看了,狠狠的剜了李清灵一眼,“瞪啥瞪?清福又不是故意的,况且清风也没死,你还想怎样?”
“娘,你怎么…怎么可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赵氏,听到刘氏的话,气的眼前一黑,差点又晕了。
李清灵见了,爬过去,轻轻的抚着她的背脊,顺着她的气,等她缓过来了,才又转头看向刘氏,面无表情的开口,
“照奶这样说,是不是李清福把村里的小孩子推下河,只要没死,你都认为不碍事,是吗?”
她就是要引起民愤,让村里人看看刘氏他们的嘴脸。
果然,她的话刚说完,村里人就对着刘氏指指点点了,还让家里的小孩子,别跟李清福玩儿。
李清福终究是个八岁的小孩子,被这么多人指点着,一下子就吓哭了。
刘氏心里也有点慌,可她面皮厚,而且最拿手的就是撒泼,每次撒泼都能达到她的目的。
只见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就大声嚎起来,“儿啊,来贵啊,你怎么走的那么早啊,我可怜的儿啊,你来看看你家闺女把你老娘欺负成啥样了,造孽啊…”
李清灵嘴角一抽,秉着输人不输阵的念头,吸了口气,对刘氏跪着,砰砰砰的磕了着头,“奶啊,我爹是你的亲儿子吗?你这样对他的女儿儿子,不怕他半夜上来找你吗?你看看,你看看…”随即抬起来,一把撩起刘海,指着额头上,还泛着红的伤口,“三天前,我家一点吃的都没了,弟弟饿的直哭,我上你家去借点米,你们不但不肯,李清福还推着我去撞墙,我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他见我不死,就要害我弟弟,他才八岁啊,心肠怎么就那么狠毒呢?”
她不给刘氏出声的机会,继续嚎,“爹啊,没了你,我们被欺负的好惨啊,你来带我们走吧,我们活不下去了啊!”
嚎着嚎着,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她是真心酸了。
村里的妇人听李清灵哭的那么惨,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五祖奶奶沉着脸上指着刘氏骂,“刘桂花,你摸摸你自个儿的心,偏到哪里去了?从小对来贵不好也就算了,现在他去了,你不但不照顾他的婆娘他的儿女,还拼命糟践他们,你就真的不怕来贵半夜回来找你拼命吗?”
这时代的人都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所以当刘氏听到五祖奶奶这样说,她就怕了,白着脸,不敢再说什么,拉着李清福就跑了。
“奶啊,你别走啊,我昨晚梦到我爹了,我跟你唠嗑唠嗑吧!”
李清灵坏心的冲着刘氏囔了一句,刘氏被吓得一趔趄,摔了一跤,可她不敢停,利索的爬起来,继续跑。
那速度,一点都不像上了年纪的人。
“慧娘呀,看开点啊,日子总会好过的。”五祖奶奶叹了口气,拍了拍赵氏的肩膀,安慰她。
赵氏苍白着脸,对五祖奶奶笑了笑,“承婶子的话了。”
五祖奶奶微点了下头,眼睛看到一直沉默着的柳之墨,又赶紧开口,“嗳,慧娘呀,你还得谢谢人家之墨,多得他跳进河里把风小子捞起来,不然…”
一听,赵氏连忙拉着李清风向柳之墨磕了个头。
“之墨,婶子谢过你了,你是咱家的大恩人。”
李清风也乖巧的说了句,“谢谢之墨哥。”
柳之墨吓了一跳,赶紧把赵氏扶起来,“婶子,我应该做的。”说着,把李清风也拉了起来。
眼眸看向还坐在地上,愣着脸的李清灵时,他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朝她伸出了手。
其实他把李清风救上来时,就站在李清风身旁,估计当时她的眼里只有李清风,从而忽略了他。
遂在她对着李清风做着奇怪的动作时,他怕阻碍到她,就走到了一边。
刚才嚎的太卖力了,李清灵此时的脑袋还有点懵,当她眼前出现一只白皙的手时,更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她顺着那只手往上看,就看到一张白皙温和的脸,是他,柳之墨,她的小未婚夫。
在看到他身上的湿衣服时,她的脑袋才慢慢地回想起来五祖奶奶说的话,是他把清风救起来的。
虽然最后是她把清风救活了,但要不是他把清风捞起来,清风还得死。
所以柳之墨是她家的恩人,这一点儿都没错。
柳之墨看她没动静,以为她害羞,正想把手收回来,就被一只有些薄茧的手握住了。
他嘴角翘了一下,用力把她拉了起来,才松开手。
“之墨哥,谢谢你啦!又救了我家一次。”她这话一点都不夸张,要是清风死了,赵氏肯定是不想活的,那她一个人在这陌生的世界活着,有什么意思?
“不客气。”他看了她一眼,“回家吧,清风要受凉了。”
李清灵这才看到微微打颤的李清风,她蹲下/身子就想背他,却被柳之墨扯了起来,“你扶着婶子走吧,清风我背着就行。”说着,弯腰把清风背了起来。
这是个有担当的男子,她这亲订的不错。
她嘴角勾了勾,对五祖奶奶道了声谢,就扶着赵氏往家里走去。
还没散去的村里人,看着李清灵几人走远的身影,又说了起来。
“之墨这孩子人长得好看,书也读的好,要是还读书,他都能当上举人老爷,唉,便宜了清灵这丫头。”赖婶子惋惜的叹了口气。
黄大娘接过话来,“可不是,早知道把我家三妞说给他好了。”
赖婶子怼了回去,“就你家三妞那样儿哪能配得上神仙般的之墨。”
“那以为你家的梅子就配的上吗?”黄大娘也不甘示弱。
两人就这样互贬了起来。
也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之墨也是个可怜的,爹娘没了,底下还有更小的弟弟妹妹,以后还不知怎样呢!
这话一出,赖婶子和黄大娘顿时无声了。
谁说不是呢,柳家可不是以前的柳家了,谁嫁给柳之墨,就得帮他养大两个弟妹,这可不是什么好活。
霎时间,她们对李清灵又充满了同情。
李清灵不知道自己成了别人口中的可怜人,她此时扶着赵氏,担忧的问,“娘,你肚子痛吗?”刚才哭了那么久,会不会影响到胎儿?
赵氏摸了摸肚子,缓缓的摇了摇头,这次孩儿很听话,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那就好,李清灵松了口气。
“姐,我…我以后不去河边玩了。”李清风趴在柳之墨背上,愧疚般开口,“看到李清福也会避开的。”他这次也吓怕了。
李清灵拍了拍他的小脑袋,淡淡的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啊?”李清风满脸问号。
她轻笑着拧了下他的脸,“意思就是说,当你没有足够实力时,不要跟比你强大的敌人硬碰硬,等你的实力超过他时,再找他报仇,懂了吗?”要是不加以引导,她怕他会因此事,而变得胆小怕事。
李清风眼里闪着亮,重重的点了点头,“姐,我懂了。”
李清灵不会想到,她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真的会让李清风刻进骨子里,让他在以后的人生中,避开了很多危险。
“你还可以请之墨哥教你游水,要是以后再遇上这样的事情,你就有自救的能力。”李清灵看了眼柳之墨的侧脸,又笑着给了李清风的建议。
“可以吗?”李清风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姐,我真的可以学游水吗?”要是他早会游水,今天就不会差点被淹死了。
“问我没用,你要问之墨哥,他同意才行。”
她是会游水,技术还不错,可在这时代,她前一刻敢下河游水,下一刻就会被口水淹死。
李清风凑近柳之墨耳边,满含期待的问他,“之墨哥,你可以教我游水吗?”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