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书香小说阅读网 > 女生 > 总裁豪门 >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

更新时间:2019-05-30 14:14:11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

一纸婚约,利益交换,他们成了名义上的夫妻...... 然而没想到,这个狂傲霸气的高冷男神,竟然是个大灰狼! N日后,她揉着快断的腰,哀嚎不断:“你违约,说好只是名义上的!”

精彩章节试读: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 免费试读

城西的一幢中式古典酒楼。
女人抿着嘴唇,一身职业黑西装,头发一丝不苟的挽在脑后,瓶子底般大厚眼镜掩住了她大半张脸。
不是那种低调的奢华,而是真的朴素普通。
然而,能进这家酒楼的,一般非富即贵。
服务员收起小心思,毕恭毕敬的引人上了楼。
在包间前站定,沈默婉深吸一口气,抬手敲了敲门。
门应声而开,一个长发披肩、穿着米兰达时装周最新款小礼服的女孩站在那,抱着手臂疑惑的看着她,“你是?”
她看起来很年轻,清秀的小脸透着一股未脱的稚气。也许是在校学生,或者是准备出道的小明星。她太嫩了,跟之前的那些“她们”根本没法比。
收回打量她的视线,沈默婉大方的关上房门走了进来,朝她递去一张卡片,淡淡道,“你好,我是顾太太沈默婉。”
“顾太太?”季晓晓脸上闪过一丝震惊,随即嗤笑出来,“别逗了,就你这样,也敢自称是顾太太?”
沈默婉没回答,将卡片递得更近了一些。
季晓晓不屑的晃了下肩膀,待看清那张卡片时,僵住了神情——
这是酒楼的副卡,自己曾经问顾星海要了好几次,怎么会在她那里?!
“我想小姐你应该见过我先生手里的主卡。”季晓晓姣好的小脸上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情,刚想伸手去碰那张卡,沈默婉先一步将卡片收了起来,径直走到桌边坐了下去,“你们进行到哪步了?”
女性的第六感已经警铃大作,季晓晓美目圆瞪,“滚出去!”
“小姐,我劝你嘴巴放干净点,满嘴脏话可是不招人喜欢呐。”抬手拢过耳侧的碎发,沈默婉慵懒的靠向椅背,“本来之前我在好奇,我先生这次又找了什么样的女人,可是见到你之后,我倒是更想知道他的品味怎么越来越差?”
“你!死女人!”季晓晓突然尖叫了一声,气急败坏的朝她扑过去,作势要扯她。
那只手还在空中,就被一只素手抓住。沈默婉力道不小,季晓晓白皙的手腕迅速见了红,她的声音愈发尖锐,“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需要知道,也不想知道。”沈默婉镇定自若,甩开了她。
伴随着娇躯碰撞在墙壁上的声音,沈默婉淡漠的开口,“你知道我是顾太太就行。”
话音未落,门被推开。
顾星海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们。
男人扯松了领带,衬衫最上端未系扣子的领口散了开,隐约露出脖颈上跳动的血管。
含情的桃花眼微微上挑,曜石的黑眸深不可测。四目相对间,沈默婉看到他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她落荒的移开视线。
季晓晓也反应过来,软着身子靠近他的怀里,声音软软糯糯,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盛气凌人,“顾少,这个姐姐自称是你老婆,我当然是不信的了。”边说着,边仰起头探查他的神色。
“她是顾太太。”
“什么?”
顾星海掀眸看向她,目光怜悯的像是再看路边的乞丐,“她是顾家名正言顺的少奶奶,我的合法妻子。”
季晓晓明显发懵。
“难道我太太来找你,让你害怕了?”下巴被长指捏住,季晓晓被迫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男人眸子里闪着淡薄的笑意,看得她脊背发凉。
顾少何许人?城北顾家的少东家,且不说顾氏旗下的产业,就单是他自己的万恒影业,便是当今娱乐圈的大树。而且,业内都传言他还单身。
腿长颜好够有钱,这么个黄金单身汉,有多少女人挤破脑袋想嫁给他。
可现在,他竟然承认面前这个其貌不扬、平淡无奇的女人是他的合法妻子?
秀眉紧蹙,季晓晓思虑一番,做出了决定。
“人家可是连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她甜甜一笑,挣脱他的束缚,低下头衔住了他的手指。乌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显得楚楚动人。
“呵。”一旁的沈默婉冷笑着起身,未等季晓晓反应过来,已经被她像丢垃圾一样丢开了。
“你!”这样三番两次的被她推开,季晓晓彻底被激怒了。
沈默婉拦在她和男人之间。“连功课都没做足,就想爬上他的床......”沈默婉侧过头,看向顾星海,“这样的货色你都能看上?难道现在连餐后甜点都饥不择食了吗?”
“你……你敢骂我!”
沈默婉回过头。虽然厚重的镜片挡住了她的神色,季晓晓却还是感到一阵压迫感。
“趁你惹怒我之前,我劝你现在乖乖离开。”沈默婉平静自若。
莫名的危机感让她想逃离,但季晓晓还是不死心,将希望寄托到顾星海身上,“顾少。”
“她真的有这个能力,”顾星海挑了下眉,“我劝你听她的话。”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季晓晓认清了形式,饶是再不甘心,也不得不拎包走人。
“等一下,”沈默婉叫住她,“第一,他来这家餐馆必点海鲜粥,鲍鱼要切得极碎;第二,他有点轻微洁癖,最讨厌别人咬他的手指。”
季晓晓顿在原处,僵硬的转过身体,不可置疑的看向她。
“最后一点,你真的是他所有爱慕者中最没脑子的一个。”
简单三句话,将她的自尊直接摔在地上重重踩碎。
季晓晓咬着嘴唇,气哼哼地摔门走掉了。
“真不愧是顾太太。”顾星海冷笑着看她,乌亮的黑眸里酝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沈默婉挺直了胸膛,“走吧。”
“去哪里?”顾星海声音凉薄。
她在前面走着,头也没回,语气平静,“27号,合约上的夫妻日。顾先生该不会是忘了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驱车赶往顾星海的别墅。
来之前她已经洗好了身体,现在沈默婉静坐在床上等他。
十五分钟后,顾星海才从卫生间洗好走出来。
古铜色的肌肤与纯白的浴巾形成鲜明的对比,两条腿笔直修长,湿漉漉的发梢滴落下水珠,顺着纹理分明的肌肉线条,最终没入浴巾。宛若行走的荷尔蒙。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当真得到了老天的宠爱。
“看够了吗?”
男人冰冷的声音勾回了她的思绪。
沈默婉默不作声,自顾自脱下了外套和西裤。
白衬衫的下摆恰好半掩着她的臀部,衬衫下的美腿在灯光的投射下泛着白光。白皙的长指灵巧的划过前襟,衬衫上的扣子应然而解。
她的身体称得上完美,但顾星海无心欣赏,只觉得恶心,“沈默婉,你还真是下贱。”
“下贱?”沈默婉抬眸,“我跟我自己的丈夫做床笫之事,怎么就下贱了?”
“顾先生,希望你能记住,我是你的合法妻子,我们现在所做的事都是合法的,包括那份协议。”她平静冷淡的陈述着。
“上上个月,你借口出差,实则在跟十八线小明星度假约会;上个月,你依然说公务缠身,但是被狗仔记者拍到去城东的宾馆时,身边搂的已经换了个人。莫非,顾先生非要老爷子出面,才……啊……”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被摁倒在床上。
双手被反扣在背上,交叠在一起。男人的大手毫不留情的捏紧了她的瘦弱的手腕。
直到内裤被粗鲁的扯掉,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烈的疼痛。
沈默婉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
很快就好了,一切即将结束了,她默默地对自己说。
这几年,外人都在羡慕她是顾太太,可有谁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日子?
每个月只有这一天,她才有机会见到自己的丈夫。27号,从来都是噩梦。
顾星海像是在蓄意报复,粗鲁无情的折磨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手腕的束缚被松开,沈默婉才松了一口气,彻底放任自己瘫软在床上。
她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周围安静下来。
所有的疼痛、屈辱,好像都飘远了。
空气中令人面红耳赤的腥味,似乎也散了。
良久,伴随着门被推开的声音,男人清冷的声线带着厌恶在不远处响起,“别忘了吃药,你最好收起你的那些心思。”
“你还真是高看了你自己,”沈默婉撑着手臂坐了起来,“我一想到身体里残留过你的东西,都觉得恶心。更何况是怀上你的孩子……”
顾星海皱着眉直直的盯着她,墨眸里早已是怒意勃然。
像是恨不得杀了她。
沈默婉只觉得心脏狠狠的刺痛了一下。在厚重的镜片下,是满眼的苦涩。
“我想顾太太有一点没搞清楚,”顾星海已经整理好了情绪,讥讽的开口,“费尽心思要爬上我床的是你。”
心里又冷了几分,沈默婉勾起嘴角,“你以为我想?还不是因为合约。就冲顾先生刚刚的技术,我要真是为了满足需要,还不如去外面找专业的。”
“毕竟人家可是器大活好,体力也能跟得上。”
眸色瞬间阴沉下来,顾星海眸色阴鸷的看向挑衅自己的女人,“沈默婉,你找死。”
“呦,这怎么还生气了?难不成是我刚刚戳到你的痛处了?”沈默婉嘴角的笑意越发肆意,“作为你的妻子,我好心的提醒你,最好趁早找个中医调理一下,这肾虚可不是闹着玩的。”
“沈默婉,你还真把自己当成顾太太了?”
顾星海被她彻底激怒,大步跨到她面前,长臂一伸,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这回想起自己的身份了吗?沈律师?”
男人好看的薄唇在她面前启合着,低沉磁性的声音一字一顿、如同尖刀生生剜着她的血肉,“你跟你那个下贱的妈一个样,上不了台面。”
“她真是培养了一个好女儿,自己当小三不说,连女儿都会使手段爬上男人的床。而且不知道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竟然能让老爷子同意。”
“想当顾太太?你也配!”
“我不配?”脖子上的力道似乎要捏碎她的脖子,沈默婉努力清晰地开口,“顾星海,我配与不配,现在都是你的合法妻子。对着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一口一个下贱、耍手段,难道骂的不是你自己吗?”
“呵,你不是想娶沈子琪那个女人吗……”
他倏然加重了力气,沈默婉几乎要窒息,她抬手挣扎着。顾星海却又松开了手,将她如同垃圾般甩到了床上。
“你这样的女人,不配脏了我的手。”顾星海眸色狠厉,声音越发阴森,“更不配提她的名字。”
“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乖乖的履行好你的责任,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就算你再怎么不想承认,她也只能算是个小三。”沈默婉扬起下巴,肆意的笑着,“能救她的只有我,想让她活下来,你只能求我。”
她的衬衫早已经被扯坏了,此时领口大敞着,白皙的脖颈上手指印清晰可见。
“沈默婉,她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这么恶毒!”
“我没有任何妹妹。”沈默婉不屑的别过头。
“算了,你也嚣张不了多久。”顾星海收敛了情绪,“别再试图惹怒我。我能让你拥有这一切,也能让你失去所有。”
说完,他摔门离开了。
沈默婉卸了力,将自己缩成一团。
肺部因为刚才短暂的缺氧,仍然刺痛得厉害,脖子也疼得很。
所有的疼痛都在无声的控诉着他真想要杀了她。
拥有?失去?
她何曾拥有过,又何谈失去?
连见面都需要靠一份合同维持的夫妻关系,是有多可悲?顾星海还总是自以为是的揣测她的用意。
她哪有那么恶毒…….她不过是,不过是单纯地喜欢他啊。
曾经她也奢望过,可是慢慢的失望累计了太多,变成了绝望。她只是希望,她喜欢的那个人可以回过头,看看站在他身后的她,然后听她亲口告诉他,她很喜欢他。
仅此而已啊。
明知他是毒药,她却甘之如饴。
沈默婉搂紧了自己,思绪却飘到了初见的场景。
那时他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寸,纯白的T恤勾勒出健硕的肌肉,右臂夹着一个篮球,虽然站在林荫中,可阳光透过重重叠叠的叶子洒下的点点金光,仍然照的他发亮。
她沉沦了,目光追随着他所到之处。
直到有一天,他终于站在自己面前,目光焦急、嘴角却挂着礼貌的笑意,“请问你是沈默婉吗?可不可以帮我救救小琪。”
小琪是谁?
她直直的看着男孩紧锁的眉头,也许是对他很重要的人吧,如果自己答应了,他就会开心吧?
然后,她踮起脚尖,指尖轻轻触到他的眉间,重重的点下了头。
……
“那是她活该!造下的孽报应到她女儿身上,她活该!”
“沈默婉,不许你去救那个贱人的女儿!”那只瘦骨伶仃的手死死地抓住她的衣角,布满血丝的黑眸近乎疯狂,“你今天要是走出这扇门,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
梦境不停切换着。
纯洁又神圣的婚礼殿堂,牧师庄严地宣布着誓词,可是在这偌大的教堂里,没有前来祝福的宾客、没有陪她的亲人朋友、更没有新郎。
可能,是她错了……离谱的错了。
她曾经将顾星海当成她的光、她最后的救赎。她用尽了力气靠向他,就像是急需阳光的大树,拼命地向上伸长,有那么一刻,她觉得底下的树根已经伸到了黑暗的地底,所以枝叶才会真的触到了这抹炽热的光。
可是她忘了,黑暗哪来的尽头,阳光也不曾被人拥有。
……
沈默婉惊醒过来。身子黏糊糊的,早已经被冷汗浸没了。
心脏还残留着梦中那种紧缩的疼。
她伸手扯过手机,已经是新的一个月了。距离上次见到他,整整过了一周。
新浪的新闻头条又蹦了出来“疑是顾氏财团少东家夜幽嫩模”。她无心点开那条新闻,这一周内,每天只要她打开手机,就能收到他的各种花边新闻推送。那些娱记乐此不疲的跟在他身后挖猛料,偏偏他从来没让他们失望过。
起初她也不甘过,小三上门造访的有,被她捉奸在床的也有……后来,她就麻木了。
沈默婉收拾完赶到事务所,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
她现在根本没空想那些破事,工作多到她恨不得一天掰成两天的用。
“沈律师。”
沈默婉从高摞的文件中抬起头,小助理正站她桌前,“有位先生正在外面等您。”
“推掉。”她重新低下头,“我现在很忙,没时间接见任何客人。”
“沈律师还真是个大忙人啊。”男人熟悉的声线如久酿的醇酒,只是这醉人的声音中没有爱恋缱绻,只有厌恶与讥讽。
沈默婉闻声看去,顾星海颀长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有一瞬间错楞,她没想到这个男人会主动找上门。
压下莫名的情愫,沈默婉对小助理使了个眼色,敛了表情,语气清冷地对他说道,“有事吗?”
小助理会意离开,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顾星海挑着眉,晦暗不明的看向她,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
沈默婉也没再追问,在男人的灼热的注视下,重新低下头工作。
顾星海何曾受到过这种无视,火气瞬间燃了起来,“顾太太,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当然知道。有人不请自来,出于教养我没有将人赶出去,反倒将这个可能对我有威胁的暴力分子留在了我的办公区。”说这些的时候,沈默婉没有抬头,自然错过了男人眸中的暴怒与危险。
脚步声由远及近。
下一秒,“啪——”一只大手粗暴的将她手中的文件摁在桌子上。
“沈默婉。”头顶上方传来男人咬牙切齿的低音,沈默婉抬眸,恰好迎上一双酝满风暴的黑眸。
“别闹。”她移开视线,轻轻拍了一下他的手背。
顾星海一怔,这个死女人竟然用哄孩子的语气对他!
沈默婉却抽出了他掌心下的文件,“这份文件真的很重要,等我看完。”
等她看完?
沈默婉竟然敢要求他等她看完一份文件?
是不是最近对她太好?让她敢这么对他说话!
顾星海更加不悦,刚要开口,就见沈默婉捞过手机拨通了电话,“您好魏总,这份数据确实有问题……恩,如果方便,我想找个时间与您面谈……好的,那我等您电话。”
……
沈默婉挂断电话,又投入到那份文件中,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顾星海等在一旁,观察起她。
这个女人一如既往,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瓶子底一样厚重的眼镜挡住了她大半张脸,身上的西装永远是最过时的老款。
这么一副形象,很难将她跟充满青春活力的二十岁联系到一起。
他就这么盯着她,有些出神。她以前是这样的吗?他隐约想起一张模糊的脸,梳着马尾辫,朝气蓬勃,似乎是太久远了,他记不清了,连同那张摘掉眼镜后的脸,都记不清了。
顾星海难得好脾气的倚在她旁边等她。
“我忙完了,到底有什么事?”沈默婉放下文件,抬眸看向明显在发愣的男人——他难得收起了面对她时的厌恶讥讽,此刻,刀雕玉琢的五官舒展着,整个人都柔和下来。
她好久没见过他的这幅模样,不由有些发愣。
“看我干什么?”顾星海已经回过神,嫌弃的皱着眉,“家宴。”
“今天四号?”沈默婉吃惊的打开手机,果然手机屏幕上醒目的亮着这个日期。她最近是真的忙,而且因为那些关于他的新闻推送,她都刻意的不用手机,没想到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而且,顾星海似乎已经来了快一个小时了?
“你又在演什么戏?”
“没有,我是真的忙忘了,”沈默婉自知理亏,没有呛他,“现在还有一些时间,我想还有时间可以准备礼物。”
“我根本没想指望你,”顾星海冷嗤一声,站起身,“走吧,礼物在我后备箱。”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